我曾被同学当妖怪,才明白孩子的恶才是纯粹的恶

原标题:我曾被同学当妖怪,才明白孩子的恶才是纯粹的恶

前几天,一个叫做《我不是“神女”》的视频登上了热搜榜。

视频的主人公叫做王胜男,原名王晶晶。

她从2008年开始遭受校园凌霸、网络暴力,整整持续了十年。

在这期间,王晶晶患上抑郁症、退学、多次自杀,但网络对她的恶意攻击,从未停止。

折磨王晶晶十年,改变她人生轨迹的开端,是因为一个茶杯。

2008年,王晶晶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高中。两个男同学在一次打闹中,将她放在桌上的茶杯摔碎。同桌开玩笑地说:“你们惨了,王晶晶的茶杯要300万。

事后,其中一个男生表示要赔偿王晶晶200元,王晶晶表示,“不用了,那个茶杯本来就不值几个钱。”

这是一件校园生活中再正常不过的小事。但王晶晶没有想到,她的“噩梦”,从此开始。

“茶杯事件”的帖子开始在网络流传,帖子火了后,与王晶晶相识的人开始“揭露”王晶晶家境并非富有,比如,王晶晶穿地摊货,用一两百的“老人机”。

“正义感”爆棚的同学,纷纷陷入了“揭发”王晶晶的狂欢中。

王晶晶试图去解释,也因为虚荣心而撒谎,一切开始“越描越黑”:

小时候曾经矫正过牙齿,被编成‘从小学就开始整容’。”

同学说她喜欢那个摔她杯子的男生,她回了句“我不缺男朋友”,被放大成“男友不断”。

接着,有人则将帖子大肆传播,甚至引发了“千人围观神女”的活动。

“神女”,是造谣者给王晶晶起的,“小学整容,男友不断,炫富,一个神奇的女子。”

那时正是贴吧、论坛兴起的时候。而“王晶晶事件”,甚至一度冲到整个百度贴吧排行榜的热门。

言语谩骂似乎渐渐不能给“施暴者”带来快感,有人开始对王晶晶进行殴打。

“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学姐,当众拦下我 ,左右开弓地打了我20个巴掌。”

没人阻拦,没人发声,所有人都在看这场“热闹”。

甚至有男生骗取她的私密照并公布到网上,任人围观。

期间,王晶晶不止一次尝试过自杀。

但是连自杀都会被人“骂”:“这么多次都没有成功,是不是假的?”

后来,因为抑郁症,王晶晶退学了。但别人对她的恶意嘲讽,从未停止。

有人还故意表示要和王晶晶做朋友,却在网上直播和王晶晶吃饭逛街的照片,博取点击量。

王晶晶,俨然成为他们无聊生活的唯一“乐趣”。

甚至王晶晶读了大专,她同校的老乡专门跑到新学校的贴吧,将对王晶晶的诽谤,一字不差的复制粘贴。

攻击王晶晶,仿佛成为了这些人生命中的一部分。

01

作家郑执在《生吞》一书中说过,“成年人的善是复杂的善,孩子的恶才是纯粹的恶。”

事情发生时,似乎所有人都是无辜的。那些十几岁的青少年连自己都说不清楚,一起霸凌事件为什么会发生,而且愈演愈烈。

知乎上有网友对校园暴力的起因做过这样的“举例”:

大雄被胖虎打了,因为他家穷,胖虎瞧不起他。小夫被胖虎打了,因为他家有钱,是瞧不起人。大雄被胖虎打了,因为他看了胖虎。这是不服。小夫被胖虎打了,因为他没看胖虎,目中无人。

在现实案例中,“性格偏内向,不合群的闷葫芦”、“从别的学校新转来的”或“这个人很受异性欢迎”,都可能成为被群起而攻之的理由。

甚至,大部分受害者在遭受伤害之后,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错过什么”。

但校园暴力,却真实地在这群青少年的世界里,成为了一种灰暗又普遍的存在。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去年的数据显示,全球半数青少年遭受过校园暴力。约1.5亿13至15岁的学生表示他们曾在校园内外遭受过同伴暴力。

网络的发展更加剧了这一现象——《中国青少年互联网使用及网络安全情况调研报告》显示,“高达71.11%的青少年都曾遇到过网络欺凌,内容大多是嘲笑、辱骂、恶意动态图、恐吓等,出现的场景包括社交软件、网络社区、短视频和新闻评论区域等。”

相关新闻不胜枚举。

2016年,一个17岁的女孩在学校遭到6名女生揪头发、扇耳光、用脚踹,整个过程持续了两个多小时。今年3月,微博账号@曝光君公布了一段视频,引发数万网友关注。视频中,5个学生围殴一名学生。除了用脚踹,他们甚至用上了皮带和棍子。几天前,广西容县一段“初中学生被欺凌”的视频在网上传播。视频中,一个女生被7个穿校服的女生围住,7人不停的掌掴该名女生。

这些事件都有人旁观,但无人制止。他们只是掏出手机拍视频,期待上传到网络能让自己“火一把”。

在事件发生后,施害方很轻易就将事情忘记,忘记自己曾摧毁过一个人的人生。

所有的伤痕,只留给受害者来承担。

《美国精神病学杂志》研究显示,“即使是童年偶尔被欺凌的人,在人生中都会遇到更多的问题。”

王晶晶说她做过一个梦:被父母追着去上学,一路逃跑,就沿着高楼一层层往上躲,最顶层是一个游泳池,在那里,我看见全班同学一齐向我投来鄙视的眼神。

“再也没有办法相信别人了。”

她开玩笑地对主持人说,上访谈节目之前,还怀疑是不是有讨厌她的人,又想骗她一次。

02

更让人心寒的,是施暴者从不知悔改。

2016年,王晶晶在微博谈及自己高中时的经历,再次被曾经恶意攻击她的校友组团攻击。

为她说话的网友,也被恐吓。

甚至有些不明真相的网友,宣扬着“受害人有罪论”,什么“一个巴掌拍不响”,“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学校贴吧的吧主蒋某,除了将之前的帖子翻出。更将王晶晶一张被猫抓伤的图片,配上“500包夜,不戴T”的文字。

王晶晶将蒋某告上法庭,法院认定蒋某构成诽谤罪,判处拘役三个月。

事情发生后,当年围观的众人,曾通过微博找到王晶晶,为当时自己的所作所为道歉。

但攻击王晶晶的主要人物,一个都没有。

王晶晶本来可以考入一个好大学,有一个更好的未来。但她的人生轨迹,就因为一个杯子改变了。

始作俑者却不用付出任何代价。

《恶意》里写道“我把对我自己的恨一并给你,全部用来恨你。让你带着世人的骂名下地狱。在你死以后,我再继续恨你。”

王晶晶却说,“我都不知道该恨谁”。

每个人都没在这把火里添什么柴,但我的房子就是被烧没了。

03

校园暴力题材电影《悲伤逆流成河》里,易遥面对欺辱她的众人质问道:

你们永远都不会承认自己做过的事情有多恶毒。你们之后的日子舒舒坦坦,没有一点心理负担。你们回首自己的人生,觉得自己挺好的了,觉得自己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

“杀死我的凶手,一定是你们。”

在校园暴力中,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却少有人会挺身而出。

有人说,遇到了欺凌,自己并不会寻求老师、家长的帮助,一是他们可能不会管、也不懂怎么管,二是自己的行为可能会被说成“告状”,引来更大的报复,还有那句“为什么偏偏欺负你”,也足够让受害者感到无助。

这是因为长期以来,校园暴力总被当做同学间的“开玩笑”、“小摩擦”来对待——没有清楚的界定,就难有真正的处理机制。

据法制日报报道,在2017年11月,教育部等十一个部门联合印发《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首次对学生欺凌作出明确界定,并明确了治理方案。

进一步的反校园欺凌专项法律法规,也一直在被呼吁。

去年11月,广东省将具体的“给他人起侮辱性绰号”列入欺凌行为,并对不同的欺凌方式定下了具体处理措施。

同一时间,天津通过了《天津市预防和治理校园欺凌若干规定》,是我国首部规范校园欺凌预防和治理的地方性法规。

越来越多的纸令,为杜绝该类事件的发生画清了底线。

但你我都知道,真正难呼吁的,是受害者的“勇敢站出来,勇敢地去寻求保护”,以及旁观者的“站出来,与受害者站在一起”。

是隐忍和漠视的无底线,滋生了暴力的无底线。

只有拒绝沉默,才能真正地拒绝校园暴力的最大帮凶。

作者 | 西蓝花瓜子

编辑 | 秋裤

排版 | 阿麦

* 未标注来源图片来自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