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正文

玩赛记:耶路撒冷马拉松,42K坎坷路,一马穿越3000年

原标题:玩赛记:耶路撒冷马拉松,42K坎坷路,一马穿越3000年

十多年前我在川滇结合部的稻城、乡城、中甸一带背包晃悠,偶遇一个色列年轻人,有共同爱好的人容易互相影响,几天一路上嘻嘻哈哈、天南海北,他受我引诱对泡椒凤爪、麻辣火锅之类中国食物无法自拔,我也被种草“一定要去以色列看看!”开启“跑马看世界”的宏伟计划后,耶路撒冷马拉松被列入首批名单。尤其是在马拉松赛场上见过背负十字架、赤脚跑全马的日本“耶稣哥”后,去探本溯源的好奇心尤其强烈。

这位背着十字架、赤脚跑马的“耶稣哥”是国际跑圈的著名网红,马拉松或许也是一种“新宗教”

耶路撒冷(Jerusalem)可能是国内新闻中被提及最多的外国地名,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都把这里视为圣地,这些宗教的信众占据了地球人口的一多半。毋庸置疑,人类信仰的中心,非耶路撒冷莫属,这些虔诚的信众把最美的广告词都献给了耶路撒冷,比如:“世上若有十分美,九分都在耶路撒冷。”

耶路撒冷旧城面积不大,犹太区、穆斯林区、亚美尼亚和基督教分区而居,犹太人的西墙(哭墙)是他们的精神寄托所;基督教徒则沿着“苦路”一路寻觅到圣墓大教堂;金光闪闪的金顶清真寺则是穆斯林的祈祷所。

因为“耶稣哥”的关系,我还特意去寻觅了“苦路14站”。苦路是耶稣被判刑后背负十字架走完的“人生”14站,分别是被判死刑、背上十字架、第一次跌倒、途中遇母、被帮助再次背起十字架、圣女为基督拭面、第二次跌倒、劝告妇女、第三次跌倒、被人剥去衣服、钉在十字架上、死于十字架上、被从十字架上放下、葬于圣墓教堂。

“苦路”的终点,是圣墓大教堂,进门不久,就看到一块淡红色的大理石板,根据《圣经》记载,把耶稣从十字架上放下来时,就放在这个石板上,今天大家看到石板上的斑斑红色,就是耶稣的鲜血“染红”的。基督教徒们长跪在此,抚摸、亲吻这个“圣迹”。

苦路第三站:背负十字架的耶稣第一次跌倒

苦路第四站:耶稣与母亲玛利亚悲痛相见

教徒们长跪在此,抚摸、亲吻这个有这斑驳红色印迹的“圣迹”。

任何一场马拉松都始于EXPO,耶路撒冷马拉松的展会规模不大,简单有序,可以代领的举措颇为亲民,参赛者持券都可以免费参加赛前晚上的“意面之夜”,长的宽的弯的直的各色意面和蔬菜色拉,除了让跑者填饱肚子,补充第二天必须的碳水。也可以防止因为水土不服饮食不当坏了肚子影响了比赛。虽然耶路撒冷旧城有不少荷枪实弹的军警,但马拉松赛前EXPO却没有复杂的安检,让来自北京频频被安检的我多少有点不适应,在展会现场,居然还偶遇了耶路撒冷市长,他像普通观众一样在场馆里走动闲逛聊天,身边也没有如临大敌的安保,有很多跑者认为耶路撒冷极度不安全,其实并非如此。

在耶路撒冷3000年的历史中,55次城池被攻陷,10次被屠城,38次被占领、18次重建,今天耶路撒冷能举办马拉松,是人类文明力量的进步,是体育精神的进步,基于此这也是马拉松跑者一生必跑之地。进化到现在的人类,除了打打杀杀应该能找到解决纠纷的好方法吧,来到这里,我等也只能用脚步丈量42.195KM,用微薄之力祝福人类能和平相处。

因为要避开犹太人周六的安息日,所以耶路撒冷马拉松大都在周五举行。跑前一整天都是凄风冷雨,我一度担心2018年波士顿“极寒”马拉松的一幕会重现。比赛日老天开眼,风停雨歇,说耶路撒冷众神眷顾之地,跑马者都是幸运者,我是绝对相信的,因为赛后第二天居然又是刮风下雨冷的不得了。

可能是因为半程的选手多,半程先于全程出发,比赛也没有分区,半马跑者悠哉游哉源源不断,大批全程选手被拦在起点外,基本如此也没人唧唧歪歪,大家都乐呵呵闲聊傻等。估计地球上大部分马拉松都能看到中国人,在耶路撒冷更是如此。在起点我和一个刚刚认识的北京跑友聊天,我们一致认为,这要是在中国办赛,组委会肯定会被口水淹死。国外的马拉松经常能看到感人的场景,两位跑者用一辆独轮车推着一位脑瘫患者从我身旁经过,轮椅经常见,独轮车还是第一次。

耶路撒冷马拉松的赛道图,挺像一只始祖鸟的,这与近一半人类的信仰起源之城或许是一种巧合

耶路撒冷本来就是一座山城,42KM的马拉松海拔爬升639米,耶路撒冷马拉松可以认为是一场山地马拉松。七点钟,发令枪响,大家鱼贯而出,一场爬坡马拉松开始了。马拉松的起点是以色列的国会山,以色列人认为自己的首都当然是他们的圣地耶路撒冷,但是因为存在和巴勒斯坦的领土争议,大部分国家把特拉维夫当做是以色列首都,2018年美国总统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跑过国会大门不久,我在人群中居然偶遇一位朋友,她已经是第三次带团来跑耶路撒冷了,我们想约慢跑,多拍,轻松玩赛。

马拉松运动的起源也是因为战争,我认为以色列是最具有马拉松精神的国家,坚韧不拔、励精图治、终成正果。1948年以色列刚刚建国,以埃及、叙利亚为首的阿拉伯国家联盟就打上门来。经历了五次艰苦的战争,以色列这个国家才得以存在,现在的以色列实行全民服兵役,男性服役3年,女性两年。身着戎装荷枪实弹的帅气男兵女兵是耶路撒冷马拉松赛道边最靓丽的一道风景,与其说是他们是负责安保,不如说他们是来配合参赛者合影的。

拍这张照片时,对面就是以色列总统府,不太起眼的大门,也没有戒备森严、拒人千米的守卫

非常意外,这些年我也参加过不少次境外的马拉松,我听到说中文喊中文加油声最多的居然是在耶路撒冷。因为我穿着印有中文的T恤衫,无论是赛道旁的观众还是一起奔跑的参赛者,都会和我打招呼,好多人都会说“你好!加油!谢谢!”据说以色列是人均读书和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国家,猜测很多以色列人都会几句中文。

尽管面对太多的苦难和不公,犹太民族从来没有自暴自弃,即使在暗无天日的漫漫长夜也无所畏惧努力向前。这些精神不就是马拉松运动的内涵吗,42KM的马拉松,3000年的耶路撒冷,纠缠不清的战争与和平,让我在这里跑过的每一步都如此的不轻松。身后这位老龄跑者热情的和我打招呼,并大喊,加油中国!加油以色列!可能是相似的民族苦难史,可能是因为解救了4000犹太人的中国辛德勒——何凤山,也可能是打击一小撮团结大多数的原因,作为一个中国跑者,我被如此善待而大感意外。

耶路撒冷马拉松对地球上大部分跑者都具有磁石般神圣的吸引力,据官方介绍这一届马拉松有来自8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参赛者

今天的耶路撒冷是旅游为本的城市,马拉松赛不像是一场比赛,更像是一场狂欢节,民族特色的乐队、小丑表演是赛道上另外的一道风景。

跑过古城的大卫城堡

快跑到希伯来大学所在的斯科普司山山顶时,朋友兴奋的和我说,前面那个大叔我认识,我在以色列跑过的每个马拉松都能遇到他。我一路狂奔和追上他,告诉他有个中国女孩子和他见过并合影好几次。朋友追上来,二人亲切相认,合影留念并互留了邮箱。这位叫AVI的以色列大叔每次马拉松都是这身打扮,在赛道上辨识率很高。

艰难爬上斯科普司山,我手指的方向就是耶路撒冷古城,金顶清真寺依稀可见。

斯科普司山下,油菜花掩映下的阿拉伯人聚居区

这是一条修建于1949年的铁路,废弃后被改造成了跑道。北京有好多废弃的铁路,以色列的这个创意可以参考。其实以色列是一个工业、农业、信息技术、军事都非常发达的国家,中国这几年开始流行的节水滴灌技术就引进于以色列,更别说腾讯帝国的QQ,其实就模仿于以色列的ICQ。

“所有苦难的日子,都会长出绿芽”励精图治、自强不息的马拉松精神也是以色列的国格,一位单腿截肢的“刀锋战士”飞速从我身边跑过。

相比国内很多提供无微不至父母的保姆式马拉松,耶路撒冷马拉松确实有点简单,补给基本就是瓶装水和功能饮料,橙子、椰枣等特色补给也有,但是数量很少。但是每一个跑者都跑的很尽兴,我想大家来这里参赛的目的都差不多,就是用每一步奔跑和这座三千年的信仰之城进行一次深入交流。提供赛事服务的都是青少年,他们尽职尽责,一张张阳光的小脸让我想到以色列人民强大的凝聚力。

五个小时后,我和朋友欢乐完赛,这是我收获照片最多的一场马拉松!赛后的冰棍、水果和以色列特别按摩服务显示了主办方的极大诚意,耶路撒冷马拉松绝对值得体验!

【文/图 搜狐户外 耿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