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深圳夏令营:屁大点事就哭的孩子,到底在想啥?

原标题:深圳夏令营:屁大点事就哭的孩子,到底在想啥?

小又经常因为小事哭,比方昨天晚上写作业,他写着写着又哭了。

然后我就会听到老秦特别不理解的声音:你哭啥,这有什么可哭的?来来,你和我说说你为什么哭。

让小又哭的,大多是小事情,举个例子。小又他们在学汉语拼音,晚上的作业一般是词组写三遍,但是某天,老师留的是写六遍。

小又就很不理解,老师为什么让写这么多遍呢?我会不会写不完啊?说着说着就带了哭腔。

虽然那天留了六遍,但老师没有要求写句子(平时都让写的),所以我给他讲道理:老师虽然让写六遍词组,但是没有让写句子,实际上和平时一样,你好好写,很快就会写完的。

老秦在一旁很不耐烦:这有什么好解释的,老师留了几遍就是几遍,老师让写几遍就写几遍。

类似的事情还有,小又昨天洗脚,他说水烫,老秦把手伸到洗脚盆里说:不烫啊。

小又于是又要哭了:我觉得烫。

老秦说:那你等水凉了再把脚放进去。

……

如果我去给小又加点凉水,老秦大概会觉得我惯着孩子。

老秦说,他最烦让小又做什么,屁大的事儿他就哭了,他感觉小又身上存在严重的“畏难情绪”,比方,让他去跳绳,他说跳绳太难了,于是哭了。所以有时候小又问为什么的时候,他会非常不耐烦地说:没有为什么,这是作业(这是规定)。

昨天在小又又一次哭,老秦又一次不耐烦的时候,我决定和老秦好好谈谈。

我和老秦说,每个人都有情绪,小又有情绪很正常,我觉得你不应当对他的情绪视而不见,甚至鄙视他的情绪。

此外,他还是个孩子,他有畏难情绪,不是因为矫情,而是因为他真的感觉很难。

就拿洗脚水来说吧,他觉得烫,你说不烫,你这是在否定他的感觉,你兑好的洗脚水肯定是你觉得合适的温度,但对又又来说,再凉一点儿肯定更舒服,再给他加点凉水或者让他自己加点凉水不就解决了吗?你让他水凉了再放脚,他就会无所适从,因为他不知道多久水才会凉。

讲句实话,我也曾有一段时间不太理解小又动不动就哭,因为在我看来,也是屁大的事儿,不值得哭。

比方,作业写错了一个字,他用橡皮擦,因为力度掌握不好,顺带把别的字也擦了,他就很难接受,哭了。

我当时也很不理解,于是说,擦了你重新写一下就好了,哭什么?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我没有换位思考,我们没有考虑他只是个孩子。他不是故意要擦掉别的字,而是因为协调性、手的灵活性、力度等原因,才误擦了别的字。这么解释吧,他想做好,可是能力有限,所以他就会产生沮丧、挫败的情绪,于是哭了。可是我们成年人关注的却是,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越哭越写不完,这是在浪费时间。

孩子越哭,家长越暴躁,而孩子却因为家长的脾气更加委屈,于是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本来十几分钟就能写完的作业,要拖好久。

最近我在读李中莹老师的一本书,这本书叫《爱上双人舞》,这本书是讲夫妻关系的,它有提到情绪处理这一块,我发现,面对他人的情绪常见的四种错误做法,我们在处理孩子的情绪时,也经常这样做。

第一、转移。比方孩子因为沮丧或者伤心在哭。我们不去正视他们的情绪,而是想着快点哄下来,让他别哭了。我们会说,妈妈给你吃饼干或者玩玩具。这样孩子可能被转称了注意力,不哭了,可是孩子却没有正视自己的情绪,没有真正解决问题。

  第二、惩罚。孩子因为某件事在哭,我们不想让他哭,于是说再哭我揍你了或者再哭不让你看动画片了。因为我们的恐吓,孩子于是不哭了。

第三、冷漠。孩子有情绪,我们却让他们自己搞定。比方,他写作业把别的字擦掉了,非常沮丧,我们在一旁很冷漠地说:有什么好沮丧,你再补上不就好了吗?

  第四、说教。当孩子有情绪的时候,我们不去处理他的情绪,而是给他们讲大道理。这一招老秦常用。比方,老师让写六遍词组那天,老秦就给他讲道理:老师要完成教学任务,完成教学任务的一个具体方式,是课下让学生练习。只有多练习,才能更好地掌握知识。有的孩子可能写两遍就能记住,但有的学生可能写八遍才能记住,老师会评估出一个平均值,这个平均值会让大多数孩子掌握……没错,老秦经常这样和小又讲大道理,有时候我听了都会觉得:这是不是有点太深奥了。

这四种处理孩子情绪的问题你有没有经常使用?很惭愧地告诉大家,我都用过。

它们有时候会有效,尤其是惩罚那一招,我们一放这个大招,孩子可能就立刻不哭了。可是实际上,孩子内心深处的情绪,却并没有得到缓解,孩子可能会觉得压抑,甚至有一天,渐渐对自己的情绪麻木起来。

孩子哭闹,甚至发脾气,其实是在向我们发出求救的信号,遗憾的是,我们却选择了无视。

其实有时候孩子需要的特别简单,那就是理解。说实话,谁没情绪呢,就拿畏难情绪来说吧,说实话,我也经常觉得某些事情很难。再举个例子,快下班的时候,如果领导突然说,开会,我相信大家肯定都不爽,如果孩子正在玩,你说去写作业,他能爽吗?

所以,当孩子有情绪的时候,先不要急着讲大道理,而是问清原因,和他们先共情。如果你不会共情,那么,至少不要冷漠甚至鄙视他的情绪。

说实话,我觉得大家不会处理别人的情绪,甚至不会处理自己的情绪是很正常的,因为我们中很多人,小时候甚至现在有情绪也没有被好好对待,有时我们甚至不能正确对待自己的情绪。

我印象比较深的一件事是,我小时候,我妈见不得我哭,我一哭,她就会威胁我:你再哭一个试试。

于是我忙擦干眼泪,说我不哭了。

应当说,我是个被粗粝养大的孩子,所以我也经常很粗粝、不够细心,有很多时候,我可能也不会想那么多。

  因为知道我自己这一点儿,我努力让自己对孩子温柔些,对孩子体贴一些。我经常觉得自己是个还不错的母亲,比方,充分满足孩子的好奇心,小又说想观察一下面包的霉菌,老母亲二话不说,和他一起培养;他喜欢宇宙方面的知识,老母亲看到相关新闻或者有意思的文章,就会收藏起来,方便和他一块看。

可是,有时候,我依然做得不够好,或者说,我会忽略了某些问题,就像面对孩子的情绪,我也曾经简单粗暴过。看了李老师的书,才发现自己需要好好反省一下。

我曾经说过,小又穿鞋经常左右脚不分,对此我特别头痛,我觉得是他太马虎,不够细心才这样。

那天和一个朋友打电话,聊到了这件事。她说,你听过镜像原理吧,有些小朋友写字是反的,他们分不清左右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是自己不愿意分清,而是能力不够。

又又写字经常有写反的时候,他4岁就自己学着写字,没人教他,他自己在小黑板上写1、2、3、4。其中,2、3、4全是反的。

我和老秦曾经哈哈大笑,就是因为知道那个镜像原理,所以我们没有急着教孩子写字,觉得不到时候。后来学校开始教写字,又又偶尔也会写反,我们会纠正他,教训他不够细心,彻底忘了当年我和老秦曾经笑谈的镜像原理。至于他左右脚不分,我们谁都没有去想背后的真实原因,每次他穿错,都会不耐烦地说他:鞋鞋鞋,看看你的鞋。

我们没去细想,孩子也很委屈,因为他是真的左右脚不分,不是马虎,而是能力不够。

说这些想说明什么呢,育儿是一条漫长的路,我们不止是在教育孩子,孩子也会教会我们很多东西。我们需要放低自己,多学习,多了解,同时也要学会换位思考,这样面对孩子成长路上的问题,才会从容很多。

深圳夏令营--深圳市南山区白石洲国际市长交流中心1501--奥德曼夏令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