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批评视觉中国 并不是反对图片版权保护

原标题:批评视觉中国 并不是反对图片版权保护

文 | 令狐卿

位于m87中心的超大质量黑洞,推估质量高达太阳的数十亿倍。4月10日,事件视界望远镜拍摄于两年前的这一黑洞图片经过推算终于面世,这是人类史上第一张直接对黑洞观测的天文影像。黑洞图片传遍世界,而在中国演化出一场版权黑洞风波,将视觉中国等卷入其中。

最新的进展是,视觉中国在4月11日被天津网信办连夜约谈,事由是“在其发布的多张图片中刊发敏感有害信息标注”。视觉中国一改此前的高调姿态,接连作出公开道歉,并关闭网站整改。另一家图片交易平台全景网也进入升级维护阶段,无法正常访问,显示出这场舆论风暴对图片交易行业的盈利模式形成冲击。

相比于最初对视觉中国一边倒地批判,舆论场出现一定程度的分化,一些摄影师以及知名人士,从某些角度为视觉中国辩护,认为在批判视觉中国的过程中,出现不少情绪性的起哄行为。当然更多人关注的焦点还是版权保护的具体边界,包括视觉中国的商业模式中到底哪些是打破底线的、哪些是正常的。

比如,央视网的一则评论就认为,昨天一些公司官微吐槽“自己家的东西成了视觉中国家的”,是证明编辑在知识产权方面存在知识短板。因为包含创造性劳动的二次拍摄本身就拥有著作权,拍某家公司LOGO或者标牌的照片,一样可以受版权保护。

应该说,这些观点谈不上是反转,而是讨论“如何建立一个新型的图片版权市场”的应有之义。人们批评视觉中国,也并非是为了站队搞垮一家企业,反对的只是他有悖于版权保护本意的一些恶劣做法。所以讨论视觉中国以及版权保护问题,重要的是不能忘记“要到哪里去”这一命题。

理想中的图片版权市场是,交易平台成为版权代理和交易的中介与社区,服务摄影师而不是盘剥摄影师,给摄影师署名,也可以根据图片热度进行市场化定价,所有图片正规入库,建立可追溯的电子标记,做到清晰的版权警示和提示。

这样的图片版权秩序,在技术上没难度,也早有呼吁,却从未有公司做到这种转型。考究背后的原因,恰恰可能是视觉中国这些行业头部公司,沉溺在勒索式盈利模式中太久了,难以自拔。从某种意义上讲,它们想赚快钱,对现有的盈利模式有路径依赖,对转型不感兴趣。

所以,重要的是怎么完善游戏规则,倒逼一个更良善的版权保护秩序。对于视觉中国能勒索式盈利,有网友归结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最高法几年前的一个判例。在2004年视觉中国利用现有模式提告一家公司时,无法提供摄影师对公司的授权协议,视觉中国二审败诉,后由最高人民法院再审,以图片上有视觉中国水印为由,判决视觉中国赢得官司。

这个案例被最高法写进了案例选中,也成为视觉中国最为推崇的一次胜利,而“打水印”即等于视觉中国拥有著作权的判例,也为地方法院审理涉及视觉中国的官司打开方便之门。视觉中国也挟令自重,强化它们揽收图片版权的粗野做法,导致其更加拥抱欺诈式盈利模式。

从法律角度,这样的判决有没有问题,或者说是不是契合版权保护精神,是不是有利于建立有序的版权保护市场,如今需要更多的审视。

还有一次案例,公众号与公司同名的PRphoto披露,在某次新款汽车发布会上,该公司将新车图片发给数家媒体使用,然后很老套的一幕出现了:其中一家媒体收到视觉中国律师函,说它拥有其中几张图片版权,警告媒体侵权了。

经过PRphoto公司反复调查确认,发现是某位根本与发布会无关的摄影师,随便将公关图片上传到视觉中国,视觉中国认为拿到图片就获得了照片版权,就开始告那些刊用了公关图片的自媒体。在这个交涉过程中,视觉中国暴露出不仅没有版权意识,而且没有基本的法律观念。

(天津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成立督导组进驻视觉中国网站,指导督促整改工作 来源:天津市网信办)

在视觉中国被舆论追打以来,很有一些摄影师是为它打抱不平的,以为“盗版违法,维权有理”。这些摄影师既无视被平台盘剥的事实,似乎也看不到平台防备他们的条款:摄影师自行解决图片版权问题。

现在批评视觉中国,讨论什么是更合理的版权保护,并不是要侵犯摄影师们的权益,恰恰相反,借由这一次的讨论,也有可能进一步提高摄影师们的权益保障。

从其他家图片交易平台关闭网站、自查自纠的表现看,视觉中国作为图片版权交易的龙头企业,其畸形的商业模式恐怕也已传染给行业。除了平台,摄影师、用户、市场都深受其害,扭转图片版权保护落后的一面,才是讨论的意义所在。

黑洞是连光也逃不掉的宇宙深渊,而通过黑洞图片风波,让我们看到图片版权行业比深渊更甚的操作。演员莫小棋在微博上披露,视觉中国在没有版权证明的前提下,向她索取个人照片使用版权费。而公众人物袁立今年初怒怼视觉中国,更暴露出视觉中国在某些方向上失控了。

袁立在网上发现视觉中国拍摄了一组她的机场无修图,她指出是视觉中国用了p图软件恶搞丑化她。而且,这已经是第二次。袁立斥责视觉中国,“讨饭的都比你们有尊严”。这些黑历史表明,视觉中国在维护其商业模式上,还可能尝试过更损的招数。

相较于一些和事佬,以及占位清高的观察者,袁立表态“饶过两次、第三次必将视觉中国告上法庭”,恐怕更有力量,起码是意识到视觉中国的脏,尝试要做局部敲打,这比无原则的放过、或者将视觉中国扯进权力场进行谅解要有意义,也更诚实。

长期以来,我们谴责的都是盗版如何猖獗,内容产权如何被窃贼公然窃取。这些当然是不争的事实,打击内容版权的各式盗贼,是不能放松的事情。但在同时,我们也要有更清醒的头脑处理版权的复杂现实,对视觉中国鲸吞行业成长机会、故意搅浑水渔利保持分辨能力。

至少在图片版权市场中,意识到位,但市场仍然无序。像视觉中国这样的版权大鳄,以迟缓、狡黠、保守和自以为精明的手段维持着势力范围,最终在黑洞照片的版权风波中生动演绎“老而不死是为贼”的社会形象。要版权,不要视觉中国,实在是压抑已久的心声,也是向着新秩序的呐喊。

我们期待内容版权能超越视觉中国这道坎,有智力也有能力开辟出版权中国的清新地带,为包括图片版权在内的知识产权建造出符合世界潮流的新模式、新平台与新市场。说了这么多版权中国背后的羁绊——从尾大不掉的市场主体、利令智昏的旧势力到稀里糊涂的辩护士——努力理解版权中国如何炼不成的现状,仍期待一个全新的版权中国能克服障碍和阻挠,使命必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