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视觉中国们的“四宗罪”:曝光图片公司灰色产业链

原标题:视觉中国们的“四宗罪”:曝光图片公司灰色产业链

昨日以来,视觉中国陷入“版权黑洞”,其滥用维权、漫天要价的商业模式备受质疑。

鞭牛士调查得知,视觉中国不仅仅是个案,其他图片公司也大抵如此,整个行业的商业模式都游走在灰色地带。

数位独立的消息源告诉我们,去年区块链自媒体兴起之时,另外一家图片公司A就疯狂维权,把币圈APP找了一个遍,索求高价赔偿,其中某头部APP就支付了60万元。

一位科技自媒体创始人也向我们透露,图片公司B告他侵权,索赔20万元,谈判不成,最后法院判赔600元。

鞭牛士总结出图片公司产业链的四大基本共性:

1、违规使用国旗、国徽等公共图片,以谋取商业利益;

2、过度维权、高价索赔,以此作为盈利模式;

3、虚假维权,把没有版权的图片说成有版权,甚至图库钓鱼;

4、高价索赔,但自己占据绝大部分收益,摄影师们获取少之又少。

保护版权当然重要,但当维权索赔成为主要商业模式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应该反思,整个行业是不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A

将视觉中国推上舆论火山口的是共青团中央。后者在微博昨日直接发问:“国旗、国徽的版权也是贵公司的?”随后新华社等官方媒体也都发表了坚定立场。

视觉中国做出了快速反应,立即发表声明称,其作为平台方负有审核不严的责任;已对不合规图片做了下线处理,并将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持续性的加强审核,避免类似情况发生。

此前,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也独家告诉鞭牛士,这些照片很多都是供稿人上传上来的,他们确实把关不严。

不过,事实真的如此吗?

从网友保留的截图看,此前在视觉中国官网上,国旗国徽图片的“图片使用说明”均显示:“此图片是编辑图片,如用于商业用途,请致电400-818-2525或咨询客户代表”,版权所有显示“1995-2019©视觉中国”。

此外,国徽图片页面“价格提示”显示,“用于内文不低于150元,整版跨页不低于500元,杂志封面不低于1000元,商业使用价格另议。”

和视觉中国签约的摄影师林恩向鞭牛士透露,视觉中国与摄影师签署两种合同,创意类和编辑类,都是视觉中国占据收益大头。其中,创意类合同平台方分成75%,编辑类合同平台方分成60%。

今日早间,天津网信办已经约谈视觉中国,要求彻底整改。理由正是:在其发布的多张图片中刊发敏感有害信息标注,引起网上大量转发,破坏网络生态,造成恶劣影响。

鞭牛士从多位业内人士处获悉,在全景视觉、东方IC等平台上也或多或少存在类似问题。据三言财经报道,全景视觉也存在出售前国家领导人肖像、国旗图片等牟利,对此其官方曾回应称:没版权不妨碍卖钱。

不过目前而言,三家平台都已经关闭官网,或许都在进行整顿、自查。

外界很难获知各个图片平台通过国旗国徽等图片版权获利多少,但这个已经成为引燃自己的导火索。

B

“天下自媒体苦视觉中国久矣。”昨天@三表龙门阵的一篇文章,直接将自媒体的情绪挑了起来。微博上、各个微信群里不断充斥着自媒体人吐槽的例子。

一知名自媒体人表示,此前曾因涉嫌20-30张侵权图片被视觉中国起诉,经过协商后,他们愿意购买视觉中国套餐,但对方告知最低需10万(打折后)。由于承担不起该价格,该自媒体人决定应诉。

视觉中国的诉讼策略是,每张图片打一次官司,每张索赔一万元。迫于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该自媒体人选择庭前调解,最后整体赔偿约三万多。但在此后,另一家图片平台律师函随之而至,又只得赔偿了几万元。

一位科技自媒体创始人也向我们透露,图片公司B告他侵权,索赔20万元,谈判不成,最后法院判赔600元。

更知名的案例则是,2018年7月份,经纬中国的张颖直接发微博指责视觉中国,称“漫天要价,索要几十万人民币巨额赔偿,要挟企业签年度合同。”

目前看来,漫天要价并非空穴来风,连经纬中国都觉得赔偿过高,遑论收入单薄的自媒体。

侵权一事,自媒体毕竟还是有错在先,但许多媒体人表示并非想用侵权图片,而是存在“误用”的情况。

他们表示,平台方让很多图片以无版权形式进入搜素引擎,甚至和搜索引擎合作。很多被告知侵权的都是误用,而不是去图库搜图盗用。

据财经天下周刊报道,Openlaw的数据显示,与视觉中国有关的法律诉讼,2018年全年共有2968起,2017年更是达到了5676起,也就是说,平均每天视觉中国就有15.6起官司要打。

鞭牛士还查证到,视觉中国开发了一个图片侵权追踪系统“鹰眼系统”。

官方资料显示,鹰眼系统于2017年投入应用,系统利用自动全网爬虫、自动图像比对、授权比对自动生成报告等方式,自动处理约200万/天以上的数据,追踪并提供授权管理分析、在线侵权证据保全等一站式的版权保护服务。

鹰眼系统的投入,可谓是立竿见影。2018年上半年,视觉中国合作客户总数同比增长48%,其中,企业客户数同比增长76%。高效获客促使其主营业务增长大幅增长。

另外一家图片平台中国图库也和华为联合开发了一个app“查盗图”,其宣传语是:让盗图者,藏无可藏;让创作者,坐等赔偿。

维权本是一件正当之事,但“维权——获客”成为一种盈利模式后,维权的正当性和目的性就饱受质疑。

C

此次视觉中国声称拿到了黑洞照片的编辑版权,但是很快就被欧洲南方天文台(ESO)打脸,回应称视觉中国从未就黑洞图片联系过ESO。

这一打脸回应牵扯出的另一细思恐极的问题是:这些义正言辞“维权”的图片平台可能在把根本没有版权的图片也拿来混淆视听,甚至钓鱼索赔。

一位自媒体人则总结,视觉中国最大的“恶”不是版权收费、采取法律维权的方式,而是它将很多并没版权的图片也说成自己有,夹杂进去起诉、牟利。

比如在起诉过程中,100张图里,可能有80张根本没有版权。但是,只要和解,视觉中国会按100张要钱。

另一自媒体人士反映,曾被视觉中国索赔100多万,后来经过一个多月的谈判,赔了2万。可后来发现国外很多图片版权也不在他们这边,他们也提起索赔,还存在故意把图片放在一些网站给你用,而不显著注明。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其他平台。“新京报评论”公号反映,有图片公司买下某图片版权后,对之前采用该图片者索赔。

另一方面,图片公司对侵权者可谓是“赶尽杀绝”。

数位区块链媒体负责人则向我们透露,在去年区块链自媒体兴起之时,图片公司A就发起多起维权,币圈APP被找了一个遍,其中一家已经支付了60万。

另外一个故事是,A公司发现两款大众APP侵权后,索取上千万赔偿,没有谈妥后,A公司就在苹果商店申诉到底,直至两款APP被下架。

“最早某法院在视觉中国提供不出图片原始凭证的情况下,仅凭视觉中国网站图片上的水印就认定了版权。然后该判决被反复引用,形成上万的案例。”陕西渭临律师事务所张春林律师告诉鞭牛士,想要制止图片公司的这种恶,需要从法律上杜绝。

还好今日国家版权局表态:各图片公司要健全版权管理机制,规范版权运营,合法合理维权,不得滥用权利。

D

视觉中国创始人柴继军昨日接受鞭牛士独家采访时一再强调,理解自媒体的苦衷,但自己也无奈,要保护供稿人、摄影师的权益。

面对频繁的侵权,单个摄影师维权成本极高,视觉中国这样的中心化平台公司应运而生,摄影师和平台之间形成一个紧密的利益关系。

鞭牛士向多位摄影师了解到,摄影师授权作品,签约后的售卖完全交给视觉中国,通过售卖获取的收入,平台和摄影师分成。同一张图,类型、时间、用途不一样就是不一样的价,从几块到几千块不等。

分成模式一般有两种,创意类和编辑类,但都是视觉中国占据收益大头。其中,创意类合同平台方分成75%,编辑类合同平台方分成60%。

另外,视觉中国的维权所得也会给予摄影师一定分成。

据视觉中国签约摄影师戴维德超人提供给鞭牛士的一张图片显示,在维权成功后,他朋友获得了25%的维权赔偿稿酬的分成比例。

不过,对于维权所的分成模式,多位摄影师表示并不清楚,都是平台方说了算。如果维权失败后,平台方也不会向摄影师收费。

面对中心化的平台,单个摄影师始终处于一个弱势地位。

中国新闻周刊的一位摄影记者向鞭牛士吐槽,很多摄影师对图片公司并不满,觉得佣金太高了;但是目前市面没有充分竞争,就只有这几家图片平台,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财报显示,到 2017 年末,视觉中国约有 30 万名的签约供稿人,这些供稿人为视觉中国提供了大量原创照片,也从平台上获取收入。

目前,官方立场、民间舆论汇流,视觉中国被网信办约谈、进驻,网站停止访问;无独有偶,另外两家图片公司东方IC、全景视觉也同样停止网站服务。

整个图片版权行业到了关键时刻,何去何从?

摄影师戴维德超人则诉说了自己的经历:“摄影师很多作品需在零下二三十度的冰天雪地里拍摄一整天,许多作品要起早摸黑拍摄,但被侵权使用后四处维权却只得到一句抱歉,顶多删除侵权图片却不付一分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