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中药界'故事大王'紫鑫药业:8年前涉嫌造假大案!8年后玩工业大麻

原标题:中药界'故事大王'紫鑫药业:8年前涉嫌造假大案!8年后玩工业大麻

当“放羊娃”第二次扯着嗓门喊“狼来了”时候,大家却依然愿意相信他——紫鑫药业便是其中之一。

4月12日,工业大麻概念股大跌,曾经被曝财务造假紫鑫药业也以跌停报收。然而相比年初公布进入工业大麻行业,紫鑫药业涨幅已经达到三倍有余——比起高涨的炒作情绪,短期回调对曾经的故事大王而言似乎不值一提。

早在今年1月9日,紫鑫药业曾公告称,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FytagorasB.V与吉林省农科院签订了《工业大麻合作研究协议》,称双方正式建立合作研发关系,开展工业大麻的研发工作。

该公告发布后,紫鑫药业连续涨停了两天。而近期工业大麻概念风气,紫鑫药业主升浪不期而至,紫鑫药业短期最高涨幅一度达到261%。

从2011年紫鑫药业被爆涉嫌财务造假之后,公司股价大跌,而只遭到处罚的紫鑫药业很快重整旗鼓。以人参概念为起点,紫鑫药业2013年开始涉足基因测序领域,甚至蹭过区块链概念。

而最有争议的是公司2014年后的“林下参”战略——因市场参品良莠不齐影响紫鑫药业参品供给价格而对人参进行地下战略储备——截至2018年,紫鑫药业的存货已经达到52.23亿!而人参库存的价值是否可有参考可循,紫鑫药业是不是囤货居奇做“人参供给侧改革”的节奏?

若是A股的老股民,怕是无人不知紫鑫药业。这家以人参为卖点的公司曾在2010年大肆炒作过人参概念。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紫鑫药业于2007年上市,主要从事中成药的研发、生产、销售和中药材种植业务,以治疗心脑血管、消化系统疾病和骨伤类中成药为主导品种。

当时的紫鑫药业并没有具有相当有优势的产品,从年报看,2007-2009年,紫鑫药业三年的净利润为0.48亿、0.53亿和0.61亿。

来源:整理自上市公司年报

2010年,紫鑫药业遇到了其短暂的公司历史上的大转折。这一年,吉林省政府推出了人参产业振兴规划,并计划在未来十年内,将人参产业的产值由现在的一百多亿做到一千多亿元。

人参,被称为“东北三宝”之一,主要产地为吉林省。据悉,吉林省的人参产量占总产量的70%,而其中又属长白山人参最为出名。紫鑫药业就恰恰位于最为有名的长白山地带——吉林省通化市柳河县,柳河属于长白山南部。

在吉林省政府的重点扶持下,紫鑫药业开始大举进军人参产业,不仅享受到了税收优惠、取得大量银行贷款等便利,还通过定增募集了10多亿元布局人参产业链。

2010年,紫鑫药业的净利润为1.71亿元,同比增长180.33%。而根据当初的那份年报,在人参产业布局的当年,人参业务就超过原来的主营中成药业务,成为紫鑫药业的支柱。人参概念的支撑下,紫鑫药业的股价一度翻了两番。

然而,2011年中开始,就频繁有媒体质疑紫鑫药业的财务数据是否假造。上海证券报更是发表了调查报道,质疑紫鑫药业或存在大肆注册空壳公司,隐瞒关联交易进行体内自买自卖。与此同时,紫鑫药业的股价开始一路下跌,近半年时间,累计暴跌6成以上。

同年,证监会开始介入调查,不过直到2014年2月,紫鑫药业才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决定。

有意思的是,其受处罚的原因并非财务造假,只是定性公司未披露关联关系和关联交易。处罚的结果上,只是责令紫鑫药业改正,给予紫鑫药业警告,并处以40万元罚款;给予郭春生警告,并处以10万元罚款;给予曹恩辉、祖春香、殷金龙、李飞、方勇、韩明、徐吉峰警告,并分别处以3万元罚款。

有媒体称,如此草草收场,或与对吉林省人参产业集群的呵护有关。

2012年,失去人参支柱的紫鑫药业净利润再次跌回0.86亿。

不过,在处罚决定出来之前,尝到蹭概念甜头的紫鑫药业已经开始涉足了基因测序领域。彼时,正是基金测序概念火热之际,其发布“关于公司拟与中国科学院北京基因组研究所签订测序仪项目产业转化投资意向书”的公告之后,股价便一扫此前的低迷。

在随后的两年时间里,紫鑫药业时不时发布一则公告刺激一下市场。

诸如,2014年9月,中科紫鑫发布《BIGIS测序仪首批试用单位确定》的公告,遴选出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青岛海洋大学等不同应用领域的18家试用单位。

2015年8月,中科紫鑫表示,正在进行BIGIS二代测序仪规模化生产前的相关准备工作,预计2015年年底或2016年年初批量生产。

在牛市催生下,紫鑫药业的股价疯狂的超越之前的12元顶峰价格,达到了14元。

然而直到2016年年报发布,也未见任何关于一代半基因测序仪量产销售的情况。有意思的是,在紫鑫药业还嚷嚷着要量产一代半基因测序仪的时候,国产三代基因测序仪已经问世,这也意味着,紫鑫药业的该技术自问世就要面临被市场淘汰的危险。

今年1月14日,有投资者向紫鑫药业提问,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董秘承诺的年底前一代半基因测序仪大生产,还能兑现吗?公司的回答是,2018年年底并没有达到量产预期。

眼看着基因测序概念过气了,紫鑫药业在2018年又将眼光投向了当时很火的区块链。

2018年9月,紫鑫药业发布公告称,与链火信息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共同成立区块链+大健康医疗实验室及孵化器,合作的主要领域为研究区块链+大健康行业的整体解决方案、区块链技术与传统医疗以及基因测序仪产业进行结合,尤其是中成药产业与人参产业的跟踪与溯源技术的应用。这一举动也收到了交易所的问询。

不过,紫鑫药业或许没想到区块链概念的寿命如此短暂。事实上,紫鑫药业入局区块链概念时间颇晚,或许是为了避免在风头正盛之际引发过多目光,只是没想到这一波操作并没有引发市场的关注。

进入到2019年,紫鑫药业又炒起了工业大麻概念股,在全体股民打鸡血的狂热气氛下,紫鑫药业的股价已经飙升到16元。不过爬的越高也摔得越重,紫鑫药业背后的阴影其实从解除。

2018年,紫鑫药业再次陷入“财务造假”风波。有自媒体发表了名为《财务造假被“宽恕”之后,紫鑫药业疑似再次造假》文章,其中指出紫鑫药业疑似隐瞒与多个人参业务重要客户的关联关系。

而从2016年开始,紫鑫药业的净利润再次暴涨300%,达到了1.61亿元。而在最新披露的三季报中,紫鑫药业的净利润已经高达3.29亿。

2018年半年报,紫鑫药业完成营业收入8.4亿,其中人参制品超越中成药成为公司收入主力。相对应的,公司货币资金却下滑至5.3亿。三季度,紫鑫药业货币资金下滑至仅为可怜的2500万元,增收不增现金流的情况赫然上演。

业绩暴涨的原因仍旧是人参,自2014年以来紫鑫药业人参毛利率急剧上升,从37.80%上升到2017年的89.33%。

在半年报发布后,紫鑫药业除了受到自媒体的质疑,也收到了交易所的问询涵,要求解释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关联交易的问题,以及公司毛利率真实性的问题。

而紫鑫药业解释称,同行业益盛药业人参产品毛利率为58.99%,差异原因主要是与同行业产品结构不同,客户差异以及深加工产品附加值的不同所造成,公司毛利率较高的产品主要是人参及人参茎叶提取物、模压红参系列以及林下参系列产品等。

而在超高的毛利率背后,畸高的库存,与毛利率折射了同样一个问题。

截止2018年三季度,紫鑫药业期末库存达到52.23亿元,占总资产比例达到56%。对于一月份还仅有50亿总市值的公司而言,只能用奇葩来形容。

对于公司畸高的库存所引致的监管问询,紫鑫药业解释其为2014年启动的“林下参”战略储备,林下参价值随年份增长。林下参为高品质人参,与大地参相比,林下参生长于林地中,无化肥、农药使用,最大限度模仿了野山参的生长环境。林下参的药用价值和经济价值,明显高于大地参。

50亿的库存,林下参作为库存的价值,50亿库存变现能力,着实需要打上一个问号。而在紫鑫药业对存货跌价的描述“存货期末余额中无成本高于可变现净值情况,无需计提存货跌价准备”来看,林下参果然是一本万利的生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