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俞飞鸿的四十八岁:美人“本命”

原标题:俞飞鸿的四十八岁:美人“本命”

两年前的一期《十三邀》中,俞飞鸿曾和许知远闲坐品茶。没有对话的几秒间隙里,许知远托腮凝视着倒茶的俞飞鸿,突然冒出一句“你真是很好看啊”。

茶桌对面,“大美人”俞飞鸿掩嘴低头,笑着道谢。

在亲友的赞美中长大,俞飞鸿早已习惯了别人对自己容貌的赞扬。她并不是网友口中的“美而不自知”,只是维持着许知远口中“平衡的秩序感”的形象。

她也并不想当网友心中的“独立女性”代表。在和“中年文艺老男人”们谈爱、谈性、谈平权之前,她曾是个不善表达、没有自由的乖乖女。她不止一次提及这件事,只是这很难成为任何一篇报道的重点。

今年,俞飞鸿48岁,她带着新电影重新出现在大众视野,过第4个本命年。这一次,这个江南女子不再“展露锋芒”,她想要做的,是褪去标签、回归自我、享受生活。

俞飞鸿与“俞飞鸿”

《十三邀》中,许知远曾问俞飞鸿:“现在还有特别想拍的电影么?”

俞飞鸿笑了笑,称自己比之前“更懒了”。但她很快做了补充:“除非真的有一个打动到你心灵或击中你灵魂的作品,就是给你有那么大冲劲的,你会不顾面对任何可能遇到的困难去做。”

在这个问题之前,俞飞鸿和许知远谈演戏、谈女权、谈生命,输出了很多清晰独到的观点。在爱情观上,面对许知远的两次追问,俞飞鸿都坚定表示对自己而言,男人没有精神汲取有效。

节目播出后,俞飞鸿因这些态度被奉为“独立女性”代表。年轻的女性网友最为积极,她们称在俞飞鸿身上看到了“成熟女性的优雅、睿智和从容”。

这次回归大荧幕,“独立女性”俞飞鸿带着作品《在乎你》。这部中日合拍片里,她饰演设计师袁元(女主角),确实是一位优雅、睿智、从容的独立女性。

但有些地方不一样。

电影里,现实生活中还未结婚的俞飞鸿遇到了婆媳问题。一段纯净的跨国恋,让设计师袁元为爱远嫁日本。高知独立的儿媳妇和传统古板的婆婆,开始在同一屋檐下激烈碰撞。

袁元做了最大的妥协,婆婆却不依不饶。终于,后者烧掉了袁元的服装设计稿,她怒而出走,打掉肚子里的孩子,回国追寻理想。

“受气儿媳妇”的设定显然不太“俞飞鸿”。因做饭戴帽子、敬酒戴手套等“不合规矩”的小习惯被婆婆指摘,还要忍气吞声“以德报怨”,在观众和媒体的印象中,这实在不像俞飞鸿会面临的困境。

好在,这段背景故事在电影中是由扮演“年轻袁元”的卢洋洋完成。俞飞鸿出场时,已经是国内成名的设计师袁元,留着短发,妆容精致。电影的大部分时间里,她都在回忆、给予和自我救赎,理智沉思的状态居多。即便与婆婆有对手戏,也都是洒脱交心的平和戏份。

这种独立女性的理智思考,很“俞飞鸿”。

电影特辑视频中,俞飞鸿承认,自己是看中了角色“内心深层,有故事”。但谈到角色最具独立女性特点的决定——“不做家庭主妇做职业女性”时,她没有再给出肯定的观点。她称这是一道任意选择题,并给自己和角色划开界限。

“她一定会做出她在影片中做出的选择”,她说:“要是我,可能不会(像袁元一样)。”

别人眼中千万个我

这不是俞飞鸿第一次把自己从既定标签中抽离。早在许知远的节目里,俞飞鸿就表示了自己的抵触:“作为演员,我永远不想把自己贴标签。”

可那次节目之后,她身上的标签只多不少。

去年,俞飞鸿2016年参加《锵锵三人行》视频被网友翻出。因为节目里窦文涛和冯唐都对俞飞鸿的单身问题揪住不放,且俞飞鸿的回应都很“直击要害”,网友们便把俞飞鸿放在二人的对立面,称她作“老男人的照妖镜”。

但实际上,俞飞鸿和窦文涛私交甚好。在《金星秀》中,俞飞鸿曾称窦文涛是自己的“闺蜜”,窦文涛更曾为俞飞鸿写诗,称其为“人生导师”。

窦文涛的节目中,俞飞鸿还澄清了自己是“不婚主义”和“单身主义”的传闻。那时的她看来,结婚和单身都只是一种形式,她要做的就是根据当下的状态选择。后来再被问及相关话题时,她给出了更具体的答复:“能跟我相处的人可能起码跟我有一个共识,互相不会过多地干涉对方,(有)自己的一块自留地。”

“自留地”三个字,让人们想起日本女星天海佑希。

同样拥有独特人生观、拥有大量的女性粉丝,天海佑希曾在采访中说自己“不喜欢家里有人”。于是,“中国的俞飞鸿,日本的天海佑希”被剪进不少视频,顺着日式思路,网友将俞飞鸿编进不少类似于日剧《贤者之爱》的故事线里。

俞飞鸿身上的标签,已经和本人越离越远。

一次又一次被要求回应后,她终于开始对记者表示自己不太喜欢聊话题性的东西。“在别人眼中可能有千万个我,那是他心里期望你的样子,或者说期望他自己成为的样子,那不是我。”

只是这样抽象的回应,并不足以改变网友对她的深刻印象。

江南女子的自由

百闻不如一见。

4月9日,俞飞鸿身着长裙出席了《在乎你》的北京首映礼,站在官方身高181的大泽隆夫身边,显得有些娇小。回答媒体问题时,她是主创团队中声音最小的那个。

这样的俞飞鸿,不像“大女人”,更像是“大家闺秀”。

俞飞鸿的长相辨识度非常高,骨相也“抗老”。早年出演古装剧时,她曾被媒体称为“小姐脸”的代表人物(区别于“丫鬟脸”)。她在《小李飞刀》中饰演的惊鸿仙子,也常年位列“名副其实的武林第一美人”榜单。这种特殊的美貌,是她“大女人”气质的主要来源。

但俞飞鸿没有“恃靓行凶”。

出生在浙江杭州,成长于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清华大学的高材生,母亲毕业于浙江化工学院(现浙江工业大学),在俞飞鸿的印象中,家里“父主外、母主内”的分工非常明确,自己的成长也太顺遂,父母很少夸赞。

在这样的家庭关系里,她被培养成了一个不会表达愤怒、不会说“不”的乖乖女。

即便是上了大学,她和宿舍的同学闹了矛盾,一直想着回来怎么跟同学说,可同学一回来,她又说不出话来。几次挣扎无果后,只好急得踹自己的脸盆。

不会表达,没有精神上的汲取,俞飞鸿感到压抑。终于,她决定走出安逸圈,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后,赴美国留学……为了寻找愤怒和自由的感觉,她越走越远。

“自虐”的功夫没有白费。在美国第三年的某天,俞飞鸿在穿过斑马线时用余光瞟到了一辆正在驶来的车。见车没有减速,她本能地快跑,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了车。

她快步走到车前,用脚猛踢车的轮胎,用学过的各种英文脏话破口大骂,发泄自己的愤怒。车开走后,26岁的俞飞鸿终于找到了自由。“我知道我学成了。”

48岁,保持平庸

今年是俞飞鸿的本命年,1月过完生日,她已经48岁了。

令网友羡慕的是,她的容颜没有太大的变化,也没有明显的衰老痕迹。《在乎你》点映后,豆瓣上的评价褒贬不一。但对于俞飞鸿的美,所有人都保持了高度一致的认同。

在许知远看来,这种岁月和精神沉淀出的美是不能被亵渎的。他接受不了俞飞鸿拍《小丈夫》,不是质疑俞飞鸿和杨玏在剧里谈姐弟恋,而是在意电视剧“那么庸俗、那么无聊”。他反复地提及俞飞鸿在大学期间拍的《喜福会》,甚至带着俞飞鸿再看一遍,认为那才是俞飞鸿该有的样子。

但俞飞鸿很快反驳了他:“我不觉得它庸俗。”她认为自己拍《小丈夫》是很有趣的尝试,高高在上的女神,是许知远这种中年文艺男对她的期盼,就像年轻女孩把她当做独立女性代表一样,不是她自己的期盼。

《在乎你》的北京首映礼上,俞飞鸿少见地回顾人生:1979年拍摄第一部电影《竹》、1989年考上北京电影学院、1999年她出演的《牵手》首播、《小李飞刀》拍摄(俞飞鸿饰演惊鸿仙子)、2009年她执导了处女作《爱有来生》、2019年《在乎你》上映,每十年一个节点,是网友对她的盘点。

“从来没有这样回想过,现在想人生很有趣,有自己的方式。”她在现场做出总结。

下一个十年会怎样?这不是俞飞鸿会思考的事。在采访中,她多次表示自己喜欢安稳的人生,对事业也没什么野心。她曾谈到梵高的人物传记,庆幸自己没有被赋予太多才华,“保持平庸就好”。

但有一件事,她现在就要做。在自己的本命年,在电影《在乎你》的人物特辑中,她要摘掉身上被贴满的标签。

“我成不了任何人的导师,我只能代表我自己。

如果有人问到我,我会分享一下我自己的感悟和人生经验,我有的只是每一个人生阶段用心去体验。

我毕竟,已经是,到这个岁数了。”她说。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视频、微博截图等

文:中国新闻周刊新媒体记者 冯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