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亏、减”成影视A股Q1预告关键词,“春天”何时来临? | 财报季观察

原标题:“亏、减”成影视A股Q1预告关键词,“春天”何时来临? | 财报季观察

从2018年Q4到今年Q1,影视股大部分的财报都不太好看。传统电影巨头纷纷低调避世,2019Q1光线、幸福蓝海等业绩同比下跌,万达电影票房下降,华谊则出现亏损,“爆款制造机”北京文化也没能实现盈利;影视行业整体下滑,华录百纳、华策影视等预告业绩上涨,慈文传媒、唐德影视等预减。上市公司中能够保持增长者寥寥无几,处在风波中的公司也还未脱身。

事实上,一切预减与亏损都有迹可循。国内票房市场上,从2018年年底开始就处在依赖进口片救市的状态,春节档出现了《流浪地球》、《疯狂的外星人》等国产大片,但Q1观影人次下降,票房市场倒退16亿,传统巨头们让出了江湖中心,业绩上自然难以出现什么好看的数字;影视市场经过税务整顿、明星天价片酬等事件,项目整体减少,审核从严,Q1虽然出现了《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都挺好》等热门剧集,但是电视剧行业红利减少,资本市场尚未复苏。

今天影视概念板块整体涨幅达到0.44%,中国电影、横店影视、万达电影、光线传媒、北京文化、完美世界等公司涨幅超过1%。随着此后五一档、暑期档的到来,影视板块或许会迎来新的曙光。

从盈利到亏损,

电影市场中巨头们“尚能饭否”?

目前Q1电影公司的财报预告中,最引人瞩目的是光线传媒与华谊兄弟。前者业绩实现盈利,但利润同比下跌;后者在发布快报2018年年度净利润亏损9.86亿之后,2019年Q1预告依旧是“开门黑”。

光线业绩预告披露,2019年一季度预计盈利7800万-1.05亿,同比下跌94.73%-96.09%。电影业务利润较去年同期下降,而下降原因是报告期内电影成本较去年上升所致。2019年报告期内,光线传媒推出了《疯狂的外星人》、《四个春天》、剧场版《夏目友人帐》、《阳台上》四部电影,4月4日娄烨导演的《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上映,4月底光线出品的《雪暴》也将上映。不难看出,2019年至今,光线传媒除了春节档押注的《疯狂的外星人》,此后多以中小成本的国产文艺片为主。

数据显示,截止3月6日《疯狂的外星人》票房累积超过22亿,东兴证券预估光线传媒营收区间约6.1亿-7.6亿人民币(最终结算或有误差)。而光线作为该片的出品发行方,此前欢喜传媒与王宝强的乐开花签订的保底协议显示,《疯狂的外星人》宣发发行预算达到2亿。

除了电影业务,报告期内光线传媒确认了电视剧《逆流而上的你》,网络剧《八分钟的温暖》、沧月同名小说改编的古装武侠剧《听雪楼》的发行收入,但电视剧业务利润较去年同期也出现下降。这其中显然有行业红利整体下滑的原因,2018年同期光线因《新笑傲江湖》、《爱国者》电视剧业务收入达到了2.18亿。

光线2019Q1业绩同比下降是意料之中,2018年3月,光线传媒因与新丽传媒“和平分手”,从腾讯处收获了22亿“分手费”,第一季度内公司净利润为19.92亿,其中非经常性损益盈利达到19亿,而2019年光线非经常性损益为2600万-3200万。如果去除这笔费用带来的影响,2018年第一季度光线传媒扣非后净利润为8796万,2019年与其差距并不大,只是相比2017年有所下降。

相对而言,一直在电影市场上产出爆款的北京文化,却没能实现盈利。北京文化2019Q1业绩预告显示,公司第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2400万–3000万,比去年同期下降288.19%–335.24%,去年同期盈利1275万。

而未能实现盈利的原因是,报告期内上映的《流浪地球》还未确认收入,而公告显示,截止4月11日,北京文化源于该片的收益约为2.3亿-2.6亿。对于北京文化在《流浪地球》中的投资成本,北京文化此前公告显示,《流浪地球》投资总额不超过 1.075亿,其中投资的影片制片成本约7250万,公司垫付的宣传和发行成本2500万-3500万。

亏损情况更严重的是2018年处在水逆期的华谊,华谊业绩预告显示,第一季度公司预计亏损8672.25万-9172.25万,亏损的原因是由于报告期内电影业务《云南虫谷》、《把哥哥退货可以吗?》票房不及预期,而去年同期华谊凭借《芳华》、《前任3》的余粮安全过冬。同时,电视剧业务相比去年同期也出现下降,因为去年《好久不见》取得了良好收入,对比之下显得今年同期平淡。

猫眼数据显示,华谊2019年将有冯小刚的《手机2》、管虎的《八佰》两部电影上映。而公告显示,华谊电影《伟大的愿望》、《侍神令》进入了杀青后制阶段,陆川导演的《两万里计划》也已经开机。2019年华谊的电影还未在票房市场开始发力。

4月13日,华谊董事长王中军向长安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质押股份2000万股,用于个人融资需求。截至本公告日,王中军共持有公司股份6.1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2.02%。王中军所持有的公司股份累计被质押共计4.94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7.66%。这又让人想起2018年围绕华谊周边的股权质押、负债到期、商誉过高、爆仓危机等风波,经历了这些风波,以及2018年上市以来的净利润首亏,2019年或许是华谊回归初心的一年。

年初,王中军表示,2019年将会参与公司所有的电影项目,从孵化开发到宣发落地,全面强化对电影业务的管控,正式回到电影公司的绿灯委员会,拥有一票否决权。品质或者票房,华谊电影业务的诉求或将更加明确。

万达尚未公布业绩预告,但是3月经营简报中透露,今年Q1公司电影累积票房27.6亿,同比下降6.5%。而幸福蓝海公布的Q1业绩预告中,预计第一季度利润为1000万-2300万,同比下降77.79%-48.92%,2018年业绩预告则显示2018年全年净利润亏损5.33亿。金逸影视2018年全年净利润为1.58亿,同比下降25.29%。

而院线利润下降,除开各家公司可能有的坏账与商誉减值外,一方面是由于票房市场的整体下降,银幕票房收入减少,一方面是影院扩张成本增加。虽然周边销售、爆米花零售能够补充一些收入,但是在整个票房市场的颓势下,院线能够实现增长的并不多。

无论是盈利的光线传媒,还是亏损中的北京文化、华谊,抑或是利润下降的院线,都显示出大环境的艰难,行业收缩热钱减少,Q1春节档后国产电影依旧冷淡,何时国内电影公司能够发力,或许第二季度能有答案。

电视剧公司们的“冰火两重”

与电影公司一样,电视剧公司也在经历“冰火两重”。已经公布业绩预告的公司中,华策影视作为行业头部公司之一,Q1业绩实现盈利3000万-4000万,与去年同期3608万基本持平,属于行业中难维持相对稳定的玩家之一。而公司盈利的原因一方面是确认了网剧《我的莫格利男孩》的收入,一方面是电影《地球最后的夜晚》收入,还有一部分是来自于艺人经纪收入。

实现盈利的还有华录百纳。2019年第一季度实现扭亏为盈,公司预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00万至1000万,同比增加110.73%至121.45%。实现盈利的原因是由于剧目海外发行与国内二轮发行带来的收入。

华录百纳2018年全年亏损达33.69亿,而亏损的原因是由于综艺项目招商不达预期,同时公司商誉减值(约27亿)以及其他资产减值(约3亿)达到了近30亿。2019年公司开始蓄力,2018年业绩快报中显示,公司《不负时光》已经取得发行许可证,《暗恋橘生淮南》开始拍摄,《建国大业》、《亲爱的你在哪里》等项目正在筹备中。

慈文传媒Q1也实现盈利500万-1500万,但同比下降94.28%-82.83%。报告期内,慈文传媒收入来自于《等等啊我的青春》等网络剧与综艺《中国梦之声·下一站传奇》。2018年慈文股东发生变更,江西国资成为接盘人,2018年慈文业绩快报预计,公司净利润亏损10.84亿,这背后一方面是由于《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等剧集改档导致收入未达预期,一方面是公司商誉计提资产减值做准备。

电视剧公司实现盈利,但是同比下降,其中Q1项目收入较少是主要原因之一,而此前全年的亏损则是由于行业缩紧,监管趋严,商誉计提造成的减值。

财报中最引关注的是唐德影视。以范冰冰掀起的影视圈地震,唐德影视在震源中心。Q1业绩预告,唐德影视亏损3970万-4470万,较去年同期下降了262.55%至283.02%。这是由于电视剧《巴清传》尚未实现播出,相应合同款项回收滞后。此前唐德影视公告显示,《巴清传》无法播出,产生的坏账超过7亿。

同时由于影视行业整体冷淡,电视剧项目销售进度低于预期,债务融资成本也较高。对于唐德影视而言,2018年范冰冰、高云翔等艺人造成的风波尚未复原,2019年新项目电视剧《一身孤注掷温柔》、《因法之名》尚未达到收入期,公司摆脱阴霾还需要时间。

在电视剧公司要么专注维稳,要么小幅度盈利整体下降的趋势下,完美世界迎来了爆发期,Q1业绩预告中显示净利润预计盈利4.45亿-4.85亿,相比去年同期增长23.57%至34.67%。虽然游戏业务依旧是公司的主要板块,但是2018年至今完美世界相继参与了《香蜜沉沉烬如霜》、《烈火如歌》等爆款剧集,2019年《青春斗》也引起了不少讨论,在影视公司普遍遭遇寒冬之时,完美世界影视业务逐步上升。

2019年Q1各大影视公司都尚未从行业各类风波中苏醒,要么还处在2018年的泥沼之中,要么业务项目尚未进入发力期。随着电影市场迎来《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等电影,票房热度攀升,电视剧、综艺市场迎来暑期大剧、IP综艺等回归,掀起新的收视热潮,影视市场或许会出现新的局面。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