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这项震惊欧美早教界的研究,揭秘了“学霸”和“学渣”的真正差距

原标题:这项震惊欧美早教界的研究,揭秘了“学霸”和“学渣”的真正差距

其实,所谓“学霸”或“学渣”,只是从一些普遍的考核维度来说,不一定是绝对的好和不好。当然,父母都希望孩子在上学后各方面表现良好,更希望提前给到孩子一些充足的准备。

你可能不知道,早在上个世纪科学家们就进行了一项研究,并得出结论:造成孩子入学后成绩和各方面表现差距的,是父母语言的多少。

BBC拍摄的纪录片《宝贝:神奇世界》中也提到,孩子早期听到的语言越多,以后掌握的词汇量就越大,这能为孩子未来上学带来巨大优势。

但后来,麻省理工的另一项研究发现,真正拉开孩子之间差距的并不是词汇量的多少。

1995年,美国人类学家贝蒂·哈特和托德·雷斯利开启了著名的“3000万字差距”的调查。

这项研究费时2年半,跟踪调查了42个家庭,记录父母和孩子间的对话。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出生在贫困家庭的孩子,到4岁时,与出生在较富裕家庭的孩子相比,会少听到3000万个英语单词。

研究结束时,生活在贫困家庭的孩子智商是79,而富裕家庭的孩子是117。在孩子们10岁时,贝蒂和托德进行了回访,结论是,那些词汇量大的孩子学习成绩更好。

▽下图展示研究中高中低三种收入水平的家庭的累积词汇量,截至48个月为止,美国贫困家庭的孩子平均接受的单词量是1300万个,中产阶级的孩子平均是4500万个。

▽下图展示研究中,高中低三种收入水平的家庭使用赞许和责骂的词汇量。从左到右分别是高收入父母、工薪父母、低收入父母,绿色代表赞许的词汇量,紫色代表责骂的词汇量。

后来,“3000万字的差距”成为贫富儿童之间差距的缩影。为了填补这个差距,很多父母开始给孩子更多的启蒙教育,读更多书,送孩子上更多早教班……

但是,麻省理工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了这个差距背后的惊人秘密:影响孩子大脑发育的,不是词汇量,而是父母与孩子的交流方式????

麻省理工学院、哈佛大学和宾夕法尼亚大学的研究小组以波士顿地区30多名4-6岁的孩子为研究对象,在他们听故事的同时扫描他们的大脑活动,并且回顾孩子与父母在家中互动的录音。

他们研究发现,孩子与父母交谈的频率越高,他们大脑中语言相关区域的活动就越强,无论家庭收入多少,父母教育程度如何。

也就是说,大脑活跃程度与儿童听到多少词汇无关,与贫富无关,但与他们聊天的轮流次数强烈相关。

什么意思?父母和孩子的聊天频次可以影响孩子大脑的生物成长。

得出这一结论的依据是,孩子是社交型学习者。比如从婴儿除了从环境中学习,他们的认知、语言发展都是从父母那儿学来的。

父母和孩子聊天,除了语言内容,还有肢体语言,成人的反应能力以及社交方面的信息。这都有助于发展孩子的语言技能、社交技能和口头推理能力。

研究人员还发现,聊天不仅促进亲子关系,还能锻炼孩子的社交能力。交谈具有一种强大的驱动力,让孩子多方面能力同时发展。

当我们想通过给孩子读更多书,或灌输更多想法来弥补这“3000万字的差距”时,不如多与孩子聊天,因为后者对孩子大脑发育的影响更大。对大脑来说,最重要的是互动。

如何做到有效互动?

上面提到的聊天轮流次数是关键。这里面的原则包括花时间倾听,等待,不总是直接给答案等。

比如,孩子都喜欢问问题,如何回答也有技巧。

举个例子:

孩子:树是怎么长出来的?

妈妈:还记得我们上次种绿豆芽吗?(不要直接给答案说“是种子发芽长出来的”。)

孩子想起种豆芽的事:记得。

妈妈:你看,绿豆能发芽,发出芽来还会长出叶子。大树是不是也有叶子?

孩子:是的。大树也是绿豆发芽长出来的吗?

妈妈:不是。绿豆是种子,种子能发芽。昨天你吃苹果是不是看到了苹果籽呀?

孩子:是的。苹果籽也能发芽吗?

妈妈:对啦,苹果籽也是种子,发芽长出来的就是苹果树。不同植物,种子也不同哦。

孩子:那大树是什么种子发芽的呢?

妈妈:那就看是什么树了。......

……

通过给孩子提供思考的线索,慢慢启发下来,你会发现,孩子问的一个问题,妈妈就跟他进行了多次对话,还可以发散开去谈论更多内容。好比在打网球,我们要跟孩子发球、回球,多打几个轮回。

有一种情况网球就难以打下去了,就是孩子有情绪的时候。我们都知道,孩子处理情绪的能力是有限的,因为他们大脑中负责理性的那部分机能还没有发育成熟。

当孩子有情绪了,即使是蛮不讲理,大人也要负起更多处理双方情绪的责任。

这种处理在心理学上叫共情。就是识别出孩子的情绪,再换回思考理解他的情绪,同时也明白孩子和我们之间的界限,从而做出温暖而理性的反应。

不难理解吧?

这一步就像打网球时,等待球落到地面弹一下再打回去。也就是当孩子发来带有生气、委屈等情绪的红球时,我们让红球在地上弹一下,变成绿色了再接。

举个例子,孩子玩到很晚不肯做作业,对我们的催促很反感。这时我们先描述看到的情绪:“我知道催你写作业,你很烦。”或者“嗯,我知道你还想玩。”

这样孩子就能感到自己的情绪被大人理解和接纳,会平息一点。如果不接纳他的情绪,指责他命令他,他会更对抗,或者敢怒不敢言把情绪压抑下去。

处理完孩子的情绪之后,我们可以给孩子回球了。同样要给孩子绿色的球,别把我们的情绪直接发过去,可以不带评判地表达我们的感受。

比如:“可是我担心再晚没时间做作业,作业写不完啊。”或者“你到了作业时间还不写,我很生气。”或者“作业写得太晚,就会晚睡,你明天很难早起。也耽误我的时间。”

总之,只描述孩子的行为,不加指责地告诉孩子他的行为对别人的影响。这也是提醒他注意别人的感受。

双方情绪都处理好了,就可以开始解决问题了。孩子说他的想法,我们说我们的想法,商量是马上写作业还是再玩5分钟再写。

如果商量过程中有情绪,仍然是表达:我为什么有这样的情绪,需要如何做才能消除这样的情绪。

这种共情式的对话,不仅追求的是和孩子的沟通更顺畅,也是在教孩子高情商地解决问题。重要的不是谁输谁赢,而是借这个机会培养孩子的共情力。

当我们羡慕富裕家庭里那些口才好得不得了的孩子,那些上各种早教班、记忆训练的孩子,那些有音乐启蒙而多才多艺的孩子,不要忘了聊天这个塑造孩子大脑的最好方式。这是任何家庭都消费得起的教育。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