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我当投资经理遇见的“奇葩”们

原标题:我当投资经理遇见的“奇葩”们

我在某上市公司投资部,当着投资经理,并享受着这份工作,首要原因是可以见识到形形色色的人,体味这里头的故事和人性。

在本期“愉见财经”中,我会挑看过的项目里最记忆犹新的和您分享,这些都是真实故事:爱画饼的创业者;耍无赖的被投企业。

爱画饼的创业者

面前的这名创业公司年轻的总裁,正滔滔不绝地跟我讲着来考察过企业的政府官员,对他们是多么支持。

“那个展会上54平方米的厅啊,都能给我们,对我们那叫一个器重!到时候,副省长也会来!能上那展会,足以说明我们的产品,未来肯定大有市场!”

我在心里小声嘀咕了一句,那个展厅,明明是6个企业共享的;而且以我浅薄的经验看,副省长不过就是莅临展会,到不到那展厅还是个问号,就算领导真去了,对这企业而言,似乎除了增加以后吹牛的谈资以外,并不会有什么实际作用。

说完展会的事儿,他话锋一转又开始说和XXX关系很铁,说XXX是军的人,所以他们很快就能拿到军队大订单了,又说“军民融合”是个大风口,以后投资人会越来越多,等到IPO了,上市也是军工概念……

我很不是时候地问了句:“军工四证都办下来了么?”他愣了半秒钟说:“还没有,不过……”“不过”后面的话,继续回到和领导们关系很好的老路上。

军工四证是军工体系采购的先决条件,多少企业为了办齐四证里里外外张罗。他到底是何种勇气,在基础工作都没着手办的时候,就已经自信必能拿到“海军、总参等智能信息指挥系统的大单”。

进到他们的办公室,我惊讶地发现,几乎所有高管都在接待投资人。这一幕让我不寒而栗。

可我来都来了,最后总得意思意思,问到估值。

他说“4.8亿”。我吓了一大跳!

“贵公司到目前为止还没进入实际经营阶段,一个落地的订单都还没有,两个星期以前还是2.4亿,这两周就涨了一倍啊?”

他倒是很淡定:“是的,这两周来了好几家对我们感兴趣的(投资人),你再过两周来,可能更贵。”

他顺手拍了拍我肩:“兄弟,这也是你们的机会啊!”

我一脸黑线,这是什么逻辑?!果然这年头,“画饼”,反而比最后拿出的“饼”要卖得贵;因为画出来的都是想象空间,真落地做实了,一切一目了然,也就不性感了。

他看我不接话,开始掏手机,手机里是某在创投圈小有名气的人物来考察的视频。“这是早上8点,8点啊,人家一整天第一个安排的,就是亲自到我们公司!”

我心里想,那要是对方7点钟来,你们的估值就是7.2亿了么?对方来看了看,就是你自抬身价的理由么?

我接连发问:“XXX有投资意向吗?开始尽调了吗?你们估值的具体依据是什么?成品开始安装测试了吗?”这位总裁像是瞬间耳背了,又像是突发奇想一样地说:“我们参观一下展厅吧……”

平心而论,我承认我们也是对他们手上的技术感兴趣,才会过来看项目,可是技术毕竟还没有经过商业化的检验,未来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规模化生产、在具体场景的运用、后期的销售推广,都需要劳心劳力。这些,才是一家公司回答市场估值真正的答案。

看多了几个项目,我也算是“防忽有术”了,见过那么多刚40岁出头就头发花白的干实业者,知道商业不是简单的PPT。越是实在的公司,越爱谈实际业务,和实打实的数据;越是吹牛公司,越爱谈概念、风口、前景、资源……只不过还不知道哪年能开始盈利罢了。

我客套了一句“回去再讨论”,便要告辞。此时,对方早就安排好的摄影人员冲了上来,大家对着镜头热情洋溢地笑着,还被要求做摆出一个竖大拇指的POSE。走出大楼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所代表的公司,估计明天也会变成他们向下一个投资人吹嘘的背书。

这个案例让我对“资本定价”概念有了更清晰的认知。两个毕业没几年的大学生,或许的确拥有一两项技术能力,敢想、敢发梦、敢开价,就已经远远超过了脚踏实地做事,PPT的能力已经超过了产品能力。

我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看马云的案例看多了,总幻觉自己就是下一个马云。但其实不是的,马云只有一个,孙正义也只有一个。资本都是谨慎又嗜血的,而企业家则应该是务实、专业而谦卑的。

如果资本比企业家还专业、如果企业家比资本还会玩概念,那么世界就黑白颠倒了。

耍无赖的被投企业

人性里最有趣的,就像有的人婚前婚后是两张皮,有的公司投前投后也是两张皮。

人性里最有趣的,还有明明知道借的钱要还,可是用久了就觉得那是自己的了,不想还。

这是一家食品制造企业,在遥远的营口。投前我们去看项目,飞机落地后,尽管事前反复说了我们可以自己打车过去,但企业老板还是亲自到机场来接我们。

他一路风尘仆仆,公司到机场单程就是一百多公里,一半的路还没高速,不太好走。

东北人独有的热情,笑声爽朗,吃喝爽快,老板居然亲自下厨给我们包饺子、做包子吃,招呼我们上桌吃饭。席间谈话,句句乐观,似乎世界上就没有啥可愁的事儿,只要有他在,路路有人脉,样样搞得定,往来皆兄弟,以后我们有啥为难的,找他,也都是一句话。

他脸上的笑容堆得跟山包一样,都满出来了。

紧张的现场尽调工作开始了,我的同事去审材料,我则负责高管访谈部分。访谈期间,老板真是诚恳得像一个小孩,掏心掏肺把所有事情讲得有声有色,来龙去脉、细节丰富、情感饱满、叙述白描和倾诉混合为一体……听得我都有点如痴如醉了。

同事那头,他们尽调也是很配合,提交的材料都完整且详实。我和同事似乎不由自主地进了他们“诚恳热情”的气场,对公司和老板为人都感觉满意。

该走的流程都走了,到了估值谈判的时刻。自然,我们希望把估值压低一些。

没想到老板真是爽快人,似乎完全没有生意人该有的精明城府绕圈子。他双手大喇喇在空中笔划了一个大半圆,说:“你们这么大的平台,啊,太大了,要是能在这个平台上奋斗一辈子,值!”

说着他“砰”的一拍大腿:12倍PE,成交!

对赌、签约、保证金、交割、打尾款……

一切按部就班。对方的豪爽和肝胆,让投资过程如此顺利。就是,似乎有点太顺利了。

但没过多久就出事了。

我永远不会忘记他再次西装革履地站到我面前,用一样真诚的、夹叙夹议夹情感的方式开口说——他还要钱,一大笔钱,否则公司就资金短缺,否则以后就啥也干不了了。

他说企业拿的那5000万投资资金,已经全部砸到原材料,所以现在流动资金再次告急。

他又用双手开始了大喇喇的笔划,抬起手,悬在空中,突然停顿,仿佛是个要奏乐的指挥家,左手紧紧握着,右手启动:

“第一,你瞧瞧现在原材料是什么价格,哎呀这价涨得也忒厉害,所以我们囤了大批原材料!”正说着,他那原本握拳的左手,突然大拇指弹出。

“第二,市场前景,那叫一个广阔,所以,我们需要大批啊、大批的原材料!”他左手的食指又突然弹出,右手的食指还啪啪啪地敲着左手食指。

接下来他的唇角往上抽了一下,露出了我之前从未见过的似笑非笑的表情,说:“如果我们不能抓住这绝佳的市场机会,近期不开工生产,就会错失市场机会,业绩就百分之百要下滑,在行业里就百分之百要被赶超掉、干掉。”

最后他微笑着把手放到身体两侧,又回到了我对他第一印象的真诚表情,嘴唇回到了自然微张,直视着我,露出些许白牙。

“獠牙!!!”我在心里吐出两个字,略略看到了这层佯装真诚的皮囊下,藏着的无赖。他似乎吃定我们了,不继续给钱,就闹给我们看?

但最终,我的上司决策,还是借款给他3000万,约定期限1年,利率12%。

在某种不太好的预感驱策下,我们加强了对这家企业的投后管理,很快我和同事又一次飞抵营口兰旗机场。这次,没有人接了,我们得滴滴打车过去。

在路上和当地司机聊天,聊到这家企业。司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说,你们还好了,这个企业以前老板和人合伙做生意,合伙人大下雨天上门,在土路上坐个摩托车七弯八绕“突突突”开到门口,直接遇到铁将军把门,这企业就是不让人进去看账。合伙人就在门口破口大骂,老板稳坐中军帐,在里面包饺子吃。

听到这些,我开始背脊发凉。不会吧?不是吧?现在老板和以前老板不一样吧?

下了车我嘘出一口大气,还好还好,还是让进门的……不过,对方真有点不那么客气了,财务报表给得拖拖拉拉,具体项目实施进展含糊不清。

我说:“您能不能把项目进展做一个规划,分几个步骤,现在实施到哪一步,接下去预计多久做到下一步,我们也好方便了解进展啊。”

“这个,嗯,啊,实在是有困难啊!”

昔日的“事事都乐观、路路有人脉、样样搞得定”,此刻荡然无存。对方绕着圈子说了一大堆在我看来根本不是困难的困难,但每说完一点,都很直截了当地说一件事,就是——

做可以,再给钱!

果然,不祥的预感一次比一次强。再后来,微信他们、短信他们、电话他们要财务报表,已经一概不回不理不给;约上门时间,永远这个没空那个没空;冲上门去,虽然没遭遇铁将军,但也是坐在老板办公室门外,一等就是半天。

见到他,他的态度也永远是哼哼哈哈,困难很多,继续要钱,没钱就不耐烦了。似乎是他那么仗义地对待我们,我们却是一群不仗义的落井下石的小人。

那3000万的借款,不出意料地又展期了一年。

投钱容易,投后不易,且行且珍惜吧。

这个故事就说到这里吧,没有后来,因为该项目还没有退出。这种僵着又没闹翻的局面延展至今。我只能说,希望有个好结局吧。实在不行,只好请求大股东回购,那时候估计又是一场好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