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正文

为缓和民间压力,苏丹过渡委员会宣布解除宵禁将建立民选政府

原标题:为缓和民间压力,苏丹过渡委员会宣布解除宵禁将建立民选政府

苏丹军方推翻巴希尔政权:苏丹过渡军委会-解除全国宵禁

苏丹首都喀士穆军队总部外示威的群众

苏丹政变仅过去三天不到,在当地民众的强烈抗议下,军政府不得不采取行动平息众怒。4月12日,上任一天的苏丹过渡军事委员会主席阿瓦德·伊本·奥夫(Awad Ibn Auf)宣布辞职。13日,委员会宣布解除宵禁,并将组建新的文官政府,“保护人民需求”。

12日,原苏丹国防部长伊本·奥夫在国家电视台发表电视讲话,宣布“为了国家利益”辞职,由阿卜杜勒·法塔赫·布尔汉(Abdel Fattah Abdelrahman Burhan)接任主席一职。伊本·奥夫表示,辞职是为了维护武装部队的团结。但抗议者领袖提出,直到军方将国家统治权交给民选政府之前,他们都不会停止抗议示威活动。

11日,伊本·奥夫发表电视讲话称,军方已经逮捕总统巴希尔并推翻他领导的政府,过渡军事委员会将代为管理国家,2年后举行总统选举。当天晚些时候他宣誓就任过渡军事委员会主席。

现年62岁的伊本·奥夫自2003年达尔富尔战争后开始担任军事情报机构的领导人,2009年2月起担任苏丹第一副总统。2007年,美国对伊本·奥夫发动制裁。新上任的布尔汗也是苏丹军方的重要人物,但美联社称他的履历比苏丹其他军方高官要干净得多。

同一天,苏丹国家情报与安全局局长萨拉赫·阿卜杜拉(Salah Abdallah Gosh)也提出辞职申请,并获得布尔汉批准。《纽约时报》报道称,萨拉赫·阿卜杜拉是苏丹国内除巴希尔外权力最大的人物,也和巴希尔一样不得民心,很多示威者要求解散国家情报与安全局。

伊本·奥夫宣布辞职的消息公布后,苏丹首都喀土穆的街头爆发出一片欢呼声,但抗议活动仍继续进行,并有数十万人参加。他们反对军方夺取政权,并要求建立一个平民过渡政府。

13日,苏丹过渡军事委员会下属政治委员会主席奥马尔·扎因·阿卜丁(Omar Zein Alabedin)在记者会上说,将与苏丹各政党协商后组建过渡文职政府,过渡军事委员会今后不会干预文官政府,但国防部长和内政部长两个职位将由过渡军事委员会掌控。阿卜丁表示,军队”没有牢牢掌握权力的野心",目的只是为过渡阶段提供安全保障。按照他的说法,如果没有出现混乱局面,至多2年的政治过渡期可能大大缩短。

阿卜丁还表示,过渡军事委员会不会向国际刑事法院引渡巴希尔;他可能在国内接受审理。伊本·奥夫11日说,巴希尔现在接受拘押,身处一个“安全地点”。

国际刑事法院2009年3月以涉嫌战争罪、反人类罪等罪名对巴希尔发出通缉令,遭到一些非洲国家谴责。2015年,国际刑事法院要求东道国南非在巴希尔出席第25届非州联盟峰会期间实施抓捕,遭到南非政府拒绝。

此外,布尔汉13日在苏丹官方电视台直播节目中发表声明,宣布解除宵禁,释放所有根据前巴希尔政权紧急状态法所审判和关押的人。他同时宣布解除苏丹所有州的军政府州长的职务,由各军区指挥官代替主持工作。

11日,伊本·奥夫宣布实行一个月的宵禁,但并无成效,游行示威者们依旧在喀士穆的军队总部大楼静坐示威。另据苏丹通讯社报道,苏丹国家情报与安全局11日宣布释放该国所有政治犯。

美联社报道称,委员会最新声明旨在安抚一些担心军方将组建军政府的示威者。已经持续了四个月的苏丹游行示威活动并没有因为军方政变而消停,且伊本·奥夫宣布组建过渡军事委员会并担任主席后愈加升温。

《纽约时报》称,这是苏丹近30年来对民主变革最强有力的呼声。苏丹警方发言人哈希姆周六(13日)表示,苏丹军队在11日、12日对示威者使用流弹,造成16人死亡20人受伤。

此外,布尔汗还呼吁反对派协助军方恢复国家正常生活,并承诺将审判所有试图杀害示威者的军方成员,着手打击腐败现象。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反对派团体已经与军方进行会晤,商讨“过渡期安排”。抗议者发言人穆斯塔法(Mohammad Youssef al-Mustafa)表示,他们要求马上建立平民政府,但军方将会保留其中的一些职务。

而作为抗议活动先锋的苏丹职业者协会(SPA)则表示,过渡军事委员会的回应“没有满足人民的任何要求”,并呼吁抗议示威活动继续进行。职业者协会要求重建国家安全力量,逮捕腐败的领导人并解散前总统巴希尔领导的国民军。

SPA认为,军方发动政变只是为了重新包装遭到人民反对的军政府内核。

苏丹政变推翻前总统巴希尔,加上此前阿尔及利亚总统布特弗利卡被迫宣布辞职,令外界关注中东是否正迎来第二次“阿拉伯之春”。

英国《泰晤士报》11日报道称,将两国领导人赶下台的最后一击都来自军方,而这两位领导人都严重依赖军队的忠诚与支持来保住执政地位。但是苏丹和阿尔及利亚军队对街头群众的情绪感同身受,他们不愿冒进一步流血的风险。而且由于自己的家人也遭到镇压,他们对示威者深感同情。

“阿拉伯之春”始于2010年的一场自发性示威活动,抗议突尼斯一名街头小贩遭到粗暴对待。随着整个阿拉伯世界对本国统治者的傲慢和疏离民众感到愤怒,大批民众走上街头,这场浪潮也迅速升级。

报道称,人们现在的态度可能更加现实。“阿拉伯之春”令人们对许多永远不可能实现的东西燃起了希望:结束腐败,增加就业,降低物价,以及给人民带来新的尊严感。但是这一切并没有发生。反对派不成熟,组织混乱。而旧政权,特别是军队,却能够在社会结构开始崩溃和幻想破灭时等待时机,保住权力。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