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和写996ICU协议的年轻人,聊了聊加班的事情 | 虎扯电台

原标题:和写996ICU协议的年轻人,聊了聊加班的事情 | 虎扯电台

(日剧《职场新女王》剧照)

“我绝对不会要求996的”,听到我老板这话其实是意料之中。第二季度开始不久,老板说制定OKR还是要结合员工自己的兴趣所在,反观996制度,作为员工觉得很欣慰。

开始反对996

“996”是指现在流行于中国科技互联网行业的一种工作制,早9点上班、晚9点下班、一周工作6天。相应的,正面企业代表则是提倡955工作制的公司——早9点上班,晚5点下班,一周工作5天。

最近网络上对996工作制的口诛笔伐,是由一个程序员在GitHub发起的反996工作制“996.icu”引发的,之后这个话题迅速在网络开始蔓延。

由于996.icu的出现,网友还总结了一份“996黑名单,955白名单”,我们可以看到我们熟悉的科技大厂几乎都在996黑名单上,排名在黑名单第一名的就是京东。

(部分黑白名单节选)

京东CEO刘强东也在本周发表了他对此事的看法,虽然他表示”京东不强制995或者996“,但“混日子的人不是我的兄弟!我要做到811648,(周一到周六,早8点工作到晚11点,周日工作8个小时,每个月休假两天,每年也会休一次长假)”。言下之意,我不强制你996,但我都811648了,你们955了就是混日子,不是我兄弟。

而在白名单上,以科技互联网作为标签的明星企业就没那么多了,以“慢”著称的豆瓣在白名单中排名第二。

本期虎扯电台邀请到了编写996icu协议的两位嘉宾,和他们一起探讨了下加班问题。

vol. 70

嘉宾:Katt、Suji

主播:xiyao、老王

剪辑:小浪

配乐:小浪

其实996在国内的兴起是千禧年左右的事情,一些初创科技企业发明了996工作制的雏形,即无偿加班制度,这种制度因为后来科技互联网在中国的崛起,因此被认为是行之有效的管理手段。初创期的小米就是996工作制,雷军在公司内部倡议,虽然没有强制执行,但久而久之便成了不成文的规定。

类似的情况在日本也可以看到,上世纪70年代是日本经济繁荣期,每周工作超过60小时(正常应该是40小时)的日本男性数量飙升,“勤奋的工薪族”被认为是当时繁荣期最重要的因素,逐渐加班文化成为日本职场的重要特点。

996的制度或者说普遍被企业追捧的加班文化被定义为一个时代经济繁荣的原因或必要条件,所以企业方相信了时间投入的重要性。

在互联网企业竞争最厉害的时候,一家率先使用996制度会给其他企业造成很大压力,其他竞争者只有无脑跟进才行。

但如果企业成功的关键在于时间的投入,那这是否意味着当下企业竞争的壁垒是低门槛的,意味着谁都可能得到同样的结果,只要快就可以了。如今996可以做到,当竞争更加激烈,甚至扩大到更大的市场(比如东南亚)的时候,007制度(即7*24小时待命)便需要被提到日程上来。

恐怕到那个时候,996都不见得可以被老板认为是勤奋努力。

将996与勤奋划等号,企业规避了成本

最近马云和刘强东都发表了自己对于996的看法,大体上和之前企业主就此发表的态度没有区别,他们将愿意996与勤奋划上了等号。

工作勤奋诞生于美国梦的流行,美国没有欧洲的世袭贵族,19世纪最富有的美国家族是白手起家的人创造的,工作在美国受到高度推崇,他们不赞成懒惰,人人都相信从木屋到白宫的美国梦。即使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的互联网繁荣创造出大批年轻的亿万富翁前,美国的富豪中也有四分之一的富豪是白手起家的创业者。

类似美国梦的故事也正在中国上演,

其实在没有996工作制的企业里,我们也经常看到加班的现象,比如我身边做广告传媒行业的朋友,别说996,他们加班到后半夜是常事,最厉害的时候会迎着朝阳下班。

在我看来他们比996员工好的一点在于,他们从心里上更加自由一些,加不加班看个人项目进度,并没那么被动。有时候加班到吐血,也有时候轻松得可以在工作时间自由开展娱乐活动。

所谓“自由”地加班我觉得更多是员工知晓自己的加班目的,是外部压力和自驱力组合的结果,即勤奋。

而996的目的是什么的?是美国梦一样的阶级跃迁,成就一番事业还是直接的金钱回报。现在强制996将加班变成常态,却并没有给你一个明确的目标。

我另一个在短视频互联网公司的朋友曾经历过公司短暂的996制度,那时候公司正在突击一个新项目,需要团队投入更多,员工996,企业也会给超出正常工作时长的部分以双倍工资的回报。员工知道自己加班的目的——突击一个项目、有金钱回报,工作起来自然干劲十足。同时企业也很明确自己为什么要员工加班。

那些强制996的公司,真的有信心相信那些接受996的员工是因为对于事业的热爱才接受,而不是因为害怕被公司开除摸鱼也要摸鱼到下班么?

而且很关键的问题在于企业不是零成本令员工加班,双倍工资成本会让企业更加重视自己的每一步决策。

美国工会的形成从来都是政治事件,工会拥有发言权,并不代表该社会更人性化。最初美国企业的雇主拥有投票权而雇员没有,后来随着雇员拥有投票权,社会开始重视雇员的意见。企业和社会的任何决策都不是零成本的,雇员就决策的反应很可能对其利益造成损失。

但反观鼓吹996的企业,将加班包装成勤奋美德,加班的成本被员工自我催眠般消化了。

我一位在美国科技企业做码农的同学前几天给了讲了一个有趣的案例,她在进入美国科技大厂之前就业于一家硅谷初创公司,工作任务很重,如果不自行加班是无法完成的,但员工却很忌讳在公司加班,认为自己的加班行为会对同事造成压力,让人误会是故意显示自己努力,因此大家都是抱着电脑回家码代码。

大家怎么看待996加班的事情呢,可以在评论区留言与我们互动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