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中东“北约”因特朗普夭折?伊朗反击开始,美国七寸在敌人手里

原标题:中东“北约”因特朗普夭折?伊朗反击开始,美国七寸在敌人手里

4月14日,叙利亚交通部消息人士向亲政府的《祖国报》(Al-Watan)表示,叙利亚、伊拉克和伊朗计划将铁路合并为一个统一的网络,就此问题的会议正在计划中。该项目本身具有战略意义,在2011年叙利亚危机爆发之前就已开始,但此后被暂停。“目前,各国正在努力恢复叙利亚、伊朗和伊拉克铁路连接项目,确定各国代表会面的日期,以便制定出相关看法。”并且指出,该项目的目标是确保伊拉克和伊朗能够进入叙利亚港口,并在未来将线路延长到中国。伊拉克国家铁路公司总裁Taleb al-Husseini此前向伊拉克媒体表示,计划就三国铁路连接问题举行三方会议。叙利亚在危机前完成了97%的项目,但在战争期间,大部分道路都被毁。在伊拉克还有大约两公里的铁路要修建。与此同时,伊朗和伊拉克计划,两国铁路的连接点将位于伊拉克城市巴士拉。

另一则消息也是有关伊朗的,4月11日路透社援引四位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埃及拒绝参与建立中东战略联盟MESA(也被成为“阿拉伯版北约”)的计划。埃及已将自己的决定通知了美国及其他建立联盟的参与者。除美国与沙特外,阿联酋、科威特、巴林、卡塔尔、阿曼和约旦应该也会加入这个联盟。与此同时,另一个消息人士表示,埃及的决定可能不是最终的,其他国家也会向开罗施加压力,以便埃及再次确认参加。开罗担心其加入联盟将导致与伊朗的紧张关系升级。此外,由于不确定美国未来是否会坚持这一战略,也促成埃及选择退出。

杨斌国评论:先说中东版“小北约”(MESA),埃及的决绝参与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埃及虽然版图大部分在非洲,但是一直是中东事务的参与者。在穆巴拉克到台之前,埃及拥有中东不小的影响力。“阿拉伯之春”之后的埃及,对于美国心存芥蒂。毫无疑问,几十年跟随美国政策,在关键时刻被抛弃的命运,即便是穆巴拉克的继任者上台,也懂得唇亡齿寒的后果。信任,再一次被美国透支。

之后的埃及国家实力从中东强国衰落,话语权明显不如以前。地位跌落中东强国之列,除了超级大国之外,在中东拥有话语权的四个国家沙特,土耳其,以色列和伊朗,毫无疑问埃及跌落“凡尘”。从一定程度上来讲,后穆巴拉克时代的埃及,已经拥有成为沙特阿拉伯的小弟,在也门战争中替沙特政府充当“炮灰”。不再是那个中东反“犹太联盟”的首领。埃及的不参与,属于明哲保身,埃及在经受不起再一次的动荡。一旦选择大的站队,最终能否站到最后都很难说。

特朗普的“不稳定”政策,也是埃及忧虑的重要因素。朝令夕改,随意改变美国几十年所执行的中东政策。埃及与沙特阿拉伯等逊尼派阿拉伯海湾国家有根本的区别,即便是地区大国,埃及绝对不会轻易放弃。可是一旦站在伊朗的对立面,很可能只能长期绑在美国和沙特阿拉伯的战车上,再难下来。一旦埃及身上被赋予沙特符号,而要想成为中东有影响力的大国,在短时间内几乎再无可能。

伊拉克这步棋,伊朗迟早要走,目前只是有限布局。“阿拉伯版北约”沙特比美国着急,从某种程度上来看,沙特是有点逼美国入局。从美国长期中东政策上来看,平衡性关系非常重要。而特朗普上台之后,很明显的打破了美国这一禁忌。在中东所有的国家中,从美国的根本利益上来讲,很难说谁是美国的最铁盟友。以色列算是一个核心,其次是沙特阿拉伯为首的海湾国家,土耳其是另一个核心,他对于美国的大部分作用不在中东而在黑海。而伊朗并不是美国绝对的“敌人”,这是美国几十年经营中东所形成的结果。

伊拉克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目前虽然瘦美国控制,但是伊朗亦有控制权。奥巴马政府很清楚这一点,要在伊拉克再和伊朗“闹掰”对于美国代价太大。到了哪一天,可能又是几十万大兵齐聚中东,才能稳住局面。所以,叙利亚危机从根本上来讲,是奥巴马政府想在叙利亚给“什叶派之弧”断香肠战术,只是后来俄罗斯及时出手,美国功亏一篑。

美国在伊拉克问题上与伊朗的顾忌,沙特和以色列毫无压力。对于这两个国家来说,伊朗是“生死仇人”,只要有机会干伊朗,绝对要上,尤其是“流尽美国士兵每一滴血。”美国前国务卿克里,也是主导“伊核谈判”的美国代表,在去年私下会晤伊朗高官,做了私下安抚和承诺。事实证明,美国人并不是毫无顾忌的“傻瓜”。一旦把伊朗人逼到墙角,伊拉克这块流了15年美国士兵血的土地可能再次成为美国禁地。

核子猎潜艇原创作品,没有授权,不得转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