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正文

网红脸和高级脸,中间差了1000个baby

原标题:网红脸和高级脸,中间差了1000个baby

有多少人把改变人生的希望寄于整容?图/电影《丑女大翻身》

锥子脸、大眼睛、高山根、微笑唇,这张脸是花了很多时间和金钱堆砌出来的,是消费主义和父权合流之后规训的结果,从一开始就输了。

锥子脸、大眼睛、高山根、微笑唇,这张脸是花了很多时间和金钱堆砌出来的,是消费主义和父权合流之后规训的结果,从一开始就输了。

前不久,美国版Vogue杂志4月号封面是七位不同国家的女演员,标题为《全球超级巨星》(Global Talent)。

这七位全球天赋之选包括在《复仇者联盟》系列中饰演黑寡妇的斯嘉丽·约翰逊、韩国百想艺术大赏影后裴斗娜、新一代“邦女郎”蕾雅·赛杜、多次获得印度奥斯卡影后的迪皮卡·帕度柯妮、参演《了不起的盖茨比》的澳大利亚演员伊丽莎白·德比齐、墨西哥拉丁女性杰出代表艾莎·冈萨雷斯……还有一位,是中国人相当熟悉的Angelababy(杨颖)。

网友看了合影封面后发出感慨:“虽然不好说,但确实是一堆电影演员混进去一个网红的感觉。”更有网民质疑Angelababy的演员身份及演技,并直言:“我拒绝她代表中国!”

杨颖的代表作,是一档综艺节目。图/《奔跑吧兄弟》

Vogue杂志则这样解释Angelababy的入选理由:

“她在Instagram上拥有700万粉丝,在中国社交媒体微博上,她获得了上亿追随者的关注,代表作:《奔跑吧兄弟》。”

欧美媒体还给了她一个外号:“中国版金·卡戴珊”。

1月25日,Angelababy入选日本“高须clinic”院长发布的日本“最想整容成的女星”排行榜。无独有偶,“美国版Angelababy”金·卡戴珊也恰好是欧美网红的整容模板——一律美黑、前凸后翘、厚嘴唇。

无论是“票房毒药”还是“抠图流量”,网友赠予的这些称号都不妨碍Angelababy与其他六位“全球超级巨星”站在一起——坐拥1.07亿粉丝,这也是她能超越巩俐和章子怡登上美国版Vogue封面的唯一理由。

金·卡戴珊(右1)和她的姐妹们。图/《与卡戴珊一家同行》

这在某种程度上也证实了一点:“颜值即正义”这一套价值观,不仅麻痹了绝大多数中国人,还获得了国际顶级时尚圈的认可。

同时,美图秀秀、无他、B612等修图和美颜软件的出现,也在加速并固化中国人的审美。

换言之,Angelababy代表当今中国大众的审美标杆——一种由小V脸、大欧双、翘下巴、高山根、苹果肌、花瓣唇、粗直眉等元素组合出的“瘦白幼秀”之美。

不管最初的审美偏好是什么,

最终还是会变成“蔡明脸”

“她长什么样?”

“还行,就是有点网红脸。”

对于所谓“网红脸”,大多数人心中都有这样的印象:她们肯定是美女,只是一眼看过去找不出什么瑕疵,但总觉得哪里不太自然。

看多两眼吧,又感觉好像那个谁谁,还是那个谁谁谁……总之,是一种熟悉又空洞的美。

为了让整容动机合理化,原生形象的极端处理是影视剧常用手段。图/电影《丑女大翻身》

我们周围出现了越来越多这样的面孔。某医疗美容与健康服务平台发布的《2018中国医美行业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显示,2018年,中国约有2200万人进行过医美消费;其中每100位中国医美消费者中,有64位90后、19位00后。

近年来,医美界推出“微整快餐”,方便白领们利用午休间隙去诊所做个小项目,就是所谓“充电1小时,年轻6个月”。那些诊所也往往开设在CBD的写字楼里,整容这件事变得跟点外卖一样方便。

今天的“网红脸”也不是一天就养成的。白皮书指出,2010年以前,国人的审美偏好还是锥子脸,偏古典英气风;2010—2016年流行芭比娃娃公主风。

进入2018年,医美整形圈里几乎每个人都会告诉你:网红脸已经不流行了,因为她们要整成“高级脸”“处女脸”“鲇鱼脸”“厌世脸”……

在影视作品中,整容往往是灰姑娘逆袭的阶梯。图/电影《整容日记》

在整形技术越来越发达的今天,拥有一张漂亮脸蛋并不难,入门项目是双眼皮和隆鼻手术。但是,中国人属于蒙古人种,面部偏平坦,你要有那么大的眼睛,就得有那么高的山根,还得配个那么翘的下巴,这一系列的整形是“配套”的。

所以,你最好还是直接一键选择“网红套餐”:双眼皮、开眼角、鼻综合、全脸脂肪填充、隆下巴、玻尿酸丰唇、瘦脸针……这些套餐甚至还细分为“标配款”和“至尊款”。

按照这些模板,你整个脸的零部件都将被更新一就,也完成了“网红脸”的流水线工序。

其貌不扬的女主整形后,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热泪盈眶。图/电影《丑女大翻身》

与此同时,一颗定时炸弹也被埋于皮囊之下。“修复太难了!真正制造网红脸的医生可能水平是很差的,有的医生能把眼角打开,但他修不回去。”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整形医生这样说。

那些帮你注射瘦脸针的医生不会告诉你,很快你就会比同龄人长出更深刻的法令纹。

注射玻尿酸的医生也不会告诉你,这种交联物不仅没法被吸收,还会跟你的面部肌肉组织长在一起,然后因为炎症刺激或排异反应产生增生。

垫下巴的医生也不会告诉你,有的人皮肤兜不住假体,就会看起来像下巴挂了一坨肉。

开眼角的医生也不会跟你说,你的瞳仁将四下无依活活变成四白眼,美瞳和假睫毛将成为你的终身伴侣……

事故层出不穷,仍然挡不住整容热。图/微博

不管最初的审美偏好是什么,即使医生手艺精湛、审美过关,只要开刀动骨,你笑时所牵动的几十条面部肌肉现在也就剩几条,你的脸最终还是会僵,还是会垮,还是会变成“蔡明脸”。而这些损伤是不可逆的。

就算整容顺利,安全度过恢复期,整容的保质期也比我们想象的短。尤其是动刀的地方越多,就越需要时间和金钱来维持与修复。

很多人由此陷入了整容—修复—变形—再度修复—变形—再度修复—手术多次无法修复的可悲循环。

整容女星不断变化的容颜,也是她们热度的来源之一。图/《善良魔女传》

最关键的是,现在医美行业鱼龙混杂,手术台上毁容乃至死亡的也不是个案。知乎里有一个帖子叫《整容失败是种什么体验》,200多条回复,条条都是血的教训。

而那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整形医生从2018年开始主打整容修复,“压根不愁客户”。

“宁可美得千篇一律,

也不要丑得与众不同”

为什么人人都在调侃网红脸,却还是有人要整成那样?一个最常见的答案是:“宁可美得千篇一律,也不要丑得与众不同。”

这种“美”指的就是“锥子脸、大眼睛、高山根、微笑唇”。即使是一些天生条件不错的女孩,也认可了这种美。

她们明明有着不同的外貌和性格,却也选择了这种美的逻辑,用化妆和造型的方式来“涂抹”掉自己所有能辨识的个人信息——每个人看起来都是千篇一律的精致、柔弱而惹人怜爱。

考验眼力的时刻到了。图/SNH48官网截图

不可否认的是,“网红脸”这种奔放外露的速食美对绝大多数人来说仍然具有冲击力。这种长相,不需要多思考就能判断出是不是漂亮,适不适合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中生存,而那些口口声声否认网红的人,若在现实生活中认识一个网红,也未必会坚持原来的想法。

要不然,就不会有那么多女孩凭借“芭比眼”和“花瓣唇”一跃成为备受追捧的“名媛”,在各大网络平台上成为人气主播、开网店了。

加上这些网红美女相继征服了富豪王思聪和郭富城、罗志祥等明星,也让整容界流传着一句广告:“网红套餐不能少,人人都能成为天王嫂。”

郭富城公布与网红女友恋情时,引发全网热议。图/微博

一面是高额收入的诱惑,一面是医美行业的壮大,两者相互刺激下,“网红脸”宣示了一种简单粗暴的成功学价值观:颜值高=赚钱多——你没能成为人生赢家,都是因为你颜值不够高。

这就是一场赤裸裸的皮囊与物质的交易。

也就是说,早在那些大众公认好看的标准都集中在你的五官实现之前,你的三观就已被当下单一、狭隘与扭曲的主流审美体系攻陷了,根本还轮不到拼技术。

网红脸盛行的一个弊端是:一切和网红脸特质相反的东西,都被归类为丑了。所以才会发生“ZARA辱华模特”和“美国版Vogue歧视亚洲人”这样的争议。

这幅美人群像中,每张脸都不同。图/电影《瞒天过海:美人计》

这两位挑战了中国大众审美底线的模特,一个满脸雀斑(李静雯),因为“完全没有PS”;另一个则具有罕见的很宽的山根、远眼距和细长的眼睛(高其蓁),有网友嘲讽她“穿上蓝色衣服她就是阿凡达”。

面对网友的恶意评论如潮,时尚博主iDest发微博称:

“你的被冒犯感来源于你的自卑和那狭隘的审美。要说审美无高低贵贱之分我认可,但是审美的包容性却有大小之别,有些人可以接受更多,而有些人就只能接受大眼睛、双眼皮、高鼻梁、尖下巴。”

网红脸不可能“整”出高级感

中国曾经有过完全属于自己的审美体系,且完全不输日本和韩国,从阮玲玉、周璇、上官云珠到邵氏女星林黛、乐蒂、李丽华,从台湾琼瑶时代的女神林青霞、吕秀菱、胡茵梦,再到港片全盛时期的女神钟楚红、周慧敏、关之琳……

到了今天,放眼网络和现实,我们看到的则是“范冰冰同款”“热巴同款”“娜扎同款”“Angelababy同款”的假脸姐妹世界。

你会意识到,我们社会的审美生病了,却用整容来入药,“网红脸”则成了这种社会病态审美的牺牲品。

“网红脸是一张互联网时代具有快消经济特征的脸。”心理咨询师任丽认为,网红脸成风其实是社会审美能力低下的一种表现。网红脸的风气归根结底还是对自己不自信,缺乏发现美、审视美的能力。

为何五官一点都不“欧化”的李静雯和高其蓁却让欧美人觉得“带着一种独特的吸引力”?因为这种美他们没有,无法模仿也不会去模仿。夸张一点说,这就是一种文化输出、一种审美引导。

被誉为“高级脸”的超模杜鹃。图/《春风吻上她的脸》

而现在整形界趋之若鹜的“高级脸”,意味着干净、耐看、内敛、低欲甚至无欲,简单说就是对美漫不经心。

那样的脸须有大量的“留白”,眼睛不需太大,鼻子不需太高,眉毛甚至可以剃掉,脸部蛋白质也可以少一些,嘴唇反而要厚实点……这一切恰好与商业世界功利主义的“网红脸”特质完全相反。

整出一副美丽的皮囊是容易的,但如果没有真正的自我接纳,没有建立起核心价值体系,不懂得区别愉悦自己和迎合他人,哪怕整成范冰冰与Angelababy的合体,你也会永远觉得自己脸上有瑕疵,还要再来一刀、再注一针。

所以,网红脸不可能“整”出高级感。

因为这张脸是花了很多时间和金钱堆砌出来的,是消费主义和父权合流之后所规训的结果,从一开始就输了。

本文首发于《新周刊》第536期

✎作者 | 阿饼

新周刊原创出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