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绩惨淡、社交电商红利消退,有赞之路并不好走

原标题:业绩惨淡、社交电商红利消退,有赞之路并不好走

作者 | ​于斌(ID:ityubin)

立足于微信,用了六年的时间悄悄做到上市,又通过一朝996的负面新闻而弄得天下皆知的“有赞”,终于傍上了腾讯“爸爸”的大腿。2019年4月3日,有赞宣布完成了新一轮近10亿港元融资,由腾讯领投,资金将用于线下门店业务。

“有一天,有赞也混得要考虑整个大环境的经济形势是怎么样了”,这是有赞创始人白鸦自嘲的话。但这自嘲透出的是有赞的艰难处境:历经波折好不容易上市之后,有赞股价持续下跌,亏损也被摆到台面上来,2018年更是亏损达8个亿,虽然现在有了腾讯的投资,但有赞目前持续烧钱的商业模式仍然无尽头,它的未来之路并不好走。

有赞与白鸦

曾经叫口袋通的有赞创立于2012年,是一家旨在为商户提供微商城和完整的移动零售解决方案的平台,随着“新零售”在近些年的火爆,有赞现在已经把自己定位为一家移动零售服务商。2018年,有赞在港交所成功借壳上市。

目前有赞旗下拥有:有赞微商城、有赞零售、有赞美业、有赞小程序等SaaS软件产品,适用全行业多场景,主要帮商家网上开店、网上营销、管理客户、获取订单等。

简而言之,有赞就是一家帮助商家在移动端(主要是微信)网上开店、网上管理店铺和订单的软件服务商,主要面向的客户是企业、商家,早期兴起于微信的微商们有很多就是用有赞的服务开店卖货的。

有赞创始人兼CEO叫白鸦,真名朱宁,这是一位极具风格的掌门人。1982年生于河南信阳他曾多次互联网创业,也曾在互联网大厂百度、支付宝工作过。

如果用两个词去形容白鸦,应该是彪悍和匪气。

白鸦在业界著名的形象是留着寸板头,棱角分明,说话时犀利的眼神不时飘向对方,透露着原始的野性;说到兴起时手舞足蹈,额头上的伤疤赫然可见,藏着年少轻狂的往事,又让他身上多了几分彪悍和匪气。

据说白鸦爱喝酒也能品茶,像极了古龙笔下的人物,“骑最快的马,爬最高的山,吃最辣的,喝最烈的酒,玩最利的刀,杀最狠的人”,他称自己“美术学专业出身,学过油画和舞美;读过中专,电大毕业,摆过地摊做过泥瓦工”,同时白鸦非常欣赏拼多多CEO黄峥,理由是“终于找到了一个和我们一样用最底层的思考做事情的人,一样从不解释,一样埋头做自己事情”。

作为一名草根逆袭型CEO,白鸦身上不仅江湖味浓厚,阿里支付宝的职场经历也让他有着很浓的“阿里味儿”。这种“阿里味儿”,后来也被他带到有赞。

就像有赞的愿景是“致力于成为商家服务领域里最被信任的引领者”和“持续作一个Enjoy的组织”,有赞的考核方向是“聪明、皮实、有要性”,此外,有赞还有三种“规矩”:约定、红线、共识。这些字眼在接触过阿里人的同学眼里看来满满都是阿里的“影子”,很像“阿里土话”里的一些字句。

值得一提的是,创办有赞后,回想起在支付宝听彭蕾开长会时的情景,“不自由毋宁死”的白鸦不再觉得无聊和政治化,而是公开对外说,“彭蕾这种做法牛逼!我在阿里的时候不觉得使命、愿景、价值观、组织等是多么重要的事,那就是一个政治工具。当我做了三四年公司之后,我才意识到他有多重要。它是企业的根基”。

于是,白鸦在有赞开始喜欢开长会,甚至有时候通宵到第二天中午,他认为要所有人都参与才可以不仅知其然还知其所以然。

对自由的认知,白鸦也开始有了不同的看法,从打工阶段的“喜欢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到创业初期“不喜欢做什么就可以不做什么”,再到如今贵为上市公司CEO时“为了大局,必要时可以妥协”。

就是这样的有赞和这样一个锋芒毕现的创始人,似乎注定了有赞之路不会那么默默无闻。

一朝996天下知的有赞

虽然这几个月京东、阿里等都因为996的问题吸引了不少舆论的关注,但它们都没有有赞的996来的那么轰轰烈烈。

2018年12月,白鸦发全员信称:将取消所有有赞人的“官职”。 除“上市公司”必须的董事长、总裁、董事、CEO\CFO\CMO\风险管理......等需求外,有赞不再有副总裁、总裁、总监之类的职位名称。此举被员工在脉脉上吐槽“其实是内部小资情调太重,攀比成风”。

2019年1月27日晚,有赞在公司年会时宣布未来将执行996工作制,引起一些员工不满,甚至有员工呼吁拨打市长热线进行举报。年会上,有赞高管还举了“任正非劝退高管离职时说的工作家庭平衡不好可以离婚”这个例子。有赞CEO白鸦于1月28日早晨也发文回应一些不满时称,“几年后回头看,这次绝对是好事”。

所谓996工作制,就是工作时间从早上9点到晚上9点,一周上六天班的工作模式。

白鸦说,这样可以“让社会上更多人了解了有赞文化,也会让更多人才想进有赞的时候谨慎考虑下。这样,不至于来之前和来之后想象的不一样”。有赞的HR有个硬规定,“面试的时候必须告诉面试者有赞很多人都压力挺大,有赞对人的要求是什么,这里不安逸”,目的就是“我有责任告诉你我是什么样的,甚至放大我的缺点绝不能哄着你来,最后呆一段时间不开心的走”。 白鸦还附上长篇文章称,要让大家在有赞学会“Enjoy”。

但对于有赞“996”不知情的入职员工,白鸦并未给出任何解释和补偿。有网友称,有赞的突然宣布调整,实际上本质就是“变相的减薪裁员”。据媒体计算,如果根据996的工作模式,有赞员工每月加班时长将扩大到169小时,远超劳动法所规定的36小时。

除了要执行996的工作时长外,有赞高管还在年会上宣布了另外一些即将实施的工作条例,比如:有赞将取消团建费用,85年之前的招聘都要经过CEO审批,法定节假日前后请假超过3天的需要CEO审批等等。

但在宣布如此“严苛”的工作条例后,有赞方面并未提出有关“涨薪”的任何言论,还称“今天的95后已经很不勤劳了”,“18年招的冗员太多,要大量减员”。

实际上,在互联网公司整体加班的背景下, “996”已经成为了部分公司的常态。但是没有一家公司像有赞这么“硬刚”的,毕竟996不仅是企业“屁股决定脑袋”的说辞,更是违反劳动法的行为,大家为了企业的发展也就内部推行一下就行了,不太会如此公然挑衅舆论。

所以有赞这一系列操作之后当然迎来的是网上疯狂的舆论嘲讽,一时间曾经低调的它变得广为人知。为什么有赞有这个“底气”公然挑衅人们的认知和劳动法规定呢?

除了企业和创始人的风格原因,我们发现这也是有赞此前快速扩张的“后遗症”。2017年底,有赞团队是900多人,2018年底有赞是2200人,在2018年里,他们招聘了1100到1200人左右,规模翻了一倍多。这意味着,大规模的招聘是为了扩张,但是如果突然发现市场不好了,生意不好做了,又招聘了这么多员工怎么办?直接把他们解雇?不行,那样赔偿金太高,而且不利于股价。不如把工作条件弄得艰苦一点,把工作压力弄得大一点,然后如“养蛊”一般,留下最能打,最能扛的员工?

白鸦声称,这是一种有赞的“价值观筛选”:从招聘时就告知应聘者,有赞内部工作压力会很大,降低后期扯皮的成本;在公司内,不强求别人认同公司价值观,而是不断的淘换员工,直到找到认同的人,合适的人。这叫“宽进严留”——先都进来,然后发现价值观不符合就请走,留下的都是认同公司价值观的。

这样的逻辑倒是没问题,自由择业、双向选择对员工来说也不是坏事,毕竟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但不得不说有赞和白鸦这样的“价值观”可真的是扭曲和奇葩了。

这样的企业文化也就是说,谁最能加班、谁最吃苦耐劳就可以留下来升职加薪。这鼓励的其实是员工之间的过量竞争!强行提高竞争程度,一方面在经济上压榨员工,另一方面,使得中年人主动退出竞争。逼走中年人,省了裁员赔偿,这样公司自然能保持年轻血液,吃的是人血馒头。

试问一个有家有口的中年人,就算身体吃得消,家庭难道就不照顾了吗?更何况这完全是违法的,按照劳动法规定,996的工作强度下,你只有拿到当前工资的2.275倍,才能在经济账上不吃亏,很多公司都会暗地里实施996,但是绝对不会在劳动合同里留下痕迹,这本质上是对员工的剥削。

我们再往深处想一想,为什么有赞CEO敢明目张胆地这么做?因为他不怕自己招不到人。

随着应届毕业生人数逐年屡创新高、宏观经济增长陷入平缓,就业市场目前已经逐渐倾向买方市场:企业可以提高要求,乃至不合理要求,依然可以招到人。而还记得2018年末开始的互联网寒冬裁员潮吗?一时间,市场上不怕招不到互联网人。

但为什么以前BAT等等公司也有时候996却没有引起轩然大波?因为人家的996是有前提的:BAT等公司采取的人事制度就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如果搞996工作制,员工也会得到对应激励,比如丰厚的年终奖或者加班补贴。BAT等公司的期权激励或者全员分红制度,让员工更有主人翁精神,换句话说,人家996是拼的一个做老板,分股权的明天,而不是像有赞这样作为一种公司规则。或者说公司遇到了困境,创业遇到了瓶颈,一起闯出来的员工愿意996挺过去,那么无可厚非、情有可原。

而如今,一入职的年轻人,没有任何补偿,要求员工996,这简直有变相裁员的嫌疑。人家还不愁招不到人。而如果说有赞是公司经营遇到了困难,那么CEO请自我反省一下,错误估计形势、招了自己不需要的太多人,业务增长乏力,有时候其实不是员工的问题,是企业自身战略问题。

业绩惨淡、股价狂跌的有赞

虽然有赞进行了如此激进的996工作整改,但它的业绩和股价却无一改善,反而出现了较大的亏损。有赞2018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显示,公司的营业额从2017年Q3的约1.37亿港元大幅增至去年Q3的4.84亿港元,同比上升254%。但净利润却从6073万港元大幅扩大至亏损6.37亿港元,同比减少948%。

有赞的股价则更为“惨淡”,在宣布更名为“中国有赞”后,公司股价曾有一波上涨,最高至1.25港币,但在随后即重回“仙股”(股价不足一元,以cent美分计算)行列。目前,有赞的股价仍徘徊在低位的0.57美分上下。

不仅有赞的经营现状不容乐观,因社交电商风口而生它一路走来的过程也远没有一帆风顺,甚至好几次还差一点死掉。

2013年到2015年是社交电商崛起的初期,各种野蛮生长现象严重透着支朋友圈的信任度,那时的有赞就普遍存在卖货难、招代理难等问题,且单一品类的模式满足不了多元化需求。而从2015年开始,云集的微店又开始崛起,作为业务基本类似的竞争对手,云集、环球捕手等平台发展的风生水起,没办法,眼见对手发展形势大好,为了复制其成功模式,有赞开始进行大规模的市场投放,烧钱过亿。最终却以注册店铺数直线上涨,但活跃商家增长缓慢来收场。

当时面向C端的微店估值已经高达35亿,又有腾讯加持,名气比有赞大了很多。腾讯早早的领投让微店的前景一度被更加看好,相比之下,有赞却一度有“将被微店收购”的传言。

然后有赞开始复制微店的商业模式,继续艰难成长。可在天猫淘宝京东三分天下、有赞又还未获得腾讯官方投资的那个时候,有赞时时刻刻都在面临生存环境和合法性的问题。

虽然脱胎于微信,却处处被质疑,还得时刻关注朋友圈的诱导分享红线,再加上有赞迟迟未取得支付牌照,整个有赞的移动电商平台化运作不断陷入僵局。

于是才有了港股上市公司中国创新支付增发55亿股股票,收购有赞51%的股权,有赞成功实现借壳上市的故事,通过中国创新支付,有赞终于获得了支付牌照。

据报道,整个2018年有赞的亏损约8.39亿港元,这反映的是有赞在微信社区化商品销售的发展瓶颈依然存在,有赞后面将要面临的问题依然很多。

社交红利趋势消退下,有赞未来更加艰难

除了有赞自身的问题给它的未来发展蒙上很多阴影,社交红利的消退也让它的未来更艰难。有赞因为微信的社交红利而发展,却也可能因其而衰弱。

2015年,中国电商交易量增幅为36.5%,此后连续两年大幅下滑至19%,中国电商行业的增量市场已经基本被巨头们瓜分完毕,在互联网新增用户接近饱和状态下,整个电商行业引流成本越来越高,难度越来越大。

相比之下,社交电商的市场规模在整个电商市场中的占比却越来越大,根据《2018中国社交电商行业发展报告》显示,预计2020年中国网络零售市场规模为9.6万亿元,其中社交电商市场规模将达到3万亿元。在传统电商面临饱和、社交电商占比逐渐提升的时代,有赞的唯一出路就是抓住社交电商的红利快速发展,筑起自己的护城河。

但对于有赞来说,社交电商的隐忧更强。除了要在一众社交电商竞争对手的夹缝里艰难拓展之外,它还要把握好政策风险,积极关注政策的发展,把握政策方向,提前做好合规的准备,避免自身的生产模式再次进入“黑暗时代”。而根据有赞过往的发展经历和它各种所作所为来看,政策风向上的把握和调整能力正是有赞十分欠缺的。

更何况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电商流量红利已经进入了逐渐消退的时期,内容电商、社交电商的更新迭代速度非常之快,为了守住城池,有赞后面的路非常难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