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写猫、画猫、养猫、偷猫,宋朝关于喵星人的那些事

原标题:写猫、画猫、养猫、偷猫,宋朝关于喵星人的那些事

李大嘴 大嘴读史

有一首很著名的诗,是南宋爱国诗人陆游写的,小学课本上就有,需要背诵。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只能在梦里实现爱国理想,赤胆忠心,壮志难酬。

这首诗的名字叫《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其二)》。既然是“其二”,那么当然有“其一”,“其一”写得又是什么呢?

风卷江湖雨暗村,四山声作海涛翻。

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

屋外风雨大作,屋内暖意融融,陆游和“狸奴”宅在家里。

“狸奴”是谁?姬妾?书童?丫鬟?都不是,“狸奴”是一只猫。

把“其一”和“其二”连起来,就知道十一月四日当天陆游的状态:外头天气不好,陆游窝在家里裹着毯子、烤着火、撸着猫,然后睡了一觉,做了一个梦。

原来如此。

陆游是著名的爱国诗人,同时也是著名的“爱猫”诗人,他流传下来的写猫的诗词有12首之多,《嘲畜猫》《赠猫》《得猫于近村以雪儿名之戏为作诗》《赠粉鼻》、《鼠屡败吾书偶得狸奴捕杀无虚日群鼠几空为赋》等。

除了这首“其一”,陆游的《赠猫》也挺有名——

裹盐迎得小狸奴,尽护山房万卷书。

惭愧家贫策勋薄,寒无毡坐食无鱼。

陆游家里老鼠肆虐,荼毒藏书,所以,陆游很隆重地“聘”了一只猫回家。

“裹盐”是一种古代习俗,向别人讨要小猫时,送一包盐,表示对小生灵的重视。“聘猫”的另一种习俗叫“穿鱼”,另一位大咖黄庭坚就写过一首《乞猫》——

秋来鼠辈欺猫死,窥瓮翻盘搅夜眠。

闻道狸奴将数子,买鱼穿柳聘衔蝉。

听说别人家要生猫仔了,就买些小鱼,用柳条穿着,去要一只小猫来养。

人和猫结缘的历史十分悠久,《韩非子》里就有相关的记载。

喵星人大举进入人类生活的高潮期,应该是在宋朝。

在宋朝,猫除了抓老鼠的本职工作之外,更多了一个宠物属性,也算是在人类生活中“登堂入室”,地位大大提高。

除了诗人们写“猫诗”,画家们也有大量的“猫画”作品问世。

在中国绘画史上,宋朝是“猫画”创作的高峰期,在传世的一批宋朝画作中,常常可以看到喵星人的踪迹。

画史记载,宋代祁序的猫在当时被称为一绝,罕有能与之相较者。李交也是画猫名家,靳青的猫据说能像真猫一样,驱赶老鼠,何尊师专工猫画,为时所称。

除此之外,毛益、李迪、苏汉臣都是宋代画猫的名家。

有了文人墨客的吹捧,宋朝的喵星人产业蒸蒸日上。

据吴自牧的《梦粱录》记载,“猫,都人畜之捕鼠。有长毛,白黄色者称曰‘狮猫’,不能捕鼠,以为美观,多府第贵官诸司人畜之,特见贵爱。”

抓不抓老鼠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宠物猫的出现,相关产业链逐步完善。据南宋《武林旧事》记载,杭州城内,有大量的宠物猫商店,卖猫窝、卖猫粮,还可以给猫美容,和现代没有太大的差别。

宋代最名贵的宠物猫当属“狮猫”。白色、长毛、巨大的尾巴,俗称狮子猫。

据说秦桧的孙女就养了一只“狮猫”。据明代田汝成《西湖游览志》记载:“桧女孙崇国夫人者,方六七岁,爱一狮猫。亡之,限令临安府访索。逮捕数百人,致猫百计,皆非也。乃图形百本,张茶坊、酒肆,竟不可得。”

秦家丢了一只宠物猫,竟然出动临安官府协助寻找,结果居然找到一百多只狮猫,可以开“狮猫大会”了。

因为宠物猫的名贵,造假售假的不法分子瞄上了这个全新的领域。

有一种名贵的宠物猫叫做“乾红猫”。南宋洪迈的《夷坚志》就记载了一个卖假“乾红猫”的故事。

“临安小巷民孙三者,一夫一妇,每旦携热肉出售,常戒其妻曰:‘照管猫儿,都城并无此种,莫要教外闻见。若放出,必被人偷去,切须挂念。’日日申言不已,邻里未尝相往还,旦数闻其语,或云:‘想只是虎斑,旧时罕有,如今亦不足贵。’一日,忽拽索出,到门,妻急抱回,见者皆骇。猫乾红深色,尾足毛须尽然,无不叹羡。孙三归,痛棰其妻。已而浸浸达于内侍之耳,即遣人以直评买。孙拒之曰:‘我爱此猫如性命,异能割舍?’内侍求之甚力,竟以钱三百千取之。内侍得猫,不胜喜,欲调驯然安贴,乃以进入。已而色泽渐淡,才及半月,全成白猫。走访孙氏,既徙居矣。盖用染马缨绋之法,积日为伪。”

先是故弄玄虚,然后半推半就,得手之后,远走高飞。

普通白猫染色后卖出三十万的高价。

除了宠物猫,更多的是普通家猫,担负着捕鼠重任。街头巷尾,猫出没就成了常态,于是,偷猫贼又应运而生。

据岳珂《桯史》记载,“都人居浅隘,猫或嬉敖于外,一见不复可遁,每得之,即持浸户外防虞缸桶中,猫身湿辄舐,非甚干不已,以故无鸣号者。有见而遂之,则必问以毛色,自袖出其尾,皆非是。传闻其手中乃有十数尾,视其非者而出之,都人习尚不穷奸,虽知其盗,以为它人家猫,则亦不问也。”

偷猫贼自有一套偷猫的手法,抓住猫就往屋外防火的水缸里一浸,猫毛都湿了。这时,猫急于舔干身上的毛,无法惨叫示警。

小偷怀里揣着猫,逃离现场,这期间,如果有人询问,小偷就拿出事先藏好的十多条猫尾巴中的一条,人家问白猫,小偷就出示黑尾巴,人家问黄猫,小偷就出示白尾巴。

绝大部分老百姓见到不是自家的猫,也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小偷从容离开。

这些被偷的猫,一般来说,不是高门大户,很少有名贵的品种,也不可能卖出大价钱,所以大部分都打了市井小民的牙祭。

可怜的喵星人。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