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新闻 | 赖少其发现推广黄宾虹的背后及与上海美术界的渊源

原标题:新闻 | 赖少其发现推广黄宾虹的背后及与上海美术界的渊源

赖少其先生是我国近现代知名艺术家,2019年4月21日,是华东(上海)美协成立65周年纪念日,作为新中国第一个地区性美术团体,与赖少其先生在组建美协时发生了怎样的故事?赖少其与上海中国画院、上海美术馆等又有着怎样的渊源,他当年如何对黄宾虹重新发现与推广?

合肥市赖少其艺术馆馆长于在海近日接受了“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 的专访,于在海也是赖少其先生的女婿,曾陪伴赖少其多年,对于1950年代赖少其发现与推广黄宾虹,于在海说:“赖老时任华东美协党组书记,安排黄宾虹当华东美协副主席,1954年给他办了个展。赖老从展览中挑了一些黄宾虹的作品,编成了一本画册,并为画册写了前言。后又提议修复黄宾虹在安徽与杭州的故居。”

赖少其先生(1915-2000)

赖少其的艺术与传奇经历

澎湃新闻:翻看赖少其先生的履历,几乎经历和参与了各个历史时期和历史事件,在您看来,哪件(些)事件对他的影响最大?

于在海:赖少其先生从1932年进入广州市立美术学校西画科开始艺术活动至2000年去世,有大约68年的艺术生涯。这68年间的很多历史,赖少其先生都无形中有介入和参与,每个阶段情况都不同,与当时的历史和社会情况紧密相关。

第一阶段(1932-1936年),他受新兴木刻运动影响最大。1931年,鲁迅先生在上海倡导新兴木刻运动,但很快被国民党镇压。在随后几年间,这一运动转移到南方,李桦和赖少其等人在广州市立美术学校创建现代版画创作研究会,并在与鲁迅先生的通信中受到很多教导和启示。当时创立的广州版画创作研究会中都是20岁左右很有朝气的年轻人,加之在抗日救亡的大形势下,大家都有一腔爱国抱负,所以创作主题很明确,反映了当时政治形势。赖少其先生原来学习西画,但受鲁迅和李桦先生影响,很快进入了版画的创作。他和李桦组织了很多木刻版画的创作活动,出版刊物,到广东各处进行巡展,宣传抗日救亡。

1934年6月,现代版画会成员在木刻展厅内与李桦(右二)合照

赖少其,《鲁迅先生》,1934年

第二阶段(1937-1939年),赖少其积极参加抗战宣传。1938年赖少其先到武汉,参加版画界活动,被选为“中华全国木刻界抗敌协会”20位理事之一,武汉沦陷时,他于1939年到桂林成立了分会,这也是赖老一生中非常亮眼的时候。他在桂林时主编抗战刊物《工作与学习》、《漫画与木刻》,与新兴木刻和抗日救亡有紧密关系。这个阶段给赖老带来的影响是很大的,使他成为中国新兴木刻的开拓者之一。

1938年6月12日,中华全国木刻界抗敌协会成立成员名单

第三阶段是过渡阶段(1939-1942年),赖少其先生到皖南参加新四军,在“皖南事变”中被捕,被关押在“上饶集中营”。他在狱中坚持革命斗争,坚韧不屈,在铁丝笼中被吊了三天也没有屈服,这显示了赖少其作为共产党员革命立场,之后在地下党安排下越狱。

赖少其刻《抗战门神》,1939年

赖少其狱中创作《自由的高飞》

第四阶段(1942-1948年),在苏北参加抗战,特别是解放战争期间,赖少其创建和开展“功劳运动”并产生广泛影响,这也是他自己引以为豪的历史事件。在苏中区党领导陈丕显安排下,赖少其越狱后回到苏北抗日根据地,继续进行抗日斗争。解放战争初期,赖少其主动要求到基层。当时俘虏兵特别多,为了转变俘虏兵的阶级立场和思想觉悟。当时赖老经过宣传部下连队进行调研,进行总结后报告到延安。党中央对此很重视,在全党全军推广,这样的政治思想工作新方式起了很重要的作用。赖老因此被评为“干部一等功臣”,这是他在解放战争时期做的一个很大的贡献,在解放军的记录上也有专门记载。当时创建“功劳运动”的所有资料都被完整保存,连调研的纸片上的记录都还在,现在艺术馆已复制作为资料。

赖少其整理1946年开展“功劳运动“ 手稿

第五阶段为1949年,赖少其作为部队代表出席新中国成立后即召开的二会,先是文化界的,后是政治性的,在中国历史上具有重要意义。

1949年7月,赖少其在第一届全国文代会上发言

第六阶段(1950-1952年),赖少其在南京主要做文化宣传工作。全国政协会议结束回到南京,他任军管会文艺处处长,组建了南京市文联。他当时听说傅抱石受到排挤,于是专门去拜访傅抱石,团结知识分子,安排傅抱石做文联常委,后来又安排傅抱石当文联美术部主任。陈毅到南京时,刘伯承宴请,赖少其把傅抱石安排在第一桌,自己在第二桌,傅抱石特别感动。当时傅抱石还不很有名,赖老这样是很不容易的,他主动团结傅抱石,体现了关心爱护艺术家的真情。

1950年,赖少其与夫人曾菲在南京。

第七阶段为1952-1959年,在上海的这七年对他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段历史。他当时是华东局文委委员,负责华东地区的文化艺术,又是华东文联秘书长兼上海文联副主席,并负责筹建上海美术馆、上海中国画院等。当时是解放初期,整个上海的社会上有好几千民间艺人,赖老要从中整编、精选加入上海中国画院的画家,工作量非常大。上海地区,乃至华东地区的一些艺术家,包括傅抱石、潘天寿等,他都有专门拜访。从这一点来说,赖老在开创期对上海、对华东地区的美术发展起了重大作用,且他早期很尊重这些艺术家们,也因此他在上海文艺界德高望重。

同时,他很注意保护画家。他得知林风眠被列入“右派”的名单,于是马上找到当时的宣传部长,从名单中划去林风眠的名字。后来林风眠到了巴西后听说了这件事,专门来信表达感谢之情。赖少其对一些当时老艺术家都很尊敬,因为他认为尊重的是传统,历史遗留的政治和家庭身份是另一回事。

1954年,华东美术家协会成立大会纪念合影

赖少其回忆文章

1956年8月10日,上海美术馆开馆,赖少其请陈毅市长为画展剪彩和陪同参观。

第八阶段为1959-1985年。因为各种原因1950年代后期,赖少其被边缘化了,当时的安徽省委书记曾希圣爱才,把赖老调到安徽省任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兼省文联主席,筹建安徽省文联和美协。赖老在安徽一干26年,从1959年到安徽至1985年离开,组建了安徽省的文联、美协、作协、音协、书协等一系列团体,因为他很重视文化宣传的作用,还帮助各个协会建了专刊。此外,他在安徽期间,还发现了安徽皖南古代的“徽派版画”并将其弘扬光大。

1980年,赖少其在黄山写生

第九阶段1986-2000年,赖少其晚年专事创作,取得了更杰出的成就。80年代赖老被调回广东后,他勇于“丙寅变法”,又进行创新,形成了后期山水画的特色,形成了最终的他自己的特色和风格。

赖少其《孤云与归鸟》,1987年

澎湃新闻:赖少其先生经历的这些历史浪潮是否影响他的艺术风格?

于在海:赖老早期在广州从事新兴木刻运动的时候研究了西方版画,他在《民国日报》发表了很多关于苏联、日本、欧洲木刻创作的评论文章。同时他早期也受中国传统木刻影响。因此他的早期风格非常典型,以抗日救亡为主题,作品风格强有力。

在50年代至60年代初时,赖老到安徽之后,负责人民大会堂安徽厅的装饰。安徽厅墙面很大,为了让作品符合要求,他吸收了古代版画套色的特色,并结合生活创作了新工业版画,在当时是一种创新,在中国美术界引起轰动。此时形成了一个以他为代表的新徽派版画的艺术风格。

到了70年代,赖老带领安徽青年版画家在安徽结合现实题材和各地人文景观进行创作。当时的创作特色主要有三点。一是创作主题反映时代精神,二是尺寸大(他当时创作的版画有像门那么大的),三是注重色彩。安徽古代有套色版画,但是还比较单调,赖少其就把西方的色彩运用融合了进去。新徽派版画在全国多次美术大展中起了很大的影响,在中国美术史上占重要地位,形成当时新兴的版画浪潮。

赖少其等《旭日东升》,1960年

赖老后期的变化发生在到广州定居以后,他充分吸收西方印象派的色彩,结合国画的传统的技艺,形成自己的个人特色。改革开放时,海外艺术影响中国。我陪他到法国、美国文化交流的时候,他很注意观察学习西方的东西,再运用到自己的东西中,他想要自己的创作迎合新时代的特色。80年代时他常去广东,感受到了当时广东改革开放的变化。他的绘画风格不是1985年到广州之后发生突变,而是之前已经受了影响。1986年绘画风格的变化,他自己叫“丙寅变法”,他的风格变化与改革开放的形式结合起来,受当时历史机遇的影响很大。

1950年末,赖少其深入皖南调研,收集徽州艺人镌刻的42幅古代套色版画,于1964年出版《套版简帖》

澎湃新闻:除了版画,赖老先生对山水花鸟画,包括书法篆刻等门类都有涉及。其中他秉承着怎样的中国画传统?又体现了怎样的时代精神?

于在海:时代精神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在艺术上也会有所体现。过去大家都认为赖老专攻版画的,没想到他的山水、花鸟、书法、篆刻及诗文作品也很丰富。我们的展览中系列地展示了赖老早中晚期的作品,体现了他的艺术创作过程。

赖老学中国画是从1957年临习陈老莲花卉开始。当时赖少其组建上海中国画院的一批老先生,比如傅抱石、吴湖帆等,都是搞金石书画的,赖少其和他们交往时看的、谈论的也都是这一方面的东西,所以他那个时候已经对中国书画感兴趣了。

1957年,赖少其在上海购得《陈老莲花卉册》反复临习,进入花鸟画的创作

赖老有两个很重要的观点。一是学习传统从临摹开始,但他并不是光知道临摹线条、结构、图形等,而是通过临摹来领悟先人大家的厉害之处。他反复临摹,从早期一直临到90年代,我们的展出中也有很多他临的作品。另一个是注重深入生活,积累创作素材。他的作品中还有很多题跋,表现了他对于传统的临摹与现实生活结合的观点。

在学习中国画时,赖少其最大的优势就是他30年代初在广州学校中打下的素描和写生的基础,但是他注意把西方的东西运用到自己的中国画中。赖老当时非常勤奋,除了看文艺理论方面的书籍、应付正常工作之外,经常抽空去上海龙华的一个苗圃画画,创作了大概八九十幅花卉。赖老认为花卉是人类精神生活的重要观察对象。他到了广东以后,也对很多花卉进行写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花鸟画艺术。

1958年,赖少其在上海龙华苗圃用日本绢写生花卉近百幅,后于1982年由北京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花卉册》

关于山水画,就要讲到1959年他到了安徽,作为安徽省委宣传部副部长、文联主席到安徽皖南调研,发现了安徽皖南很有名的新安画派。他临摹了将近40件新安画派代表人物的作品,从安徽省博物馆借来渐江作品,按照原画的尺寸一丝不苟地反复进行临摹,现收藏于黄山市博物馆。

《赖少其临渐江“晓江风便图”》山水(手卷)1962年

赖老不光学习新安画派,还学习吴门的唐伯虎和金陵的龚半千,各有取舍。比如对于新安画派主要取他们的焦墨的技法,在构图方面则是学唐寅和龚贤,这就是他的山水画传统的来源。他的学习对象来自于多方面,再根据他自己的感觉和需要重点临习融合。

赖少其,《临唐寅匡庐三峡图》,1962年

但是他后期的山水画,主要取借于印象派的技法,吸收西方的传统,着重色彩变化。西画中也有很多表现山水田园的,光感很强,而在中国画中,光感和色调的表现一直比较难,赖少其解决的方式就是充分运用颜色去表达。在赖老后期的作品中,可以看到色彩的对比很强烈,就是为了体现出光感的效果。赖老运用西方色彩的特点,也会使用西画的颜料,吸收西方的传统,追求用西方传统的色彩方式来表现新的内容。因此,人们评价赖少其晚年变法后的作品,就很明显地体现了一种时代精神。

赖老也很注意反映现实的生活,他的很多版画和国画作品都反映了自然景观、人文历史和时代变化。比如最典型的是他在晚年画了很多关于香港回归的作品。因为赖老和饶宗颐关系密切,之前还在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办过一场赖老的专题展。

赖少其,《献给党的十五大和香港回归》,1997年

赖老到了广东之后,作品不仅融合了中西美术,对时代的表现也最强,他创作了很多反映广东时代变化的作品,比如反映广东改革开放之后的新建筑、新面貌、新景象,描绘新的建筑结构、人文景观,体现新时代的特征。赖老通过画风变化、对象变化、题材变化来体现这个时代,紧随时代不断的改变自己的创作风格。

现在一些人讲所谓的“文人画”,我个人感觉有些是故弄玄虚。真正的艺术家,真正的文人,需要很高的学识和修养。如果没有学识,没有修养,没有造诣,自吹自擂所谓“文人画”,搞一些阳春白雪别人看不懂的东西,实际上没什么意思。

赖少其,《岭南花似锦》,1991年

在书法方面,赖老长期临王羲之的《兰亭序》,行书非常有功底,他自己也很喜欢。他也学过邓石如,练过尹秉绶,临过“好大王碑”、“石门颂”。70年代他喜欢扬州八怪的金农,开始练金农体“漆书”。因为赖老当时和赵朴初关系密切,扬州很多人想请赵朴初题字,赵朴初就说应该去请赖老题,因为赖老写的是扬州的金农体,所以现在瘦西湖里有很多赖老的字,还有泰山等名山大川请赖老题字,赖老大多题的是朴拙有力的金农体。虽然赖老也写别的书体,但是他对金农体情有独钟,很长一段时间里写的都是金农体。

赖少其,《韧庐》。1970年

赖老的篆刻创作主要是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他原本就是搞木刻的,有基本功。1966年,赖老被免去了所有职务,住在破草房里。他就在那里写字、刻章。赖老自己说,他倒霉了,什么都不干了,就在那里练字、搞艺术。中国篆刻有两大派系,一个皖派,一个浙派。赖少其先生将两派结合起来,刻了几百方印,后来编成了《无逸室印存》。他也收藏了几百方印,是傅抱石、钱君匋等人赠他的。赖老是西泠印社的理事,和几任社长赵朴初、启功等关系很好,我们正在策划一个关于赖老和西泠印社名家交往的展览。

赖少其印存,以及傅抱石刻赖少其印

赖少其对黄宾虹的认识和推广

澎湃新闻:赖少其先生对黄宾虹艺术成就是如何认识的?又是如何推广的?

于在海:关于这一点,在我们馆2018年《笔墨传承——新安画派、黄宾虹、赖少其艺术渊源研究展》项目中重点做了介绍。

赖老与黄宾虹的交往始于上海美协,赖老到杭州拜访黄宾虹,在交谈中感到黄宾虹非常了不起,是真正的大家。黄宾虹经历很丰富,在全国各地鉴定、出书,多领域都有涉及,艺术造诣也很深厚,赖老很尊重他。有一段时间黄宾虹正好得了白内障,眼睛看不清楚。赖老找医生给他治疗白内障,一开始黄宾虹怕动手术,赖老就去做他的工作,治好之后效果不错,他就很感谢赖老从生活上关心他。赖老不会跟你讲大道理,他一定是从艺术家的角度去和人交往,然后生活上要是有什么困难他就帮忙。

“庆祝老画家黄宾虹先生九十寿辰纪念”的签到簿

特别是赖老还给黄宾虹祝寿。我们找到了一张照片,有赖老、潘天寿,还有当时的浙江省委书记给黄宾虹祝寿时的签字。赖老在祝寿会上代表华东行政委员会给黄宾虹颁证书。

1953年,授予黄宾虹“中国人民优秀的画家”奖状

赖老时任华东美协党组书记,安排黄宾虹当华东美协副主席,1954年给他办了个展。现在黄宾虹的画很厉害,但是那个时候名气还不大。1954年的展览是解放后黄宾虹的第一个个人展览,他也很开心,展览的作品全部捐给了政府。然而没想到黄宾虹1955年就去世了,赖老从展览中挑了一些黄宾虹的作品,编成了黄宾虹最早的一本画册。当时印刷条件很差的,印得也少。赖老亲自为画册写了前言,具体地写了黄宾虹艺术创作的特色,并对他的成就做出高度评价,这在黄宾虹名气还不是很响的当时是很不容易的。当时对黄宾虹最早有研究的有傅雷、赖老,以及黄宾虹的学生王伯敏、王康乐以及张仃、王贵忱等。赖老作为一个华东美协的领导能够写这篇文章,在那个讲阶级成分、革命斗争、思想斗争的时代是很担风险的。

1955年,赖少其在黄宾虹先生追悼会上致悼词。

黄宾虹原籍是安徽歙县,赖老到了安徽以后,重视黄宾虹故居的恢复。1987年,我陪他到安徽歙县参加黄宾虹研究会第二次会议,并参加黄宾虹故居的落成,赖老给他题字“人民画师”,现在挂在故居中堂里。80年代,赖老一直在呼吁并筹办纪念渐江逝世320周年、黄宾虹诞辰120周年大会, 就在黄宾虹的老家安徽歙县。来自新加坡、日本、中国港台等世界各国家地区一百多名相关研究者参加,写了一百多篇文章,召开了一个大型的国际研讨会。

1987年5月19日,赖少其参加歙县黄宾虹纪念馆开馆典礼

赖少其没到广州定居前,就联系成立黄宾虹研究会,1986年研究会在北京成立时,林散之、李可染等都是顾问,赖老因病缺席。研究会真正的第一次艺术性会议,是1987在安徽歙县召开的。赖老和张仃都是会长,王伯敏是副会长,我也参加筹备了。歙县的黄宾虹纪念馆也在当年开放,赖少其去参加了活动。

1987年的四五月份我们到了杭州,我随赖老去看看杭州岳坟旁的黄宾虹故居,赖老看到那边杂草丛生,房子破败不堪,非常生气,向浙江省领导反映了这一情况。当时的浙江省委书记请赖老再开个座谈会写个报告,后来赖老就在杭州新新饭店召集了一次座谈会,与会者有浙江省的宣传部、文化厅、浙江省博物馆、浙江美院等的相关人员。座谈会结束之后我执笔了一份会议纪要,赖老向省委写了信,附上会议纪要,省委省政府研究之后,决定拨款修复了故居。

关于“修复黄宾虹故居”座谈会纪要

在杭州还有一件事,浙江省博物馆请赖老去看黄宾虹的作品。赖老一看就批评他们,不能把这些好东西放在库房里,应该拿出来给大家看,给老百姓看,并提议应该建个黄宾虹纪念馆,后来省博安排了常年展的黄宾虹纪念室。

1988年,赖老在浙江开了第三次黄宾虹研究会的会议。研究会当时人数不多,只有四五十个人,但都是很重要的老先生,有黄宾虹的学生、弟子、崇拜者,比如王康乐、王伯敏等人。活动在杭州,然后再到雁荡山开会。黄宾虹研究会当时没什么钱,第四次开会的时候找到了江苏省供销社领导的帮助,老先生们就又去南京开会,在江苏省招待所开了黄宾虹研究会第四次会议。第二到第四次会议的论文集都进行了发表,每一本都是正规出版,论文集收录与会的专家学者写的纪念黄宾虹的文章,赖少其曾题写一本书名为《墨海烟云》的论文集。现在这些老先生们大部分都不在世了,论文集也成为了珍贵的史料和宝贵的文献,有历史纪念意义。

1988年10月,黄宾虹研究会第三次会议后出版论文集《墨海烟云》,封面题字为赖少其所书

赖老的文章很实在,文风简朴,他写黄宾虹的几篇文章各有侧重点,从不同角度对黄宾虹进行评价。其中很重要的一篇《读黄宾虹论渐江》,学术性很强,讲的就是传统学习的问题了。在这篇文章里,赖老把黄宾虹对渐江的研究总结了七个方面,并加以拓展梳理、理论体系清晰。渐江是新安画派的代表人物,所以这实际上也是把赖老、黄宾虹和新安画派之间联系了起来。

赖老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开始,一直致力于黄宾虹艺术的推广,直到他九十年代身体情况恶化无法继续为止。在这几十年间,赖老做了很多具体的工作,包括纪念馆建设、论文集编撰、研究会建立等等。我想这些事情现在很多人都做不到了。

1985年5月,赖少其撰写《读黄宾虹论渐江》中总结了黄宾虹认真考证、研究、学习渐江并临摹其作品的7个方面

澎湃新闻:之前你们举办的“笔墨传承”展览中,你们怎样通过展览梳理其中的关系?

于在海:我们从几个不同角度来展示。第一个角度是赖老对新安画派是如何认识和继承的。赖老和新安画派之间不是完全断开的,也不是完全通过黄宾虹来了解,他原本就接触到很多新安画派的作品,所以第一个角度就是他如何通过临摹和学习来领悟新安画派的艺术精髓。

第二个角度是黄宾虹作为皖南人和新安画派的艺术渊源关系。赖老在研究黄宾虹时,发现他对新安画派有研究,所以他后来又专门从这一角度写了文章。

第三个角度是赖老对黄宾虹艺术的研究。虽然黄宾虹继承了新安画派的一些传统,但也有他自己的东西,赖老把其中的精髓进行继承。比如焦墨是新安画派的基本技法,黄宾虹的作品中的一些湿墨技法是自己的特色,赖老的早期作品中则有很多既有新安画派的焦墨,也有黄宾虹的湿墨,将两者进行了融合。

我们这个展览项目就是从这几方面进行梳理和研究,把一些共同点找出来,比如他们都非常重视自然造化,赖老和黄宾虹都常常写生。

赖少其撰写《黄宾虹先生的为人和作画》一文,总结了“黄先生笔法有五、墨法有七”的笔墨之道,阐述了黄宾虹先生关于“画有笔墨,更贵有丘壑”论断的重要性。

同时,我们通过展览来体现赖老弘扬黄宾虹艺术的重要贡献。但因为时间、精力有限,无法把方方面面都囊括进去,所以主要是利用我手上现有的和赖老亲属提供的文件资料和黄山博物馆、安徽省博物院等方面的资料,把它们加以融合,精选相关的作品和文献来呈现这个展览。由于我们馆展陈等硬件设施不足,我们无法把一些好的作品借来展出,因此我们主要通过一些学术性的文献材料来讲清楚整个脉络。至于我们选择的作品,很多是有题款的,因为通过题款能够体现出赖老的美学思想、创作感悟和艺术理念。

这个精品展的主要目的是公共教育和推广,让大家了解总体的概况。所以我们分别对新安画派,黄宾虹生平和赖老与他们之间的关系进行介绍。因为黄宾虹经历很丰富,还到过上海、杭州等地,我们去除了和主题关系不大的部分,聚焦在安徽,通过这个让大家了解一个地区的文化。并且我们强调艺术之间的联系,把这个作为一种美术教育的展览来多方推广。

赖少其,《黄山写意》,1981年,合肥市赖少其艺术馆藏

澎湃新闻:去年年底,赖少其艺术馆、中华艺术宫等其他机构一起建立了长三角美术馆联盟,除此之外,你们其实也有很多对外的合作,请问你们是怎么通过美术馆这个平台去展示和发扬赖少奇的艺术和各方面成就?你们馆在这一联盟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于在海:我们作为长三角美术馆联盟发起单位之一,也是必然与偶然结合的历史机遇。

首先上海美术馆是赖老创建的,赖老和上海美术界很有渊源,这个之前我在讲历史的时候都有说过,就不再重复了,这是必然性。

第二,现在安徽省美术馆还在筹建且目前没有藏品,同时,合肥市也没有美术馆,所以我们是代表安徽省来的,这就是偶然性了。我从我们馆里选了藏品参展,以后可能还会有长期的关系。

还有一个因素是我们馆和中华艺术宫(上海美术馆)之间一直有互相支持的关系。赖老不仅参与了上海美术馆的筹建,之后也保持着往来,赖老在上海美术馆办过展,也捐赠字画作为馆藏。2015年时,在中华艺术宫举办了赖老诞辰百年纪念的展览,也是对我们馆的支持。

“长三角美术馆联盟”合影,右一为于在海

我们馆虽然是个小馆,只有四千平方米,但是在全国的影响很大。近十年间我们连续12个项目入选国家文化部(文旅部)重点展览项目,4次荣获部奖,这个在全国名家馆里是很少的,体现了我们的工作成效。

在长三角美术馆联盟中,作为代表安徽和名家纪念馆的角色,起到多元化、多层次、交流性重要作用。中国书画名人纪念馆有特殊的意义,也表现了中国文化多重内涵,不仅收藏和展出书画名家的艺术精品及历史资料,这是遗留给人类物质和精神的宝贵财富,同时名家各自风格的作品也代表了地域流派文化和不同艺术特色,应该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艺术经典和遗产精华。我们想通过长三角美术馆联盟进一步发挥艺术馆的展示作用,也从不同层面交流并进行宣传,进一步发挥艺术馆的收藏、研究和展示作用。

合肥市赖少其艺术馆

来源:澎湃新闻

The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