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澳的失忆 ▏ 苏忠

原标题:南澳的失忆 ▏ 苏忠

一个渔夫,拉着一片寂寞的海。

沙滩还有点疲倦,因了还是拂晓。

在南澳,除了海岸线起起伏伏望不到边,除了浪花生生灭灭无穷尽,还有白鸥它从远方来,又回到远方去,这边看不见,那边也看不见。当然,这只是因为我的定义,也因为南澳沙滩对我的定义。

——焦距再远些,和一粒沙子没两样。

只是远方也有成片的马尾松,也有趴在沙上探头探脑的藤蔓,也有归航的空无一人的渔船,也有一天到晚睡不醒的怪石头,也有哪家孩子落下的彩色玩具还有太阳出来了月亮还不肯撤的眉目情。

此时此刻应该没有我。

喇叭花上的露珠一碰也没了。

薄雾开始渐渐散去,风卷起粼粼波光一路潮退。我确实还在南澳,我没有玩捉迷藏,我只是混迹于一群鬼鬼祟祟的小螃蟹群里,爬上礁石,钻进洞子,走走停停,摇摇摆摆,总之拒绝做一粒大同小异的好脾气的沙子。

而蓝天和大海也这样,也有着漏网之鱼的狡猾,从渔夫的网里这边来,那边去。

它们都被远近的白云所定义。

而光阴,只顾着自己的细腻,和从头到尾的失忆。

——本文原载于《橄榄绿》2019年第二期

【作者】

苏忠,福建连江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文化管理协会理事、北京城市发展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出版长篇小说、随笔集、散文诗集、诗集等十部,作品发表于《诗刊》《十月》《花城》《人民文学》《民族文学》《中国作家》《北京文学》《青年文学》《作家》等刊物,诗作曾被翻译成英文、蒙古文、藏文、维文、朝鲜文、哈萨克文等。

【资料索引】

南澳海滩位于福州长乐机场附近。这里沙滩干净、绵长,人少、空气好,很是安静,适合来游玩,也是吃海鲜、看海、休闲度假的好地方。

(图片亦为作者原创,均为南澳实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