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林怀民:没有审美力,才是当代人的绝症

原标题:林怀民:没有审美力,才是当代人的绝症

“我是谁”

“我从哪里来”

“到哪里去”

世界上所有的难题,

都可以通过三个问题得到解答。

我们看似复杂的生活,

也是如此。

因此,物道联合国馆、极物,

出品全新视频访谈栏目——三问,

每月一期,从三个最赤裸的短问题切入,

对话世界上最优秀的一群人。

我们一起,

用三个角度,切片世界。

很多人都问如何才能看懂现代舞?

有人担忧道,之所看不懂是因为缺乏审美力?

也有人说,没有审美力是绝症,知识也解救不了?

......

人生七十古来稀,将于2019年退休的林怀民老师,此次带着「云门舞集」《白水》、《微尘》最后一次巡演中国大陆。

坐在72岁的林怀民先生面前,他告诉我们:“免惊!向前走!我们不要呆在那个害怕的情绪里头,害怕的时候跨一步走出去,你才能够想怎么样去解决问题。”

▲ 林怀民年轻时

26岁时,林怀民创办了「云门舞集」。父亲跟他说:舞蹈家,是所有的艺术家里面最伟大的,因为他得用身体来做表达,最辛苦、最难。但是,跳舞可能是乞丐的行业......

可那时年轻人就是敢!林怀民想:台湾人很爱跳舞,但没有自己的团。我们来成立自己的团!

转眼46年过去,「云门舞集」被赞誉为亚洲第一当代舞团。可在林怀民看来,最打动他的却是一位台湾农村妇女:“公演完以后,她在后台抓着我就说‘李老师你演什么我统统看不懂,可是我从头到尾都感动的不得了’,舞蹈就是用感觉的,是感受的。

美也一样,只有唤醒你追求美的愿望,你才能获得美的本身,只有相信美好,才会看见美好。

以下内容整理自物道和林怀民的对谈

〈 01 〉

人生不设限制

除非你给自己制造障碍

Q:在创造云门之初,您对这个舞团有什么期待跟要求吗?

云门在1973年成立,那个时候把舞团叫做云门。

云门是中国最古老的舞蹈的名字,所以取这个名就是我们要做自己的东西,不要做西方现代舞的模仿品,这是艺术上的一个方向。

Q:什么才是中国人的舞蹈?

中国人编舞,跳给中国人看。

因为以往西方影响太多,我们希望能够走出一个自己的那样的东西。所以下面整个过程是在寻找、界定,在不断的重新界定自己是什么?

▲ 台东池上《稻禾》的演出现场

Q:很多世界现代舞团,当创办人离开后,团就停了。72岁退休,当你离开云门舞集后,它该如何永续?

永续那两个字我很害怕的,永续就继续跳舞,我想永续就是继续跳舞,因为跳舞看起来很简单,人们的永续最重要的还是他继续跳舞,继续拿出好的作品。

演出本身它会改变人的生活,改变人对美学的要求,至少有一个开心的晚上。

▲ 台东池上《稻禾》的演出现场

我们到池上演出的一位朋友梁正贤先生,他说了一句话,他说看了这些演出,农民是不是会把米种的更好?

他说我不知道,但是看多了高雅的表演之后,人对自己的要求会提高一点, 我希望人们继续能够活下去,呈现好的作品,能够给大家的生活不同的刺激和启发。

〈 02 〉

舞蹈,就不需要看懂

Q:看懂舞蹈,看懂世界,很难吗?

很容易,稍息,不要立正,不要去看懂。

舞蹈不是一个认知的事情,看完了不考试的,也不要希望在一场演出里面就能够写出好的舞评。

所以舞蹈就是看的,让音乐、动作、颜色过来。还有什么样的感觉?你站在珠江边,风吹来水在走,鸟也飞过去,心旷神怡。整个世界都在动,舞蹈就是人的一个动态,一个剧场的动态。

➋ 图片来源广州大剧院《水月》的表演现场

Q:审美力,来自于哪里?

1988年舞团停掉以后,我去了印度、印尼、尼泊尔,到整个大西北 跑了一趟。我整个人开朗了,世界大了,你的材料多了,你看东西的时候不再计较那一点点所谓的中国传统文化。

传统很难维系,它是一刀两刃,可以是你想象力的跳板,也可以变成拘束你的框框,所以如何出入其间,需要一点点斟酌。

〈 03 〉

中国人的极简

是高层次的一种美

Q:读者经常会问我,什么才是中国人的极简美?

宋瓷就是极简,那么简单的。

老实讲我不大喜欢清代的青花瓷,我喜欢宋瓷,甚至于明代的一些东西。书法上的、绘画上的留白,不都会让你想起极简吗?

Q:你觉得中国人的审美自信来自于哪里?

我想这么简单说,我每到大陆一趟,就觉得大家穿的更好,不一定在价钱上更好,而是在衣服上搭配,这个东西慢慢的就过来了。

我看到人跟人的互动关系。早年来的时候,有手机,观众会冲过来说跟我拍照片,你不跟他拍照片,他还跟你没完没了的,应该这么说,早年观众会拿着手机一定要跟他拍照。

今天我会在剧院里头看到观众看到我,他很高兴,但是他安安静静给我点个头。所以物质上的安定,慢慢的人就自在跟从容了。

▲ 《白水》表演剧照

Q:现在很多年轻人,在直觉上会认为传统文化太沉重了,常常不知道应该如何理解和接受传统的美。

我还没有做云门以前,我对京剧是不了解的,但是我想我应该了解的,所以我就坐在戏院,一天又一天的,一个月可能看20场,看到我好像觉得知道一点,然后从这里面得到乐趣。

我想我们不应该为了传统也好,或西方东西也好而去学习,而是因为觉得有趣而去学习。而当你开始知道一点事情之后,它门一扇扇打开,所以去接触它。

▲ 《微尘》表演剧照

Q:最后一个问题,您觉得当代中国人该如何提高审美力?

我想在成长中间那种总是会喜欢某些东西,我年轻的时候,我听不下巴赫,我觉得好无聊。特别是大提琴独奏,就一个琴在里面拉了半天,好像很有规矩地重复一些事情。我那个时候喜欢贝多芬,让你热血奔腾。

可现在我喜欢巴赫,我想很多人到了年纪大的时候喜欢老庄,我们这些都是生命中的变化。有这么多东西,你不必执着于哪一样东西,但是当喜欢什么样的东西。万万的要执着挖下去,你会到了一个年纪,到了一个历练,你会喜欢别的东西。

所以什么都好,但是你要把你喜欢的那个事情当一回事

➊ 摄影-刘振祥 《白水》表演剧照

采访结束后,我们走在珠江河畔,看着春天花红柳绿,林怀民先生的话犹在耳边响起:“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不要过于执着,美,就是自己生活里的好好感受。”

带着这一句“好好感受”林怀民走过了46年,至于什么是美?也许并没有一个标准答案,因为“答案是会改变的,规则是有不断的改变。如果有机会,我三五年后再看去,好像又有新的感觉,因为也许我舞作不变,你改变了。”林怀民说道。

人生既不能事事明了,也不能事事完美,就让我们在有限的日子里,多听,多看,多感受吧!

文字由物道原创。图片由「云门舞集」授权提供,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