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也谈996:互联网行业十字路口的劳资博弈

原标题:也谈996:互联网行业十字路口的劳资博弈

文/李东楼

最近996的话题非常热,并且持续时间非常长,不少互联网大佬都通过社交媒体谈到了996,马云最近更是甚至罕见的三次发文谈996。

996为何汹涌而来?

实际上,在此之前,很多互联网公司早已实行996工作制度很长一段时间。比如小米自创立以来一直实行996,而在2016年10月, 58同城也被曝出实行全员“996”工作制度。而在今年年初,有赞公司在年会上也宣布将实行“996”工作制。

而在由程序员发起的“996ICU”行动中 ,更多的互联网公司上榜,这其中不乏华为、阿里巴巴、京东、苏宁、拼多多等。

如果说,以往实行996工作制还是个例的话,那么今年大有在互联网行业普及开来之势。

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其实原因大家基本都知道。互联网行业正在经历最为凛冽的寒冬。

事实上,互联网寒冬的呼声从2015年开始一直就有,为何今年表现如此突出?

在我看来,有几个方面的重要原因。

第一是,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技术创新和模式创新红利彻底消失。回想一下,为何2015年业内会喊出互联网寒冬,最根本的原因是移动互联网行业遭遇到了创新瓶颈,社交、电商、资讯、游戏、搜索等主流市场都被互联网巨头瓜分,创业者无处突围,很多创业项目纷纷遭遇困境,市场上热钱变少,融资变难,所以那时关于寒冬的呼声更多的来自于创业者和投资人。

不过,从2016年开始,互联网巨头开始焦虑。并纷纷尝试从直播、短视频、新零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风口或新技术方向突破。但是纵观这两三年,这些风口有的短暂,有的夭折,有的更是迟迟落不了地。

而随着一个个风口的消散,互联网行业终于最终露出了疲态。没有新概念和新技术的刺激,使得整个行业的创业不再活跃,巨头们也没有了美好地新故事,这直接导致很多互联网公司在资本市场表现不尽如人意。

更为要命的是,用户和市场规模增长的停滞。

实际上,对于移动互联网红利的消失,互联网巨头们早有危机意识,因此展开广泛的布局。有的从线上走到线下,有的从城市走向农村,有的从国内走向海外,有的则从虚拟走向实体,然而对于一些公司来说,这些扩展和布局,非但没有带来用户的大规模增长,相反还耗费了大量的资金或资源,使得一些赚钱的公司盈利能力下滑,而本就不赚钱的公司亏损面则持续扩大。

雪上加霜的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红利的消失,互联网行业的各个领域都进入到了下半场的红海竞争当中。

在用户增长已经到达天花板的下半场,互联网公司之间被迫加入到争夺用户使用时长的强运营时代,开始比拼运营效率。

在这种情况下,企业为了保证利润持续增长,就不得不举起刀,进行精兵简政,砍掉一些亏损业务或鸡肋业务,裁掉一些冗员,同时让剩下的员工做更多的工作,期望让更少的人创造更多的收益。

以上就是老板们倡导996工作制的行业背景。站在老板们的角度,他们认为行业形势不好,公司有滑坡的迹象,所以要尽可能收缩支出,同时还想比以往有更强的战斗力。所以,一边裁员,一边实行996延长工作时间,这无疑是最简单直接的方法。

企业推行996工作制为何行不通?

但是,尽管老板们也有难处。但是如果强制员工996,却于法于情于理都不通。

于法而言,根据劳动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八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四十小时的工时制度。

同时规定,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可以延长工作时间,一般每日不得超过一小时;因特殊原因需要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三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三十六小时。

所以,无论是马云还是刘强东都强调并不强制员工996。

而于情而言,其实现在的互联网从业者已经够苦逼的了。

很多人都知道,互联网行业本就是加班非常严重的行业,越是大企业加班越狠,虽然很多企业实行弹性工作制,但是大多数的工作时间都要超过八小时,晚上九点以后下班更是很多公司的惯例。

特别是是一些技术、市场、运营、公关等部门更是随时待命的状态,很多人虽然下班依然需要保持通信畅通,随时进入工作状态,甚至早已经分不清楚工作于生活的界限。

对于很多互联网行业从业人员来说,即使不实行996,现在的工作状态已经有点不堪重负了。

更要考虑的是,互联网公司广泛分布的北上深恐怖的通勤距离和时间。

根据极光大数据发布的《2018年中国城市通勤研究报告》显示,在城市平均通勤路程排行中,北京以13.2公里高居榜首,排在它后面的是上海和重庆,通勤距离分别是12.4公里和12.2公里。在各城市平均通勤时间排名中,北京以56分钟“夺冠”,上海与重庆以54分钟并列二三名。况且很多上班族都是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鉴于收入能力只能住在远郊区,很多人其实通勤时间往往都在2个小时以上。

而北上深的早高峰地铁公交又异常拥挤。

我们试想一下,一旦实现996,如果加上一两个小时的通勤时间,也就是说有14个小时在外面奔波,只有10个小时时间可以自由支配,除去6到8个小时的睡眠时间,这就意味着这些上班族回家根本没有陪伴家人或做家务的时间,睡眠甚至都得不到有效的保障,这样的工作状态对于很多人来说完全是透支,毫无幸福体验。

当然这一点可能是很多互联网公司的老板们无法想象的。因为往往他们都会在公司旁边买下豪宅,可能几分钟就能够到达办公司,甚至住在装修精美、一应齐全的办公室。

更为残酷的是,随着一些互联网巨头上市成功,留给一些年轻的底层员工的创富空间其实在减少,这就意味着大部分人的996,大几率换不来一夜暴富的机会。

并且,如果真的实行996工作制,一个员工一周需要工作72个小时,几乎是法定工作时间40个小时的两倍。而这必然让公司的人力成本大大节省,也就为接下来的裁员提供了充分的空间,而像螺丝钉一样的底层员工则很可能成为牺牲品。

因此,如果说以前互联网从业人士自称为互联网民工是一种自嘲的话,那么现在确实已经是一个赤裸裸的现实。

如何让员工真正拥有奋斗精神?

老板们为企业负责,倡导奋斗精神,希望员工自觉996;员工则需要为自己的身体、家庭和人生负责,所以抵触996。看起来是一种零和博弈。

有没有解决之道呢?

事实上,如果单纯以工作时间来度量员工是否具有奋斗精神是极为不公平的,很多平庸的员工是很擅长混日子的,延长工作时间无非是磨洋工,并不能实际增长工作产出,甚至还可能让员工多支出费用,比如打车费,加班餐等。

因此,实行996工作制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是对优秀员工积极性的打击,特别是不论工作能力只论工作时间长短,对一些工作效率高、工作能力强的员工更是一种变相打击。这更有可能导致从一部分人磨洋工到集体磨洋工,效果很可能适得其反。

所以,老板们当务之急要求员工在工作时间内高标准、高效率的完成自己的工作,不在上班时间做一些与工作无关的事情,而不是强硬推行996。

当然,奋斗精神在任何时代和任何行业都是应该鼓励的,特别是在当前互联网行业走在一个十字路口,行业处于激烈的竞争当中。

毋庸置疑,公司的领导人、合伙人们是最具奋斗精神的,因为他们有极强的成功欲望,同时由于掌握分配权,奋斗带来的回报也更为可期。而对于普通员工来说,在时刻面临失业的大背景下,相信也没有人希望自己被时代的洪流所淘汰。

但是,如果没有透明的分配制度、合理的考核和激励制度,是没有理由一厢情愿的号召员工奉献和奋斗,更不会让大多数员工自觉自愿的去完成超过身体负荷的奋斗的。

好在,现在大佬们愿意放下身段,与员工、兄弟们进行沟通,而员工们又可以借助于各类社交媒体表达自己的意见和看法,相信不久的将来,老板与员工们是可以从针锋相对走向共识,最终找到一个能够保障各方利益,共度行业难关的路径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