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坐镇校草大赛一线:搜狐式选秀造星拍剧社交降成本盈利6不误

原标题:张朝阳坐镇校草大赛一线:搜狐式选秀造星拍剧社交降成本盈利6不误

昨天,2019狐友国民校草大赛分赛区海选首站在北京举行,全国300多位高校校草经过首轮角逐,最终有56位晋级下一轮。社长受邀现场观摩,一览群草之俊美,品尽小鲜肉之清嫩多汁。

搜狐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搜狐视频CEO张朝阳坐镇评委C位,从下午2点到晚上8点,长达6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从颜值、谈吐、才艺、专长等多个维度仔细考核了这300多位校草。

张朝阳之专注和认真,引得旁边工作人员窃窃私语:“老板可看得真够仔细的!”因为,他能一眼认出去年参加过的选手,甚至能说出一些选手的狐友昵称,以及这些选手的特点。为了确保将来上镜可以360度无死角的好看,张朝阳甚至多次提出让部分他看好的选手把长头发撩起,甚至当场推演这位选手适合什么角色,跟谁搭戏合适。

除此之外,值得注意的是,现场,每一位校草都要回答张朝阳两个问题:第一,你是怎么知道狐友国民校草大赛的?第二,你觉得狐友这款APP怎么样?

社长很惊讶,有一多半的校草是通过同学或朋友的推荐前来报名参加比赛的,一方面这让我非常叹服狐友校草大赛在全国高校大学生里的影响力和口碑,另一方面令社长对搜狐默默打造的这款社交APP——狐友,刮目相看。

到底狐友校草大赛对现在大学生的影响有多深呢,社长通过现场参赛小鲜肉的自我接受,发现有从美国、荷兰赶回来的留学生,有国内清华、北大等一线高等学府的“学霸”,有出身北影和中戏的科班学员,还有九江学院等地方院校乃至高中的学生,从学能源动力专业到学音乐、舞蹈等专业,涵盖非常广泛。

最令社长震惊的是,在本届校草大赛报名的学员里,赫然有来自少林、武当的“武林高手”,瞬间把校草大赛提升成“华山论剑”。

你坐稳了,我说给你听,他们是:哈尔滨佛学院(简称“哈佛”)“计算机网络技术专业”的参赛选手——“公交车上喝牛奶”;少林寺塔沟武术学校“影视武术替身”专业的参赛选手——“大宝666”;武当山道教学院“乾道班”专业的选手——“leo峰磊”。

如果普通高效算是儒家弟子,那么加上以上“名门”,本届狐友校草大赛真是集齐了“儒释道”三大门派。可见,狐友校草大赛在年轻用户圈层里的影响力。

或许参赛的校草选手们,没有想到搜狐这个娱乐选秀节目不一样,居然让谈对狐友这款APP的产品体验和意见。

社长听到的最多的是,这些校草一致认为狐友这款APP“与微信和微博都不同”、“非常简洁”、“单纯”、“干净”、“设计非常人性”、“能找到志同道合的长得好看的小哥哥小姐姐”。

台下的张朝阳此刻像个产品经理一样一直在认真倾听,不时与选手们交流对狐友APP的体验和最新的改进。

事实上,狐友这款社交APP,在张朝阳亲自带领下已经上线快两年,借助校花、

校草大赛,最初从全国各大高校传播“火种”,不断引爆,吸引了一大群年轻人成为其核心种子用户,并不断通过口碑传播,渐有燎原之势。

但是,狐友却非常低调, 从不蹭热点,不喧嚣。今年年初,今日头条的张一鸣前快播的王欣、子弹短信的罗永浩同时发布了三款移动社交产品,分别是多闪、马桶MT、聊天宝,都叫嚣要挑战微信,让媒体戏称为“三英战吕布”。结果,人家“吕布”好好的,“三英”几乎都没挨上“吕布”的边,就自己原地爆炸挂掉了,成为一场社交闹剧。

“我们从不炒作,(虽然)它是我们匠心制作的社交软件,我们能做到的就是用心,至于它能不能爆炸能不能爆发完全看网友,我们对它的期待也可能会非常得高,它可能会火也可能失败,现在是一个未知数。我们当然先把我们的产品做好。”张朝阳不吹牛,回答得非常务实。

对于狐友的定位,张朝阳表示,狐友不是校园产品,是年轻人的产品。一个更加主流的APP应该是各个年龄段都会用,但最初一定是年轻人最敏感,对新产品会更加敏感,最初在狐友上活跃的年轻人比较多。所以,借助校花校草的拉动,圈定最早期的一批最活跃的大学生作为种子用户,然后不断裂变,最终让更多人去用。

张朝阳透露,现在狐友产品打磨得感觉成熟了不少,下一步会加大推广力度。但是,他很克制,“不敢妄言一定成功”,因为社交是个陷阱很多的产品。

“首先人们是否有这个需求,人们在微信、微博、抖音之外是不是有这个需求,要避免陷入陷阱,有很多陷阱,而且做偏了,我们还是瞄准泛社交,而不会做成某一个行业某一个领域某一种走偏,这个很重要,我们要保证狐友最终是心怀高远的产品,而不陷入陷阱当中,而且满足需求,这种需求是存在的。”张朝阳如此描述自己对狐友的设想和思考。

谈到自己的精力分配,张朝阳透露,他着力在抓狐友、搜狐视频和搜狐新闻三块业务,2018年的时候尤其下半年很多时间花在节省成本上,而2019年更多的时间花在提高收入方面,所以他本人也保持在销售的第一线。

搜狐2018年年报显示,搜狐在多方面采取的成本节约措施令盈亏状况有了显著改善。搜狐集团亏损从2017年的3.10亿美元减少到2.37亿美元,减亏超20%;搜狐视频亏损则从2017年的3.02亿美元减少到1.40亿美元,减亏超50%。

尤其是搜狐视频业务方面,由于版权高企,历来是亏损大户。搜狐的办法是减少对外来版权的依赖,谋求自己做自制,降低成本,试图扭亏为盈。但是,搜狐的自制战略,可不像别的视频网站采用外部明星来演,而是从剧本、演员、经纪、拍摄、播放、宣传等全产业链自己全部下场“一勺烩”,完全掌握在自己手里,将其做成闭环。

比如,这次校草大赛,搜狐就讲会把比赛选拔出的优秀校草,发展成自己的长期签约艺人,然后把自己的自制剧、自制综艺等节目与这些自有艺人高效精准匹配,不断产出高质量可把控的作品,然后放在搜狐视频独家播放,自己宣发,一气呵成完成一条龙。这些新艺人经过一些剧目的锤炼后,如果一炮走红,那么搜狐就造星成功,然后,让这些高流量高人气的艺人继续拍摄更多高品质作品,接广告,一起分成,形成可持续的可把控的正向循环。

“外面大多偶像养成道路的方法其实是在做一个电视节目或者是视频节目,是为了这个视频节目的好看。而我们这个真的是在选,因为我们要拍网络剧,真的需要演员,有点像当年香港TVB这种,我们真的在选演员”,张朝阳表示,搜狐校草大赛这样的活动,不是为了讨好观众,只图一时节目好看,所以,很务实地在挑选演员。因此,选秀过程看起来都是实时直播、原生态展示,不用设计脚本、台词等等,不用为了镜头而摆拍。

去年一年,张朝阳加强了自制剧、综艺、自媒体和直播的平台布局。《我在大理寺当宠物》、《降龙之白露为霜》、《重明卫》、《罪案心理小组X》,以及自制综艺《送一百位女孩回家》第二季、《神奇图书馆在哪里》等均取得各类型圈层的高热度,为广告和会员平台提供更多新增长动力。新近上线的《奈何BOSS要娶我》不仅迎来了一波口碑高潮,还收获了高涨的话题热度。更多创新精品项目如《热搜女王》和《不知东方既白》、《拜见宫主大人2》等也将接档上线。

如今,搜狐视频的所有视频内容里,自制和外部比例已经可以各占50%,这在国内视频网站里可以说首屈一指。而且,已经有部分自制剧实现了盈利,为实现搜狐视频盈利做出了贡献。

张朝阳透露,目前自制剧像《奈何BOSS》《法医秦明》这些火爆的剧都是盈利的,但是这个盈利放在两年的尺度上,是收费的会员,也会带来其它流量。假如火爆的A类的表现是盈利的,如果是B类的表现现在不盈利,但是同时能够给我们的视频平台带来很多的DAU,从长远来说也是有价值的,所以哪怕B类没有特别火爆的网络剧还是要继续拍。

谈到与爱优腾的差异,张朝阳总结,我们做企业的本份必须得盈利,搜狐视频要走一条低成本扩张的道路。我们希望能够有爆款,但如果这个爆款需要数亿投资我们坚决不会做,比如《奈何BOSS》成本2000多万,我们要走这样的道路。我们的目的不止为了爆款还有DAU的成长,还要走向盈利。

张朝阳预计,按照目前的节奏,搜狐视频在今年每个季度就会率先全行业实现盈利。

对于搜狐这家公司的定位,张朝阳想得很清楚:“我们现在变成全方位的全娱乐公司,这样的话成本可控,选拔的艺人签约演我们的剧,代言我们的广告产品,这个剧的播出平台的推广也靠他们来推广,带来搜狐视频或者DAU的增长以及收费各个方面,形成一个闭环。我们继续沿着我们的理想,所谓全方位的Media&Entertainment Company,像时代华纳这样的,当然我们加上互联网,那就是Internet technology Media&EntertainmentCompany,由技术和互联网平台造成的这样一个媒体和娱乐公司。”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