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商鞅都死了,何以尸体还要被五马分尸,什么仇,什么恨?

原标题:商鞅都死了,何以尸体还要被五马分尸,什么仇,什么恨?

公元前338年的一个傍晚,处于秦国和魏国交界处的小饭店迎来了一位客人,这人五十岁左右,脸色黑中透亮,满脸的刚毅,颔下一缕稀疏的胡须,两只眼睛透露着坚定,身穿普通商贾的衣服,但给人的感觉不是普通人。只见他手中提着一个很轻的包袱,脚步匆匆的走进这家小店。

来人进来后,说道:“店家,给我准备一个干净的房间。”店主人也是见多识广,看出来人绝对是着急赶路的,就问道:“房间是有,但请客人拿出来身份凭证,马上就带您进房间。”来人一愣,而后说:“凭证,什么身份凭证,难道住店也要凭证吗?”店主人听后,就知道来人根本就没有身份凭证,就说:“我大秦国商君变法,要求住店必须有凭证,你说没有,我可不敢收留你,要是连坐的话,可是要服劳役甚至杀头的。”来人听后,叹口气说:“我没想到,商君变法竟然变到了这种地步!”然后无奈的出了店门,往外走去。

来人正是商君,即商鞅,因为他被封在商地,所以时人称其为商君。战国时期卫国(今河南省濮阳市)人,自幼好刑名之学,受吴起,李悝的影响很大,可以说从小商鞅就想有一番大作为。离开了弱小的卫国后,来到了魏国都城,商鞅投靠在魏国相国公叔痤的门下,公叔痤很是看中他,每有大事都同他商量,商鞅也都能提出切实有效的可行方案。本打算推荐商鞅给魏国国君,可是公叔痤突然病死了,无奈的商鞅只能跟随秦孝公的求贤令来到了秦国。

举目无亲的商鞅通过大太监景监见到了秦孝公,双方进行了四次交谈。第一次,商鞅讲帝道,秦孝公昏昏欲睡;第二次,商鞅讲王道,秦孝公依然没有精神;第三次,商鞅讲霸道,秦孝公终于打起了精神;第四次,商鞅讲强国之道,秦孝公主动的靠近他。通过几次的交谈,秦孝公准备任用商鞅进行变法,为的是富国强兵。变法之前,商鞅舌战群儒,一举说明了变法的必要性和紧迫性。终于,公元前356年,秦孝公任命商鞅为大良造,实行变法,短短十余年时间,秦国由一个偏远的二流国家,一举超越其他六国,成为了最强大的虎狼之国。

商鞅变法,极大的解放和发展了秦国乃至来秦国的其他国家人们的生产力,最终的场景是战士们拼命砍敌人脑袋,耕夫们玩命的耕种锄犁,妇女们不要命的织布。变法变法,变得是现成的法,必然会损害那些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无形之中,商鞅已经得罪了很多人,其中就有国君秦孝公的太子。秦国富强了,然而秦孝公却已经老了,病危中,秦孝公要把国君之位传给商鞅,客居在秦国的商鞅是怎么也不敢同意的。秦孝公死了,他的儿子秦惠文君继位,马上就收到了公子虔的诬告,说商鞅谋反。于是惠文君派人去商地讨伐商鞅,商鞅无奈才想要去魏国躲避一下,这才出现了傍晚投店的事情。

商鞅来到了魏国城边,被守城的将士认了出来,拒绝他入内。原来商鞅曾经带领军队打败过魏国,生擒了主帅公子昂,迫使魏国迁都大梁。无奈的商鞅只好再次回到自己的封地,组织人马武装反抗秦惠文君的讨伐,结果自然是寡不敌众,最后兵败被杀。然而,似乎还不解恨,秦惠文君让人将商鞅的尸体带回都城,然后把商鞅的尸体进行车裂,就是五马分尸,可叹一代改革家死都死了,还落得个这般下场。

商鞅何罪?难道变法就是罪责吗?没有商鞅变法,只怕秦国永远都只是一个边陲小国;没有商鞅变法,秦国又怎么可能富国强兵?没有商鞅变法,秦国早晚会被中原强国给吞并;没有商鞅变法,若干年后,秦始皇哪来的统一天下的基础!可叹,这么一个了不起的人,最后却被五马分尸!说商鞅薄情寡恩,说商鞅刑法太重,作为一个客居在秦的卫国人,他能怎么办,再说秦国,当时是个疲弊的小国,乱世用重典,你好我好大家都好,那还变个什么法!清朝谭祠同说“自古变法未有不流血牺牲者”,不流血不死人那不叫变法,改变必然是痛苦的,也必然是会影响一部分人的既得利益的,可笑公子虔和秦惠文君竟然因为私仇旧恨车裂商鞅,让人想起后来的蒙恬,忠心耿耿,祖孙三代为秦将,最后却被赐死,这样一个嬴氏家族,才是真正的无情无义帝王家,也活该他们被项羽灭族灭门,活该他们断子绝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