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陈树湘:革命的烈火岂能扑灭

原标题:陈树湘:革命的烈火岂能扑灭

在众多的红军指挥员里,有这么一位传奇人物,他从菜农当上了红军师长;他以能守善攻、骁勇机智著称于战场;他是红军长征铁流的后卫,被俘后,他怒视敌人,亲手绞断了自己的肠子。这位铮铮硬汉就是长征中牺牲的第一位红军师长、被人们誉为铁血红军将领的红三十四师师长陈树湘。

升任红三十四师师长

陈树湘,原名树春,字子凤,1905年1月30日出生于长沙一个佃农家庭。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后,长沙这座古城沸腾了。湖南学联组织了十几个演讲团,在街头巷尾作反日爱国演讲。随父到长沙城郊种菜的14岁的陈树湘对这一切感到又好奇又兴奋,每天上街卖完菜后,就去听学生的街头演讲,还站在街头看学生演《鸦片战争》《哀我台湾》等新剧,有时深夜也不回家,把自己融入到反帝爱国的浪潮之中。特别是他的家与毛泽东在长沙城东清水塘住处只有一岭之隔,他又常去那里挑水送菜,深受毛泽东和杨开慧的影响。他在这里结识了何叔衡、李维汉、周以栗、滕代远、夏明翰、毛泽覃等许多革命领导人和积极分子,经常聆听他们在一起探索救国救民的真理,年轻的陈树湘如在黑夜中见到曙光,思想和觉悟都有了很大提高。

1922年秋,岳麓山枫叶红似火,陈树湘心里也怀着火一样的激情,加入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1925年7月,经周以栗、滕代远介绍,20岁的陈树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开启了自己光荣的革命生涯。

1927年5月21日,许克祥部叛变革命,长沙陷入白色恐怖之中,陈树湘等采取夜行昼伏的方法秘密到达武昌。在那里,陈树湘见到了毛泽东。当毛泽东和他们谈话并征求他们的去向意见时,陈树湘坚决要求到国民党的部队中去当兵、带兵,受到毛泽东的赞扬。后经周以栗介绍,他去第四军二十四师叶挺的一个新兵营当兵。这个新兵营当时驻扎在武昌黄土坡,大多数是共产党员。一天,新兵营长张子清将陈树湘介绍给连长黄赞。黄赞连长看到陈树湘身材高大,体魄结实,当即喊了声“立正”“正步走”,陈树湘的仪表和动作均显得非常威武。接着,黄连长喊来一排长杨立三,问道:“你们都是湖南人,认识不?”杨立三和陈树湘相视一笑,说:“我们不仅认识,还是一同从湖南来武昌的。不过我先来报到一天。”黄赞便安排陈树湘到杨立三那个排去当班长。

不久,武汉国民政府警卫团接到南昌来电,要他们立即开赴南昌参加新的行动。警卫团将陈树湘所在的新兵营编为三营,陈树湘升任九连三排排长。7月20日晚上,全团迅速而又秘密地登上一艘大轮船,立即起航沿江东下。途中,团领导获悉在九江有一支反动军队布防,不好通过,就决定在黄石港离船登岸,从陆地步行去南昌。当他们到达江西奉新时,南昌起义部队已向南撤离。于是,该团折向西进,到达江西修水参加起义。

9月初,毛泽东领导发动了湘赣边秋收起义,警卫团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1927年12月,陈树湘随大部队上了井冈山。

到井冈山后,陈树湘机智灵活,作战勇敢,得到了毛泽东、朱德的重视。陈树湘先后担任红四军三十一团七连连长、红四军特务连连长、特务营党代表、红二纵队四支队政治委员。1931年,年仅26岁的陈树湘被福建省军区任命为独立第七师师长、独立第九师师长。不久,调任红十九军五十四师师长。1933年6月,为支援江西红军第四次反“围剿”作战,驻守福建的红十九军缩编为红三十四师,陈树湘所在的红五十四师缩编成红一〇一团,陈树湘由师长改任团长,他毫无怨言,继续勇敢地率部在中央苏区外线打击敌人。

1934年3月,由于作战勇敢,战功卓著,陈树湘被任命为红三十四师师长。

“请转告朱总司令、周总政委,三十四师坚决完成任务”

1934年11月26日黄昏,响了一天枪声的湘桂边界渐渐平静下来。红五军团军团长董振堂和专门赶来传达命令的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在道县蒋家岭村单独召集红三十四师团以上干部开会。董振堂表情严峻地说:“同志们,蒋介石在得知我军有强渡湘江,到湘西与我红二、红六军团会合的意图后,任命何键为追剿军总司令,调集刘建绪、薛岳、周浑元、李云杰、李韫珩五路中央军,又重金收买广西的李宗仁、白崇禧和广东的陈济棠,再加上何键的部队,共26个师30万人,在潇水至湘江这个盆地上,布下一个袋形阵地,形成第四道封锁线。企图在湘江以东地区,彻底消灭我军!我军现已处在敌人袋形阵地之中,危在旦夕!”接下来,董振堂严肃地宣读了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命令,要求红三十四师留在原地“坚决阻止尾追之敌”,以掩护走了弯路行动落后的红八军团,同时担任整个中央红军的后卫,掩护主力红军和中央机关两个纵队安全渡过湘江。刘伯承拍着陈树湘的肩头,语重心长地说:“在敌重兵压境的情况下,把整个殿后任务交给你们师,这个担子很重啊!你们既要有完成军委赋予的光荣任务的决心,又要有万一被敌截断而孤军作战的准备。”刘伯承说完,董振堂又对陈树湘说:“红三十四师是个有光荣传统的好部队,朱总司令和周总政委要我告诉你们,军委相信红三十四师能够完成这一伟大而艰苦的任务。”陈树湘代表全师干部庄严表示决心:“请转告朱总司令、周总政委,三十四师坚决完成任务!”在整个湘江东岸敌情日益严重的时刻,中央红军8万余人的后卫掩护任务,便落在了红三十四师的身上。

红军史上最壮烈的湘江战役正式展开后,红三十四师与尾追之敌李云杰、李韫珩部及地方反动武装频频接火,边打边走。27日,陈树湘率全师经蒋家岭、雷口关急速进入灌阳,在水车至文市一线部署兵力,阻击追敌。28日,天将放亮,敌人就从四面八方赶来。空中几十架飞机轮番侦察、轰炸;地面上南有桂敌夏威部,东有李云杰部,北有中央军薛岳、周浑元、罗卓英部。面对十几倍于己的敌人,陈树湘镇定自若,毫无惧色,以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指挥红三十四师全体指战员紧紧地从三面奋力顶住敌人,一次又一次击退敌军的进攻,挫败了敌人锐气,一直坚持到30日凌晨,保证了红一、红三两个主力军团在前面开江辟路,为中央机关和中革军委两个纵队渡江赢得了宝贵时间,直到中央红军排在后面的红八军团顺利地渡过湘江。这时,陈树湘和红三十四师指战员才圆满完成了突破敌人第四道封锁线中的后卫任务。可是,在浴血奋战中,红三十四师全师6000多人,余下已不足千人。国民党军立即从各个方向向红三十四师合围而来,红三十四师处在了敌人四面包围之中。

30日清早,陈树湘立即下令全师转入为过江作紧急准备工作,迅速架好浮桥。然而,当部队刚开始西渡时,就遭到敌机的狂轰滥炸,地面上的敌人重重围攻,浮桥被炸毁,队伍伤亡很大,陈树湘毅然命令停止过江,带领大家从敌人薄弱部位突围,经燕头、大塘、苗源到达全州南边的洪水青,午夜在椅子坪一个小山村里歇息。

因为总是处在后卫位置,沿途的粮食都已被前面经过的部队筹集一空,红三十四师已断粮多日,饥饿难耐的指战员们依旧处在战斗状态中。当时,桂北雨水连绵,最寒冷的时节就要来了,红三十四师官兵身上的单衣都已破烂不堪,大家饥寒难忍。

12月1日上午,红军在湘江的主要渡口界首已被桂敌占领。是日下午,在北起东安、南至兴安的湘江沿岸的渡口全被敌人封锁。这一天,陈树湘率红三十四师翻过海拔1900米高的宝盖山,到达全州的箭杆青,经安和出凤凰,试图在湘江边上的凤凰嘴徒涉渡江,哪知又遭桂敌四十三师、四十四师的猛烈阻击。陈树湘深知这次可能是争取渡江的唯一机会了。他操起一支步枪,亲自率领机关人员和部队冲锋。但因孤军作战,加之连日的疲劳饥饿,虽经殊死搏斗,亦未能打退敌人,部队又伤亡100多人。井冈山斗争的老战友、师政委程翠林、政治部主任蔡中和两位团长都在此战斗中阵亡。此时,全师所剩只有七八百人,又被湘江东岸的敌人冲散。陈树湘眼看过江追赶主力部队已不可能,只得强忍悲愤和怒火,下令参谋长王光道带领师部机关和部队300余人,又向东折回全州、灌阳之间的岭脚暂避。

12月3日,红三十四师余部在罗塘和梓木塘遭敌唐煌部袭击,5日在洪水青又遭敌伍明勤、易生玉等部袭击,战斗一整天,又伤亡一批干部战士,直到黄昏才借夜色分别突围到龙母霸集中。为了摆脱孤军无援的困境,保存红三十四师留下的革命力量,陈树湘起草电文请示中革军委,建议不再过湘江。不久得到回电,要红三十四师迅速退回到群众基础较好的湘南去。

12月9日,红三十四师直属分队等400多人,在陈树湘和王光道率领下,经德里、大营到达道县瑶族聚居的空树岩村,沿都庞岭山麓向南退却。当行至永明(今江永)的大溪源时,敌何键部铁侠旅及道县保安团立即尾追而来。陈树湘率部且战且退,退至小坪村附近,敌唐季侯部又闻讯赶来截击。红军与敌在上木岭激战半日,陈树湘率部即向江华、永明边境前进,在大宝腹又与敌遭遇接火。陈树湘巧妙地指挥部队边战斗边转移,直到深夜才甩掉敌人。

革命的烈火岂能扑灭

12月12日,陈树湘率红三十四师余部来到江华桥头铺附近的牯子江渡口,计划在马山附近抢渡牯子江。陈树湘仔细地观察,发现两岸的密林里显得异常寂静。具有丰富战斗经验的陈树湘,判断这里可能有敌人设伏,命令指战员们做好战斗准备。果然,当他们乘坐的木船行至江心时,两岸突然枪声大作,部队伤亡惨重。陈树湘指挥木船奋力抢渡,快要接近河岸时,突然一颗子弹飞来,击中他的腹部。很快小船靠了岸,陈树湘坚强地紧了紧皮带压住伤口,战士们迅速扎起一副简易的担架,把他按在担架上抬着就走,由江华的界牌再进入道县。敌道县保安团闻讯,又尾追上来。

山路崎岖,上岭下坡,担架颠簸得十分厉害,陈树湘的伤口没有上药,鲜血把腹部的皮带与衣服都浸透了。望着师长苍白的脸上冒出的豆大汗珠,指战员们又心疼又着急。由于敌情严重,为了减少伤亡,指战员们沿途一直藏匿避战。其中,有个战士吼道:“我们跟敌人拼了!”担架上的陈树湘听了,顾不得伤口的剧烈疼痛,问:“是谁说要拼?”大伙沉默了一会儿,一个战士走出来说:“师长,是我。”陈树湘问道:“为什么要拼呢?是革命到底了,还是被当前的局势吓倒了?”大家听了,都低下了头。陈树湘责备地说:“我们是毛委员亲自创建的部队。秋收起义、井冈山斗争、南下赣南和闽西、几次反‘围剿’,那样艰苦的环境,我们都战斗过来了,难道眼前这点困难都不能克服吗?拼很容易,但这正合了敌人的心意。敌人‘追剿’的目的就是要把我们拼光。”那个战士听了,眼里含着泪花,说:“师长,我的想法错了……”陈树湘温和地看了大家一眼,忍着剧烈的伤痛说:“我知道大家的心情,从毛委员带领我们上井冈山后,从来没有遇到这样大的挫折,是敌人强大吗?不是。他们的四次‘围剿’都被我们粉碎了。第五次反‘围剿”为什么会失败,这次湘江战役为什么遭到这么大的损失?这些问题,我和同志们一样在思考……”突然,他语气一转,激昂地说:“我相信毛委员一定会回到中央来领导我们的,革命一定会胜利。同志们,我们不能被眼前的困难吓倒了,要发扬井冈山的精神,坚持斗争,一直要坚持到最后胜利!”战士们情绪激奋,齐声说道:“师长,请放心,再大的困难,我们一定能克服。”

陈树湘接着说:“现在,我们的任务就是要快速前进,甩开敌人,回湘南开展游击战争,然后再返回井冈山。”陈树湘说到这里,伸出惨白而冰凉的手,与参谋长王光道的手紧紧握在一起。良久,对参谋长说:“老王,你是老同志、老党员,我把这支队伍交给你,你一定要将他们带出去!”王光道哽咽着说:“师长,我们一起走!”陈树湘勉强地笑笑,说:“环境这么恶劣,我这个样子,能冲出去吗?你带部队突围,我掩护。冲出去一个就是为革命保存了一份力量!”

当红三十四师余部100多人,到达四马桥的旱禾田村时,地方反动武装道县义勇总队扑了过来。参谋长王光道立即指挥部队边打边走,在到达清水塘时,红军占据有利地形击退了敌人。陈树湘最后一次集合阵地上的战士清点人数,仅存的一个连长向他报告说:“我们现在还有53人,15名轻伤,7名重伤。枪支有余,然而子弹只有103发……”这时陈树湘立即对指战员们做出指示:“敌人还会反扑的,可能会出现种种意料不到的情况,大家要各自为战,冲出去,到前面的牛栏洞山区会合。”刚布置完毕,只听一阵“砰砰”的枪声,敌江华、宁远、道县3个保安团蜂拥而至,红军战士且战且走。几个抬担架的,奔跑行走很不方便,也不安全。陈树湘见此情景,再三挣扎着要下来,战士们说什么也不同意。当部队退到富竹湾时,路边馒头岭上又突然响起了枪声,另一股地方反动武装向红军进行阻击。前有阻敌,后有追兵,形势十分严峻。陈树湘当机立断,命令一个班抢占馒头岭对面山头做掩护,其余指战员迅速冲过敌人的火力网。战士们立即做好冲击准备,陈树湘怕拖累大家不肯再走了,他亲切地对大家说:“你们抬着我,能冲过敌人的封锁线吗?不要作无谓的牺牲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保存革命力量,死了我一个陈树湘算不了什么,你们赶紧冲出去,不要管我!”指战员们听后心如刀割,谁也不愿意离开这位可敬可爱的英雄师长,不由分说,大家强行把师长按在担架上,由两个大个子战士抬着走。在馒头岭对面山头红军射击火力的掩护下,战士们奋力向前冲去。

眼看就要冲过敌人的火力网,突然抬担架的两个战士被敌弹击倒,陈树湘滚到田沟里,两个警卫员马上扑上来保护。陈树湘推开他们,喊了一声:“打,掩护同志们!”接着便举枪向敌人连连射击。枪声吸引了敌人的火力,同志们在参谋长王光道率领下冲了出去。陈树湘在两个警卫员的搀扶下,撤退到路边的一座破庙里,继续向敌人射击,直到子弹打完为止。而后,他叫警卫员扶着走出庙门,不动声色像一尊巨人屹立在庙堂前的草坪上。

在四马桥“正生药店”坐镇指挥的敌保安团营长何湘,听说抓到一个红军师长,高兴得发狂,立刻叫人抬来,竭力装出一副笑脸,要去搀扶陈树湘。陈树湘用手一推,由两个警卫员扶着,走进了药店。

何湘讨了个没趣,铁青着脸喝道:“你是师长?”

“知道了还问什么?”陈树湘说。

何湘装着一副笑脸,要给陈树湘上药,请他入席用饭,皆被陈树湘拒绝。

何湘眼珠一转,问道:“你是要死?”

陈树湘仰头笑了,说:“为革命,我是准备随时献出一切。”

何湘劝阻:“你们的队伍已经打光了,你们赤化全中国的梦想已经不可能了!”

陈树湘蔑视地说:“红军主力已经突围,革命的烈火岂能扑灭?”

何湘变了脸色:“想死?没那么容易!我不叫你死,要把你送到长沙,送到南京,叫全世界的人知道,你们共产党完了,你们红军完了……”

陈树湘大喝一声:“住口!共产党不会完,红军也永远不会完。你们抓住一个陈树湘,这算不了什么,全国还有千千万万的共产党员和红军战士。革命的烈火,岂是你们能扑灭的?它必定越燃越旺,烧死一切害人虫,烧出一个新世界!”陈树湘面对敌人的各种威胁利诱,毫不动摇,拒医绝食,坚持斗争。何湘黔驴技穷,气得额头上的青筋直跳。没有办法,他只好叫人抬着陈树湘,送往道县县城保安团司令部请功。上午8时许,当押送陈树湘的担架行至道县蚣坝镇石马神村附近时,陈树湘乘敌不备,忍着无以言状的剧痛,用手从伤口伸入腹部,抠出肠子,使尽全力大叫一声,扯断肠子,壮烈牺牲,实践了他“为苏维埃共和国流尽最后一滴血”的铮铮誓言!时年29岁。

陈树湘的壮举,留给敌人无限的震惊和恐惧。敌道县保安团团长唐季侯火速将陈树湘的遗体拍照送往敌驻衡阳的省保安司令部存验,接着又惨无人道地将他的头颅割下,装在一个竹笼里送到长沙。12月20日下午2时,敌何键的“追剿总司令部”将陈树湘的首级悬挂于小吴门外中山路口的石柱上。道县百姓为其壮举所感动,在夜里悄悄地将陈树湘没有头的遗体掩埋在潇水河畔。(王洪喜 李金明)

(原载《湘潮》2019年第一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