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孤悬塞外的英雄与红颜,连胡人都被他们感动,祖国也只能说声抱歉

原标题:孤悬塞外的英雄与红颜,连胡人都被他们感动,祖国也只能说声抱歉

在中国的历史上,有一种传说中的乐器,叫做胡笳,胡笳顾名思义“胡人之笳”,笳同“葭”(蒹葭苍苍的葭),也就是尚未开花的芦苇管,北方多芦苇湖,少数民族很早就发现,在芦苇的空茎杆上开三个孔,竖吹可以吹出哀婉浑厚的曲调,于是就发明了这种原始的乐器“胡笳”。

现代胡笳经过改良,乃用木管制成,演奏时,管身竖置,双手持管,两手食指、中指分别按放三个音孔。上端管口贴近下唇,吹气发音,可发出十二度的五声音阶。吹奏者多用喉音吹奏,喉音与管音同时发出声音,或用喉音引出管音。胡笳音色圆润、深沉,演奏技巧非常独特,可以说是世界上最难学的乐器之一,目前我国能奏者仅仅百人左右,善奏者则不到二十人。

三国时期有一个大才女叫蔡琰,字文姬,是东汉末年文学家、书法家、音乐家蔡邕的女儿。蔡邕有三个女儿,但只有蔡文姬得到了蔡邕的真传,不仅博学多才、书法优美,而且精通音律,琴艺高超,可惜她的命不好,年纪轻轻就死了丈夫,后来又遭逢天下大乱,蔡邕被王允所杀,长安又遭遇凉州军荼毒,随难民一起流浪的蔡文姬被趁火打劫的匈奴骑兵掳走,从此流落草原十二年之久,并为匈奴左贤王生下了两个孩子。

图:蔡邕与蔡文姬

可怜蔡文姬,身为名门闺秀大才女,却只能流落蛮荒,这里没有亭台楼阁,没有精食霓裳,没有诗词歌赋,没有琴棋书画,只有胡风浩浩、冰霜凛凛、牛羊嘶鸣、戈壁苍茫,蔡文姬不明白,这种逐水草而居,总是像风沙一样流浪的日子,还能称之为生活、称之为家吗?午夜梦回,蔡文姬常感哀伤,但她只得攒眉向月空断肠,无日无夜思故土,气咽悲深泪成血。

东汉末年这个大乱世,就连皇帝都颠沛流离活得没个人样,蔡文姬即便身为天下第一才女,倾国倾城的红颜,那又怎样呢?乱世人命如蝼蚁,能活着,就知足吧。

于是,蔡文姬慢慢的绝望了,她强逼自己适应了匈奴的生活,并学会了匈奴的语言,以及匈奴的乐器胡笳,她本以为自己会永远待在这寂寞荒凉的边塞相夫教子、度过余生。

然而,就在建安十三年也就是赤壁之战这一年,蔡邕的好友曹操终于打听到了蔡文姬流落匈奴,于是派使者携带黄金千两,白璧一双,把她赎了回来。蔡文姬既想回到故乡,又舍不得自己在匈奴的两个儿子(已是匈奴王子,带不回来),心中非常纠结,这边是游子最刻骨的乡愁,那边却是母亲最深邃的爱意!面对亲子与故国的两难选择,她欲哭无泪心如刀绞,但曹操的好意她无法拒绝,况且她还有很多未完成的心愿,于是,在汉使的催促下,蔡文姬恍恍惚惚策马而去,终究踏上了南归之路。

图:金代画家张瑀所作《文姬归汉图》

南归途中,蔡文姬一路吹起胡笳,12年的风风雨雨点点滴滴注入心头,如泣如诉,百转千回,于是她饱含血泪,写下了哀怨惆怅、令人断肠的著名诗篇《胡笳十八拍》,全曲通过她被掳、思乡、别子、归汉等一系列坎坷遭遇的倾诉,生动地再现了大乱世背景下小女子的悲欢离合与屈辱磨难,郭沫若认为,这是继屈原《离骚》以来最值得欣赏的一部长篇叙事诗,可见其在中国文学史与音乐史中的地位。

蔡文姬回到中原后见到曹操,曹操表示很惋惜蔡府的珍贵藏书在董卓之乱中遗失焚毁,希望蔡文姬能够重新整理。蔡文姬竟然凭着记忆默写出了四百多篇,为中国文化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遗产。曹丕与蔡文姬也是亦师亦友,当时许多文人墨客与蔡文姬来往,互相切磋学问。蔡文姬虽然历尽人世间的磨难与悲欢离合,结局总还算是圆满吧。

图:蔡文姬墓

转眼过了将近一百年,中国又出了一个吹奏胡笳的牛人,那就是以“闻鸡起舞”的励志故事感动天下的西晋名将刘琨。

刘琨,字越石,中山魏昌(今河北无极县)人,同刘备一样,也是汉朝中山靖王刘胜之后。只可惜,他所处的时代,比刘备还差,刘备尚有希望讨国贼兴汉室,刘琨之时却已五胡乱华,他虽然闻鸡起舞、志在北伐,但西晋孱弱,希望渺茫。

终于,机会来了,公元306年,刘琨被派到并州(今山西)做刺史,这官儿好像挺大,但西晋朝廷只拨给他1000多人。

然而,刘琨没有半点退缩与埋怨,他决定就靠这一千多人,去拯救北方汉民于胡人的水火之中。

英雄孤独,英雄无悔。

一年后,刘琨到达了并州的治所晋阳(今山西太原)。此时的晋阳,在经历了战乱洗劫后,已经成了一座空城、死城。刘琨于是带着这一千多人整修城池,招抚流民,恢复生产。他要让这座孤悬塞北的死城在这四面胡氛之中重现生机,成为一把插入敌军心脏的钢刀。

于是,接下来几年的时间,刘琨苦苦的支撑着这座标志着华夏仅存尊严的孤城,给北方那些挣扎在死亡线上的汉民以些微的希望。祖国很远,没有支援,只有胡笳陪伴他渡过这些最艰难的岁月。

有一年,数万匈奴兵包围了晋阳,想拔掉晋朝在北方留下的这颗最后的钉子,城内一千多晋军都惊慌失措,刘琨却乘着月色登上城楼,吹起他心爱的小胡笳,让笳声在这如水的月色中静静流淌。匈奴人听到家乡的乐声,纷纷走出营帐,沉醉于这婉转凄凉,悠远绵长的曲调中,一边叹气一边流泪……

好想醇香马奶酒……

好想天苍苍野茫茫的大草原……

好想家中的妻子和孩子……

我好想回家,妈妈……

刘琨一曲终了,匈奴人已军心尽丧,完全没有心思打仗了,于是纷纷拔营而走,还没天亮就已撤得干干净净。

没想到吧,一曲胡笳,竟能退敌数万。因为没有人会比远离祖国、又无比爱国的刘琨更明白——那刻骨的思乡愁绪,可以达到什么样的力量。

又几年后,壮志未酬的刘琨被他信任的鲜卑盟友所杀,临死之前,刘琨又吹起胡笳,在监狱的墙上留下了一句千古绝唱:

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