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项指标全面被碾压,百年交通银行还有未来吗?

原标题:多项指标全面被碾压,百年交通银行还有未来吗?

前言:

作为五大行之一,交通银行(03328-HK;601328 -SH)已全面落后其他四家国有银行。

同时,继2015年营业收入被股份制龙头招商银行赶超后,去年上半年交行的净利润也被招行超越。

处境尴尬之余,交行又迎来了“多事之秋”。

近日,交通银行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社保基金通知,其将在未来6个月累计减持不超过14.85亿股,即不超过交通银行当前已发行普通股股份总数的2%,对应4月2日交通银行6.28元收盘价的总市值为93.26亿元。

社保基金减持之外,短短一年的时间,交通银行董事长再次易人,彭纯已经宣布辞职。

社保基金减持2%股份

说到投资圈大佬,社保基金的持仓动态备受关注。

社保基金是指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负责管理的由国有股转持划入资金及股权资产、中央财政拨入资金、经国务院批准以其他方式筹集的资金及其投资收益形成的由中央政府集中的社会保障基金。

社保基金不向个人投资者开放,是国家把企事业职工交的养老保险费中的一部分资金交给专业的机构管理,实现保值增值。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4月16日,在已披露年报的上市公司中,有262家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中出现社保基金身影。

以银行股为例。由于股息率较高,银行股一直都是社保基金偏爱的对象。

据交通银行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社保基金会共计持有交通银行A股和H股109亿股,占公司已发行普通股股份总数的14.71%。

2004年,社保基金作为战略投资者入股交通银行后,十多年来,一直默默坚守,并增持股份。

不过最近,社保基金减持交行2%股份的消息在市场上引起一片哗然。

其将在未来6个月累计减持不超过14.85亿股,即不超过交通银行当前已发行普通股股份总数的2%。

社保基金这次减持的股份主要来源于2012年参与的定增配售份额,当时发行价为4.55元,对比目前价格6.28元,约有25.69亿的收益,再加上近7年来每股分红1.60元,社保基金这笔定增款累计收益高达49.41亿元。

减持的背后原因是什么?虽然社保基金会表示减持是根据其资产配置计划和业务发展需要,但市场人士对此解释似乎并不大认同。

有人认为,对于社保基金的减持,是在情理之中,毕竟交通银行在二级市场并不被看好。

因为截至目前,交通银行已经连续四年多处于破净状态了。尽管进入2019年以来,银行股估值略有回升,但交通银行的股价仍被压在6元左右,距离8.59元的每股净资产仍相去甚远。

所谓“破净”,是指在A股市场上,股价低于每股净资产的现象。

其实,业内人士指出,社保基金减持交通银行实非偶然。

业绩掉队四大行

一般来讲,重要股东减持某一只股票有可能是对其不太看好。

目前,包括交行在内的国内五大行均已披露完年报,不出意外,超强的赚钱能力再次获赞不少,交行为此也蹭了一波好评。

但具体来看各项财务指标,交行的成绩确实有点“水”。

首先在营收方面,2018年,交通银行实现营业收入2127亿元,同比增长8.49%,相比赚钱能力最强的工商银行,营收不及三分之一,且排名最末。

其次,重要的盈利指标净利润排名也是“垫底”,仅录得三位数为736亿元,同比增长4.85%,同样大幅度落后于其他四家。

不良贷款方面,2018年五大行不良贷款率均下降,且均低于银保监会发布的2018年二季度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86%。

截至2018年底,工商银行(01398-HK;601398-SH)、农业银行(01288-HK;601288-SH)、中国银行(03988-HK;601988-SH)、建设银行(00939-HK;601939-SH)、交通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52%、1.59%、1.42%、1.46%、1.46%。

相比较来看,交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是比较低的,意味着交行在收回贷款这一方面风险还是较低的。

被股份制龙头赶超

不光远远落后于国有银行,交行的营收及净利润也被股份制银行赶超。

和大多数85后年纪差不多,招商银行(03968-HK;600036-SH)1987年成立于深圳蛇口,是国内第一家完全由企业法人持股的股份制商业银行,同时也是中国内地市值第五大银行。

这样看来,交行更像是一位“老者”,因为其创始于1908年,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银行之一,也正因为此,交行一直冠有“百年老牌”的名号。

数据显示,2015年,交通银行营业收入1938.28亿元,同比增长9.26%;招商银行实现营业收入2014.71亿元,同比增长21.47%。而在2018年,交通银行营业收入为2127亿元,同比增长8.49%;招商银行营业收入为2486.56亿元,同比增长12.57%。

从图表来看,自2015年开始,招行的营业收入全面超越交行后,两者之间的差距缺口越来越大。

而在净利润方面,交通银行被招商银行首次超越是在2017年第一季度。

当时,交通银行实现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93.23亿元,同比增长1.35%;招商银行实现归属于本行股东的净利润199.77亿元,同比增长8.87%。

从2017年全年来看,两家银行的净利润已非常接近。

2017年,交通银行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02.23亿元,同比增长4.48%;招商银行实现归属于本行股东的净利润701.50亿元,同比增长13.00%。

到了2018年,交通银行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736亿元,同比增长4.85%;招商银行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05.6亿元,同比增长14.84%。

由此可见,两家银行的净利润已经由2017年的“非常接近”也已变成“全面赶超”了。

此外,在市值排行榜上,招商银行市值已稳超交行长达三年之久,可以说,招商银行已经赶超交通银行成为中国第五大银行。

与此同时,兴业银行(601166-SH)现在也跃跃欲试想要挑战交行的座次。这种局面之下,交行所谓“五大行之一”的称呼实在有些尴尬。

交行的困局在哪里?

随着时代变革的加快,传统银行业躺着赚钱的日子已不再如往日般轻松。

如果论零售业务转型,交行错失时机可能是诸多外因所致。但就连其大力倡导的国际化,交行的海外业务和国际战略也远比不过中国银行,且综合竞争水平又难以与工行、建行匹敌。

如此,交行的百年基业恐怕难守矣!那么,交行缘何沦落至此?

错失零售转型

对于交行的没落,有银行业内人士曾指出,交行最大的问题是战略模糊。

一直以来,招商银行常常被市场用来作为零售转型的样本分析,但其实,交行也曾提出过“打造一流零售银行”的目标。

所谓的“零售银行”,是指服务于普通大众和中小企业,通常是透过银行分析、自动柜员机及网上银行等交易,与之对应的是批发银行。

在经济面临下行压力、金融监管趋严的背景下,零售业务已然成为各家银行增加利润的“利器”。

据统计,在近日各上市银行相继披露的业绩报告中,“零售”毫无悬念地当选为关键词之一,尤其在招商银行的年报中,“零售”一词出现的频率高达33次。

从银行机构类型来看,股份制银行零售转型表现明显优于国有大型银行以及城商行;从业务类型来看,信用卡与房贷成为2019年零售业务增利主力军。

而对于交行和招行,2004年是其零售转型的“分水岭”。

当年,交行一边在引入汇丰银行,开始将零售银行业务作为战略转型重点的同时,也在忙着引进战略投资,进而筹备赴港上市。

同样是这一年,招行也在力推零售业务作为转型路径,正式将发展零售业务提升到战略层面,逐步推进零售银行业务管理体制和组织架构改革。

不同的是,交行从零售转型业务战略到确认,整整晚了两年。

直到2006年,交行才明确表示,在制定战略发展规划时,正式提出“打造一流零售银行”的目标,并在自愿配置上给予充分倾斜。

而从2008年开始,交行的发展战略又再次改为“两化一行”,即走国际化、综合化道路,建设以财富管理为特色的一流公众持股银行集团。

于是,“零售”的字眼,逐渐从交行的战略规划中模糊。

管理能力较弱

自2017年以来,高层变动就成为交通银行的典型标签。

2017年8月,交通银行曾发布公告称,董事长牛锡明因身体原因,需要集中一段时间休养治疗。经董事会推举,暂由副董事长彭纯在此期间代为履行职责。

2018年2月,交通银行总行召开干部大会,中组部宣布中央关于交通银行人事调整的决定,彭纯担任交行党委书记、拟任董事长,免去牛锡明交行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由于行长一职开始空缺,彭纯同时代行行长职责。

而就在短短一年时间后,交通银行近日又发布公告称,因国家金融工作需要,董事长彭纯辞职。

值得注意的是,交行更大范围的人事变动,从下至上已长达四五年之久。

数据显示,过去四、五年间,交行密集流失的总行级别部门总经理以及省分行一把手,占比高达百分之二三十。

对此,有业内人士评价称,这样的变动率势必对银行经营和士气都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

此外,除了高管层的变动,近几年,交行也频繁出现因违纪违法导致的人事动荡,这些都无一例外地戳中了交行管理层面的弱点所在。

中间业务存在竞争短板

众所周知,商业银行利润的主要来源就是“吃息差”,其收入主要由利息收入及非息收入中的手续费和佣金收入。

据统计数据显示,在26家上市银行中,近七成的收入来源于利息净收入,约20%来自于手续费和佣金收入,手续费及佣金收入的增速不及净利息收入的增速。

而从五大行披露的2018年年报显示,在利息净收入这块,其他四大行均远超交通银行,尤其是工商银行,净利息收入是交通银行的四倍之多;从增长速度来看,2018年交通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的利息净收入同比增长率分别为4.8%、7.4%、9.6%、8.1%、6.2%,交通银行同样垫底。

对于交行而言,息差垫底也就算了,但随着时代发展,商业银行依靠息差收入竟也变得越来越难以为继。

一方面,以余额宝为代表的货币基金的高速崛起,让商业银行再想用低息吸收存款变得困难,另一方面,企业贷款的渠道多元化,也让商业银行在想高息房贷变得不容易,商业银行的竞争逐渐演变成为中间业务的竞争。

仅以信用卡业务为例。到了2018年8月份,交通银行的信用卡发卡量突破了7000万张的大关,而早在2017年年底,招行信用卡就已累计发卡1亿张。

由此可见,交通银行的中间业务竞争也存在短板。

互联网业务增速乏力

进入互联网时代,各家商业银行开始在互联网业务的速度和深度上相互比拼。

特别是移动互联网产品的发展水平,金融科技在移动互联网产品的应用直接成为了商业银行业务发展的最重要竞争点。

根据交通银行的数据显示,2018年10月10日交通银行的手机银行用户终于突破7000万,而招商银行在9月份则宣布,截至2018年8月底,招行两大App累计用户数已近1.3亿,月活用户数已逾6757万。

不仅用户数实现了超越,招行的APP日均访问量已经到了7亿次,在手机银行的活跃度方面更是远远超过了交通银行。

其实,仅从交通银行和招商银行的对比就会发现,两者之间最大的问题就是招行更加体现灵活性和创新性,而交行则相对保守。

总结:

如今,随着货币基金及互联网业务的兴起,传统商业银行面临转型的压力会越来越大,尤其对于处境愈发尴尬的交通银行,更是“任重而道远”。

在2017年度的“港股百强”榜单中,不仅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以及中国银行四大行排名前十位,招商银行也排位第11名超过交通银行,值得关注的是,招行的排名也仅比交行超前三个名次。2018年,交行能否在“港股百强”的排位中超越招行呢?敬请留意2019年5月24日(星期五)将于深圳中洲万豪酒店举行的“港股百强”颁奖典礼。

作者:冯雨瑶

编辑:李雨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