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老记者台恩普:见证祖国改革浪潮洗礼后的大美浙东

原标题:老记者台恩普:见证祖国改革浪潮洗礼后的大美浙东

由于工作关系,我曾多次采访过一些浙东城市,杏花春雨、小桥流水都给我留下了美好印象。到了晚年,借着开会、调研、考察的机会,我又来到浙东,再次看到这里的云落小溪、草色波光,领略到新时代的大美浙东。

文化名城宁波

1978年秋,我刚担任《中国青年报》记者,随老报人廖寿衍大师兄第一次来到上海和浙江出差采访,在杭州待了几天后就去了绍兴和宁波。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南方的大城市和第一次看到大海,大开了眼界,惊奇和喜悦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当时,老廖兄给报社发电: “我们已平安到甬。 ”至此,我才第一次知道宁波简称为“甬”。 几天来,采访这里青年工作和开展的活动,发去几条新闻消息之后,老廖兄还带着我们参观了宁波海港,看到了从未见过的大轮船。 到渔民家吃饭,看到像大馒头一样大小的海鱼块摆在饭桌上,生长在内地的我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深感惊奇不已。 转大街时,很多店铺都卖汤圆,甜点、咸的、馅的种类很多,才知道汤圆是浙江著名的特色小吃,加深了对儿歌《卖汤圆》的记忆。 那次在宁波我们还参观了著名的中国五大藏书楼之一的天一阁,之后到了舟山群岛、岱山县,一路收获满满,增长了不少见识。

作者 台恩普

相隔近四十年后的2016年秋和2018年夏,我随几位从事老龄工作的朋友再访宁波。所见所闻,恍若隔世。一个繁华似锦的沿海大都市展现在眼前,不由让人感慨万端。如今的宁波已成为浙江省副省级的计划单列市,世界第四大港口城市,中国综合发展水平前15强中心城市,长三角五大都市圈中心城市之一,长三角南翼经济中心,连续五次蝉联全国文明城市。 它也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和中国著名的院士之乡。

时间有限,在工作之余只参观了几处最著名的景点。在宁波广安养怡园院办公室林主任的陪同下,我第二次参观了天一阁。与四十年前相比,这里扩展了规模,增加了一些配套的景点,藏书更加规范、科学,也体现了国家对这一历史名楼的高度重视。

导游介绍到,天一阁位于浙江宁波市海曙区,是中国现存最早的私家藏书楼,也是亚洲现有最古老的图书馆和世界最早的三大家族图书馆之一。 占地面积2.6万平方米,建于明朝中期,由当时退隐的兵部右侍郎范钦主持建造,1982年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藏各类古籍近30万卷,其中珍椠善本8万卷,尤以明代地方志和科举录最为珍贵。天一阁建于明嘉靖四十年(1561年)至四十五年(1566年),是当时明朝兵部右侍郎范钦所建的私家藏书楼。范钦所收藏图书以方志、政书、科举录、诗文集为特色。 由于一度位高权重,范钦的一部分藏书为官署的内部资料,这也是普通藏书家难以获得的。

天一阁

天一阁为三层楼房,楼上通为一间,楼下分为六间,前后有长廊相互沟通,取“天一生水,地六承之”,意在防火。天一阁楼前有天一池,引水入池,其整体园林布局十分科学、精致,成为中国藏书楼的样板。后来的藏书楼:比如北京文渊阁、承德文津阁、杭州文澜阁、沈阳文溯阁,都是仿照宁波天一阁的形式而修建的。“藏书之富,甲于天下”,如今这里已成为宁波人引为自豪的城市文化招牌。

驱车来到宁波市余姚长青园健康服务中心调研,听罢褚院长的工作介绍,方知余姚市是大名鼎鼎王阳明的故乡。大家饶有兴趣地参观了王阳明的故居。

王阳明故居位于余姚市余姚镇龙泉山北麓武胜门路,是一座看上去并不十分起眼的古代官员府第。 听讲解员介绍,明成化八年(1472年),王阳明诞生于此。 故居内各大建筑按中轴线由南往北依次为门厅、轿厅、砖雕门楼、大厅、瑞云楼、后罩屋。大厅两侧各有侧屋。 故居总占地面积4800平方米。其中瑞云楼是王阳明当年出生的地方,已修复如初,辟为王阳明史迹陈列馆。大厅为王氏家人议事及重要庆典活动场所。其他建筑如砖雕门楼、轿厅等历经岁月沧桑,仍保持了原有风貌。1997年3月被公布为余姚市文物保护单位。

王阳明故居

这些年,世人一直在推崇王阳明的光辉形象,说他是有史以来最受中外伟人推崇的心学大师,他不仅与孔孟并称的儒家圣人,更是与尼采齐名的哲学家,他集立德、立功、立言于一身,首次实现了古今圣贤的最高人格理想,是曾国藩、孙中山、德川家康、稻盛和夫等成大业者一直推崇的心灵导师。

我们走进王阳明故居,这里展示了他的不平凡的一生。自古雄才多磨难。王阳明因奸人诬陷,被朝廷发配边陲,险遭贼人劫杀,但他没有气馁和消沉,而是凭着自己坚强的意志和文武兼备的才华,报效国家、惠及民众、流芳千古。 看罢王阳明坎坷而又辉煌的一生,不由惊叹只有57岁的他,创造出如此不平凡的业绩实是令人敬佩!

“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王阳明的曲折人生和深邃的思想昭示世人:在人生的道路上应该如何树立高远的志向,如何建立正确的处世之道;面对逆境、困厄又该如何感悟生命的真谛,提升自己的思想境界,修炼强大的内心? 王阳明用他的一生给出了最好的答案:立志,力行,致良知,知行合一。 这正是他受人崇敬,尊为“圣人”的缘由所在。

名士之乡绍兴

我多次到过星汉灿烂、名人荟萃的绍兴,每次来到这里都有不虚此行的收获和心灵的启迪,和杭州一样,都有着百来不厌的感觉。

绍兴已有2500多年建城史,是首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联合国人居奖城市,也是著名的水乡、桥乡、酒乡、书法之乡、名士之乡。著名的文化古迹有兰亭、禹陵、沈园、柯岩,王羲之、贺知章、蔡元培、周恩来、秋瑾、鲁迅、马寅初等名人也曾在这里居住生活。2018年12月,绍兴被评为最佳地级城市第7名,中国创新力最强的30个城市之一。 不久前,我带着旅居海外的晚辈们专程重游了绍兴郊外的兰亭,意在增加对他们中国文化的熏陶和培养。

兰亭

兰亭之所以得名,是因为春秋时期越王勾践曾经在此地种植兰花,得称为兰渚,也就是兰花盛开的河边的意思。到汉代,在这里建立了驿站,也就称为兰亭,一直沿用至今。王羲之、王献之父子在书法上的造诣是历代为世人所称颂的,尤其是王羲之更是被冠以书圣之名。 能够带晚辈们身临其境,亲身体验其当年练字场所,追忆创作书法界传世之作情景,无疑是人生一件快事。

《兰亭序》在书法艺术上的地位自然无须评说,其文笔之优美,意境之深邃,抒情之贴切,对我们的人生充满启迪。

我们随着导游的讲解,逐一参观了兰亭景区内的各个景点。曲水流觞、当年御碑亭、乾隆御碑亭都是不错的去处,走过一个个景点就是品味王羲之的一生。此时,园内走过来一群小学生,他们在老师的带领下也来参观兰亭。老师讲解王羲之的洗砚台池的故事,让孩子们想象王羲之小时候勤劳刻苦,为练书法,以致洗笔的墨都染黑了整个池子。王右军祠内还展出了王羲之的各个时期的书法作品的摹本,以及后人的一些临摹稿件,很值得一看。

王羲之故居

在绍兴去新昌的路上,我们无意参观嵊县金庭观——王羲之故居。陪同的同志介绍,王羲之故居现今存有两座,一座是其早期故居,在现今山东省临沂市,另一座就是位于绍兴市嵊县金庭观。 书圣故里的翰墨文化十分悠久,如今人们为纪念王羲之还在此举行书法节,许多人在追寻古人同时也能提升自己。这座金庭观原为王羲之晚年隐居之所,后被王羲之十三世孙王衡改为道馆,取名金真馆,在此处修行。到宋代初年,才被朝廷建造相关王羲之纪念的景点,主要有右军祠、玩鹤楼、书楼等。

山东临沂王羲之故居,我也曾参观过,恕我直言,两地相比,较之山东临沂的王羲之故居,绍兴嵊县这座金庭观的王羲之故居不论从占地规模,还是景点布设均要稍逊一些,主要是地处偏僻,来参观的人较少,也清净了许多。

看得出来,晚辈们在绍兴兰亭和嵊县王羲之故居获得了在国外很难学到的文化知识。他们甚至问到,王羲之《兰亭序》的真迹到底在那里?因为展厅里介绍:王羲之以一篇翩若惊鸿的《兰亭序》,铸就一代书法风流。

我告诉晚辈们,史载五代时耀州刺史温韬已从昭陵(李世民墓陵)盗走。而民间传说中,又有《兰亭序》陪葬武则天一说。也许《兰亭序》还在乾陵中。

我后来又因考察养老机构来到绍兴市新昌县阳光福利中心调研,受到了吴国汀董事长等人热情接待。 这座由阳光福利中心创始人吴启行是位80后,他在父辈们的扶持下,带领全体职工从2012年开始,投资近亿元,经过5年的艰苦创业,终于建造了占地100亩,建筑面积1.2万平方米,设床位307张,入住率达到100%,绿化面积超过55%高标准、花园式的老年公寓。他们再次投资1.8亿元,建设了二期工程,设立床位700余张。他们于2017年荣获了“全国爱心护理工程示范基地”等荣誉称号。在这里,我们感受到了浙江省民营企业创办养老机构的巨大潜力和令人鼓舞的回报社会、惠及老人的大爱挚情!

调研期间,我们在新昌同志的建议和陪同下,参观了新昌大佛寺。 大佛寺,又名大佛禅寺,位于浙江省新昌县城南明街道,始建于东晋。全寺以石窟造像为特色,佛像规模宏大、历史悠久。其中有1600多年历史的石弥勒佛,通高16.3米,两膝相距10.6米,是中国南方仅存的早期石窟造像,被誉为越国敦煌。 南朝著名文艺理论家刘勰赞曰:“不世之宝,无等之业。 ”

新昌大佛寺

抬眼望去,这座大佛寺犹如在平原突兀建造的宏伟建筑,山环水抱、藏风聚气、景色十分迷人。陪同的朋友边走边介绍,新昌大佛寺共25平方公里,坐西朝东。大门后是观景步道,左侧有双林石窟、千佛院及佛心广场,右侧主要有射雕村、木化石林恐龙园、天然圣境、佛山圣境、五百罗汉洞、般若谷及栖光禅院,寺院最后则为南朝古刹。

新昌大佛寺和我见过的敦煌莫高窟、洛阳龙门石窟、天水的麦积山石窟、大同云冈千佛窟等著名佛教石窟在格局布置上均大同小异。这里的大佛寺主要建筑有天王殿、西方殿、大雄宝殿、大佛殿、地藏殿、藏经楼、隐鹤楼等,还有千佛院、智者法塔等。

让我感到新奇的这里的亚洲第一卧佛。 利用原有岩体雕刻成一尊卧佛,卧佛面朝西方总长37米,高9米,体现了当时世尊在拘尸那国的阿利罗跋提河边娑罗树下,涅槃时安详、宁静、智慧圆满的情景。佛像与自然山体融为一体,更显得大气磅礴、庄严肃穆。

游罢而别,心犹怦然。幸而甚之曰: 此等陶冶情操的精神享受,若非亲临此寺一谒,何以得之? (作者系全国助老工作指导委员会主任、教授)

总 编辑 / 杨鸣旭

主编 / 孙展

新媒体运营 / 杜亚娜

光明日报 ·《新天地》杂志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