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顽固派大臣徐桐 如何把自己活成了段子

原标题:晚清顽固派大臣徐桐 如何把自己活成了段子

晚清时期,中国遭遇了李鸿章所说的“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各种思潮风起云涌。但也有一种人,面对这种大变局岿然不动,拒绝接受一切新鲜事物,坚持古旧思想,盲目守旧排外,他们被称为“顽固派”。

比如,本文的主人公徐桐。

徐桐,字豫如,生于1820年,汉军正蓝旗人,道光年间的进士,同治皇帝的师傅,历任翰林院检讨、实录馆协修、太常寺卿、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内阁学士、礼部右侍郎、礼部尚书、吏部尚书、协办大学士、体仁阁大学士等职。

要论学问,徐桐堪称“学富五车”,不然,做不了皇帝的师傅。可是,徐桐的所作所为,白瞎了他满腹诗书,还将他的人生活成了一个个段子。

徐桐家住在东交民巷。我们知道,从第二次鸦片战争以后,英国、法国、美国、俄国、日本、德国、比利时等国陆续在东交民巷设立了使馆,并将东交民巷更名为使馆街。

《清史稿》说徐桐“守旧,恶西学如仇”,现在,他竟然不得不与洋人比邻而居了!为了表示对洋人的憎恶,徐桐在大门口贴上一幅对子:“望洋兴叹;与鬼为邻。”至于洋人能不能看懂这幅对子,他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有一次,徐桐与人闲聊,聊起世界上的国家,他振振有词地说,世界上只有英国、法国和意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根本不存在。

大家都惊呆了。于是徐桐进行解释:“西班有牙,葡萄有牙,牙而成国,史所未闻,籍所未载,荒诞不经,无过于此。”

有人质疑说,西班牙和葡萄牙都派人来到中国了,怎么会没有这两个国家呢?

徐桐怎么回答呢?他说,那是因为英国人和法国人总来中国抢东西,来的次数太多,自己都不好意思了,随便胡诌出两个国名,好继续过来抢。

有一年秋天,朝廷为新科举子进行复试,徐桐奉旨拟题时,试帖诗的诗题是:“校理秘文”。不知道怎么搞的,徐桐竟然将“秘”字写成“衣”字旁,成了白字。

考试的时候,考场上200多名考生,看着这个白字苦不堪言,不知道怎么下手。

这简直就是坑学生嘛。

前面徐桐坑学生,后面儿子坑他。

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慈禧太后带着光绪皇帝匆匆忙忙地逃出京城。徐桐作为体仁阁大学士原本可以一同逃离,但他没有逃,而是留在京城。

当然,徐桐只是一名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并不能抵抗八国联军。他留下来,是想以身殉国,尽“君辱臣死”的大义——就这一点而言,徐桐比慈禧太后等人又强了不知哪里去。当时,徐桐的三儿子叫徐承煜,官至刑部左侍郎,他知道父亲想拉自己一起自缢殉国,便宽慰他:“父芘拳匪,外人至,必不免,失大臣体。盍殉国?儿当从侍地下耳!”

徐桐信以为真,命老仆在大厅正梁上结了两个绳套,自己踮起脚,将皤然白首伸入一个绳套,然后眼巴巴地望着儿子。徐承煜也不管那么多了,将父亲脚下的凳子一抽,自己扬长而去。

这就是传说中的“坑爹”吧?

【参考资料:《清史稿 卷四百六十五 列传二百五十二》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