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半生名妓,后半生名媛:她只活了四十五年,却得到秦淮八艳中最好的结局

原标题:前半生名妓,后半生名媛:她只活了四十五年,却得到秦淮八艳中最好的结局

文 | 满喜喜 · 主播 | 应犹

十点读书原创

四月读书月,我们开设了“人生书房“

这是人生书房情感篇的第一篇文章

让我们一起从书籍中寻找人生答案

清康熙三年,名妓柳如是亡故不久,京城铁狮子胡同也举办了一场丧礼。

风雪呼啸中,送葬的队伍敲锣打鼓,一一路过闹市和荒野,跟在最后面的,是个中年男人,失魂落魄,抱着一块牌位,被人搀扶着,深深浅浅踩在雪地里。

到了长俸寺,僧侣们早已等候多时,恭敬地将牌位迎进新建的楼阁里,小心供奉起来。

那个男人默然立在寺外,白雪沾满衣帽,神色凄惶,见者动容。

他叫龚孝升,因为投降过两次,为世人所不齿。

寺庙里的牌位是他的妻子,既叫顾横波,是名震秦淮的眉楼主人,也叫徐善持,是朝廷册封的诰命夫人。

身为秦淮八艳之一,她更是其中最有风情,也最泼辣的的一个。

瞧不得

崇祯七年春,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夜晚,眉楼自顾自招摇着,一如往日灯火通明,鼓乐喧嚣。

一个白衣青年怯怯地挤进人群,很快又被推搡到角落,似乎是为了一睹舞女妖娆的身姿,他踮起脚尖,伸长了脖子。

舞台中央,两个胡女腰细腿长,姿态撩人,不时朝台下抛着媚眼,青年看得有些呆住了,不自觉就想入非非。

一声嗤笑打断了他的肖想,青年这才发现身旁多出一个少女,妆容虽淡,掩不住她盛极的美貌,神色恬静,却浑身娇媚,一时艳绝。

“她们哪里有我好看,何不仔细来瞧瞧我?”

少女挑起酒壶把玩,鲜红的葡萄酒顺着脖颈下流,浸湿她胸口大片衣裳,勾勒出起伏的轮廓。

只见她脸颊如桃花飞粉,声音软糯地问:“公子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啊,奴家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青年慌忙答道:“我乃庐州龚孝升,特来金陵参加科举,至此是为了寻找一位前辈。”

少女轻笑一声,不置可否:“找谁都不要紧,要紧是金榜题名之后,记得回来找我,我给你摆酒庆贺。”

这本是青楼女子勾引书生的惯用伎俩,所谓广撒网,多捞鱼。

龚孝升却不懂得,心头一暖,感激地问:“敢问姑娘芳名?”

少女也有些倦了,起身就走:“我便是这眉楼主人,顾横波,也是你们口中的顾媚。”

龚孝升暗自心惊,忍不住又多看几眼她的背影,顾媚像是有所感应,临走进人群前一秒,蓦然回首,迎上了男子炽热的注视。

这种注视她太熟悉了,既有亵渎的欲望,也有复杂的崇拜,更带着几分自愧不如的羞恼。

只是这次她看错了人,眼前的龚孝升,并非那种花言巧语的寻常色鬼,而是个说到做到,死缠烂打的奇葩。

说来有趣,这世上九成九的爱情,一开始都起于误会。

误会了一阵子,解开了,缘分也便没了。

误会了一辈子,纠缠住,反倒难解难分。

若此时此刻,两人知道今后会深爱,会为彼此失了分寸,甚至改变自我,不知这一眼是否还能匆匆而过。

诚觉世事可亲,众生可爱,你俩互不招惹,我们这些红尘男女,又哪来故事可看?

求不得

崇祯七年秋,龚孝升考中了进士,朝廷让他去湖北做县令。

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惊喜,而是终于能理直气壮地再去眉楼,会一会那个骄傲的少女了。

顾媚是秦淮河上的一个传奇,有人说她是巨贾的私生女,也有人说她是凭本事积攒了财富。

无论如何,她靠一己之力,在当时最繁华的地段,建立起了独属于她一人的眉楼。

雕楼画栋,珠帘翠幕,日日笙箫歌舞,品茶斗香,不愧为第一品的风雅之处。

龚孝升求见,顾媚也不躲闪,大大方方陪他喝了三天清茶,谈了三天诗书。

明知彼此有意,两个人却闭口不说情爱,各自心中憋着一口气:

男的觉得女的看不上自己,虽然家里有钱,自己也当官,但还不够。

女的觉得男的也不过如此,把她当成一般妓女潦草对待,露水情缘。

男的觉得女的看不上自己,虽然家里有钱,自己也当官,但还不够。

女的觉得男的也不过如此,把她当成一般妓女潦草对待,露水情缘。

到了不得不上任的时候,龚孝升不声不响,留下一箱银子离开了。

顾媚也不推辞,收了银子,照样跟别人举杯问月,把酒言欢。

蹉跎六年,龚孝升娶妻生子,顾媚也跟另一个书生谈了场轰轰烈烈的恋爱,闹得整个秦淮河鸡犬不宁。

两个世家子弟为了她争风吃醋,把金陵城里搅得乌烟瘴气。

经过这场风波,眉楼的生意冷清了不少,顾媚的骄狂也有所收敛,不似从前蛮横,柔软许多。

在江南才子吴伟业的酒宴上,龚孝升再次与顾媚相遇。

只寂寂一眼,两人就知道大事不妙,到底骗得了旁人,骗不过自己的心。

旧情复燃?

大概是这感情从未熄灭过。

龚孝升曾在午夜梦回时,无数次造访那个色彩浓艳的夜晚,他记得她的一颦一笑,记得她胴体上袭人的花香,记得她稚气又熟练的挑逗。

顾媚知道,龚孝升已然是她裙下的俘虏,陷于她的美貌,执迷她的冷酷。

可她也很清楚,自己这颗心禁不起折腾,不能再碎第二次。

她不是爱不起,只是输不起。

一旦心死,没人能救她。

急不得

腰妒垂柳发妒云,

断魂莺语夜深闻。

秦楼应被东风误,

未遣罗敷嫁使君。

在那眉楼之中,龚孝升为顾媚吟诗作画,百般讨好,万般宠爱。

可惜顾媚情伤未愈,对男人的戒心更强,只是曲意逢迎,并不交心,就连笑容,也有三分是应付。

一个猴急,一个耗着,两人都少了从容。

当感情变成了一场无止尽的追逐游戏,逃不脱你进我退,难以了断。

在某个雨后初晴的清晨,龚孝升来到了顾媚的身边,她慵懒地躺在竹椅上,半缕阳光洒在肩膀,美艳且落寞。

龚孝升蹲下身,望着这个让他一见钟情的女人,认命地说:“你知道我爱你,可我不知道你要什么,我所能给的,不过如此了。”

“孝升,这样的告白,不知有多少人对我讲过,可是他们也只是说说,我听腻了。”

顾媚睁开眼,那股叱咤风月的气势,再度回到了她身上,她娇笑着:“我要我的男人敬我如神,爱我胜过他自己的命。”

龚孝升坐到地上,想了想,很认真地说:“我不知道我能不做到,我是个怕死的人。”

然后他站起来,替顾媚挡住了耀眼的太阳:“但我可以试试,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女神仙,我供着你,再不叫你受丝毫委屈。”

顾媚咬紧嘴唇不作声,狠狠瞪着龚孝升,似乎这样就能认清他究竟是真心还是撒谎,然毕竟是动了真情,眼泪不停在眼眶打转。

龚孝升俯身抱住她,直到她终于放下全部戒备,毫无遮拦地放声大哭。

“我懂你委屈。”龚孝升头次见到如此脆弱的顾媚,满心怜惜,也急得想哭:“你不要哭,我以后都听你的。”

顾媚瞬间收住,满脸鼻涕泪水地抬起头,娇弱地问:“那你娶我好不好?”

龚孝升连忙点头,一边疑心自己上了当,一边又害怕顾媚反悔。

崇祯十四年的春节,龚孝升是在金陵城度过的,这一年他娶了顾横波,钱谦益娶了柳如是,毫不留情地往了世俗脸上吐了两口唾沫。

风流的秦淮河畔,最艳丽的蔷薇,最清冷的白荷,都被不要脸的读书人摘走了。

门外鹅毛大雪,门内春光旖旎,龚孝升大口吃着铜锅涮肉,身侧是已为人妇的顾媚,正哼着小曲,喝着梅子酒。

她寻思着既然从良,做了官太太,是否该换个名字,至少看起来贤惠些。

这场感情来得慢,七年方成,当得起一个徐字。

果真要做好老婆,自然要善于持家,善持也好。

这场感情来得慢,七年方成,当得起一个徐字。

果真要做好老婆,自然要善于持家,善持也好。

她凑过去,咬住他耳朵,呵一口酒气:“相公,我改名了,以后就叫徐善持。”

“一切随你”,龚孝升顺势搂住妻子,吻她雪白的脖颈:“我只要你。”

爱情的甜蜜,浸得两人昏天黑地,殊不知远处狼烟已起,太平转眼成乱世。

八旗铁骑长驱而下,穿越大漠和平原,践踏过尊严和血肉,像一阵来自草原的腥风血雨,所到之处,改朝换代,家破人亡。

舍不得

北京城破那天,和往常没什么区别。

一样的饥寒交迫,炮火轰鸣,只是这次没有皇帝上吊,李自成早就跑远了。

龚孝升和顾媚躲在枯井里,外面喊杀声一阵压过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不时传来,顾媚若无其事地编着一个绳结,对外面地狱似的声响,恍若未闻。

她本是有机会逃脱的,她不像龚孝升,为了劝谏皇帝,反被诬陷,在天牢关了一个多月,再放出来的时候,大明基本也没了。

顾媚不管人间怎样,只在心间打定了一个主意:夫妻俩要活一起活,要死一起死。

龚孝升想起出狱的那个傍晚,顾媚守在檐下,一见他出来,眼泪就流下来,也不管他脏,扑上来就抱住,碎碎念道:“你都不知道,我做了多少场噩梦,梦见你回不来了。”

满天红霞,龚孝升长叹一声,所有舌战群臣,冒犯龙颜的锋芒,都在这柔情里化掉了。

她曾是怎样一个厉害的角色,如今竟为他洗手作羹汤,不知掉了许多眼泪。

何德何能。

井外逐渐没了动静,龚孝升搀着顾媚,一前一后爬出去,一个鞑子兵靠着柱子小睡,恰好被尿憋醒。

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半个时辰后,龚孝升被抓到了摄政王多尔衮面前。

多尔衮问他:“愿意归顺吗?”

龚孝升平静地说:“归顺。”

“没记错的话,你这是第二次归顺了。”

“是的王爷。”龚孝升自嘲道:“我这人认命。”

大清顺治元年,龚孝升第二次投降,接受官职,坐实了有才无德,苟且偷生的罪名。

此后到死为止,他都背负着一块名为“叛徒”的巨石。

这石头让他孤立无朋,受尽世人唾骂,仕途不顺,屡遭贬谪,半生颠沛流离。

远在庐州的原配妻子童氏,因为他的投降而受到庇护,却并不领他这份情,公开批判丈夫是卖国贼,不屑与之为伍。

漫长的二十年间,只有一双纤弱的手,愿意替他分担,托住这不可承受的重压。

那就是曾经的金陵名妓,横波夫人顾媚,如今的徐善持。

龚孝升被贬去广州,她就陪着去广州,龚孝升被降职去管菜园子,她也毫无怨言地跟随。酷暑寒冬,甘之如饴。

直至熬到玄烨登基,改元康熙,龚孝升的苦日子才到头。

他做了尚书,官至从一品,终于扬眉吐气,朝廷想册封他的妻子,以示尊贵。

但远方的童夫人,号称已受过明朝两次册封,拒不接受清朝封号。

为免朝廷颜面扫地,连累丈夫,顾媚站了出来,接下这个一品诰命的赏赐。

这时的顾媚,贵为尚书夫人,却在常年的流离中染上了顽疾,药石无效。

也因此,顾媚终此一生,没能生下子嗣。

生命中最后两年,她恢复了张扬恣意的本性,穿梭在豪门宴会,斗酒唱曲,风姿依旧,艳丽无人能匹,替丈夫打点上下的人脉,疏通关系。

烂醉如泥的时候,她躺在龚孝升怀里,像只撒娇的猫,说:“活着真有趣,我要是没病没灾的,该多好。”

龚孝升心痛难状,岔开了话题:“你瞧你整日这样,哪有个一品夫人的做派?”

顾媚嗤笑道:“那我这样,你爱是不爱?”

“爱。”龚孝升拉下幕帘,挡住夕阳刺眼的光:“我啊,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康熙三年,顾横波一病不起。

病榻之前,她叫众人散去,只留下丈夫一人。

她只开口叫了句相公,龚孝升就哭得一塌糊涂,她撑着笑容说:“这么大的人,怎么还是喜欢哭。”

龚孝升趴在床沿,几乎是哀嚎:“你走了,我怎么活,往后的日子,没有你,我怎么熬得住!”

顾媚想给他擦眼泪,却已经抬不起手,她还是笑着,慢慢地说:“我有三件事要交代,你只许听,不许说话。”

第一件,庐州的童姐姐,你不要怨她,她养着爹娘,养着孩子,支撑着家族,很多事情上,她并没有错,你要去认错,求她原谅。

第一件,庐州的童姐姐,你不要怨她,她养着爹娘,养着孩子,支撑着家族,很多事情上,她并没有错,你要去认错,求她原谅。

第二件,我走后,你再娶几个女人,争风吃醋,家里也热闹,免你平日寂寞。

第二件,我走后,你再娶几个女人,争风吃醋,家里也热闹,免你平日寂寞。

第三件,日后在朝廷里做事,得过且过就好,为他们卖命,不值得,你要保全自己,你要长命百岁。

第三件,日后在朝廷里做事,得过且过就好,为他们卖命,不值得,你要保全自己,你要长命百岁。

龚孝升握住顾媚的手,悲痛欲绝:“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

在生命结束的刹那,她目不转睛地望着她的男人,就像多年前眉楼里的那个对视。

一眼就生根,一眼就一生。

相公,我本以为这人间是一场下不停的夜雨,我无依无靠,能为自己抢来一把油纸伞,便是侥幸。

可是你出现了,把我从雨里拽出来,让我看见世上原来还有太阳,还有晴天可期。

今生今世,有你怜惜,总算没白活一场。

康熙三年冬,顾横波病逝,葬入长俸寺,丧仪奢侈,极尽哀荣

京城及江南,文人雅士,自发悼念者众多。

九年后,龚孝升去世,亦葬入长俸寺。

横波爱情故事,到此为止。

秦淮八艳传奇

(点击即可阅读收听)

听免费人物传记 / 名人故事 / 文学名著

背景音乐 | 《白狐》

图片来源 | 《独孤皇后》剧照

-作者-

满喜喜,生而为人,满心欢喜,十点君的小神兽。本文首发于十点读书(ID: duhaoshu),超2700万人订阅的国民读书大号,转载请在后台回复“转载”。

-主播-

应犹,十点读书签约主播,爱摄影的主播一枚。微信公众号:枕边经典,聚听。个人微信号:z67021248,新浪微博:@应犹uull,喜马拉雅电台:枕边经典。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