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正文

重视患者的体重下降,更应重视肌肉的减少

原标题:重视患者的体重下降,更应重视肌肉的减少

体重丢失在肿瘤患者中普遍存在,其原因包括能量摄入减少,以及由于肿瘤导致的脂肪组织和骨骼肌持续消耗[1]。晚期肺癌患者营养不良发生率可达30%以上,对患者生命活动和生活质量产生严重影响,直接影响预后。研究表明:化疗患者体重丢失与不良预后显著相关,尤其是瘦组织的丢失。[2-3]。

瘦组织是指除脂肪以外身体其他成分的重量,占人体总质量的 40%~50%。肌肉是其中主要部分。老年人由于体内激素水平、营养状况、体力活动等因素的影响下,本身就存在瘦体组织丢失,在患有肿瘤疾病的条件下,瘦体组织丢失增加,接受化疗后发生副反应的程度较重。2015年,Gerard等在一篇系统性回顾中总结了14篇化疗相关性毒性和人体组成之间关系的文献和11篇化疗对人体组成的影响的文献得出结论:瘦体组织影响化疗药物的药代动力学,低受组织群含量与化疗相关毒性反应有关,存在肌肉减少症的患者发生化疗相关性副反应多于无肌肉减少症的患者[4]。我们也曾对晚期肺癌患者的肌肉减少患者并发症及疗效评价进行过报道:连续选择35例晚期肺癌、接受含铂两药化疗患者,探索化疗后骨骼肌减少与化疗毒副反应发生率以及化疗疗效相关性。结果发现:相比于对照组患者,肌肉减少组患者贫血发生率、消化反应发生率、显著增高,此外,肌肉减少组PR(部分缓解)发生率显著降低(35% vs. 13.3%, P<0.05)、PD(进展)发生率显著升高(5% vs. 20%, P<0.05)[5]。

近几年,靶向治疗成为继手术、放疗、化疗后一个重要的治疗手段,提高了晚期肿瘤患者的生活质量,一定程度地延长了患者的生存期。靶向治疗较化疗所产生的副反应较轻,常见的副反应有皮疹、心率失常、腹泻、消化道出血、手足综合征等。瘦组织群丢失在接受靶向治疗的患者中较为普遍,可能会对副反应的产生有影响。2015年,ARRIETA等对48名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给予阿法替尼靶向治疗,其中发生严重消化道反应的比例为38.9%,28.8%和 57.5%。应用CT评估患者的瘦组织群含量,发现瘦组织群丢失患者发生化疗限制性毒性反应比例提高(71.4% vs 18.8%)。

患者的肌肉减少不但和化疗及靶向药物治疗的并发症发生率相关,而且还和患者的生存期相关:2018年4月5日,《美国医学会杂志》肿瘤学分册在线发表美国凯泽永久医疗集团、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哈佛大学医学院达纳法伯癌症研究所的观察研究报告,通过计算机断层扫描(CT)检测了肌肉和脂肪与非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生存的相关性。该观察研究从凯泽永久医疗集团(北加利福尼亚地区)和哈佛大学达纳法伯癌症研究院(波士顿地区)入组2000年1月~2013年12月诊断为II或III期乳腺癌女性3241例(年龄18~80岁,中位54岁)结果,经过中位随访6.0年,1086例患者(34%)出现肌肉体积减少,1199例患者(37%)出现肌肉密度减少。伴有肌肉体积减少与不伴肌肉体积减少的患者相比,总死亡风险增加41%(风险比:1.41,95%置信区间:1.18~1.69)。肌肉体积减少且总脂肪组织增加患者的死亡率最高,总死亡风险增加89%(风险比:1.89,95%置信区间:1.30~2.73)。

那么如何预防肌肉减少呢?《中国肿瘤营养治疗指南2015版》指出:合理的运动和补充优质蛋白是有效的方法。运动对于预防癌症的作用越来越受到重视,2016 年,美国癌症中心研究员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分析了多达 144 万欧美人的数据,发现运动能显著降低 13 种癌症发病率[6]。有证据表明,短期的抗阻力运动可以提高肌力及步速。抗阻力运动每周三次,每次20分钟[7]。2012年《美国肿瘤学会运动预防癌症指南》推荐:成年人应保证每周至少150分钟中强度或75分种高强度运动,或者相当活动量组合。对于癌症患者要循序渐进。增加蛋白质摄入是肌肉减少症主要营养干预方式。指南推荐的总蛋白质摄入量为1-1.5g/(kg.d)。对于优质蛋白的选择,乳蛋白优于豆蛋白;乳蛋白中,乳清蛋白优于酪蛋白[8]。

关于肿瘤患者在抗肿瘤同时进行合理运动和营养治疗获益方面,国外有一个经典的案例:一位叫扎克·泽勒(Zach Zeiler)的小伙就就用他的传奇经历,他的励志故事鼓舞了无数癌症患者!扎克·泽勒15岁被查出患有霍奇金淋巴瘤,在接受放疗、化疗时吃不下东西、不断呕吐,原来150斤的体重,已经跌到90斤,头发也都几乎掉光了!虚弱的身体在医院中度过了他的高二。为了恢复力量,在治疗结束后,他曾进入地下室进行健身训练!随后获得批准进入健身房锻炼,并由此开启了健身之路,在化疗同时,通过循序渐进的运动和合理营养,身体逐渐恢复,变得越来越强壮!扎克·泽勒坚信靠健身训练是他战胜了癌症的原因之一!

“是不是很励志,很不可思议呀?希望广大癌症患者也要关注体重下降和肌肉的减少这容易被忽略的方面,在抗肿瘤同时结合合理的运动和规范的营养治疗,创造出自己的奇迹!”

参考文献:

1. Bosaeus I, Daneryd P, Lundholm K. Dietary intake, resting energy expenditure, weight loss and survival in cancer patients. J Nutr. 2002;132:3465-3466.

2. Milena G. Relationships between body composition parameters and fluorouracil pharmacokinetics. Blackwell Science Ltd Br J Clin Pharmacol. 2002;54:131-139.

3. Ali R, Baracos VE, Sawyer MB, et al. Lean body mass as an independent determinant of doselimiting toxicity and neuropathy in patients with colon cancer treated with FOLFOX regimens. Cancer Medicine. 2016; 5(4):607-616.

4. Stéphane Gerard . MarieEve Rougé Bugat . Vincent Soler Body composition and antineoplastic treatment in adult and older subjects - A systematic review. J Nutr Health Aging. 2016;20(8):878-888.

5.李峻岭,姚克青,丛明华,代忠等,肌肉减少与肺癌毒性反应及化疗疗效相关性研究 [J]. 肿瘤代谢与营养杂志,2018,5(1):59-62.

6. MOORE, Steven C., et al. Association of leisure-time physical activity with risk of 26 types of cancer in 1.44 million adults.[J] JAMA internal medicine, 2016, 176.6: 816-825.

7.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营养与支持治疗专业委员会组织编写.肌肉减少症营养治疗指南.肿瘤代谢与营养电子杂志.2015,2(3):32.

8. 石汉平,江华,李薇,胡雯等,中国肿瘤营养治疗指南[M]. 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15:242.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