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秦可卿房里的一副对联,早已暗示宝玉要神游太虚幻境

原标题:秦可卿房里的一副对联,早已暗示宝玉要神游太虚幻境

今天我们继续解读红楼梦诗词。

上回说到宝玉不愿在上房午睡,因上房有一幅劝人进学的《燃藜图》,且两边各有一联“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这学问和文章之事,厌恶仕途的贾宝玉是见不得的,更不用说在这样的地方睡觉了。最后,秦可卿就把他领了自己的卧室。宝玉进入秦可卿卧室,也看到了一幅画一对联。

宝玉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

这段话里提到了两个历史人物,一个是明代画家唐伯虎,一个是北宋婉约派词人秦观。我们主要说说秦太虚的这副对联。

据资料查证,秦观的《淮海集》中并无这两句诗,也许这正是红楼梦的“假作真时真亦假”之处,曹公假托秦太虚之语,自然并非泛泛写来,有几层深意。

其一,秦观之名比较有意思,他姓秦,字少游,号太虚。他的姓正好与秦可卿同姓,而太虚之号,显然是曹公在暗示太虚幻境之意,合起来就是太虚幻境的秦可卿,这正是宝玉之后神游太虚幻境所要经历的,所以假托之人不会是别人,只会是秦太虚。

其二,秦观本人是苏门四学士之一,亦是北宋婉约派词人的重要代表,且其词多写男女之情,如众所周知的《鹊桥仙》中的名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曹公假托的两句诗,其风格与秦观之词的风格非常契合,亦是有关男女风月之情的句子。

所以,秦代指秦可卿,太虚暗指太虚幻境,秦太虚三字,已经暗示宝玉之后会在秦可卿卧房里神游太虚幻境。而这幅对联,正是引导宝玉入梦的一个开关,所以脂批说:已入梦境矣。

再说这副对联的讹传,上联多版本皆同,但关于下联,却多有出入,有版本作“芳气袭人是酒香”甚至“花气袭人是酒香”,显然是受了“花气袭人知昼暖”句的影响,以至讹传。

庚辰本作“笼”,从对联的平仄韵律讲究和诗词含义来看,上联作“锁梦”,下联作“笼人”,对仗十分工整,且“锁”“笼”同意,所以不可能是“袭”,而只能是“笼”,将人笼罩住之意。

这副对联有几个字眼非常关键,上联里有“春”“梦”,下联里有“芳”“香”,这些字眼,也是红楼一书的高频词汇,而秦可卿的卧室,也多有此有关。

宝玉进入梦境后,听到的第一首歌的前两句即是: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春”“梦”二字赫然在列,而我们知道,宝玉的这场梦,正是“春梦”。

宝玉在进入秦可卿卧房时,“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脂砚斋说这“甜香”正是“引梦香”,而秦可卿房内布置,也处处透着“香艳”,对应对联中笼人的酒香。

因此,宝玉的整个梦境,就是一场关于“芳香”的“春梦”,曹公把历史上的许多“香艳故事”悉数移至秦可卿房内,也隐隐透出其日常作风与品行,为后文伏笔。

厌恶仕途的贾宝玉,从小在女儿堆里长大,最喜在內帏厮混,而他的房间布置,在刘姥姥眼中,却像是个小姐的闺房,是以他进了秦可卿的卧室,很快便入睡。

这副对联对贾宝玉来说,有着极大的催眠作用,因为它有着某种暗示。

单从字面意思来理解就是,天气尚有微寒,令人难以入睡,正孤枕难眠,忽然被一股酒的香气所吸引。这暗示的似乎是秦可卿独守空闺,青春寂寞。

为什么忽然写到酒呢?可能跟《海棠春睡图》有关,这幅画画的应是杨贵妃的睡态。苏东坡《海棠》诗有: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他担心海棠花夜里盛开无人欣赏它的美,所以点着蜡烛静待花开,用以照亮海棠花的美丽。

据宋释惠洪在《冷斋夜话》中记载,唐明皇登沉香亭,召太真妃,于时卯醉未醒,命高力士使侍儿扶掖而至。妃子醉颜残妆,鬓乱钗横,不能再拜。明皇笑日:“岂妃子醉,直海棠睡未足耳!”

想象一下这幅画面,杨贵妃醉酒时的姿态,结合苏轼的海棠诗,也是满满的香艳。这幅画里提到了醉酒,提到了春睡,且主角又是颇为香艳诱人的杨玉环,宝玉见了,自然睡意来袭,而春梦也由此而生。

至于唐伯虎有无画过《海棠春睡图》,可能又是曹公的“托笔”,不取其实,乃取其意耳。这幅画和这副对联,都是引宝玉入梦的媒介,且意含香艳,为梦中警幻秘授云雨之事伏笔。

曹公极少重复笔墨,除了太虚幻境的那幅对联,曾分别甄士隐和贾宝玉眼中各显现一次,秦可卿房内的这幅对联,竟罕见地在宝玉眼中出现两次。

神游太虚幻境是一次,后文宝玉与王熙凤一起去看病中的秦可卿,这副对联再次显现。原文第十一回有这样一段文字:

宝玉正眼瞅着那《海棠春睡图》并那秦太虚写的“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的对联,不觉想起在这里睡晌觉梦到“太虚幻境”的事来。正自出神,听得秦氏说了这些话,如万箭攒心,那眼泪不知不觉就流下来了。

因为宝玉人生第一次春梦是在秦可卿的卧室里发生的,且梦中与其共领警幻所训云雨之事的人正是可卿,可以说,现实中的秦可卿,与梦中警幻之妹可卿,在宝玉的眼中,应早合为一体,且与他有了精神上的第一次。

所以宝玉对秦可卿之病以及关于她的一切,都是极为上心的,当其得知秦可卿死亡,忽然吐出一口血来就很容易理解了。

秦可卿卧室对宝玉来说,似乎充满了魔力,而秦可卿卧室,未尝不是曹公笔下贾瑞所照风月宝鉴正面的幻象。宝玉在这里与梦中可卿云雨,贾瑞在风月宝鉴中与凤姐云雨,笔虽两端,实出一体。

作者:夕四少,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