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唐海锋:大力布局氢能产业链,推进能源革命

原标题:专访唐海锋:大力布局氢能产业链,推进能源革命

2019上海国际车展长城控股集团旗下蜂巢易创、蜂巢能源、未势能源、上燃动力、诺博汽车、精工底盘六大零部件企业集体亮相,凭借着行业领先的动力系统、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氢能产业科技以及内饰、底盘等技术实力,全方位展现了多年来长城控股集团在打造强大汽车产业链上所取得的成果,完美展示了长城汽车多年来技术不断突破向上的支撑力量。展会上我们采访了蜂巢易创、蜂巢能源、上燃动力、未势能源董事长唐海锋以及氢能专家托比亚斯·布鲁纳博士,以下是采访实录。

从今年开始,氢燃料电池的风口已经越来越明显了,关于氢能板块业务,贵公司业务组成大概的情况如何?

唐海锋董事长:我们从2016年初开始布局,首先做的是基础研发,国内第一座氢能综合试验测试中心在2018年的6月份已经投入使用,不仅在中国,而且在亚洲范围内都应该至少前三的水平。

我们认为只有加大基础研发投入,才会对未来产品的开发提供一些条件。我们的布局会和长城汽车一样,也将秉持研发“过度投入”策略。包括像托比亚斯·布鲁纳这些专家,我们都是找的业内顶级的。在240个人的队伍里边,顶级的外籍专家57人,后续,我们还有大批专家加入。

过去两年来,我们的成绩是很显著的,虽然我们今天没有展出整车,但去年的法兰克福车展上已经展出了。我们定位于乘用车,百公里加速能到7.8秒,加氢3分钟左右,大概能行驶一千公里。

我认为这个行业发展至少还有5到10年的时间。虽然现在处于风口,但是大家还在投入阶段。就像我们收购上燃动力,也是鉴于其参与了国家863项目。

发展氢能需要如何布局?氢能汽车究竟有哪些优势呢?

唐海锋董事长:如果想把氢能发展起来,一个是燃料电池的成本,另外一个就是整个产业的布局。在上海,我们成立了未势能源,再加上燃动力,布局了整个产业链。如果单纯做车,单纯做氢,单纯做加氢站,找不到盈利模式。同时国家也大力支持氢能的发展,这不只是未来造车的概念,它是能源革命的概念。氢将是未来终极能源,它能解决中国石油欠缺的问题,又能解决环境污染。如果想让这个行业发展起来,应该要搭建一个好的生态系统。

托比亚斯·布鲁纳是在制氢、运氢、储氢方面的专家,他经历了德国整个氢能的发展,同时在他的推动下,我们去年3月份加入国际氢能源委员会,也是第一个加入的中国车企。我们认为大概5到10年时间的产业发展,加上国家的政策补贴,氢能汽车的价格基本上能够降到柴油车的价格水平。这方面托比亚斯·布鲁纳可以给大家介绍一下。

托比亚斯·布鲁纳:大家好,我是托比亚斯·布鲁纳。在德国,我拥有两辆氢能汽车,还有一辆纯电动车。和纯电动车比起来,氢能汽车主要的优势就是它使用的便利性,可以把它当做燃油车一样使用,你只需要花几分钟加氢,它没有低温的限制,它在非常低的温度下启动,也没有任何的影响。当然我们也坚信燃料电池车肯定有未来,它和纯电动车将作为一种相互的补充。

我们坚信氢能汽车相比纯电动车型,未来的潜力很大。对北京、上海这些城市的市民来说,如果没有政策的影响,他们愿意买一辆纯电动车吗?还是愿意买一辆氢能汽车?现在世界上领先的氢能汽车,不管冬天还是夏天,它加一次氢的续驶里程都超过500公里,跑长途没有任何限制,这是它的第一个优势。

第二点是它所蕴含的技术,也是我们成立未势能源的初衷。我们可以看到展台上的展品,燃料电池系统现在已经是越做越小了,它的体积越小,就代表着它的能量密度越高,而在技术迭代更新的情况下,它的能量密度还会继续升高。

前几年参加燃料电池的这种展会,可以看到当时一个三十千瓦的系统,体积相当大。今天展台上看到的小盒子,是九十千瓦的,非常高的功率,但是它的体积却非常小。我们说在使用新能源的这种汽车的时候,不管是纯电动车还是氢能汽车,最重要的是让它的效率提高。燃料电池系统体积小,它的效率自然就会越来越高。而纯电动车它永远都克服不了的一个问题,就是越高的续航里程就代表着越大的电池,越重的车身。我们预计未来的氢能汽车,在很高续驶里程的情况下,接近一千公里或者一千公里以上,它的整备质量,也只有1.6吨到1.8吨左右,而纯电动车都会超过两吨。

第三个是氢气,我们都知道,可再生能源有间接性,这是一个很大的劣势。太阳光不是一直在照射的,风也不是一直都在吹。如何把这种可再生能源发来的电力储存起来,一直是能源界的一个困局。通过水电解这种技术,再把氢气进行液化,这样它的密度会非常高。并且氢能汽车是完全不排放污染物的,是完全清洁的。相比较起来,纯电动车仍然需要从国家电网的发的电来进行充电,电实际上还是以烧煤的方式,这种电实际上不是清洁的,它的二氧化碳排放还是非常高。

氢能汽车和纯电动车比起来,在中大型汽车领域,它的车身会更轻,它的效率会更高,它的能耗会更低。那么这样看来,不管是汽车生产环节还是汽车运行环节所需要的能源都更低。然后它所用的燃料又属于可再生能源,这样一来整个产业链的排放都大大降低。所以如果实现我们刚才所描绘的愿景,氢能汽车必定会有一个非常好的前景。所以未势能源也是基于以上的愿景,把它定位为一个氢能源产业链供应最核心零部件的公司。

请问如何看待氢能汽车高成本问题?

唐海锋董事长:技术成熟后,产量能起来的话,它的成本自然会下降。基于当前基础设施还欠缺现状下,我们预计可能在五年之后,市场上会开始出现氢能汽车,然后它们会作为新能源汽车的另一个分支来和纯电动车一起进入这个市场。氢能汽车最终会证明效率更高,清洁度更高。还有一点需要说明,就是氢能汽车和纯电动它并不是对立的关系,它们俩都是电动汽车,只不过电的来源不一样,在车上的很多零部件是可以共享的,比如说电机,比如说氢能汽车也会使用一块小动力电池,还有很多都是通用的,包括汽车整车的平台。

展台里面可以看到,电机、电控、锂电池,我们都做了布局,而且未来的锂电池的价格也会下降,当量上去以后,纯电动和氢燃料有各自的使用场景,甚至像传统能源,它也有它的使用场景。你像大西北地区,一些工程车辆,有可能还是传统汽车。这几块是互相补充、互相促进的。而且这三块可以共享一些基础的零部件资源,做混动也需要电机,做纯电动也需要电机,我们自己的三合一的电驱动技术来做基本的支撑,这样就可以把整个生态就可以打造起来,这也是我们未来的一些竞争优势。

贵公司氢能汽车的领先优势是什么?

唐海锋董事长:我刚才提了,我们打造的是一个生态,其实纯粹做加氢站发展不起来,纯粹做车也发展不起来,所以我们打造的是整个产业链。我们规划的是从制氢到液化到运氢,再结合刚才我提到的,锂电池、三合一的电驱等,而且未来我们可以把整个平台和别人共享,提升它的销量,而且目前我们再往下又延伸了,我们有专有技术的膜电极,这应该是燃料电池里边最核心的,空气压缩机也是最核心的,另外一个就是储氢系统。外边你能看到有一个大的一个小的,是一个三型,一个四型,现在普遍三型瓶压力是35Mpa,我们做的是四型,可以达到70Mpa。这样储氢密度大了,相当于成本也会降低下来。我们布局的是全产业链,而且我们认为我们是有先机的,我们有一个富有经验的国际化队伍。在国内可对比,没有比我们再强大的队伍。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们这个队伍都是有经验的,对这个行业热爱,有激情。

刚才我其实简单的也提到一点,新能源车肯定是未来的发展方向,但是这种几种车的类型,它注定有它不同的使用场景。今天我们在整车展馆上,发布的高端皮卡系列。这个皮卡系列,也有传统的,也有纯电动机构,它可以适用功能化的一个领域。另外我们认为在市内交通,续航在300公里左右的小型纯电动是未来的趋势。同时城市和城市之间,我们一开始我们会推我们的混动,有可能是P2,有可能是p4,再加上传统的发动机的一个升级改造。但是未来城市和城市之间,有可能最有竞争力的就是氢能汽车。同时我们也在扩展我们的业务,我们第一步要突破乘用车,如果做好了,平台搭建好了,商用车是很轻易的。有可能乘用车和商用车会差两个等级,甚至一个等级,因为商用车的空间大,不需要那么高的能量密度。

零部件公司是专门给长城供货,还是也对外?

唐海锋董事长:我们布局的三块业务,成立蜂巢易创、蜂巢能源、上燃动力和未势能源,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止立足于长城了。未来我们70%以上的份额,都是对外。像蜂巢易创,起步就是一个公众化的公司,未来会找资本的多元化,有可能一开始最大的市场份额就是外部的。而且发动机、变速器、电驱动,还有氢能源,我们一开始定位就不只是为长城公司服务。我们就做资本的多元化,市场的多元化,未来我们也有目标,目标就是登陆资本市场,把它做成一个公众化的公司,尽可能的去长城化。

大家看公司名字,只有蜂巢易创、蜂巢能源,看不出任何一点长城的色彩,上海燃料电池系统,我们全资控股,目的就是为了开拓外部市场。托比亚斯·布鲁纳也可以补充一下。

托比亚斯·布鲁纳:我们把目光放大一些,可以看看氢能能源的未来,它不仅在中国市场有潜力,而是日本、韩国、美国、欧洲,都有越来越多企业从事这方面研发。未来实际上这是一个能源转型,之所以需要能源转型,就是因为整个地球的问题,整个地球的污染,整个地球能源结构的问题,它是一个必然会发生的。不光是中国,而是全球各个大的市场都需要在2030年到2040年之间的这个时间段,把内燃机替换成新能源。

还有一个视角,我们可以从能源的视角来看。在2040年-2050年,可能全世界的能源就不再有化石燃料了,不再有石油,不再有天然气。那么到那个时候,比如说像日本这样能源需要纯进口的国家,它用什么方式来进口能源呢?就不再是石油了,而是通过把制造氢气、液化氢气,然后通过轮船从别的国家运到日本去,这就是整个地球的能源方式的转变。

我们也看到为什么日本这个国家在新能源的发展上非常的积极,他们从澳大利亚运输液氢,就是因为日本是一个完全能源依赖进口的国家。也是因为当前中国氢气还没有达到向外出口条件,所以日本从澳大利亚进口,但是托比亚斯认为中国未来也有这样的一个潜力,中国可以进行大量氢气的制备,然后输出给日本这样的国家,我们认为氢气可能就是未来的石油。

我们布局氢能还有一个核心基础,组建了一个智能团队,基本上在全世界各国找专家,我们特别看重对新能源产业研究的国际化队伍。而且我们还做了评价模型,要想把氢能行业发展起来,得知道国家政策,需要行业标准。我们有一个特别地团队,可以聘为国家级的研究机构,来帮我们做这些基础性的研究。从源头到利用,这样我们在未来技术环节会占据第一次浪潮。氢能需要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我们认为氢能时代已经开始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