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演了“三级片”14年,她终成脱颖而出的灰姑娘

原标题:演了“三级片”14年,她终成脱颖而出的灰姑娘

前几天,香港电影金像奖结束了,

曾刷爆票房的电影《无双》直接拿下7大奖项。

而本地金像奖的影帝则花落黄秋生,惠英红凭借《翠丝》再次拿到了最佳女配,

不得不恭喜一下这两位老戏骨。

然而今天窗窗要说的主角并不是他们,而是她——

拿下金像奖影后的曾美慧孜

不出名,颜值一般,得奖后落在她身上或赞美或嘲笑的目光转瞬即逝。

但不得不说的是,曾美慧孜确实是个复杂且迷人的人。

我知道对于很多观众来说,她实在不眼熟,但实际上,曾美慧孜已经待在娱乐圈14年了。

虽然取了一个日文名字,不过曾美慧孜却是一个土生土长的贵州女孩。

她从小就喜欢唱歌,经常参加各种歌词比赛,15岁时参加中央电视台选秀,还获得过亚军,此后正式踏进娱乐圈这个大门。

在娱乐圈摸爬滚打的十几年里,曾美慧孜曾改过两次名字,

起初叫曾子灵,后来改为曾美慧孜,意为美丽的尤物。

不过她也配得上这个名字,因为曾被影评人称为“美丽的化身”。

虽然从面对传统审美角度上,曾美慧孜颜值不算高,

但其本身确实自带文艺气质,正如我们口中常说的那种“有故事的女童鞋”。

而这,或许就是陈果选择她为“三夫”女主角的主要原因。

作为“风尘三部曲”最后一部的女主人公,曾美慧孜在“三夫”中扮演一个风尘女,有三个丈夫。

在那个“性讽刺”的时代,这部电影可谓独树一帜。

顺便说一句,在《三部曲》中,

第一部《榴莲随风而逝》的女主角是秦海璐,获得了金马奖最佳新人和最佳女演员。

第二部女主角周迅,也获得了金马奖提名。

而作为第三部的女主角,曾美慧孜也是用尽心力。

为了这部电影,她使自己胖了近30斤,甚至连大姨妈都不来了,

并且还要在海上演大尺度的戏,甚至被光着身子扔进水里...

也正是因为这种拼了命的演技,才使她获得了这次来之不易的金像奖影后桂冠。

可以说,曾美慧孜这个影后,拿的一点也不轻松。

回顾曾美慧孜曾出现在影视剧中的形象,你会发现它更多的是与“卖肉”有关

比如《苹果》。

在《苹果》中,她饰演一个单纯的小女孩,

却敢于抵制被客人猥琐侵犯并还会与老板争辩的角色。

后来她被老板解雇后不得不成为一个靠卖肉维生的风尘女。

就是在这种角色之间的转变,她表现非常细腻而精准,让人看得想飙泪...

哦对了,还有一部电影叫《出海》她也出演过——

在东北下岗潮之后,女性严重失业。

一些需要维持生计的已婚妇女听说去法国当保姆可以赚大钱,但到了巴黎后,她们发现没有办法生存,最后不得不去站街。

曾美慧孜在片中和齐溪对戏,得知去巴黎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能维生的只有去当站街女后,溃逃大哭一场,爆发出了角色绝望的状态。

也就是这些禁片出演的经验,让她对如何在银幕上表达情感有了自己独特的理解。

到章明的《冥王星时辰》时,

曾美慧孜虽然戏份很少,但那时候却成了片中最抢眼的角色。

不过,靠演一些这种大尺度角色出道,

还是很容易被人认为是那种急于想红的花瓶女演员联系到一块:

这个女人是不是演技不行,只能靠卖肉出位啊?

但老实说,大家都低估了她的实力和野心。

前面说她起点高,不仅是娄烨、李玉,大学期间,她就已经在《气喘嘘嘘》里与葛优对戏;参演冯小刚《手机》和《建国大业》……

她是有曝光度的,那时候也有很多剧本找到她,

但几乎都是“牛彩云”式的小丑角色。

曾美慧孜都拒绝了。

她执拗地关掉手机,用大半年的时间,在房间里几十遍地看同一部电影,研究怎么演。

她想演正剧,想当主角,但还不知道该怎么做。

最后选择去纽约读了两年书。

白天在NYU上课,晚上在百老汇进行音乐剧的训练,她还去拜访了体验派表演前辈的求学地,参演了美剧与百老汇音乐剧《芝加哥》。

她说,“出国深造给了我二次生命去重塑表演职业生涯。”

游学回来之后,她更坚定了自己对演戏的信仰——戏比天大

毕赣的《地球最后的夜晚》,曾美慧孜出演了男主前妻call机。

戏份很少,少到几乎只有一个吃宵夜的镜头。

拍摄时有意外情况导致曾美慧孜的戏份延期,她就推掉了其他片约,在凯里待了一个月,白天泡书店,每天晚上吃夜宵,准备她的上场

她还有一段被删掉的戏:

call机知道自己的丈夫要和情人走了,在舞厅一边喝酒一边砸酒瓶。

这场戏从凌晨4点开拍,曾美慧孜喝了二十多瓶啤酒,每次都是一口喝光。

看完曾美慧孜的成长履历,相信你对她“十八线演员”的印象会有所改观。

但她想红吗?答案是肯定的。

她甚至毫不掩饰自己赤裸裸的野心:“我要拿奥斯卡。”

她想红很用力,在表演上也不藏着自己的实力,每一次都全身心投入。

曾美慧孜的豆瓣简介上有一段话,也很另类,看上去像是她本人编辑上去的:

在这个孤独的城市中,孤独的我会继续坚持着我孤独而伟大的梦想,继续前行在这条孤独的路上,除非我死,否则绝不放弃!!!

让我们回到那晚她获奖的那一刻。

在最佳女演员的回答揭晓之前,

其他几位候选人都很平静,只有曾美慧孜紧张地舔了舔嘴唇。

当惠英红念出《三夫》,却还没念到她名字时,

台下的曾美慧孜却眉头都纠到了一起。

上台时还踉跄了一下。

这一系列的动作不是优雅的,而是真实的。

为了表演,她敢于在屏幕上尝试其他人不敢演的角色。

涉足很少有女演员敢触碰的“性和欲望”。

所以,曾美慧孜,确实是一个对表演虔诚的女演员。

她得这个奖,实至名归。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