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被指数据造假、创始人转移财产!优信股价暴跌36%,回应:做空报告失实

原标题:被指数据造假、创始人转移财产!优信股价暴跌36%,回应:做空报告失实

《财经》新媒体 王小贝/文

美国时间4月16日,“中国二手车电商第一股”优信股价巨震,盘中一度暴跌逾50%,最终收盘报1.95美元/股,跌 36.07%。迄今上市不满一年,优信市值已跌去近八成。

优信的股价异动与一份报告不无关系,当日早些时候,独立研究机构美奇金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发布了针对优信的做空报告。报告列举了优信的“七宗罪”,包括涉嫌夸大平台交易量、隐藏公司债务、循环交易、创始人戴琨从公司转移财产共计2.8亿美元等,并警告投资者优信已面临崩溃,“Uxin(优信)是如此不诚实,以至于我们不知道如何附加估值。我们敦促Uxin股东快跑。”

优信随即强势否认以上指控,强烈谴责发布误导性虚假信息的行为,称这些歪曲事实的解读和恶意指控毫无价值,将在仔细审查做空报告后,以公开透明的方式在近期作出单独声明。

将汽车销量夸大40%?

优信再陷“数据造假”漩涡

做空报告指出,优信夸大汽车交易量高达40%;同时,通过采访优信经销商、前高管等40余人,认为优信平台上不重复的可售汽车数量被夸大了一半。

根据优信给出的官方数据,其去年共售出814498辆汽车。据美奇金投资咨询有限公司统计,若数据属实,这将占中国线上二手车销售的59%,或中国整体二手车市场(包括线上及线下)的6%,与此推断,中国2018年整体二手车市场(包括线上及线下)的销量应为约1357万辆。

根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公布的数据,2017中国二手车销量约为1200.09万。腾讯财经在3月18日的报道中援引相关数据指出,2018年中国累计完成交易二手车1382.19万辆,略高于1357万辆。不过,美奇金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并未在报告中阐释“6%”这一数据的计算标准。

同时,优信的收入数据也被指不实。报告称,“优信获得收入增长的秘笈是一种特殊的POS机”。该机器内部嵌有优信专属软件,能将其他无关的交易汇入优信账户,优信则将这些第三方交易均记做自己的收入。

(报告截图)

然而,就在三个月前,优信还主动将数据造假的矛头指向“友商”瓜子二手车。1月30日,优信二手车发布《关于反对瓜子二手车交易数据造假、破坏行业竞争秩序的声明》,炮轰瓜子二手车服务费“明收暗返”、虚增收入。

瓜子二手车次日回应称:“因诋毁同行受到的惨痛教训还是没有让优信清醒,我们依旧希望优信作为社会企业走正途。”优信方面再次予以反驳,并呼吁瓜子应“欢迎投资者核查相关金融业务,期待能看到核查结果的公布。”

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助理分析师蒙慧欣在接受《财经》新媒体采访时称,对二手车电商行业而言,恶意刷单、虚增交易量和库存量等行为并不鲜见。事实上,此前优信、瓜子及人人车这三大行业巨头均曾被指数据造假。

“二手车行业主要靠资本来驱动,但各平台不断烧钱,却没有形成良好的盈利及发展模式。” 蒙慧欣认为,为获得资本支持,企业便不惜进行数据造假。此外,二手车行业发展过快,现有的市场规范、行业准则、部门监管等已显落后,“比较大的一个问题就是行业缺乏标准,包括车辆定价、车况来源、车辆质量等多个方面,就导致出现各式各样的问题,数据造假就是其中之一。”

债务危机临近创始人被指转移资金2.8亿美元

相比屡见不鲜的数据作假,做空报告披露的另一细节更令市场震惊。优信创始人戴琨被指曾先后两次转移公司资金,共涉及2.8亿美元,其中在优信上市前,从公司拿走1亿美元,此后又拿走1.8亿美元,当时优信股票还处于锁定期。此外,还有两名内部人员或从同一交易中获利2.7亿美元。

对此优信解释称,经过董事会同意,戴琨通过抵押股票获取资金,再将资金全部用于购买公司股票支持公司发展。在两次操作中,戴琨均未留存任何资金用于个人及其它用途,这种被误解的操作与报告中指责的方向完全相反。

除了创始人遭质疑,优信还被指责隐瞒巨额债务。优信子公司凯枫融资租赁(杭州)有限公司(下称“凯枫公司”)2016-2017年的一份财务报表显示,其帐面债务高达241亿元人民币,而这一债务未在优信的财务报表中披露。

《财经》新媒体查阅天眼查发现,凯枫公司的经营范围主要包括融资租赁、汽车租赁、二手车经销等。

报告称,凯枫公司是优信业务的重要支柱。消费者在优信平台以融资租赁的方式购买汽车时,车辆将被抵押给凯枫,后者保留车辆所有权,若消费者无法正常缴纳租赁费用,则凯枫有权收回汽车。

以凯枫模式为代表的金融业务为优信贡献了大半收入。3月14日优信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在优信的2C业务中,金融业务共计收入6.2亿元(人民币,下同),在总收入中占比近55%;2018年全年,其金融收入在总收入中的占比为53%。

因此,这让外界直指优信更像是一家金融公司,凯枫的巨额债务无疑也使优信的发展前景笼上阴云。

此外,优信一年期债转股兑现承诺也即将到期。按照约定,若在今年6月27日时,其股价无法达到9.72-9.855美元(按赎回价格计算),优信上市的1.75亿美元债转股将变为需偿还的债务。以如今优信低迷的股价来看,要实现这一目标并非易事。

至于为何未在财报中披露凯枫公司的巨额债务、这一负债是否将影响优信业绩,《财经》新媒体向优信公关人员进行询问,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需要指出的是,已成立8年之久的优信至今仍未实现盈利。财报显示,2018年优信营收33.154亿元,同比增69.9%;经调整后净亏损为16.71亿元,与上年持平。

尽管始终亏钱,但优信依然豪掷八成收入用于营销。2018年,其营销费用达26.87亿元,同比增长22%,占营收的81%。

蒙慧欣认为,优信等二手车平台在广告投放上不惜“下血本”,也间接导致了同行对峙、监管部门开出“天价罚款”。“恶性竞争的后果是无法形成用户黏性,同质化严重,无法实现更好的创新。二手车电商平台应健全交易制度,包括注重诚信、车辆档案透明可查、形成价格参考标准等,回归良性竞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