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正文

军事奇才韩信到底有几个朋友?为何他落难时无人前去营救?

原标题:军事奇才韩信到底有几个朋友?为何他落难时无人前去营救?

过去,在春秋战国时期,诸侯纷争,抢夺天下。所谓的春秋无义战,就是说谁有实力谁就拥有大片土地,谁就有话语权。

那么,争夺这些靠什么?说白了,就是靠人才。所以说,那时抢夺人才是第一要务。留住人才,就留住了根本。

人才在那个时期,可是个香饽饽,的确是达到“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的地步。所以那时候的人才交流很频繁,今天在这个国家服务,明天到那个国家做官,都是很平常的事情。

杀功臣这一类的事情,发生的很少,主要是列国竞争,一旦杀功臣,就无法吸引人才前来效力。

秦始皇建立秦朝以后,也继承了这个传统。都说秦始皇是个暴君,但却鲜见他诛杀功臣的记录。

但现在是汉朝,和过去不一样了,有什么不一样的?国情不一样。过去是好多国家都在招揽人才,都想为我所用。

但是现在国家统一了,人才在某些方面来说,却成了一个不稳定因素,成了国家的动乱之源。为何出现这种情况?这和刘邦同志的出身有关系。

刘邦的出身,虽然不是贫民,但也生活在社会的底层,这点他和项羽没法比。项羽不管怎么说,是出生于楚国的贵族阶层,如果他得了天下,在世人眼中,那是天经地义的。

但现刘邦始终担心,如果有能力的人心怀异志,抢夺自己的天下怎么办?你一介百姓能坐天下,我们为何不可?

果然,汉朝建立以后,第一个被逼谋反的是燕王臧荼,但很快被剿灭。那接下来的诸异姓王呢?刘邦就不放心了,生怕他们都效仿,那大汉江山岂不岌岌可危?

所以当有人秘奏,韩信要谋反时,高祖真正的是犯了惆怅。他找谋士陈平商量。

陈平知道,这肯定是有人恶语中伤。所以觉得大动干戈得不偿失,就出主意假托天子要出外巡视会见诸侯,通知诸侯到陈地相会,说:“我要游览云梦泽。”

其实是想要袭击韩信,韩信却不知道。

听到刘邦将到楚国时,韩信有种预感——危机要来临了。于是打算起兵谋反,但又认为自己无罪;想去谒见刘邦,又怕被擒。这时有人向他建议:“杀了钟离眛去谒见汉高祖,高祖必定高兴,也就不用担心祸患了。”

这个钟离眜是谁?他是昔日项羽手下的大将。当年韩信在楚营时,得不到重用。但是钟离眜很看中他,对他极力提拔,二人遂成为好友。

荥阳之战,钟离眜带领楚军,刘邦被打得丢盔卸甲,后来采用了陈平的离间计,才终于让其脱离了项羽。项羽死后,刘邦得了天下,开始清算项羽的旧属。钟离眜走投无路,韩信收留了他,把他待若上宾,以报答当年知遇之恩。

现在高祖找上门来了,韩信手足无措,找钟离眜商量。

钟离眜一看这种情形,知道韩信犯难了,现在不想保护自己了,于是气愤的说道:“如果你逮捕了我,去讨好刘邦,我今天死,明天就轮到你了。看来你也不是位德行高尚的人。”

韩信摇头道:“我不曾负汉,汉必不负我,公何以言此?”

钟离眛道:“狡兔死,走狗烹,足下可知?”

韩信将头背过,咬牙道:“上宽大长者,必不行此也。公多言无益,只随我去往云梦一遭便知。”

钟离眛沉默良久,突然冷笑一声,道:“公,小人也。为德不卒。”

说完就抹脖子自杀了。

钟离眛自裁后,韩信拎着人头,去云梦泽觐见高祖,以表明心迹。谁知一到那里就被来了个五花大绑。

韩信说:“果若人言,‘狡兔死,良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天下已定,我固当烹!”

刘邦说:“有人告你谋反。”

就这样,韩信被带到都城洛阳,经审讯后没有谋反,但也不能让他当楚王了,如果把它放回去,那可真是放虎归山,龙游大海了。于是将他的楚王废掉,降为淮阴侯,留在京都,限制了他的人身自由。

那么问题就来了,韩信被抓,为何没人前去营救他?或者替他说情?其实,从根本上说,他没有真正的朋友!

韩信出身平民,家里又穷,自己还没有好品行,常常依靠别人糊口度日,所以那时候许多人都讨厌他。

当时下乡南昌亭长还有些眼光,他觉得这个韩信,不是一般的人,所以,比较看得上他。有时就留他到家里吃饭。一次两次没问题,韩信也来了个自来熟,连续好几个月到那里吃闲饭。

亭长碍于面子不好说什么,他的妻子却不干了。要儿子我不会生?平白无故找一个祖宗来?于是嫌恶他,一早把饭煮好,在床上就吃掉了。开饭的时候,韩信去了,等了半天却没有饭食,这才明白他们的用意。一怒之下,最终离去不再回来。

在人家家连续白吃数月,也好意思?说明此时的韩信,就是个无业游民,整天游手好闲。

但他的这个不再回来不是他不想回来,只是他很清楚,既然已经撕破脸皮,他去了也没有饭吃而已,并不是有什么自尊。

不信吗?在亭长家混不上饭了,那么吃谁的呢?吃漂母的。一连吃了几十天,在漂母明确说是可伶他在施舍他的时候,为何还食“嗟来之食”呢?

一个大小伙子,整天游手好闲,吃一个老太太的馒头,也好意思?说明他那个时候已经丧失了自尊,跟一个流浪狗没有什么区别。

所谓的胯下之辱,是他不得不承受的。打人家打不过,当时他真要挥剑去杀人,恐怕没有伤到人家,人家手下的一帮小喽啰就可能要来韩信的命,所以也是被逼无奈的选择罢了。

后来到了汉营后,他遇到萧何。萧何是慧眼识英雄的贵人,但他们只是一般朋友,不会是死党一类的。萧何可是刘邦阵营中的核心人物,不可能和他深私交太深。

在钟离眜的事情上,韩信的做法为人所不齿,结果自然是威信扫地。要么你当初就不要收留他,既然当时敢冒风险收留, 那为何不能再冒风险让他逃走,非要逼其自杀?

被押解到洛阳后,给下了大狱。此时应该有朋友出头营救才为正理,可是却没有一人替他出头求情。这也是他咎由自取,谁还愿意为不够江湖道义的人去担这么大的风险呢?

即使到这个时候,韩信还不知反省,居功自傲,恃才傲物。首先表现在耍脾气使性子,常常装病不参加朝见或跟随出行。这样的态度,刘邦也不好说什么,虽然心里不爽,但只要你老老实实的,不要乱说乱动,眼不见心不烦,随你怎么样去吧。

看到在皇上眼里,当自己是空气,韩信呢?也只有在私下里生生闷气而已,实在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了。

等到实在闲极无聊的时候,有一天到樊哙家去溜达。樊哙是怎么对待他的呢?“行跪拜礼恭迎恭送”,并说:“大王竟肯光临臣下家门,真是臣下的光耀。”

把他真像天神一样的供着了。试想那樊哙,也是一员猛将,不光和汉高祖是连襟,更是在鸿门宴上救了刘邦一命!

无论是从亲情,还是对刘邦本人的贡献,樊哙的优势都很明显。但韩信吃完饭,喝完酒,看着恭送的樊哙,竟说出这么一句让人目瞪口呆的话来:“没想到我这辈子居然同樊哙这些人混在一起了!”

狠狠的当面啐人一脸唾沫,然后扬长而去!

自己到了这种朝不保夕的程度了,还放不下自己的臭架子,其平日的为人就可想而知了。

参考资料:

《史记》汉·司马迁

《资治通鉴》宋·司马光

老衲侃春秋严正声明:原创作品,禁止非法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