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大妈用吊车拍照:为何这波操作会让年轻人汗颜?

原标题:大妈用吊车拍照:为何这波操作会让年轻人汗颜?

社交媒体上,出现一则“大妈用吊车拍照”的话题,触动不少年轻人的情绪。他(她)们一边“惊诧”拍照大妈的勇敢,一边“嘲讽”拍照大妈的奇葩。总之,舆论上的“大妈们”总是很躁动,无论是“素质问题”,还是“生活方式”,都能时不时的被推到“风口浪尖”。

坦白讲,大妈们拍照的话题,一直以来都很热门。就比如“春暖花开”,树上总会“结满”各色大妈,这种较为让人匪夷所思的“选景行为”,不仅存在“安全隐婚”,也存在“毁坏树木”的可能。总之,爬上爬下,总让人感到些许不安。当然,我们很清楚,“大妈上树拍照”本身,就不是好的示范。

但是,普遍来看,这种“生猛的选景”行为,却很难短时期内被改变。因为,就以“广场舞大妈”为例,为寻求和周边环境的融洽相处,周边人“一直在努力”,“大妈们”一直在叛逆。总之,在可触及的范围内,“周边人完败”,“大妈们长青”。

事实上,人们之所以不喜欢“大妈”,最本质的问题是不喜欢“那几代女性身上的气质”。就人的塑造来讲,肯定离不开所处时代,作为人而言,好坏的博弈,往往也显得很复杂。“大妈们”的无秩序感,说坏也没有坏到无法收场的地步。

然而,就是因为这种“没有坏透”的格局,才让人们说起来咬牙切齿。通常来看,“被人们厌恶的大妈”=无秩序+无边界。她们无论是在“公共环境”中,还是在“私人空间”中,都表现的极其任性。这种任性中,附带着很强烈的世俗眼光。

因此,在很多年轻人眼里,她们就被彻底“被妖魔化”。而对于“大妈用吊车拍照”来讲,其中的“大妈们”绝对“不是普通大妈”。而之所以,这样的话题会被年轻人追逐,最主要还是基于大妈们的“本身黑化”。而这样的认知逻辑,却值得我们去深思。

“没素质”的大妈本来是一部分人,但是,因群体认知的笼统性,“有素质”的大妈也只能忍受污名化。这种问题,其实不仅仅在大妈的“认知论”种存在,而在很多的“认识论”中,也都是这样的。说到底,“没素质”的人,肯定是少部分。

所以说,那些“有素质的大妈”确实很冤。但是,这就是舆论世界的不讲道理。舆论本身就是含糊其辞,没有逻辑,不讲理性的事物。因此,“对不对”,“有没有”都好像不是主要的。毕竟,在舆论的世界里,主要还是以“情绪驱动为主,道德催化为辅”。

从这个意义上讲,那些“有素质的大妈”就应该释怀很多。当然,作为“大妈群体”来讲,这种标签化的认证,其实是舆论上的一种“偷懒行为”。不过,因为这种认证方式打击面广,所以一直以来都有很好的舆论应用。即便很多人并不知道其中的机理,但是,不妨碍去围剿所厌恶的群体。

然而,“大妈”因黑化和污名早已成为“流量担当”。所以,但凡超限的行为和大妈挂钩,都会引来舆论的围观。这一点上,早已成为“共识”。“讹诈”,“无序”,“不讲理”,“耍无赖”,这些看起来让人反感的行为,其实都或多或少的在大妈身上发生过。同时,也在别的群体身上发生过。

不过,之所以大妈们会成为舆论的围剿对象,这其实也与性别本身有关系。因为,按照人群的划分来讲,年龄是一个大的“分水岭”。虽然,这种分类不代表绝对性,但是却能代表普遍性。从这个意义上讲,“大爷”或许也应该受到舆论的围剿才对。

只是,就实际情况而言,“大爷们”的存在感很弱,弱到就连拍照这种事情,只能站在一旁帮大妈们拿衣服和包包。从这个层面上来讲,“大爷们”明显受到“大妈们”的庇护。所以,在两性的世界里,根本不存在谁消耗谁的问题,而是背景不同,角色会转换。

不得不说,“厌恶大妈”,“鄙视大妈”,“围观大妈”,这只是一种“情绪消费”,回到具体的生活中,可能真还没那么悲观。甚至,作为“大妈们”,之所以会变得“厌恶”,除却所处环境本身的塑造,更多是缘于代际偏见造成的舆论黑化。

作为“年轻一代”,可能在生活认知上会变得更自由。但是,不代表行为本身就一定很奔放。而作为大妈们,可能,认知的框架很传统,但是却在行为上会表现得很奔放。这种较为“互补”的群体的特征,其实很普遍。只要不影响周围秩序,其实也没必要过多苛责。

说到底,每一代人都有每一代人的活法,不认同没关系,过好自己的生活就行。如果,每一代人的生活都一个模样,事实上生命就会变得枯燥乏味。所以,当一群大妈们动用吊车拍照时,只要不影响周围人的“正常秩序”,就没必要去过分苛责。而对于大妈们的“整体评价”来讲,更应该进入“就事论事”的体系中,而非一有动静,就要拿黑化说事儿。

原创文章,谢绝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