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正文

“怎么办,孩子不想回国了!”第二次微留学后遗症

原标题:“怎么办,孩子不想回国了!”第二次微留学后遗症

两年前她还在问“妈妈,在这个学校里,老师说的话我听不懂,为什么要来微留学?”,今年她已经不想结束微留学体验了,她是谁?是什么让她改变了呢?她经历了什么呢?今年她来参加上上微留学与两年前有没有什么不同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以下是Aurora的妈妈写的回顾。

不情愿的开始

2年前,当时7岁、刚刚上了一学期学的北京宝宝Aurora在懵懵懂懂中被妈妈带来了墨尔本,度过了2周微留学生活。如我之前文章《妈妈,你为什么要带我来微留学?》中提到过的,从准备到抵达一直到结束2周的微留学生活启程回国,Aurora一直在问一个我自己也一直在思索的问题,为什么要来微留学?

当时她说,妈妈,我一句也听不懂,为什么你要带我来这里上学?而在第二次插班微留学的第三天,她说“妈妈,我好像更习惯讲英文了。”

Aurora在3、4个月前被妈妈商量寒假要来微留学的时候,就明确反对的,然而反对是无效的。希望走出舒适区去看世界的妈妈和有着open态度的爸爸霸权地决定了。临行前,Aurora还在说,妈妈我不想去微留学,甚至在抵达了墨尔本的第一晚,临睡前,她仍然悄悄跟我说,妈妈我明天不想上学。我们讨论了她的感受和心情,我承诺了“有任何事情妈妈都会帮你”等等一系列的焦虑与安抚过后,一夜好梦。

学校的选择

这次微留学因为我只能请下三周假期,所以安排的三周微留学,如果能请下更长的假期,更希望孩子插班时间长些。我们第二次微留学特意选择了一家中英双语公立学校,学校每天有一节中文课,其他的课,数学、写作、画画等课都是英文上的。去双语学校的初衷就是希望给孩子一个缓冲的阶段,毕竟3周时间还是有些短。因为中文是母语, 孩子会有更多的自信,压力更小些。

校内小插曲

上学的第一天助教老师带Aurora去教室时,主班老师问她习惯讲什么语言,助教老师说是普通话,于是主班老师找了来自天津的一个女孩子J作她的小Buddy,帮她熟悉班级和学校。

第一天放学时,我提前了几分钟来到学校,站在校园里的树荫下等她。下课铃响了,Aurora和J 并肩从教学楼里出来,笑着道了再见,Aurora就飞奔到我的身边。回家的路上,我发现她小臂上有一道抓伤,已经结了痂,问她说是J抓的。同行的小朋友妈妈关切地看了看,建议我跟J简单说一声儿“我已经看到Aurora臂上的伤,你不可以再抓她”。我问Aurora要不要妈妈去跟J这样说一声儿?她答我,“妈妈你别当我是4、5岁的孩子,我自己能处理。”我有些不放心地追问:“你是说你自己可以保护自己的?”她点头。

第二天放学时,Aurora出现在楼门口,向我挥了挥手,然后跟身边一个女孩打了招呼就跑了过来,我问她J今天怎么样,她说,她今天没有来,我今天都是跟T一起玩儿的,就是刚才门口打招呼的那个女孩。我问她T是哪里来的?Aurora说不知道,我随口说了句你可以问问她啊。然后她就跑到那个女孩身边,问“Where are you from?”,T答道:“Here, Austrilia”。

走回家的路上,我们聊起来,Aurora说,J和T各有各的特点,J玩儿什么就要求我也必须玩儿什么,像她一样攀monkey bar,像她一样爬过蛛蛛网上方的栏杆;而T会给我介绍这是什么,那是什么,然后问我喜欢玩儿什么,就跟我一起去玩儿。她俩的共同点是喜欢拉着我的手,这样我就不得不跟着她一起跑,我不喜欢被拉着手跑。

不再抗拒微留学

第三天放学时,Aurora还是跟T一起出的楼门,告诉我说J转学了,我问你怎么知道?Aurora说,T告诉我的,我问T讲不讲中文的,她说不讲啊,她只会讲英语,她这样告诉我的“You know J? She will not come here, she goes to another school, her home is far away.”听到这个,老母亲我甚感欣慰。

吃过晚饭,继续聊学校。

我问她,“跟第一天去上学相比,现在是什么感受?”
Aurora回答:“第一天我担心听不懂,老师让回答问题时答不出,被罚站,被小朋友嘲笑。”

听到这样的坦白,我心里再一次深刻理解了什么叫“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来之前,我已经无数次地跟她强调过了,这里的老师会理解你听不懂的,会给你时间适应的,不会因为你答不上问题而骂人的,更不会罚站的,然而,她的表现告诉我,这些话她根本没有听进去,或者说,她并不敢相信。

此时此刻,标准回应随口就来:“宝贝,这就是妈妈带你来微留学的一个重要目的,让你体验不同的学校、不同的老师、不同的同学。

现在体验到了,Aurora已经停止抗拒甚至开始有点儿喜欢在这里上学了,当然重要原因是因为“上课很轻松、不批评、没作业。听课时坐地上,就是被要求看老师、听老师说话,动笔时才坐到椅子上”。

主动说英文

第二周的周一,放学回来就打开了话匣子:“妈妈我给你讲个好玩儿的事,今天我们中文课学习写作,写“我爱…”,三个小朋友都写得特别好玩儿……”如下图。可见中文何其难学也!

第二周的周二放学时,Aurora所在的班出来的晚了一些。一起来微留学的小伙伴提醒我说,Aurora的手受伤了,我听了一惊,赶快低头看手机,查看了一下,并没有来自学校的电话,也就是说学校没有通知我要紧的事情,我放下心来,那受伤应该不重。

一会儿,Aurora跑出来了,还是那么一脸的阳光,我一眼看到她手掌上贴了个创可贴,问她谁给贴的,她说是D老师。

D老师是班里的主班老师,不会讲中文的,于是我很好奇地问,老师怎么知道你的手受伤了,她说我告诉她的啊,我就细问,你怎么告诉她的?她说:“我就回到教室说,‘D, my hand is hurt.’, 然后D说,‘Do you like to have 2#$%^?’,我没听懂那个字,估计是创可贴,然后我就说Yes, ok.”。

可以了,我想,在唯一可以讲中文的小buddy转学走了以后,她已经能够在一定程度上用英文自己解决问题了。比起两年前“妈妈老师说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懂”的状态,已经有了大大的改观了。

运动技能的提高

周三放学时, Aurora拉着我跑到活动场上,先是去monkey bar那里,双手攀在侧面的横栏上一点点平移,走到了另一头,然后再平移回来。

虽然还没有像本地孩子长臂猿一样有monkey bar上飞荡过去,比起以前的自己,她的臂力和腹肌力量增强了好多;过了一会儿,Aurora又跑到旁边,攀上了高她一头多的单杠,先是双手,然后双脚再攀上去,请我帮着向上托她一下,然后翻身上去慢慢地蹭着蹭着最终坐在了单杠上,回头冲着我笑。我站在下面,仰望着她,向她回笑。

周五放学时,又提出要在校园里再玩儿一会儿。又跑去单杠,又双手双脚攀上去,然后用一只脚抵住了立柱,一翻身接着另一只脚跨了上去,又坐上了单杠回头冲着我笑。哇,你进步很快喔,我夸她。她自豪地说,连T也翻不上来呢。学校里的各种攀爬设施下面铺着厚厚的毯子,这让我这种胆小如鼠的家长非常放心,估计孩子们踩在厚厚软软的地毯上奔向各种攀爬架时,心里也是很踏实的吧。

在我2年前写的微留学游记《妈妈,你为什么要带我来微留学》里我提到过,当时Aurora体能不如现在好,我的愿望就是她能像当地孩子一样在攀爬架上自由自在地玩。

微留学“后遗症”

一转眼,到了最后一周,收拾返程行李时,同行的小伙伴念叨着,想继续留在这儿上学,不想回北京。Aurora也说不想回去上学,眼珠一转,笑着说想天天在这里玩儿。小伙伴的妈妈和我相视一笑,预料中的“后遗症”终于显现了,老母亲“处心积虑的算计”收获了明显的效果。

是的,孩子,这个世界太大了,大到我们要飞十几个小时才能从北京飞到墨尔本;这个世界又太小了,小到北京发生了什么事情,几分钟后,墨尔本的新闻里就有了相关报道。你成长在这样一个世界越来越大、世界又越来越小的时代,多元性是多么的重要。

这三周下来,

你从懵懵懂懂过渡到跟小伙伴自由玩耍;

你从仰望单杠上的小伙伴说着“I can't do that”到自在攀爬;

你从只会说学过的零星句子,到妈妈跟房东聊天时说到“孩子们不想走”时随口接到“because the teacher is mean”(虽然你的老师并没有很mean啦);

你从当一个高年级的姐姐邀请你做朋友而被小伙伴警告“别理她否则大家都笑话你”时的一脸愕然到对整件事分析得头头是道,“姐姐可能很孤独”、“小伙伴可能有点怕这个外形有点怪的姐姐”、“小伙伴可能有偏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度和理解。”

是的,孩子,你了解了,你理解了。还不到十岁的你,已经有了尽量多元的视角。从这里启程,孩子,妈妈对你的未来充满了憧憬和祝福。

你想有这样的体验吗?来上上参加微留学吧!让孩子有更开放的视野、更多元的思维,对事情有自己的判断和认知,让孩子有更美好的未来。

澳洲Sunrise Choice上上活跃在教育和旅游领域。

上上教育提供个年龄段孩子留学、微留学、夏令营和文化交流活动。

有关于微留学相关问题可以加微信:yangwenjiechina咨询。

延伸阅读

游学:妈妈 你为什么要带我来微留学?

我的墨尔本 '一个月微留学生活'

女儿三次游学经历,英语打通“任督二脉”

娜娜的海外高中假期插班生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