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规划青岛绿地之先贤

原标题:最早规划青岛绿地之先贤

金山银山,不如青山绿水。在青岛的山林公园,道旁蔚然地生长着许多老树。“一年之计,莫如树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管子、修权》。

在青岛曾经有过一位既树木,又树人的学者,他就是林学家、农学家、教育家、水土保持专家,一生活至105岁的凌道扬。

青岛的城市园林建设,始于德国租借地时期,德国殖民者为改善环境,营造景致,从欧陆和日本等地引进树种和花卉,在太平山上开辟苗圃,到1913年进行了总数达650个树种的大规模试种、试验,1914年日占青岛后,森林公园改称旭公园,日本人大批栽植了樱花,凌道扬1922年接受的胶澳商埠林务局,就是这样一个历经25年殖民充斥德日两种不同风格的公园体系,接手后的凌道扬对青岛的山林、公园、道树做了很大的改造。凌道扬(1888年12月18日—1993年8月2日)。1888年12月18日生于广东省新安县布吉村丰和墟,汉族客家人。(今深圳龙岗布吉街道老墟村)

基督教家庭,祖父、父亲均是瑞士巴色会教师。10岁时在檀香山亲戚家当童工。1900年,毕业于耶鲁大学的最小的叔叔凌善方把他带回老家布吉,秋天把他送进上海圣约翰书院(后改为圣约翰大学)。1909年凌道扬毕业,被清政府八旗学校聘为英语教师,次年陪同两位清室贵族(贵胄)子弟赴麻省农学院,习农科,结业后,考入耶鲁大学研究生院,1914年获林学硕士学位(是中国第一位林学硕士)。赴德国、瑞典考察林业和农业。同年归国,参与制定《森林法》。

1915年,凌道扬和韩安、裴义理等林学家有感于国家林业不振,“重山复岭,灈灈不毛”,上书北洋政府,农商部长周自齐,倡导以每年清明节为“中国植树节”。同年7月报经袁世凯批准,于次年实施。

(1925年3月12日,孙中山先生不幸在北京逝世,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将植树节日期改为每年3月12日,易名总理逝世纪念植树式。1979年2月,第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决定,仍将每年的3月12日定为中国的植树节。

1916年商务印书馆出版其首部著作《森木学大意》中文版、英文版。1917年,在南京发起成立中华森会,任理事长。1919年,参与孙中山《建国方略》一书,《实业计划》部分章节写作。1922—1928,凌道扬偕发妻陈英梅,长子凌宏璋、长女凌佩芬在青岛工作和生活了6年。

在青期间,生活十分惬意,“青岛时期是我生命中的黄金时代”(凌自传中语)妻子陈英梅任青岛私立文德女子中学体育教师,夫妇俩在青岛生育了次女凌佩馨,次子凌宏琛。1922年12月,中国政府收回青岛主权,凌道扬出任中日“鲁案”善后督办林务委员,直接介入与日方的交涉。日方的谈判代表提出中方补偿林木损失费,折合银圆360706.97元,中方据理力争将其核定为151339元,不足日本要价的42%。

后以日本在青岛8年所获盐利相抵,达成互不赔偿协议,胶澳商埠督办公署成立时,设林务局和农事试验场,分掌青岛农林两业,凌被任命为林务局局长。1923年3月林务局和农事试验场合并,改成农林事物所,凌就任所长,凌执掌青岛农林事物后,在原德治日理的基础上,全面规划了青岛林业管理与发展之路,上任伊始设造林、农事、树艺、管理四科,1924年1月又改组技术、事务两个组别。

同年5月凌主持制定了《水源、涵养林规则》等一系列可加强和保护园林绿化的规章,恢复了李村苗圃,每年植树节前无偿分给乡民种植。

1923年全市造林228、6亩,植树132330棵;1924年造林109、83亩,植树125900株。同时,凌编练林警队,组织40名林业警察巡查保护森林。凌道扬对寓青日本木材商唆使日本浪人盗伐树木进行制裁,组织林警抓捕了50多人,凌对青岛农林事业最大的贡献是丰富和发展了向公众开放的公园模式,为青岛规划生成了城市风光旅游胜地和疗养业,将日本时期的公园重新命名,并创建了第四公园。公园命名:改造第一公园(中山公园)。

第二公园(日占时叫“若鹤公园”,现在的贮水山公园)增加了园内植物和设施。第三公园(新町公园)位于上海路聊城路之间。第四公园:1923年于中山路、河南路、肥城路和曲阜路间修建,颇具人气,面积5500平方米,一片比较方正的街心公园。

第五公园(千叶公园)青岛火车站前广场,第六公园(大村公园)由观海山通往青岛湾的一条自然冲沟。实施山头绿化,德租时期的“抛球山”和日占时易名的“八幡山”,凌在山顶修建观海台,得名“观海山”,1923年将当年德军刻制帝国鹰徽占领纪念碑“华兹马克山”经日军改名“神尾山”正式定名为“信号山”。并铲除了纪念碑等殖民主义痕迹,取代以黑松、刺槐、紫穗槐等树木。

(贮水山公园)

青岛行道树和园林树规划:1924年随着197条道路的重新命名,凌为62条道路配植不同风格的行道村6958株,如植无刺槐于广西路、兰山路、植刺槐于太平路、常州路,植银杏间杂悬铃木(法国梧桐)于湖南路、江苏路、植白杨树于辽宁路、植墙树于蒙阴路安徽路等。

1929年南京政府接管青岛之前,青岛已具有城市公园。纪念地、风景路、休闲地等概念,公众的绿化意识和对公园、公共绿地的认识远超其他城市,凌功不可没。

献身教育学术和社会事业,受聘于1924年创办的私立青岛大学,凌教逻辑学,胞弟凌达扬教授外语,两人成为私立青岛大学教职中有留美经历教师的佼佼者。

培育青岛造林人才,1923年9月凌在崂山九水庵林场创设了一所林内义务小学,校舍占地3.15亩,有房舍19间,教职工8名,开设:社会、算术、国语、自然形象艺术、工用艺术等9门,并实行弹性学制:一年级春季始业,二、三年级秋季始业,各年级每周授课分别为18、20、24、课时,这种适宜城郊儿童就学的学校,在1924年春就招收了7—17岁学生59名,1925年7月,凌任青岛农林事物所所长,另外,1924年2月支持青岛观象台台长蒋丙然等人发起成立中国气象学会。

1929年凌离开青岛后还致函国民政府教育部,提议在青岛设置林业专门学校。1930年8月中国科学社在国立青岛大学召开15次年会,凌道扬与杨振声、何思源、蒋丙然、宋春舫等7人被推为筹委会委员,又出席了8月22—26日,中华农学会在青岛召开的第13届年会,并在开幕式上发表了演讲。

1923年,美国商会会长亚当斯联络寓青的中外名流,发起成立相当于国际奥林匹克组织的青岛万国体育总会,其董事会共11人,滋美满、士大贵、尤里甫、片山亥六,及青岛的凌道扬、丁敬臣、何永生、王宝忱、张絧伯等。

1924年6月青岛万国体育总会经胶澳商埠督办署批准,特许租用汇泉赛马场和附属设备,为期20年,1924年9月,凌还与高秉坊买下英文报纸《青岛晨报》的资产,创办了《青岛时报》英文版称《青岛泰晤士报》,由凌胞弟凌达扬任主笔。(是当时青岛发行量最大、影响最大的报纸,抗战时停刊,战后复刊,1948年并入《青联报》,1949年停刊)。

1926年,凌参与创办青岛狮子会(为社会提供各种服务,不涉及政治、宗教、国界和种族)。此外,凌还任基督教青岛青年会总干事,据说他在青岛还建有酒厂和一座名叫海滨大厦的豪华旅馆。在青岛时住福山支路4号,与住5号的康有为对搁(有些史料说凌住福山支路8号,经专家考证是在4号)。

1936,凌当选中华林学会第四届理事长,任广东省建设厅,农林局代局长、局长,1939年任黄河水利委员会执行委员,从事黄河上游水土保持既西北建设规划。1948年,由联合国粮食农业总署职上退休,定居香港后,1955年任崇基学院院长,1956年与钱穆、姚传法等组织中文专上学校协会,呼吁香港政府成立中文大学。1957年赴美国接受麻生大学授予的荣誉法学博士学位,发表题为《我之中国文化观》演讲。

1960年,任职崇基学院院长,同年2月,被聘为联合书院院长。1963年,新亚、崇基、联合三所书院组成香港中文大学,凌是牵头人,1980年凌老移居美国,1993年凌道扬病逝于美国,享年105岁。

(作者:郝守杰 系青岛市当代文学创作研究会会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