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互联网小贷监管消息频出,是在“补足上位法”?

原标题:互联网小贷监管消息频出,是在“补足上位法”?

近期有关互联网贷款的政策消息较多,引发市场高度关注。

最让互联网小贷从业者关注的是,《21世纪经济报道》近期称,监管正酝酿统一的互联网小贷管理办法。

事实上,互联网小贷公司在服务实体经济、应用金融科技等方面有着积极作用,但其跨区域经营的模式,已超过了原来小贷业务不得跨省展业的监管规定。

目前互联网小贷明确已经被暂停审批。湖北小贷协会的相关人士称:“在上次监管的闭门会议上,国家的态度是打压清理整顿。”

不过,在行业人士郭大刚看来,监管的导向并不会打压,而是在补足这一领域的上位法。

可以预见的是,互联网小贷将迎来监管的进一步细化。

合规经营重点关注四方面

对于互联网小贷平台而言,他们重点关心以下几个方面的内容:

注册资本金

在媒体的报道中,互联网小贷的注册资本金或要求不少于5亿元。

据零壹智库不完全统计,截止2018年6月30日,全国共有280家互联网小贷公司,其中93家平台注册资本金在5亿元以上(含5亿元)。

纵观头部互联网机构,蚂蚁金服旗下两家小贷公司注册资本已达120亿元;百度旗下的重庆百度小额贷款增资至70亿元;小米旗下的重庆小米小额贷款增资至30亿元;而京东旗下共拥有5块网络小贷牌照,目前已合计增资至62亿元。

而对于很多中小平台来说,行业人士郭大刚表示,拿不到这5亿元的实注资本金,就不得不去做区域性的网贷,或者就要退出市场。

杠杆率

相较于商业银行不高于25倍、消费金融公司的不高于10倍的限制,网络小贷的杠杆倍数并不占优势。

但是,业内人士称,如果将互联网小贷设定为3-5倍杠杆率,相较于传统小贷的1.5-2倍的杠杆率,其实已高于预期。

为了规避杠杆率的限制,融资担保、联合贷款往往是互联网小贷普遍采用的方式。

在消金界获得的一份“众谱伟信收益权转让”的产品资料中,黑龙江万方众信互联网小贷通过贵州金交所,实现资产的收益权转让,并提供连带担保责任,从而实现资金出表,解决杠杆限制。

此外,还有一些网络小贷平台通过开展助贷或联合贷款业务,从而规避杠杆率限制。比如,蚂蚁借呗和花呗就曾与天津信托、浦发银行等金融机构合作,开展助贷或联合贷业务。

但是对此也有人猜测,未来网络小贷公司的自营贷款业务和助贷业务,将合并计算杠杆率。这将对业务的开展更为不利。

资金来源

传统小贷的资金来源除了股东缴纳的资本金、捐赠资金以及不超过两个银行业金融机构的融入资金,同时融入资金的余额不得超过资本净额的50%。

关于互联网小贷的资金来源,管理办法中并没有作出具体说明。而根据此前银监会的指导文件,网络小贷发展的外源性融资渠道较为有限,主要依靠金融机构借款或ABS融资。

ABS已成为头部互联网机构常见的募资渠道。然而,2017年12月,141号文下令对网络小贷进行整治,并将发行ABS等途径融资纳入表内。受此影响,证监会一度暂停了蚂蚁小贷ABS的发行工作;随着2018年陆续增资,又逐渐得以爆发。

据消金界统计,抛开存量业务,仅2018年以来,蚂蚁金服两家小贷公司累计发行了81只ABS产品,总规模达1794亿元。按照注册资本120亿元来看,远远超过监管2-3倍的杠杆率要求。

制图:消金界

对此,中国社会科学院产业金融研究基地副秘书长、百舸新金融智库创始人向消金界表示,未来应该允许互联网小贷通过私募方式,向机构投资人募资。如果资金来源仅仅局限于银行,那么3-5倍的杠杆也没有太大价值。

放款渠道

此前,网络小贷的主要形式包含线上、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如果不再允许线下放款,那么与小贷公司正好可以错开经营范围,也能体现互联网的属性。

不过,目前互联网信贷共债现象比较严重,如果只在线上放贷,对于风控的要求就会更高。行业希望能接入征信系统,真正如银行等持牌机构一样,拿到更为全面可靠的数据。

在实际业务中,对于互联网小贷公司来说,一方面可以降低新用户的风险值,另一方面,也能督促老用户回款。

最大风险来自于政策性风险

早在2017年底,141号文件颁布后,市场上可以从事贷款业务的主体只有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信托公司以及小额贷款公司。

银行、信托和持牌消金的申请设立门槛极高,因此小贷牌照显然成了香饽饽。相较于传统小贷在经营区域上的限制,互联网小贷可在全国区域内开展业务,因此更受追捧。

2019年1月,175号文下发,监管指出应积极引导部分机构转型为网络小贷公司、助贷机构或为持牌资产管理机构导流等。

然而业内人士指出,P2P转型网络小贷成本高,且有资金来源和杠杆率的限制,因此出于合规,大多数只能转型做助贷。

此外,目前看来,网络小贷最大的风险还在于政策性风险。

传统小贷一般由地方金融监管局进行监管,但是通过互联网平台开展业务,很难进行属地化管理。

实际上,由于行情不被看好,很多企业在转让手中的牌照。目前市场上一张裸牌的价格已近亿元,还有人声称“可以新办网络小贷牌照”。

就在发稿日当天(4月18日),消金界向重庆地方小贷协会问询,得到的回应是“目前牌照发放处于暂停状态,一切都在等银保监会的政策”。

具体到业务的开展,不同的地区也有很大的差异。除了重庆,其他地区的业务并不容易做。

比如,携程旗下的网络小贷牌照就被搁置。内部员工向消金界称:“这块牌照现在就在那放着呢,上海银监和金融办什么也不让做。”

联想到今年年初对于助贷业务的监管,当时一些中小银行的助贷业务被紧急叫停。

在这些监管动作背后,有关互联网小贷的民事纠纷、无牌照经营、孳生“老赖”、扰乱金融管理秩序等问题层出不穷。

由此不得不重新审视互联网贷款业务,到底是普惠金融,还是洪水猛兽?

在这些监管动作背后,有关互联网小贷的民事纠纷、孳生“老赖”等问题较多,目前也缺少系统完整的监管框架。

“从监管层面来说,在制度都没搞清楚之前,怎么可能扶持呢?”一位接近监管的人士这样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