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巅峰对话:需求升级、监管升级背景下的教育投资

原标题:巅峰对话:需求升级、监管升级背景下的教育投资

2019年4月17-19日,由投中网、投中信息主办,投中资本协办的“第13届中国投资年会·年度峰会”在上海外滩W酒店举办。本次会议主题为“看多中国”,来自国内外上百家私募股权机构汇聚一堂,对当前行业热门话题展开讨论。

在教育专场上,包括鸿坤亿润投资合伙人王焕、零一创投合伙人余璐、道格资本合伙人晏子青、春华资本集团合伙人张晶、益祥资本创始合伙人张心楚就“需求升级、监管升级背景下的教育投资”这个话题进行了探讨,本场论坛由盈港资本创始合伙人刘子迪主持。

以下为“第13届中国投资年会”“透视中国机会”论坛精彩实录,投中网整理。

刘子迪:大家好,感谢投中网的邀请,今天十分有幸能够主持教育投资的专场。2016年以来,我们从市场上关注到很多早期VC还有中后期的PE机构都非常关注,教育行业具备几个十分适合投资人关注的特点。

首先教育贯穿人的一生,是一个很好的、有延展性的投资行业,从出生到老年大家都在不断地学习,所以可以挖掘的投资机会是非常多的。是一个纯刚需的行业。非常强大的支付意愿,也就带来了很扎实的基础。在教育板块比较容易形成固定的强大的品牌,这些品牌可以推动长期的现金流的稳定发展,这些特点都是投资人非常喜欢的。

今天就是从各个不同的角度请各位投资人分享一下自己的投资思路。盈港资本从2015年开始关注这个领域。出国留学、少儿英语、课后美国学校,少儿教育等都是我们投资的细分板块,未来我们也会持续关注这几个细分板块,包括在素质教育,职业培训领域加大我们的投资力度。请各位嘉宾介绍一下自己的投资机构,以及对教育板块的独特的想法。

王焕:非常感谢投资人,我们之前主要投的领域还是素质教育为主,我们投了营地教育,投了留学,我们的母公司是一家地产公司,上一轮的演讲我也听的很认真,给了很多启发,我们是围绕着地产资源的产业资源去布局一些教育行业细分赛道的。

晏子青:我们道格资本成立四年,主要是深耕在教育、消费、环保、高端制造领域的投资,在教育这方面我们也有各个领域的细分板块的布局,包括像语言培训,在VR教育内容上也有布局,还有教育信息化。目前我们机构除了教育以外,也在大消费有一些布局,我们也跟国内的十家上市公司都有合作产业基金,现在形成了一个由“PE投资+并购+产业”三类相结合的投资体系,规模有40亿,也希望与大家多多交流。

余璐:大家好,我是来自零一创投的余璐。我们是一家互联网早期的投资基金,目前是美元和人民比的双币基金,管理的规模有12亿,2015年成立的时候,最早以企业服务的角度切入了整个互联网市场。2016年澳门投了很多跟教育相关的,有投过二到五线城市所有培训机构的SaaS软件,后来又在在线教育领域投了K12教育领域的一对一的海风,也投了素质教育领域的智能钢琴,在编程市场投了上海的一对一的公司,还有最近比较火的语文赛道,在整个在线教育我们有很多布局。除了这些还有跟大消费相关,跟企业服务和产业互联网相关的,所以非常开心今天有机会跟大家交流。

张晶:我们成立于2010年的私募股权基金,目前管理差不多接100亿美金的资金规模,美元和人民币都在第三期,我们基本上是聚焦在消费、医疗、互联网和金融这四个板块,在教育方面我们在国内投了两个在线教育的企业,一个是尚德,一个是作业帮,在海外我们其实有更重的一些布局,差不多有10亿美金的资产是部署在海外的教育资源上,我们收了美国的两个教育连锁学校和幼儿园,我们也控股了全球最大的做游学的公司,每年有40万人次的游学夏令营的规模,所以教育也是我们投资非常重要的一个板块,也非常高兴今天有这个机会可以跟大家交流心得。

张心楚:我是一家来自浙江的投资公司,我们的管理规模有20亿,主要投资新零售、教育、产业升级,教育这块更多的是配合政府做城市教育方面的布局以及城市教育引导基金,如果有从县级市或者特殊教育需求的朋友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

科技改变传统行业背景下,在线教育如何脱颖而出?

刘子迪:现在不可避免的是提到科技改变传统行业这个话题,大家理解教育是一个比较传统的行业,但是现在科技逐步深入到教育行业,包括ToB、ToC、硬件、软件各个领域都有科技的大力参与,有些是从提升效率的角度,有些是创新学习方法的角度,各种各样的角度非常多,有两位投资多都在布局教育科技板块,像零一创投的余璐还有春华资本的张总投资过作业帮,都是在线领域的,在线领域现在的竞争比较激烈,那么如何脱颖而出、实现自己差异化竞争?

余璐:我们投的比较多的公司都是在教育领域2C端的,直接向C端做所有的课程培训,所以在我们自己的认知里面把整个在线教育分成了产品化和服务式的两种模式。后来也做了一对一的,不管从哪个角度切入都是一个殊途同归的状态,做产品化最后需要用服务式的方式变现,做服务化的方式也需要做很多的产品提升自己内部的效率。我们投的比较多的是跟服务相关的,类似一对一的在线课程,有能够脱颖而出的一些小经验。

在线教育公司是个服务行业,所以它很重的一个点是在做运营,整个公司的每一个团队,不管是市场部、运营部、教研部、班主任、调研中心,就要像一个手表的齿轮一样,每个环节都需要非常精准,不然的话没有办法非常高效的运转。在这个过程中每个部门之间的协同效益高效也是非常重要的。所以在过往的投资中我们会非常关注每一个人的效率,这是在月销售额2000万以下非常重要的,但是从2000万-5000万的时候,整个团队就非常重要,你需要让用户形成一个口碑,口碑会给你带来更多的人,你的获客成本就会更低。教育到最后从服务慢慢变成了一个品牌,所以人的效率和品牌在我这里是比较重要的点。

张晶:我们首先要思考一个问题,教育是不是可以被科技改变的一个行业,答案是是的。中国教育的资源分布非常不平衡,很多优质的师资资源都在一二线城市,但是由于中国人口的分布,大部分人口聚集在三四五线城市,甚至在目前的环境中很多在大城市的人口也有往更小城市迁徙的趋势,这样的教育资源配置不平衡的问题导致了整个科技互联网在教育的行业里面还是可以发挥一个非常大的作用,大可以实现资源最优质的配置,这是最本质的,也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

很多行业我们过去觉得科技可以改变,或者起一个助推作用,但事实证明这是一个伪命题,科技在里面只是起了一个辅助作用,但是教育看下来,科技在其中发挥的作用是非常大的,这也是为什么过去几年在线教育,不管是一对一还是一对多,不管是语言类还是科目类,都如雨后春笋。

我想纠正一下,虽然科技起了非常大的作用,但是并不意味着在线教育就可以获得半壁江山,因为教育还是一个非常本地化的属性,或者说服务的质量起到的作用也是非常大的。

举个例子,一个非常好的在线班课对比一个家门口的非常好的家教资源或者是培训学校的资源,我相信很多家长的选择还是就近。在线跟线下的教育,在整个教育行业应该是一个长期并存的趋势,体现在流量成本上,大家也看到,整个在线的流量成本还是处于一个非常高昂甚至是越来越高的状态,这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就是为什么这样一个真实的需求,这么一个刚需的行业,但是落在获客上并不像大家之前想象的那么容易,相反一个线下的培训机构,哪怕是一个小学校,它的获客成本并不会被线上高非常多,所以线上和线下还是长期并存的状态,科技会起到非常大的助推,但是线下也会有自己的发展空间。

晏子青:我特别同意刚才两位嘉宾的分享,我们也非常关注在线教育这个赛道,我们关注了很久,我们也看到了一些企业有创新的核心竞争力,但大部分企业在进入这个赛道的时候还是处于同质化的竞争,对于消费者来说更关注的是用同样的价格获得什么样的服务。

回到教育企业,它的获客成本、流量的变现成本就会很高,教育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供应链体系,这个供应链体系里面,受教育本身就是一个不是让人特别愉悦的事情,这个环节里面包括市场营销、教育体系、课后服务甚至还有课程研发,这几个板块一定要有一个非常完善的结合才能达到一个比较好的效果,才能让流量本身对于这个成本的需求控制好,才能达到一个平衡,让在线的平台能非常完好的运营下去。

在同质化的竞争下,很多的在线企业还是更多的注重于拿多少的融资去补贴多少的用户,打成本战争,这场战争短期看来比较有效,但长远来看对企业本身的战略有很大的影响。

比如有一些比较成熟的细分板块语言教学,已经有一些头部的机构在做线下,现在的整个体系已经非常完善,他所展现的状态跟新的玩家不太一样,所以在新的市场上还是会遇到一些老的玩家进入这里,跟你抢同样的流量。在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其实不觉得所有的细分板块都可以用在线的方式取代线下教学,有一些板块还是需要用时间去验证的。

教育监管对投资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刘子迪:感谢几位精彩的分享。聊到在线教育行业必然是民营资本还有私募投资机构都非常关注的板块,刚才开场的时候嘉宾也提到说中国教育市场其实整个零售有3000亿元,有些事情比较适合民营资本参与,有些是政府的工作,大家有一个教育的分工。高质量民办教育和服务一直是推动着教育板块的高速发展,也弥补了很多传统教育行业的空白和不足,但是在2018年我们也看到了很多细分板块的教育监管给投资者带来了思考和更多的挑战,也请两位嘉宾益祥资本的张心楚总和鸿坤亿润投资的王焕怎么看待?

王焕:从投资而言监管是有利的,是一个洗牌的过程,无论是最强的监管,还是石油垄断性行业也好,都会有一个具有巨额毛利的公司出来,教育从现在来看,两到三年以内培训机构或者民办学校一定会有大的洗牌,这是一艘诺亚方舟,看谁能抢得上。

核心的几点:课外学校里面就是三个月的学费、老师的监管,就是所有东西都是正规化为主,如果你没有好的产品,好的续费,没有资金实力一定会被淘汰,尤其是素质教育,现在差不多有2000亿的市场,TOP加起来连10%都不到,如果真的国家执行的特别严的话,现在已经有城市执行的特别严,卡三个月的学费,其他我觉得还好,三个月学费这条至少能卡死80%的企业,包括很多线上的企业也不好活。我看过几个项目三个月改完以后会明显的发现续费率、客单价更高的企业影响还不大,但是有一些是靠买流量圈出来的需求跌的很厉害,所以我觉得教育的监管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这个机会里大家能选中好的企业,它一定会有更好的发展机会。

张心楚:讲到现在的强监管,在监管之下其实在我看来是政府与政府之间,他们本身也是有一个很强的博弈的,中国跟国外的教育对比,每次都有人做一个对比,今天我就不对比了,我主要讲一下中国经济体的一些特殊性。

中国作为一个完整的经济体,我们把它细分到每个城市分下去,其实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独立的经济体,经济体当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人员的流失,每个城市都需要不停的有人才的引进才能保证自己的经济体健康运行,教育每次都是,不管是两会也好,还是在当地办的会议都是着重提到的。讲到监管肯定是抑制野蛮生长,我们刚才讲的2000亿、3000亿的市场都是来自小城市,因为大城市都被有些机构占住了,这些监管政策主要是针对这些。

打个比方,今天做一家教育企业,当地县级市的政策肯定给的很好,免费的办公楼,帮助你建筑学校,只提到了安全这个点,但是往往疏忽了超学这个问题给学生带来的心理障碍,别人会了我不会就会引起恐慌,就好像跟大健康一样,有一种恐怖营销的感觉,就是家长觉得跟不上,这个情况在县级市比大城市更严重。

我曾帮当地政府经试图引进一些产业基金,但产业基金是教育类的产业基金,帮他们引进一些高校,一旦你能真正对接一家好的高校跟政府谈判,所有政府可以提供的条件会像海啸一样向你袭来,他都同意,因为他知道抓住教育是他维持当地经济体稳定最重要的一个因素,人才的流失,换句话说,你作为人才你的孩子需要教育。他们的竞争对手不是一线城市,是跟他们同样消费代价体量差不多的一些县级城市,这个问题非常严重。政府这次的管控主要是为了抑制市场的野蛮生长,往往是在这些县级市,他们的生长是真正需要控制的。

哪些教育投资赛道被投资人看好

刘子迪:感谢各位的分享,刚才嘉宾也提到在强监管的环境下,很多头部的机构由于整体运营的完善,效率非常高,品牌比较强大,能够在监管中存活起来,并且在一轮监管之后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品牌知名度比较低或者运行效率比较低的小机构会被逐渐被淘汰出去,这是一个比较正面的事情。同时我们认为,监管带来了一些商业层面的挑战,比如我们去年看到K12培训领域,幼儿园领域,在监管之下可能资本进入情况会比较惨淡,这个话题相对比较严肃,在这种监管环境下,大家会更多考虑布局哪些具体的教育投资赛道。

王焕:因为我们是地产背景,所以我们原来一直在看线下,花了大概两三年的时间。我们看完线下发现,其实线下所有企业不具备爆发性,现在新东方做到50%以上主要来源于他用的是中学,如果把中学扔掉,其实它涨得也不快。

所以作为一个基金来说,虽然教育投资虽然风险比较低,但还是要配置一些风险比较高或者收益率比较高的东西。目前,我们大方向在线教育肯定是要看的,素质教育的在线和线下都很有机会。职业教育的线上我觉得机会会更大一些,因为现在鼓励在线职业教育,没监管,同时大家又都有技能需求。

其实我们现在看到一个很奇怪的点,就是教育的本质是反人性的,如果没有需求很难做一个教育的需求。比如学英语,学了英语工资能涨,那我肯定学,但是如果不涨大家肯定不学。职业培训肯定解决这个问题,就是你学了职业培训对你的薪酬、职业发展是有帮助的。

K12培训虽然是刚需产品,但是现在的95后、00后是教育的主力。我们之前看过一个数据,我们上大学的时候不上课出去玩游戏,现在的很多人不上课之后自己去学习,这对我是一个很大的震动。

这些人不上课之后自己去上一些文章,自己上一些商学院的素材,这可能是一个大趋势。所以,我更希望看到主动性学习产品,而不是被动性产品,比如说国外的慕课,他会封装出一些产品让你主动学习。

还有一个方向是一对一和AI。用AI来主导你学习,我上一堂课,之后做试题,分析出来我哪儿差,定制出一个教案,这个现在是老师来做的,这个最终都要到一个场景,可能这个老师就是一个AI,他更懂你自己哪里不足,这需要大量的数据,这个数据来自于一对一的学习场景,所以一对一+AI,包括大班课的自主学习是比较关注的。

晏子青:现在看赛道,大家的意见比较统一,投资还是要顺势而为。我们看到现在的政策在素质教育上的鼓励和执行,所以我们认为在未来几年,素质教育赛道应该还是值得布局的,而且它也会成为整个中国教育领域的增量的新爆发点。

素质教育现在虽然处在一个野蛮式增长、区域性明显、非常分散的阶段,但是从我们以前的投资经验和对企业的长期关注来看,每一个赛道不管是线下还是线上,总会跑出来一个头部企业,而这个头部企业具有非常强的核心运营商优势。而且,不管政策怎么样出,头部企业抗风险能力非常强,也会对我们的投资者有一个保障。

余璐:我投教育有一些自己的小偏好,要投产品比较好的,教育本身就是一个服务,服务就是一个原点,然后再加一些其它的。

我大概在2016年年底的时候开始投教育相关,经历了互联网教育非常疯狂的浪潮。我们当时路演才20、30个人看教育,过了一年有200多个人,当时我们有点被吓到。

现在,我们比较看好这几个机会。一个是AI跟自适应相关的,了解用户错在哪里,有一个定制化方案,还有一个人机对话的状态。我们会幻想,我们现在觉得一个机器跟你说话,它是个假人,但是如果从小就有机器人和你说话,你就不觉得他是假人了。

另一个是素质教育,我们在过去一年看到素质教育被泛化,不再是大家想象的音乐、画画、体育,而是更多类似数学思维,语文思维、英语思维、口才辩解等,它其实都跟学科类有点关系,但是又泛化成了一些能力的培养。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有学习能力、思辨能力,国外的家长非常看中,一线城市的家长已经开始普及这样的想法,二三线城市现在也开始慢慢跟上,还有跟多类似泛化的素质教育,我认为未来也是一个机会。

张晶:我们更多的是看整个商业模型的本质,或者是营利模型的本质是不是能够跑通。它现在可能还没有跑通,但是有一个强烈的预期或者是趋势,即将跑通,我们会选择这样的企业。

因为整个教育行业,特别是在线教育变化非常快,不同的参数在每年或者每个季度都有不同的演变趋势,比如获客成本,有些行业获取一个物理老师、数学老师的成本相对低一些,但是获取学生的成本高一些,有些城市就反过来,变化非常快。

张心楚:素质教育跟AI教育,大家都达成共识了,不管是从可复制性上、点对面上,还是商业模式上,的确是未来的趋势。

另外我还看好学前教育,也就是幼儿园之前的那段教育。国外的学前教育叫脱班教育,整体的比例是30%左右,中国5%都不到。

有些人觉得现在生活好了,有阿姨带,但阿姨带是带小孩,放到早教机构是教育小孩,这有本质的不同。再说找爷爷奶奶带,但现在人口老龄化非常严重,小孩都是二胎、三胎,他带不动那么多,所以学前教育市场肯定会打开。

但是这个市场怎么样以一个更健康的形式介入,还值得探讨。我们也不想介入了以后出一大堆政策,我们希望市场长期稳定健康的发展,就像现在的政策,也是敦促K12应试教育往更健康的方向发展。

投资人如何帮助被投企业发展

刘子迪:感谢各位精彩的分享,刚才有嘉宾提到教育的本质还是产品特别重要,产品本身要发挥一个非常切实的价值,在运营层面再做一个加强,这家企业就能获得更强的壁垒,更宽的护城河。我们今天来的都是投资人,投资人里有做并购的,刚才春华资本的张总也提到在并购的过程中关注商业模式是不是能够长久的发展下去,有做VC的,也有跟政府合作的。从不同的投资人角度,你们是如何去帮助被投企业的发展的?首先是并购类的,因为这不是帮助了,其实就是自己的公司,这个问题比较直接,请问春华资本的张总,你怎么考虑?如何从PE投资人的角度去推动投后?

张晶:我结合自己的案例跟大家分享。我们在美国做了差不多有10亿美金的并购,我们先后全资收购了美国的两个连锁教育机构,一共有200多个幼儿园和学校,我们也并购了全球最大的做游学的公司。

在美国我们收的学校和幼儿园是非常传统的线下教育模式,首先它本身质量非常稳健、非常过关,这是我们考虑的第一步。它有比较稳定的增长,虽然速度不是很快,是个位数的增长,但是它的扩张,开新学校的能力是经过验证的。

二是金融工具,比如杠杆在这个行业是不是能够得到充分利用,因为教育行业现金流非常好,所以银行对这样的资产青睐度也非常高,我们在这样的项目上都获得了非常好的杠杆支持。这两点加在一起 ,给这个项目奠定了一个回报的基础。

三是作为一个中国的基金,我们想着怎么跟中国结合在一起,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拼盘子资本运作的概念,而是我们在投之前就做了非常详细的分析。比如在师资资源上,双方是怎么样共享的,在课程设计上,甚至在学生的交换上是不是能够跟国内打通。

现在因为有了监管问题,我们整个国内并购的速度稍微谨慎一些,但整个的方向是非常坚定的。国外的优质资源和国内的线下资源能够结合在一起,产生所谓的协同效应,这个是我们并购美国标背后的逻辑。

在投后方面,所有的并购基金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所谓的野蛮人模式,进去之后做非常多的重组,把不合适的管理层换掉,做很多运营商提升;另外一类是更友好的模式,在投之前首先尽调过程中就对整个管理团队有高度认可,可能有局部的人员需要进行更换调整,但是对整个团队本身非常认可,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并购,充分依赖团队的力量来实现运营上的管理。

这两个模式没有对错,都能做出来非常成功的案例。

晏子青:我们自己也做一些上市公司的并购基金,我们在投教育领域的时候,尤其是2015、2016年,有很多国内上市公司为了谋求转型,可能会很注重教育领域的标的。

因为这些标的具有非常好的现金流,抗周期性也很强,所以对于上市公司来讲是一个比较好的并购。但是,由于上市公司的野蛮式并购,而且没有看懂教育运营的管理规律,所以导致很多产生损失。目前,虽然并购步伐还没有停止,但是估值体系回到了比较理性的状态。

最近几年,除了像上市公司收购教育领域之外,有一些教育头部企业自己也做一些布局,他们会对自己的产业链做一个延伸,或者对自己还没有涉及的市场做一个延伸。

我们认为目前整个教育并购市场还是非常健康的,而且对于我们自己做投资也有很大帮助,一方面只要你投资的标的是符合行业趋势的,它的退出路径就会更多样化,同时也保证了我们的投资风险。

刘子迪:非常感谢各位嘉宾的精彩分享,谢谢大家。(文/黄小芳、甄祥晴)​​​​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