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正文

郑秀文的港女爱情词典

原标题:郑秀文的港女爱情词典

作者|谢明宏

编辑|李春晖

一直以来觉得香港人是务实聪明的,他们的电视剧是,电影也是。每当硬糖君在人际关系的泥潭里手足无措,看看港片,就能得到处世的小智慧。

在《恋上你的床》里,郑秀文饰演的屈小乔说过一句话:“我和许多女人一样,有选错男人的毛病”。印象最深的情节是:每一次分手,她都会把自己的床垫拖走,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电闪雷鸣。

精明如她,也免不了爱情的伤。只是,她不会因为如此便不振退缩。要来自己的床垫,一夜无梦之后,便依然妆容精致地去上班。哭过没?不知道。只是眼泪和伤心,都留给暗夜中的自己。

这就是电影里的港女。面对爱情,从容勇敢地付出,不怕伤害。无论这世俗多么黯淡,她们永远着妆光彩,像璀璨的夜景,俗气但温暖。

而在郑秀文硬朗型女的姿态中,重叠着这个城市行色匆匆的无数女人身影:可以没心没肺的笑,也可以撕心裂肺的哭。光影交错中,她是齐宣王身边的钟无艳,也是喊着“时间不多”为爱而瘦的肥婆;是《长恨歌》里的王琦瑶,也是峨眉山上的绝世女侠;是《孤男寡女》里的写字楼小姐,也是《合约男女》里的霸道女总裁。

少女追爱

1996年的《百分百感觉》,郑秀文饰演的Cherrie爱上了郑伊健饰演的Jerry。Jerry一直把Cherrie当“兄弟”,由于Jerry有了女朋友,Cherrie等到他们分手才敢说出自己的爱意。

Cherrie还只是一个幼稚的小女孩。外表坚强,伶牙俐齿,内心脆弱,说到暗恋的辛酸处更会落下泪来。学校礼堂的一段表演,郑秀文的声音干净纯粹,是少女初识世界的百看不厌。

同年的姊妹篇《百分百啱Feel》中,郑秀文和郑伊健已“修成正果”,饰演一对相恋多年的恋人。郑秀文的角色,是一个莫名其妙发脾气,完全找不到逻辑的女人。本来是和男朋友修复感情的旅行,她却把郑伊健一个人丢在了日本。

在日本,郑伊健邂逅了邱淑贞。回国后,郑伊健对郑秀文坦白,女方反应激烈提出分手。故事以邱淑贞的意外离世告终,纠结的是,郑秀文还是跑去日本找怀念着邱淑贞的郑伊健。郑秀文的角色,对爱情的态度有时轻率得可怕,有时又沉重得可怜。混乱和迷离,或许是那个时代爱情荒诞的常态。

1997年的《爱您爱到杀死您》,可谓港版的《保镖》。郑秀文做回自己,饰演一个经常受到恐吓的歌手,有点儿本色出演的感觉。风光无限而又缺乏安全感的女明星,像极了娱乐工业中的受保护动物。

电影里的歌手,或许很接近那个时期的郑秀文。即使光鲜亮丽,也有自己的无奈。既有野心抓住转瞬即逝的上位机会,又渴望拥有刻骨铭心的爱情。如同林夕填词的电影插曲《最后一次》:“即使我的真感情瞒得住,即使眼光勉强的摆到别处。想起你的好处想起那些相处,令我连叹气也没法自如”。

1998年的《行运一条龙》,郑秀文演周星驰的前女友。周星驰在学生时代,因为玩笑不小心撕开了郑秀文的衣服,导致“太平公主”的恶名远播。成年之后,两人再次相遇,郑秀文当然要报复他啊!在一部不是很典型的周星驰喜剧里,郑秀文却演出了“有仇必报”的典型港女。

1999年的《宠物情缘》,两个好朋友郑秀文和宣萱,同时爱上了古天乐。虽然外形依旧是时尚少女,长衬衫及地长裙配双肩包。但她学会了小心翼翼的藏着自己的心酸:

她成功地在宣萱面前掩饰对古天乐的爱恋,听着屋内两人甜蜜的情话。随即低下眼睑,收起刚刚努力扬起的嘴角。眼神呆滞不超过一秒,便立即抿着嘴阔步走开。

熟女练爱

2000年的《孤男寡女》,郑秀文饰演的office lady的生活非常活灵活现:大龄未婚女子跟家人同住拥挤的房子里,赚的钱刚够买衣服,交了个男朋友又不靠谱;开会坐最后一排,上司压榨同事驱使;如果不是偶尔的歇斯底里,根本属于职场里被遗忘的大多数。

刘德华的出现,让电影变成了办公室恋情神话。郑秀文在爱情符里写“I need you”,可那个时候她已和男友分手,又没有和刘德华开始拍拖。这个“you”更多的蕴含了,每个职场女性对生活的寄托。爱情也好,事业也好,不管是否遥不可及,一个人也要努力撑过去。

同年的《夏日么么茶》,郑秀文饰演的Summer是一位事业型女性。她想买下一个海岛做投资,最大的难关就是说服拥有小岛一半产权的么么茶(任贤齐饰)。事业危机当前,还要不要追求简单的快乐?郑秀文用慵懒的嗓音唱道:“不再爱了,是因为感情坏了。你怎么了,坏了就是坏了,没什么大不了”。洒脱至极,达观至极。

2001年的《钟无艳》,剥离了古装的外衣,钟无艳仍然是一个“事业骄傲,爱情卑微”的现代女性。负心的齐宣王讽刺她:“你永远都不懂什么是俊男美女的爱情”。钟无艳伤痕累累,终于离开:“你永远都是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

当钟无艳终于说出要离婚,太监问:娘娘,离婚有三种,怒冲冲,恨绵绵,淡淡然。您选哪种?她决绝选第三种,脸上那块代表着爱情的疤也消失无踪。她又变成了美女,齐宣王也经历了国破家亡,幡然醒悟倒追钟无艳。结局庸俗得让人高兴不起来,这么卑微的爱不要也罢。

2001年的《同居蜜友》,展现了一个都市女白领的生活。有点小心酸:一个女人,一个人赚钱,不借任何力只靠自己。她已经不会抱怨,因为事事排在面前,有哭的时间还不如想办法凑合着解决,而且哭也没有人看。她已经不会挑剔,因为路就是这样,没得选,只有继续想办法夹缝中生存。

同年的《瘦身男女》,郑秀文饰演一个260磅的肥婆。她以为“瘦子”才配拥有爱情,这让人想起现实里因为抑郁而暴食的郑秀文。肥佬刘德华同情她,以地狱式减肥法让她瘦身,甚至在街头被拳击换钱帮她进美容院减肥。就在她重回窈窕约见初恋后,发现刘德华才是最重要的人。

电影最后,安排郑秀文因为刘德华的歌声而放弃初恋,又童话般的因为刘德华的歌声在路上重逢。当背景乐响起,像是为每一个因爱卑微的人而唱:“莫非可终生美丽,才值得勾勾手指发誓”。谁都会老,你不顾一切委屈自己,“瘦”给谁看?

2002年的《嫁个有钱人》,港女的现实感扑面而来。至今都记得郑秀文站在一块空地面前,大声喊:我要嫁个有钱人!多么单纯的姑娘,把嫁个有钱人想的那么简单,没想到嫁过以后要承担什么。

寡女拒爱

2002年的《我左眼见到鬼》,郑秀文第一演“寡妇”。她与丈夫在旅途中闪婚,结婚才七天丈夫就潜水丧命。丈夫的鬼魂变成刘青云的模样与她相处,当刘青云投胎离开时,郑秀文才发现上了他的当。丈夫是要她适应和刘青云在一起的生活,因为真的刘青云并没有死,而是丈夫给她签定的下一段姻缘对象。

“有多少爱啊?才认识七天,还不是喜欢他的钱!用得着这么牵肠挂肚嘛”。这句电影里面重复多次的台词,郑秀文用来怀疑自己持续了多年的感情。她想做一个潇洒又薄情的寡妇,却最终被自己的深情打败。

2003年的《百年好合》,郑秀文的角色是一个“爱无能人士”。她从小只知习武,不会恋爱更不懂心痛的感觉。为了抵御师姐李冰冰掀起的灭教危机,郑秀文必须学会“伤心断肠剑”。在古天乐的“渣男大法”刺激下,郑秀文终于领悟了“伤心”的真谛,击败师姐的同时赢得爱情。想来也是荒诞,原本百毒不侵不恋爱的女侠,最终也为爱情破了戒。

2003年的《恋上你的床》和2004年的《魔幻厨房》,都在集中探讨“性”在爱情里的影响力。一个帮不举男友破除心魔走向性福,一个是因为多次做爱不和谐而闹分手。这种直白的讨论,或许只能在港片里出现。而为爱疯狂的女性角色,也只有郑秀文演才让人看着不讨厌。

2004年的《龙凤斗》,讲的是爱情的输赢。郑秀文刘德华饰演的盗生盗太,是现代版的胡青牛与王难姑;2005年的《长恨歌》,长达30年的跨度,是一个女人没活明白的一生。

2008年的《大搜查之女》,回归后的郑秀文饰演33岁的未婚女警司。听到男友说结婚后的窃喜,令她不再是高级警察,只是个渴望幸福的大龄单身女青年。

2012年的《高海拔之恋2》和《我左眼见到鬼》一样,继续讨论未亡人要如何走下去的主题。感情越深,执念越重。越是放不开,越是走不出。正如郑秀文演唱的那首《do re mi》:“发生过的只是一个剧本,没结局才像真实的人生”。

2013年的《盲探》,是郑秀文和刘德华再次合体。郑秀文终于在杜琪峰的成全下,找到一个完美适合自己的角色。毒舌且癫狂,感性多于性感,有大气场的同时还有那么一点小俗气。连带她骂刘德华“去死”的时候,都有充满烟火气的成熟可爱。

2014年的《临时同居》,郑秀文演一个走不出阴影的失婚少妇。2017年的《合约男女》,又变成一个对男人失望透顶的女总裁,借精生子然后一个人躲到异国养胎;2018年的《你咪理,我爱你》,她破天荒地演了性饥渴师奶。家务俗事缠身,也难掩对爱的渴望。

无论是少女、熟女还是师奶,港片里的女性形象永远丰富多样。光是郑秀文一人,就体验过好多不同的人生。只是银幕上永远傻呵呵的她,无法挑选现实人生的剧本。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