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批评家鞭打下挣脱的刘小东 | 活动回顾

原标题:在批评家鞭打下挣脱的刘小东 | 活动回顾

Standing as paragon

佳作书局于2019年4月14日(上周日),邀请了艺术家刘小东回顾40年艺术道路的变迁,并与辽宁美术出版社共同举办了《刘小东全方位:1978—2018》新书发布会暨签售会,知名学者尹吉男、著名策展人郭晓彦作为特邀嘉宾出席。

刘小东,“90年代开始活跃起来的中国后现实主义画家中的领军人物”、“中国最具国际影响力的写实画家”、“作品拍出6000万的艺术家”等一系列的光环包围着他。而在佳作书局“刘小东40年艺术道路变迁回顾“的现场,我们看到了一个无比真实的刘小东,生活中的他,语言风趣而幽默,真实不做作。

以下内容均摘录自现场。

“出书比结婚都难

可能和离婚有的一拼吧!

《刘小东全方位:1978-2018》这本书,囊括了我40年来创作的历程。这本书最早的构思,其实在8年前,当郭晓彦还在民生当代艺术中心的时候就开始构思这样的一本书了,还请来了巫鸿先生一起,几经周折,最终由辽宁美术出版社出版。

出书的过程,美编非常负责任,要求很精准,事无巨细都要问我。我一看见美编的电话就特别崩溃,觉得太吓人了。感觉出书比结婚都复杂,可能和离婚有一拼吧!非常辛苦!

作为这本书的话,所有人的工作配合的蛮到位的。只是回头看我的作品,还是希望当时的自己能再出色一点就好了。

“小时候我妈怕学武术打架

让我学画画

但其实我也不打!“

小车站的早晨(金城). 1979. 刘小东

1978年,15岁,我跟远在公主岭的舅舅学画水彩画,在这之前和家乡文化馆、小学的美术老师学。15岁的时候我妈让我去公主岭,不让我学武术了,怕学武术老打架,其实我也不打架,但是对于老人来讲,她觉得太危险,整天飘忽不定。

所以我15岁就到舅舅家待了一年。15岁离开家很难过,因为当时不敢放开肚子使劲吃。公主岭比我老家大一点,虽然都是镇,但我家是农村的镇,人家是城市的镇,所以他们吃饭比较精细,我就老吃不饱,不像我们农村那种大锅。所以那一年是基本上是饿着肚子的,我有点委屈。

我舅舅也不爱教,说学什么画画!他学了一辈子,当一个农村小出版社的美编,要学好数理化,才能走遍全天下都不怕,我很委屈的。转学之后,学习成绩又跟不上,那最后只能学画画了。

“在央美附中

我要从会画画

装做不会画画!“

习作5—8号. 1984年. 刘小东

1980年,我刚到附中那会画特细,因为我舅舅就画的特细,我跟不上人家的大笔触,特漂亮。我的画黑黢黢的,感觉特别抠搜。所以就开始跟着耍,玩了两年苏派,被同学嘲笑。因为那时候塞尚来了,法国后印象派来了,那些画,画葫芦不像葫芦,画瓢不像瓢的。你不能画质感,画质感很丢人,要画结构,要画想法。这个影响对我来说是翻天覆地的,你必须从会画画,装着不会画画。第一眼看塞尚、梵高的画就这样,感觉他们都不会画画,怎么就这么有名啊?那时候美术史的压力就来了。一说他们都是现代主义之父,名头太大了,会不会你得学他!然后就一路学塞尚、毕加索。

“走不通现代主义的路

让我一度想搞电影!“

眼科. 1987年. 刘小东

到了美院,看到各种表现主义、行动绘画等,我就开始走向不归途,开始跟美术史这些邪门歪道交织,小时候画的那些东西觉得特丢人,大学和小时候就是一个反差。从附中到大学,追求现代派,绝对不画质感,画出质感是很难堪的一件事,最后慢慢走向抽象。

一个现代主义艺术家走的路,都是从具象到有符号的抽象,大家都按这个路走,最后能不能找到一个你的符号、你凝练的东西呢?这个事情一直缠绕着我,我走不出来,我不是那样的人。我也想那样,但我也不能把一个人画成铅球,天哪!我自己受不了。我第一口奶,吃的是有质感的奶,结果喝了那么多奶以后,最后还是回到第一口奶。画东西离不开气息,对人、对有温度东西的那种感染和抓取,总是我放不下的东西。

所以现代主义之路,我觉得我走不通。到大学毕业的时候,我非常痛苦,毕业创作在同学中画的是前几名,相当有才华。但觉得就是要耍,画的好是很丢人的事,要把自己的画,画得不好。所以毕业创作没有印在这本书里,其实画得真不好,既没有写实,又没有抽象,完全是混乱的。

所以那一度我想搞电影。

“尹吉男用他后娘主义的鞭子抽打我

我想要挣脱出来!“

自古英雄出少年. 2000年. 刘小东

最后没考上电影学院的研究生,算了,别走这条路了。但通过这件事,我认识了很多搞电影的人,读了好多电影史的书,它们无形中对我的绘画产生了影响。我有了一种态度的开放性,以及对绘画的专注性。在态度上一定要开放,但是做事情一定要非常保守。就算瞧不起绘画,也要把一张画,画得好好的。这个时候,我的第一个展览就形成了,在1990年。那个时候尹吉男最早注意到我,就开始吹嘘我,用他后娘主义的鞭子抽打我。他指出这些作品是“近距离“的,中国的绘画从刘小东开始是个人传记式的,而不是宏大庄严的,这就把我盖棺定论了,然后我就开始想要挣脱这些定论。

“想画点上海美女

结果画出来都是东北味!“

后半夜抽烟的小红. 2001年. 刘小东

经过好多年的努力,我走入社会,走遍世界去画画,就是为了走出这些定论。后来有一点还是走不出来,有一年我去上海画点美女,上海美女漂亮又娇嫩。有一次,上海有个有钱的美女,看着我的画。

她:“刘小东你画的没有一个上海女孩。

我:“你怎么看出来的?”

她:“你就说是不是?”

我:“是,这些姑娘都是我从上海夜总会请来的。”

她:“你画的姑娘虽然穿了上海旗袍,但还是不像上海姑娘。”

没办法,我去哪画画,还是带着那腔。如何突破,一但落实到绘画,你是什么样的人,还是会回到你的位置。绘画真的是经不起批评,你画了一辈子,人家几句话一概括,你还真的挺难办,所以我要用我的一生的努力去跟批评家作斗争。这两位评价家(尹吉男、郭晓彦)都是我长期做斗争的对象。批评你是看上你了,你要是不和他斗争,他马上就放弃你,你必须跟他形成一个有力量的对话关系。

“艺术家就算成功了

也不能一直呆在舒适区

要去新的领域里开阔!“

2006年,我又跟尹吉男合作了一个展览。在北京刚成立的新北京画廊,老尹是策划。我那时候画卖得非常贵,三峡卖了2200万,画了一墙,给毁了(展览方式是把作品直接画在墙上,结束后被彻底刷掉),老尹在那幸灾乐祸,后来还亲自还在墙上写了一篇短文,那是一条咒语,像个巫师一样的咒语。这个事情做就做了,我少收入好多,但觉得挺开心。

2007年参加了的广州三年展,那时候郭晓彦是一个相当前卫的策展人,能够找我的绘画参加三年展,我是卖了命的。那个时候绘画是参加不了三年展的,人家真正搞学术都看不上,所以看上我以后,我就吐血一样的努力。风餐露宿,到青海画青藏铁路、画天葬,那个味道让人发吐,人尸体的味道是全世界最难以接受的味道,我还得在现场画。其实我就为了参加她的三年展。

有的展览对艺术家是一个鞭策。那时候我已经很成功了,但还要拼命地去跻身到这个展览,因为我知道一个好的展览对艺术家延长他的艺术生命是至关重要。你不能你取得一定成果后,就在一个领域里头没完没了的收获,你一定要在新的领域里再开拓,不能在舒适区里生活太久时间。

2010年,郭晓彦调到尤伦斯当策展人,要在那策划我的一个大型展览。尤伦斯当年对我们画家的号召力特别大,它有非盈利、全球化的背景,艺术家都趋之若鹜,都希望在那办展览。我激动,但我不表白,我拿什么献给这场展览呢?于是就有了金城小子系列的作品,我回到了老家。

咖啡师招聘(请联系微信客服)

实体店:北京798艺术区陶瓷一街E06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