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正文

南部傩戏在革新中传承

原标题:南部傩戏在革新中传承

傩戏相关旅游产品。

张枥 文/图

傩戏源于原始社会的图腾崇拜,由驱鬼逐疫的傩舞发展而成,以戴面具为表演特征,以宗族为表演单位,以锣鼓伴奏、人声帮和为音乐,四川人因此把它称作 “师公脸壳戏”“跳傩傩”“和合腔”。2009年,南部傩戏入选第二批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傩戏大多由宗族代代沿袭,互不交流,很少受外来艺术影响。南部县双峰乡胖土地村的杜家班傩戏,便是其代表之一。

数百年来,南部杜家班傩戏走出迷信、走出封闭,一次次在革新中传承、发展,焕发出新的光彩。

来源于“跳傩傩”

汉朝末年,道教兴起、流布极广,“跳傩傩”这一民间活动很自然地与之合流,演化成了“跳端公”,专门替人驱鬼消灾。

清雍正年间,南部县双峰乡胖土地村出现了一位以“跳端公”为职业的杜姓民间人士,长年累月活跃在川北一带。但后来,请他“跳端公”的人越来越少,影响到杜氏的生计。与此同时,“跳端公”里蕴含的艺术性和观赏性,也引起了杜氏艺人的思考:如何把跳神转化为舞蹈,把驱鬼令转化为戏剧语言呢?杜氏艺人借鉴评书、川戏的优势,大胆尝试坛戏表演,很快就取得成功。

坛戏发展到后期出现了灯戏,表演方式较为灵活,道具也十分简单,演员只需一个灯官,乐器仅需一把二胡、一个梆子。演出内容则是劝说世人要勤于农桑的 《裁缝偷布》。如果把灯戏比作是母体艺术的话,那么杜家班傩戏这个“新生儿”则是站在母体艺术的肩上,撷取坛戏、川剧、民歌、巴渝舞的精华,形成了自身特点。

早期杜家班傩戏在坛戏和灯戏的基础上,以傩傩的传说为主线进行编剧,剪掉了坛戏中的赶会、二郎神清宅部分,戏中掺灯,灯中掺戏,灯坛两开,观众齐和,深受人们喜爱。后来,杜氏艺人将傩傩的传说这一故事进行了延伸与改变,傩傩的身世由原来的“牧马人”转变成了得道高人。人物上增加了战败人马和金枪太子、隐兵土地、押兵先师、十二花莲姐妹、十二游师兵马、白马将军等。时空跨度上,杜家班傩戏超越了历史与现实,虚幻结合,将剧目分为天上三十二戏、地上三十二戏。

杜家班傩戏发展到后期,演员阵容达到十多个,演员来源趋向于家族化,在南部民间的活跃程度和受欢迎程度甚至超过了川戏。人们把杜氏艺人所在的胖土地村称为“戏窝子”,把杜氏艺人的傩戏称作“杜家班傩戏”。

杜家班傩戏发展到第三代传人时,已有了观众喜欢的经典节目。比如《张公道审案》中,演员演出时台上刚唱完“说来天也羞,地也羞,天羞只怕云遮日,地羞只怕长石头”,台下的戏迷就会立刻传来踢踏之声与之应和,浑然一体,妙趣横生。

由于杜家班傩戏表演场地小,演出内容可塑性大,其足迹几乎遍布川北大地,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川北一绝。

博采艺术之长

杜家班傩戏传至第六代传人杜洪生时,演员阵容和舞台布景、服装道具的规模,已相当于一个小剧团。

杜洪生有心把长子杜南楼培养为杜家班傩戏第七代传人。杜南楼高小毕业后,杜洪生每次组团演出都要把杜南楼带上,让他看别人如何舞、唱、念、打、跳,大到手势的比划、腰部的扭动、腿部的跨度,小到眼神的运用、口型的改变、指尖的曲伸。

很快杜南楼就掌握了祖传傩戏表演的要领。他不满足于现状,不断从万千古戏中搜寻适合傩戏表演的新戏,同时大胆进行人物脸谱绘画创新和唱腔流派设计、舞蹈步法造型。木偶、川戏等表演中人物脸谱造型上的夸张性和装饰性,梆子戏、黄梅戏等唱腔上的延伸性和柔婉性,巫舞、采茶舞、巴渝舞等舞蹈表演上的拓展性,都给杜南楼带来了很大启发。

杜南楼对傩傩这个人物的理解更为深透,处理十分得当。他所造型的傩傩头戴无下巴的脸壳,上身穿青衣黄褂,下身穿红裤,打绑腿,脚穿草鞋或麻鞋,背小包袱,持擀面杖、洗锅刷、马鞭等。傩傩上舞台表演时步子碎小,走叉步、丁字步、猫步,前走后退步,时而脚跟着地时而足尖用力,时而腾空旋转,时而耸身驼背,动作夸张、滑稽,既有原始舞蹈的粗犷、豪放,又有现代舞蹈的轻盈、刚劲与矫捷,从视觉上给人一种美的享受。

唱词通俗化是杜南楼表演傩戏的一大特点。比如在《张公道讨口》这折傩戏中,他将房屋表述为“一间房屋四角翘翘,瓦片盖上鱼甲鱼鳞,老鼠在上面跑来跑去,猫儿在下面鼓起一对眼睛”,既形象生动又传神有趣。再如结局时,张公道弃审隐退的唱词巧妙地改编了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成语:“闲来无事游沙滩,见两个疙瘩在沙滩玩,疙瘩想吃天鹅的肉,天鹅想吃疙瘩的肝。二物正在相争夺,上河来了一只打鱼船,渔翁一见呵呵笑,忙将二物捡上船。早知你我死在渔翁手,你归河来我归山,你归河中吃贵水,我归青山落清闲,落清闲。”

传统傩戏剧目变脸,旧戏与新戏接轨是杜南楼表演傩戏的又一大特点。他所表演的剧目已不再局限在天上三十二戏、地上三十二戏,有时甚至不唱它们而改唱《柳毅传书》《包公惩城隍》等新戏。表演时,即兴创作意识强不受剧本限制,观众因此称其为“上演天,下演地,中间还要演空气”。

迎来发展春天

新中国成立后,杜南楼考虑到傩戏的时代局限性,决定告别旧戏,杜家班傩戏从此消失。

后来,杜南楼又想把尘封的杜家班傩戏重新搬上戏剧舞台。然而由于年龄偏大、经费不足等原因,这个愿望未能实现,他仅仅凭记忆整理出一些傩戏剧本并手工制作了部分傩戏人物面具。

1985年,省文化厅、南充地区文化局、省川剧研究院邀请杜南楼拍摄“灯坛两开”表演的全过程,留下了极为珍贵的文献资料。1989年,杜南楼受邀参与编写“艺术科学国家重点研究项目艺术集成志书”省市卷中的傩戏部分,杜家班傩戏受到了很高的评价。

杜家班傩戏积淀了多个时代的文化现象,汇集了宗教、历史、人文、艺术等诸多文化信息,带有极其浓厚的地方色彩,被戏剧界称为“戏剧活化石”,其中的傩舞为研究巴渝舞和川北民间习俗提供了大量佐证,艺术价值难以估量。

上世纪90年代以来,南部县开始抢救保护杜家班傩戏。2006年,南部县将杜家班傩戏列为该县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并成立抢救保护与开发工作领导小组。县文化馆退休干部杨洪琛四处收集资料,记录整理出杜家班傩戏中“傩、坛、灯”的文字资料,还去剑阁县、苍溪县等地走访,找老年人摆谈,让他们讲述曾看过的傩戏的表演场景。

南部县升钟镇小学音乐教师蒲七五多次到杜南楼家中摆谈,提出了跟师学艺的要求。杜南楼被其真诚所感动,毅然打破祖宗定下的“传内不传外”的规矩,破格收下他作为“关门弟子”。杜南楼去世后,作为第八代传人,蒲七五义无反顾地担当起了杜家班傩戏的传承工作……

如今,南部县已经开发出杜家班傩戏的相关旅游产品,并编排出《钱迷心》等相关剧目,杜家班傩戏迎来了发展的春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