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周蓬安:吁完善审前羁押制度,有效降低审前羁押率

原标题: 周蓬安:吁完善审前羁押制度,有效降低审前羁押率

周蓬安:吁完善审前羁押制度,有效降低审前羁押率

十八届四中全会做出《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确定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以取代法制建设初期“以侦查为中心”的诉讼格局,对于贯彻我国现阶段提倡的“宽严相济”、“无罪推定”原则和保障人权的原则,具有十分积极的意义。

目前“以侦查为中心”的侦查中心主义最大弊端,是“够罪即捕,一押到底”所带来的高羁押率现象。而高羁押率所带来的危害,至少体现在以下五个方面:一是罪名“待定”。一些嫌犯被刑拘时是一个罪名,批捕的时候变成另一种罪名,起诉的时候甚至又换了罪名,给社会带来司法不够严肃的印象。二是看守所关押了太多不需要看押的犯罪嫌疑人,无故浪费了大量司法资源,也给犯罪情节较轻的嫌疑犯带来了不必要的经济和精神损失。三是一些犯罪情节较轻的嫌疑犯因为长期被羁押,甚至超过应该量刑的刑期,为今后庭审带来了不必要的困扰。如所判刑期低于羁押时间,就有可能面临国家赔偿的风险,法院判决时无疑会考虑实际羁押时间,判决结果必须比实际羁押时间长。四是有些犯罪情节较轻的嫌疑犯亲属,为了嫌疑犯获得人身自由,甚至会通过行贿公安局或检察院相关人员,获得取保候审资格,从而滋生司法腐败。五是“够罪即捕”下的取保候审制度,增大了司法人员自由裁量权。

去年年初开展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成果,但同时也导致看守所人满为患,一些在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等犯罪活动中情节较轻犯罪嫌疑人,以及农村一些参与开设赌场、参与赌博的被追究刑事责任,很多涉案金额刚刚达到5000元立案标准,未来极有可能被判缓刑,却因同案犯没有归案,或其它原因而被长时间羁押。

如何解决高羁押率问题?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不久前发生在美国的 “刘强东涉嫌性侵案”,当地警方称该案为一级性犯罪,强奸既遂,罪行等级为一级重罪。若罪名成立,最少要判144个月(12年),初犯可能被判罚的刑期是144个月到172个月。但即便如此,刘强东还是被“无保释金”释放,并不限制其出境美国。目前,刘强东案件正处于“获释等待正式诉讼”(Released Pending Complaint)状态。

美国警方这样处理“刘强东涉嫌性侵案”,其底气就是不怕刘强东跑了,更不担心刘强东在候审期间再次强奸他人。而中国司法机关对于犯罪情节较轻的犯罪嫌疑人,如果不直接批捕,而是让他们回家正常工作生活,等候司法机关审判,笔者以为在候审期间继续犯罪的可能性也应该不会太大。特别是一些涉及损害赔偿的轻微犯罪案件,犯罪嫌疑人不被羁押而是出去赚钱,也有利于受害人获得经济赔偿。

值得称赞的是,今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透露,对审前、审中可不继续羁押的提出释放或变更强制措施建议,办案单位采纳64106人,同比上升26.8%。但笔者认为,这个数字还是太小,还有太多没有必要羁押的轻罪或最终将被认定为无罪的人被羁押。

为了克服目前法条笼统模糊,限制办案人员自由裁量权,更好地落实“无罪推定”原则,缓解办案人员心理压力,建议进一步规范审前羁押措施适用,对犯罪情节较轻的犯罪嫌疑人,基于“放出去也不大可能再犯”的原则,大幅度降低取保候审“门槛”,以达到有效降低审前羁押率的目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