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正文

如果巴黎消防队拥有中国举高消防车

原标题:如果巴黎消防队拥有中国举高消防车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镭射】

当地时间15日,法国巴黎圣母院发生火灾。据报道,火灾起于阁楼,随后蔓延至屋顶的一大部分。大火烧了五个多小时,巴黎市政当局紧急动员了400余名消防员参与灭火,但自始至终,火势一直没有得到有效的控制。最终,巴黎圣母院的木制框架基本被烧毁,塔尖也在大火中倒塌。

面对无法控制的大火,特朗普发推帮忙出主意,建议法国人上消防飞机:

特朗普推文,本文图片由作者收集,下同

法国国内也有人提出了类似的问题:为什么不用灭火飞机空中洒水?对此法国官方的解释是:不是不愿,而是不能。巴黎圣母院的建筑结构很脆弱,从天而降的几吨水足以让其遭受灭顶之灾,还会导致对附近建筑的连带损坏。

法国民防署解释为什么不能使用直升机或飞机灭火的推文截图

那么,就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看着这座法国,乃至欧洲的标志性建筑被大火吞噬吗?当然也不是。其实,对付这种火灾,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投入举高消防车。

根据百度百科的解释:“举高消防车是指装备有支撑系统、回转盘、举高臂架和灭火装置,可以进行登高灭火和救援的消防车,通常根据举高消防车臂架系统结构的不同和用途上的差异,将其分为云梯消防车、登高平台消防车和举高喷射消防车三种。”

在这三种举高消防车中,登高平台消防车和举高喷射消防车结构类似,都采用曲臂结构,其中登高平台消防车在曲臂末端安装有一个工作平台,消防员可以站在平台上作业,而且工作平台还可与缓降器、液压绞车或救生滑道联用,实现灭火的同时进行救人;而举高喷射消防车的结构相对简单一些,在其曲臂末端直接安装消防水炮。如果当时能投入这两种消防车,就可以居高临下喷射灭火剂,这样既能有效灭火,又不会像飞机洒水那样会对建筑结构造成过大的冲击。

从上到下依次为云梯消防车、登高平台消防车和举高喷射消防车

但是,从这次巴黎圣母院火灾的救火现场照片来看,在场灭火的法国陆军巴黎消防旅(Brigade des sapeurs-pompiers de Paris, BSPP)恰恰没有足够的举高消防车,尤其是50+米的举高消防车。

巴黎是法国的历史名城,巴黎市政当局出于维护古城总体风格的考虑,规定巴黎新建建筑限高50米。整个巴黎,除了埃菲尔铁塔和拉德芳斯新区,高层建筑很少。与此相适应,BSPP作为城市消防队,其装备也都是适合这个状况配置的。这就导致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在现场作业的只有几辆32米左右的举高平台车。而且这个32米还是垂直举升的最大距离,从路边斜着伸出去的话,可能只有20多米。这样的高度,面对巴黎圣母院高69米的双塔和高达96米的哥特式尖顶,实在是太矮了,只能在外围喷水降温,聊胜于无。

缺乏足够的举高消防车,特别是臂长足够的举高消防车,这可能就是这次BSPP虽然投入了400+的消防兵力,仍然无法有效控制火势的根本原因。这不禁让笔者想起中国目前拥有的几款举高消防车。如果BSPP拥有几辆这些中国造的举高消防车,并能在此次巴黎圣母院火灾中投入使用,火灾的后果可能就会是另一个样子。

因受高层建筑起步晚和产品开发难度大等因素的影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举高消防车的国内保有量极低,而且主要依靠进口,国产举高消防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一直是空白。2011年,一场意外改变了这一局面。

2011年3月,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发生了继切尔诺贝利核事故之后的世界上第二起七级核事故。因为反应堆冷却系统停止工作,必须从外部向反应堆进行输水冷却,这就急需一台大型输水设备。为此,日本东京电力公司通过日本驻中国大使馆向三一重工发出请求,三一重工在了解到这个情况以后,通过中、日红十字协会,向日本东京电力公司无偿捐赠了一台价值100万美元的62米混凝土泵车。在随后的抢险中,这台被日方工作人员昵称为“大长颈鹿”的泵车不负众望,它一小时的注水量,相当于也在福岛作业的另一台德国泵车两小时的注水量,圆满的完成了反应堆降温的任务。

这一意外的成功,给了三一公司灵感:既然泵车可以给反应堆浇水,那当然也可以用到消防上。

赴日本福岛核电站抢险的三一68米泵车

三一68米泵车在福岛核电站作业现场

2015年9月,三一重工自主研发生产的首台48米大跨度举高喷射消防车成功中标北京某消防局采购项目。该消防车是基于三一主打产品泵车的技术,自带48米6节全折叠臂架,可任意跨距度展开,不受场地限制,并且操作者可任意调整臂架,末端出水口最大限度接近火源,真正具备了“指哪打哪”的功效。而且,三一重工根据之前赴福岛抢险泵车的改装经验,在臂架末端安装了摄像装置,可以及时反馈前方的火灾信息,消防人员可据此作出正确判断和决策,为高效救援提供帮助。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次中标之前,三一消防48米大跨度举高喷射消防车已经在北京“6.30”火灾救援中经受了一次实战考验。2015年6月30日,北京大红门木材厂起火,由于火势蔓延迅速,涉及范围广,现场调用了某知名国际品牌的44米高喷消防车参与救援,但因其伸缩式臂架灵活性差,展开作业后,臂架无法趴平接近火源。

为此,现场指挥人员紧急调用三一消防车。抵达现场后,三一消防车的6节臂架跨越外围障碍物,出水口直达火源,有效控制了火势。同时,三一消防车配备的视频监控系统传回的视频信息为灭火现场领导实施指挥提供了依据。经过4个小时的连续消防作业,三一消防车成功完成灭火任务。三一消防车也因此得到了北京市领导的高度赞扬与认可。

三一重工48米大跨度举高喷射消防车在北京“6.30”火灾救援现场

头炮打响,三一重工再接再厉,又推出了全新的38米和62米大跨度举高喷射消防车。其中,在2017年9月举行的第十七届北京国际消防展上首次亮相的62米大跨度举高喷射消防车的原型,就是2011年驰援日本福岛核电站负责降温的那辆62米泵车。该车配有自由弯曲的6节全折叠臂架,向前臂展58米,向上臂展62米,向下,它的臂展也有45米。它还拥有80米的水炮射程,有效灭火半径最大可达140米。目前,三一重工的这三款大跨度举高喷射消防车都已入役北京市消防局。

三一重工62米大跨度举高喷射消防车

面对三一重工在举高消防车领域取得的成就,它的老对手中联重科当然不会坐视。还在2014年6月,中联重科就研制出了DG113型登高平台消防车,该车集巨型登高平台消防车、举高喷射消防车、泡沫消防车三者功能于一身,拥有伸缩臂与折叠臂组合式臂架系统,登高平台最大作业高度高达113米,最大工作幅度达到32米,刷新了登高消防车的世界最高纪录。

这款车还携带了高压车载消防水泵,水泵出口压力达到2.5MPa,在110米高度时,可实现65L/s流量,80米射程。之后,中联重科又推出了小一些的JP50,该车采用六节全折叠Z型臂架,作业高度50米,最大作业半径为44米。另外,JP50的臂架末端水炮还可回喷作业,实现跨障碍物灭火。

DG113型登高平台消防车

除了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国内的另一家工程机械巨头徐工集团在举高消防车领域也有不俗的成就。在2017年第十七届北京国际消防展上,徐工消防携11款全新V5系列消防产品全场,而这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徐工首台大跨距石化专用举喷消防车——JP62。

与三一和中联重科的产品不同的是,JP62S1/S2是徐工专门设计的石化专用举高喷射消防车,该车集水罐车、泡沫车、高喷车于一身,臂架采用3+3+1多关节组合臂正折侧置布置,作业幅度可达35米,末节臂配备高温防护系统,可在500℃高温环境下持续稳定作业。另外,作为石化专用举高喷射消防车,该车首次在臂架末端配备了适用于石油石化罐区特殊火灾的喷射钩管,可深入着火罐体内部灭火,从而提高灭火效率。

徐工大跨距石化专用举喷消防车JP62S1

可以想见,如果BSPP拥有1辆DG113型登高平台消防车,和3到5辆三一重工62米大跨度举高喷射消防车并能及时赶到,这次巴黎圣母院火灾的结果就会完全不同:DG113型登高平台消防车高达113米的最高作业高度,足以让它能居高临下的向巴黎圣母院高96米的尖顶喷水;三一重工的62米大跨度举高喷射消防车也能居高临下的向巴黎圣母院的屋顶喷水。在这种情况下,火灾的损失会小很多,不至于眼看着大火烧上4个小时而束手无策。

用举高消防车配合水雾喷枪,就可以避免飞机洒水可能导致的冲击力对建筑结构的破坏

这次巴黎圣母院火灾之后,更凸显了配备举高消防车的必要性。今后,世界各国大城市的消防部门很可能会增加对举高消防车,特别是大跨度、大举高消防车的采购。值得一提的是,欧美的几家老牌专业消防车厂商,比如法国贝麦斯公司,意大利思蓝(Cela)公司,芬兰波浪涛等,主要做的是云梯车,对采用曲臂结构的登高平台车和举高喷射车的技术积累,不如三一、中联重科、徐工这些制造工程施工机械出身的中国厂商。

当然,举高消防车也不是万能的,国内虽然大城市会少量配备,但大城市的消防需求可不仅仅限于巴黎圣母院的高度,或北京大红门木材厂火灾的广度。城市消防与消防设备制造,还是任重道远。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