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马云被骂惨,刘强东下狠手:背后真相有多残酷?

原标题:马云被骂惨,刘强东下狠手:背后真相有多残酷?

马云说:“能做996是一种巨大的福气”。

东哥说:“混吃等死的都不是兄弟,京东需要为背后的1.8万个家庭负责”。

黄铮在上市第二天的员工会上回答员工:“不会有双休”。

在程序员抗议“996.ICU”后,两大电商掌门人马云和刘强东先后发声。

如此巧合,冥冥中折射了中国的互联网电商面临的竞争困境:

老大阿里(BABA)跑马圈地,要靠电商挣钱养活新业务,淘宝天猫的压力只会更大,亏钱的业务为实现增长和盈利,996自然是理所当然。

老二京东(JD)上市之后仍然面临盈利压力,在阿里、拼多多左右夹攻之下殊为不易,更何况京东包括物流、金融科技等的非电商业务都需要主业带动。

老三拼多多(PDD)刚上市先是遭遇假货质疑,年初披露的财报又显示增长已经突然放缓。

财务业绩与业务多元化都离不开电商主业支撑大梁,后起之秀又面临“消费升级”+“用户留存”两大问题,电商主战场目前的态势就像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中期,各方都在打消耗战。

在各方均有疲惫的战争形势下,战场上每个军团的士兵不得不被要求更加警惕、投入更多,因为只有这样,相应的军团才能略胜一筹,为将来的胜负手打下基础。

阿里:后有追兵,996必须的!

阿里大文娱在去年第四季度(2019年财年第三季度)亏了70多亿,钉钉在4年间亏了一百亿,这些亏损由谁来承担?

只能是阿里唯一盈利的主营业务——电商。

但是,即便是电商老大,也不免受到经济大环境的影响。1月30日,阿里披露的季报显示,集团2018年4季度收入同比增长41%,这个增速创下了近三年的新低。具体到电商营收,同比增速40%,趋势上下滑。

需要注意的是,阿里也就是“增速下滑”,并且,代表了消费升级的天猫的增速是跑赢行业平均水平的。天猫实物GMV(成交额)增速29%,比统计局公布的线上购物21%的增速依然要高8个点。

不过,天猫的实物GMV增速一直在下滑。阿里2018财年、2019财年第一第二季度的增速分别为45%、34%、30%,可见增速下滑比较明显。

与此同时,阿里在新零售转型之路上越来越重。盒马生鲜、口碑是自营的,菜鸟物流和饿了么被收购,大润发、三江购物(601116.SH)等线下资产也被收入囊中,阿里的资产越来越重,毛利率正在逐步降低。

除此之外,在云计算、大文娱、企业办公等重要的战场上,阿里或面临强敌,或离盈利有较长一段距离。为了给这几个重要战场输送补给,阿里的主战场——天猫所承受的压力只会越来越大。

而在去年11月,阿里组织架构的调整尤其突出了天猫业务的升级。天猫部门升级为“大天猫”,分为天猫事业群、天猫超市事业群、天猫进出口事业部三大板块。

打个比方,天猫的部门升级,相当于天猫军团一下子突然变成了拥有三个军团的地方军区。

在阿里早早占据电商的半壁江山之后,京东、拼多多、网易等新入局者正在逼迫老大往核心战场上投入更多资源,分裂为更多独立作战的军团,往多个作战方向突破。

电商战争旷日持久,敌人一个接一个出来,作为江湖霸主,阿里当然不能懈怠!毕竟,整个阿里的市值,都是电商撑起来的。

何况,阿里的组织架构和企业文化素来广为人称道,估计马总的员工都在开心地996吧!

京东:好吃懒做的不是兄弟!

4月15日凌晨,东哥发了内部信:京东物流连续12年亏损,去年亏了23个亿,这样下去融来的钱只够亏两年!

东哥焦虑之情溢于言表。

除了京东物流,京东拆分出去的公司还包括了京东数科(此前是叫京东金融),最近又传出来京东云可能独立拆分的消息。京东拆分的这些业务,都代表了服务出走、从外部商家挣钱,从而独立上市的尝试。

但是,这些独立拆分的业务,无一例外都严重依赖于京东电商体系的供血。东哥在15号内部信中说京东物流“外部单量太少,内部成本太高”,这可以解释最近京东快递员的工资调整。

京东金融科技向外输出的标杆——京东数科做的金融业务,严重依赖京东的“应付账款”,虽然2018年据称已经“实现盈利”,但京东数科并没有公布盈利数据,接下来能否持续盈利,电商主业供血是根本,然后才能指望向外扩张。

最后,在云服务市场,阿里、华为、腾讯在公有云混战,私有云向外扩张需要中立化、定制化为各行各业提供服务,京东云如何在这一块拥挤的战场冲杀出来,仍然有待观察。

独立分拆的业务有待电商主业输血,但是京东的电商主业进展不尽如人意。

活跃用户数在减少,京东业绩面临很大的增长压力。截至2018年9月底,京东年度活跃用户数为3.05亿,比6月底减少了860万。到了年初年报公布,京东的全年营收同比增长27.5%,比阿里和网易都要低十几个点。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