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正文

杀死77人的凶手,在豪华监狱里享受人生

原标题:杀死77人的凶手,在豪华监狱里享受人生

犯人们都活的好好的,生活还很滋润

上月,在新西兰一清真寺枪杀50人的澳大利亚男子Brenton Harrison Tarrant 本月终于通过视频上了法庭,他即将面临数十项指控。

他可能会是新西兰历史上第一个被判无期徒刑的罪犯,而此前新西兰历史上最重的判刑是有期徒刑30年并不能假释。

图片来源:东方IC

杀害50人,犯下如此令人发指罪行,死刑难道不是更适当的刑罚吗?与新西兰一样,很多欧美高福利国家中,杀人、强奸贩毒及各类恶性犯罪者们非但没有为众多受害者们“偿命”,反而在各自国家的监狱中,他们活得“相当滋润”。

1979年后最高刑期只有21年的挪威

不知道还有人记得发生在2011年夏天发生在挪威于特岛上的枪击事件吗?

当年夏天,挪威一青年政治团体在于特岛上组织了为期5天的夏令营活动,一个名叫布雷维克的男子化装成警察,手持枪械声称来保护这些青年,结果在岛上开枪杀害69人,打伤66人,遇害者都是些孩子,年龄大部分在15-16岁之间。连同之前在政府大楼前引发的爆炸,布雷维克夺取了77人的生命。

于特岛上的野外扎营者(图片来源:东方IC)

但是,犯下如此滔天罪行的布雷维克获得的判刑是:21年有期徒刑,最低刑期10年,相当于为每一位受害者,他得到的刑期惩罚不足100天

原本他的律师想以精神障碍为由,减轻他的刑期,但最终未能成功。作为挪威普通公民能被判处的最重刑罚,即便是21年有期徒刑,罪犯可以在10年后每5年请求一次假释,如果不再被认为对社会有危险,就可以得到假释许可。

布雷维克(左二)出庭现场(图片来源:东方IC)

2012年8月25日起,他被关进监狱。都当大家以为设法逃脱法律制裁的恶魔终于能够一辈子坐穿牢底的时候,没想到迎接他的是一处一点都不像监狱的单间。

泰利马克监狱位于挪威首都奥斯陆西南100公里处,布雷维克刚开始就被关押在这里。根据法庭判决,他需要被单独监禁。单间长这个样子👇

图片来源:AFP

有床、有电视、房间有大窗、卫生间有门,面积15平米。网友看到这张照片后直呼杀人犯住进了大学宿舍,但仔细一想,大学宿舍好像都没有这么豪华。

不但如此,监狱还对他这种要被隔离关押好多年的囚犯给予补偿措施。截止2016年,他从监狱方面得到了一台打字机,还有一台Xbox(因为无法联网只能玩单机游戏)

图片来源:Stringer/Reuters

因为有了这台打字机,他每天花8-10个小时写作。他说自己想写三本书,分别是对犯罪当天事件的叙述,另外两本写他所坚持的意识形态理念,剩下的一本写他心中对未来挪威社会的构想和看法。

截止目前,布雷维克已经写完了两本书,他还写信给欧洲各国的右派领袖,探讨各种问题。他还写了将近4000多封信件,其中只有不到15%被没收,其他的都顺利无阻地从高墙中发出。

他还通过监狱里的函授系统,在奥斯陆大学政治学专业学习,要知道,奥斯陆大学可是世界排名前50位的名校。

总的来说,布雷维克来监狱不是来服刑的,是来充电度假的了,而且他还声称要在出狱后真刀真枪地宣传自己的极右翼理念。

然鹅,还没有等到他监狱里的舒服日子开始,布雷维克就开始抱怨了。

在单间里待了不到3个月,布雷维克就向他所在的监狱上级管理结构——挪威监狱所写了一封长达27页的投诉信。他在信中抱怨说,单间里供暖不足,得穿三层衣服才能忍受;装修太差、阅读灯亮度不足;典狱长要对他施加私刑,狱中看守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干扰他的日常学习,给他施加了间接的精神压力;每天喝的咖啡都是凉的,而且还没有糖;每天都被脱衣搜身,而且有时由女看守负责......

当然,他的这些无礼诉求几乎都没有得到回应。2015年,他从奥斯陆大学的课程退出,理由是监狱环境太恶劣。2016年,他将挪威政府告上法庭,理由是政府虐待他,每天让他在单间内待23个小时,不让他和其他的犯人见面。

但是他所在的监狱其他囚犯则称:不想在监狱到见到他。监狱为了让布雷维克严格遵守法庭的“单独监禁”判决,将他的单间周围的5个隔间全部清空了。

“除了给囚犯钥匙外,

这座监狱不能再自由了”

布雷维克可能是个特殊的例子,但不管是新西兰还是挪威,缺少死刑和终身监禁的震慑,这些国家的犯罪率并没有上升。

在挪威不到500万的人口中,只有4000人被关进了监狱,而且这些罪犯大多是是和盗窃相关的罪犯。当罪犯离开监狱之后,再犯罪率为20%,而相比之下,全世界再犯罪率第一的国家美国,囚犯中有将近8成会在5年内再次被捕。

挪威之所以有如此低的再犯罪率,跟其采用的“修复式司法”概念有关。这样做是为了促使被害人及其家属的伤痛被公众重视,也为了让犯人在监狱中反省自己给他人造成的伤害,给犯人道歉或弥补的机会。这种理念要求司法机构设立监狱不单单用来惩罚罪犯,而是让他们重新认识自己犯下的罪行,出狱后能够重新做人。

挪威在1902年废除了死刑,1981年又废除了终身监禁,但采用这种“修复式司法”的理念也仅仅是在本世纪初才真正开始。

最著名的监狱设施就是哈尔登监狱。曾有一位美国的退休典狱长前往挪威这座监狱参观,他得出的结论是:

“这就是监狱的乌托邦吧,除了给囚犯钥匙外,我认为这里不能再自由了。”

在谷歌地图页面上,这里居然被网友们评级打出了4.6的高分,堪称是酒店级别的监狱了。

它由北欧的一家建筑师事务所负责设计,可以容纳252名囚犯。

图片来源:statsbygg.no

有纪录片摄制组实地参观了这座监狱,一进门就看到监狱墙壁上的一幅艺术画作,这幅画和四周的灯光设置花费将近100万美元,监狱说这些艺术作品用来疗愈这里的人,让他们能够情绪稳定,接受艺术品的熏陶

下面是囚犯的单间,墙壁全部被粉刷成了北欧特色的暖色调,家居也散发着浓郁的宜家气息。

图片来源:Trond Isaksen / Statsbygg

是的,你没有看错,窗户上没有铁栅栏。据说这样做的目的是让囚犯能够呼吸到新鲜空气,更近距离的接近自然。

© Knut Egil Wang / Moment

这里是囚犯的公共空间,可以供10位囚犯共同使用。落地窗、落地灯、绿植,柔和的光线照进室内。右边的柜子上,还有一台供囚犯们娱乐用的游戏机。

囚犯们还能在隔壁的厨房里做饭,还可以玩飞镖等各种娱乐活动。

YouTube / Emanuela Zaccala

当然,囚犯们都不会穿统一的制服,橱柜里的这些尖锐的金属餐具更是触手可及。

YouTube / John Stark

为了让囚犯们能够在监狱内学会一门手艺,比如木工、汽车修理工,监狱也准备了一整套北欧汽修套装。

YouTube / John Stark

另外,如果囚犯反感钢铁直男一般的做派,心思细腻想抒发艺术天赋的话,这里也准备了一个专业录音棚和演奏设备。

YouTube / John Stark

如果不喜欢宅在室内,囚犯们的室外运动需求也同样能够得到满足。

Trond Isaksen / Statsbygg

负责建筑设计的Jan Stromnes说之所以如此,是让这座监狱保持更多和外部社会相同的特质,让囚犯在走出高墙后,不至于失去维持生活的能力。

当然这里也不是绝对的自由,囚犯只能限定在特定区域内活动,室外也不是能随意乱跑的,只有警卫们可以骑着这种踏板车取代步行。

YouTube / John Stark

囚犯和看守的关系也是很好的,日常嬉笑打闹也是家常便饭。你能看出下面这两个男人谁是囚犯吗?感觉看左边的囚犯看起来都比看守面善一些。

YouTube / Emanuela Zaccala

据一位女看守说,看守们和囚犯的关系就是正常的友谊关系,时间一长,双方都也会建立下深厚的友情,“去年,有个犯人出狱时还留下了眼泪,说舍不得离开这里”,她说。

据美国的《时代》周刊报道,除了上述各种设施之外,这里还设置有一个室内慢跑跑道,还为囚犯设置了烹饪和音乐课程。几乎所有的警卫都没有武装配备,因为枪支和武器可能会对囚犯产生不必要的胁迫感,甚至会增加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感,每一个进入监狱的新囚犯都会收到一份问卷,问卷的内容是询问如何改善囚犯本身的牢狱生活。

监狱还是度假农场?

如果觉得哈尔登监狱还有一丝常规监狱的印象的话,还有另外一处供罪犯生活的监狱,可能会刷新你对监狱的印象。

photos by Marco Di Lauro

这座监狱位于奥斯陆以南的一座小岛上,岛上风景秀丽,一座座小屋隐藏在树林当中。在这个叫巴斯托伊的监狱中,囚犯单独住在木屋当中,每天监狱只为他们提供一顿饭,剩下的都由他们自己在超市中购买,或自己种植粮食。每月他们能获得90美元的补贴。

photos by Marco Di Lauro

监狱中目前有100多名囚犯,看守及工作人员有69名,但一般晚上只有5人在这里值班。

photos by Marco Di Lauro

上图中的这位男子因故意杀人和贩卖毒品被判16年有期徒刑,这是他在监狱中的第5年,此时,他可以在阳台上晒日光浴。在这里,犯人们的活动比哈尔登监狱还要自由,种植粮食、照看农用家畜、修理自行车、维护岛上的各种设施,几乎整个岛都由这些犯人们和看守人员共同维护。

the bad boys' island / YouTube

闲暇时光里,他们可以进行各种休闲活动。骑马、钓鱼、打网球......这些都由囚犯们自由选择,上图中这位囚犯是从其他监狱转到这里的,他说自己刚开始也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因为开窗就能看到大海,风景很美”。

据传闻,杀害77名青少年的布雷维克可能会在最低刑期期满,也就是2022年左右,会被转移到类似哈尔登或者巴斯托伊这样的监狱内。如果他来到这里,不知道还会不会对这里的环境挑三拣四。

那些受害者的家属以及普通挪威人对此会有什么样的看法?出人意料的是,很多挪威人甚至受害者的父母,对布雷维克的判刑并没有强烈的反对。一些人认为,只要他没有改过自新,就会永远生活在监狱中。

编辑 Sebastian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