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正文

英国反垄断部门和中国互联网企业竟对本国银行说出了同一句话:你不改不行

原标题:英国反垄断部门和中国互联网企业竟对本国银行说出了同一句话:你不改不行

2016年,一时头铁的大英公民又给自己找了一条“自找麻烦”的路,公投“脱欧”近三年来英国从上到下种种扯皮、不靠谱、选择困难症全部暴露在外,几成欧盟噩梦和全球笑柄。相比之下,同样在2016年“自找麻烦”进入开放银行领域冒险的英国九大银行巨头,至少目前来看路走得更加平稳、顺利一点——尽管类似“九大行对开放银行政策抱怨连连”的小道消息也同样成为了各种欧美财经博客的日常爆料保留节目。

英国银行业的“大户”们主动——也或者无奈被迫对开放银行施以“拥抱”最早还要追溯到2014年,当时英国政府展开了对英国零售银行市场的全面普查,最终结果显示,英国前四大银行(汇丰、劳埃德、苏格兰皇家银行、巴克莱)在当时瓜分了境内80%的居民常用账户,并且这些银行客户更改自己常用账户的行为比例只有3%,这样的数据基本上验证了那句几乎可以在任何公司销售例会上听得到的抱怨:“市场已经饱和,新机构业务很难开展”。

如此一来,一方面大银行在这种躺赢局中很难不固步自封,另一方面新兴“挑战者”银行和金融科技创企又很难有发展乃至生存的空间,而这两种后果又共同指向了一个对于英国银行金融市场更不利的方向:金融创新脚步停滞,现有市场主体竞争力和服务意识短缺。所幸市场监管和反垄断部门意识到了这一点,2016年8月,英国竞争及市场管理局(Competition and Markets Authority,CMA)对之后被统称为“CMA9”的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境内九大银行巨头(汇丰、劳埃德、苏格兰皇家银行、巴克莱、桑坦德、丹麦银行、爱尔兰银行、爱尔兰联合银行集团、英国全国银行)提出了要求,敦促它们建立与采用统一的开放银行API标准,并强制性要求这些银行将客户资料通过这套开放API,提供给获得合法授权的第三方使用。

2016年9月,由CMA要求,九大行共同出资筹建的开放银行实施组织(Open Banking Implementation Entity,OBIE)成立,该组织旨在设计并修订针对英国市场的开放银行API标准,并且制订在欧盟PSD2监管协议(Payment Service Directive 2,综合原有《支付服务指令》Payment Service Directive与《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eneral Data Protection Regulation的《新支付服务指令》)框架下合规的信息安全与用户隐私标准——尽管正如文章开头提到的,英国虽然在当时打定主意要和欧盟分道扬镳,但PSD2中大部分客户保护条款已经写入英国法律。同时CMA为九大行布置的两个阶段性任务也于此时开始紧锣密鼓地实施,第一个阶段性任务是九大行须在六个月内,即2017年3月前开放银行产品、分行及ATM等标准化数据,第二个阶段性任务是在十五个月内,使第三方可以通过银行与客户两方的授权,自由调取使用银行客户资料——第一个阶段任务全部九家银行尽数通关,第二个阶段任务只有爱尔兰联合银行集团、丹麦银行、劳埃德银行和英国全国银行按期完成,其余的巴克莱银行,爱尔兰银行,苏格兰皇家银行和汇丰银行获得了额外的六周时间宽限,而桑坦德银行足足在一年后,也就是今年年初才达成了既定的要求。

综上,英国开放银行发展历程从始至终铭刻着政府反垄断监管的印记,甚至可以说是监管倒逼实践,在反垄断监管的鞭策下左三圈右三圈地动一动,也可谓是英国银行业主流玩家们甜蜜的烦恼。相比之下,中国的银行业经营者早在2013年就迎来促使它们扎紧篱笆磨快枪的暴风骤雨——风暴中心既叫余额宝,也叫阿里巴巴,或者还有一个更准确的叫法,互联网金融。

以2013年余额宝的诞生为起始,互联网金融企业、金融科技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新金融企业曾在其高速(也可以叫野蛮)发展期不断蚕食从前属于银行的市场版图,商业银行长期凭借制度红利形成的利差优势在逐渐弱化。同时客户的金融需求日趋多样化、综合化,这些都是传统银行金融服务难以满足的,一定程度上倒逼从前的银行业经营实体尽快转变思路与运营模式。但2015年后,随着互联网金融监管的加码,对金融行业新产生的风险点进行重拳政治,行业开始重新洗牌,新金融热度与市场号召力也有所下降,而此时银行也开始准备在网金领域有所作为——不管主动被动,也不管谁先来谁后到,至少某位知名武侠发烧友“改变银行”的言论在客观上一部分实现了。

事实上早在2012年,中国银行就已经提出了开放平台的概念,并在2013年推出了中银开放平台,该平台开放了1600个API接口,整合了银行各类业务接口。但尽管中银开放平台起步较早,市场关注度和平台辐射度始终不高,直到2018年,国内开放银行才真正迎来了发展风口,更有人将2018年直接视作中国开放银行发展元年,这中间数年的时间落差既是各家银行自身扩充科技实力、推动业务转型的蛰伏蜕变期,实际上也是整个行业静待技术推动金融、消费场景成熟的发展前置期。而目前,商业银行已走到了转型升级的十字路口,开放银行为商业银行打造开放型平台经济、重构价值链提供了可能。尽管目前开放银行也面临诸多挑战,比如数据割裂现象严重、风控更加严峻、人才队伍建设落后等问题,但打造开放银行已是大势所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