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正文

在数据世界,我们可能沦为井底之蛙

原标题:在数据世界,我们可能沦为井底之蛙

资料图

如果我们每天沉浸在网络世界,不加判断地接受送到我们面前的选择,我们很有可能会停止积极思考,久而久之,可能会失去思考能力。换句话说,我们的智性很可能就会萎缩,或者不能尽量发挥

於兴中

前不久发生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就是网络销售巨头亚马逊在纽约市的败北。亚马逊想在纽约市建立第二总部,但未能如愿。

众所周知,亚马逊是一个非常庞大的销售平台。起初,它不过是一个在线书商,但是后来其触角伸到各个领域。今天,它在世界上的位置越来越重要,其创始人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据说是当今全世界最富有的人,也是一个非常高傲的人。

美国的高新企业基本上都在西岸,大都集中在硅谷,东岸不多。亚马逊如果入驻纽约,对纽约政府和老百姓来说,应该说是一件大好事。纽约的经济收入,就业率都会大有改善,这似乎是一件利官利民、皆大欢喜的事情。但是纽约最终还是拒绝了亚马逊。为什么呢?原来,纽约的一些中产阶级和老百姓对亚马逊怀有一种恐惧感,害怕亚马逊进入纽约之后,一枝独大,会损害纽约多元的经济、政治、文化特色。于是,他们便组织抗议,使得亚马逊最终不得不放弃它的计划。

显而易见,这是一个极好的反垄断的例子。

值得警惕的数据垄断

在进入了数据主义背景下的算法社会,数据垄断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在数据的收集和使用方面,都存在着少数企业平台垄断的趋势。网民能使用的网络平台为数有限,且比较集中。互联网平台用户的集中就意味着数据的集中。数据的集中就意味着数据市场的垄断。数据交易者就不可能以平等的主体进入市场。而数据垄断者则可以轻而易举地将所收集到的数据随意交换,以满足他们使用数据的目的,而获取高额利益。

当然,那些具有垄断能力的企业和平台也面临着来自全球的监管压力。就法律和政策监管而言,很多国家都有不同形式的反垄断法或竞争法。比如,英国财政大臣曾提出将从2020年起针对科技巨头在英国获得的巨大利益征税,而欧盟的反垄断法律以及新近实施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对垄断行为都有比较严格的监管规定,美国的反垄断法更是详尽。中国2006年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该法第六条规定,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不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排除、限制竞争。最近,谷歌被欧盟认定滥用市场地位而予以巨额罚款。但是,人工智能时代的数据垄断案件有其新的特点和要求,现有的法律并不能完全适应新的时代,需要新的立法。

科技巨头虽然主要目的在于盈利,但它们也会顾及社会利益和道德要求,故此会以积极的态度应对监管。不过,有些科技巨头所采取的措施很发人深省。比如,有些公司雇用了曾经任职于相关政府部门的高官,担任法律顾问,应对政府的监管。这招棋的妙处在于,这些官员可以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社会资本为公司的合规作出贡献。但同时,他们也可以运用同样的知识和社会资本,有效地规避政府的监管。

消费者会被带向何处

不过,亚马逊在纽约被挫败不仅仅是经济上的问题,更重要的是它的文化意义。经济上的垄断并不是最严重的后果。更加令人担心的是,在数据时代文化上的高度简单化和随之而来的人的心智的退化。

纽约人拒绝亚马逊的另一层含义是对于文化多元的关注。当今世界,恐怕只有纽约才称得上世界都市,罗马、巴黎、伦敦这些名城,在文化多元方面,显然远远落后于纽约。走在纽约街头,无论人种、语言、饮食,还是购物中心、商品、现代建筑,都很难让人感到纽约是美国的城市,而更像一座属于世界的都市。而多元就是纽约的代名词。所以,纽约人担心的,更多的可能是亚马逊入驻后对他们多元文化的侵蚀。

网络平台通过各种技术和人为的手段,为消费者量身定做消费指标,培养他们的消费习惯。这种设计也延伸到阅读、审美、认知及各个文化等领域。它们为消费者营造了一个非常方便的生活世界,以算法排名的手法,告诉消费者什么是最好的、什么是最时髦的、什么是大众最喜爱的等。

我们经常会看到网上流传着形形色色的排名榜。比如,有史以来最有名的10本书,某个行业最重要的20位专家,甚至世界诗歌史上最美的10首诗等等。这些排行榜好像是具有公认的性质,但它们的真实性质只不过是经过营销者刻意组织的广告而已,反映的只是个别人或者若干人的看法,并不能反映所涉及的产品的质量也代表不了大多数消费者的心声。通过诸如此类的做法,网络平台将消费者带入为他们提前设计好的轨道。消费者可能会觉得,这没什么关系,只要方便,符合我的喜好就行,不必计较这些大公司会把我们带向何处。

这种在消费上的刻意引领等于在文化上限定人的认知范围。而对于人的认知范围的限定则会导致人的心智的减损和衰败。正如福尔在《没有心智的世界》一书中所指出的,科技领域最大的参与者——少数人,通过他们的决定,管理着数十亿科技消费者的生活。这些决定正在剥夺我们的人性、价值观以及我们应对复杂性的能力。

智性或因网络而萎缩

事实证明,硅谷的巨头并没有把我们带入和平与自由的乌托邦。相反,他们通过垄断分配方式,已经系统地将书面文字货币化,从而贬低了文化的作用。塔普林在《迅速破局》一书中说得更为清楚。他指出,脸书、谷歌和亚马逊这三大巨头违背了互联网发明者的初衷,走上了垄断的道路,促成了监控营销的单一文化。

塔普林指出,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只能从几个公司获取新闻、音乐和其他形式的娱乐活动,这对美国民主构成了真正的威胁。随着资金重新分配给垄断平台,权力发生了转变。谷歌,脸书和亚马逊现在享有与大石油公司和大型制药公司相当的政治权力。

更需要进一步反思的是,人工智能、大数据、网络平台、算法等都是人类智性的产物,反映了截至目前人类智性发展的最高水平。那我们这个世界为什么又会是一个没有智性的世界呢?吊诡处就在于此。

塔普林是在警告我们:如果我们每天沉浸在网络世界,不加判断地接受送到我们面前的选择,我们很有可能会停止积极思考,久而久之,可能会失去思考能力。换句话说,我们的智性很可能就会萎缩,或者不能尽量发挥。我们很可能就会满足于生活在一个被设定的、貌似开放但实则封闭的空间内。正应了一句老话:井底蛤蟆井底好!这似乎有点骇人听闻,但仔细想来,并不是没有道理。

责任编辑:高恒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