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正文

曾参与击落U-2飞机的电子战专家逝世,刘亚楼下令为他提前晋衔

原标题:曾参与击落U-2飞机的电子战专家逝世,刘亚楼下令为他提前晋衔

【编辑/王梅梅 统筹/刘姝蓉】今日(19日),大白新闻独家获悉,原空军司令部高射炮兵部部长田在津于18日凌晨在北京解放军总医院逝世,享年八十五岁。据了解,田在津同志曾在抗美援朝时期指挥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击落U-2飞机,并且是1962年至1972年空军击落U-2飞机电子战的参与者和见证人。

田在津(左一) 图片来源于纪录片《角逐超高空》

田在津曾担任空军高射炮兵部部长

田在津,1935年9月生,山东黄县人。1950年12月参军,1952年3月入朝作战,先后任雷达标图员和观测员,从此与雷达及干扰结下不解之缘。

1953年回国后,田在津历任班长、排长、技术副连长,1958年赴友好国家担任人民军雷达顾问,1959年7月回国在空军技术部先后任技术助理、副处长、处长。1980年任空军司令部高射炮兵部副部长,1983年任部长( 1984年至1985年任地空导弹某师师长一年),1988年授予空军大校军衔。

1991年田在津退休。退休后被中国雷达行业协会聘为副秘书长10年,2002年被聘为航天二院总体部顾问。

早年空军击落U-2飞机电子战的参与者和见证人

据报道,田在津曾在抗美援朝时期指挥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击落U-2飞机,并且是1962年至1972年空军击落U-2飞机的电子战的参与者和见证人。

1962年9月9日,我军击落了一架由国民党飞行员陈怀驾驶的U-2侦察机,这也是我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击落毙命的第一个U-2飞行员。这架U-2残骸稍微完整,在复原了的设备上发现我军多种雷达的波长和频率都被其记录下来,时任空军高射炮兵指挥部技术处的年轻上尉田在津还听出萨姆-Ⅱ导弹制导天线雷达的扫描频率信号也被记录在内。

在之后的1963年,半年之内,3个架次的U-2飞机在我地空导弹部队设准了埋伏地点的情况下,靠飞“8”字、“U”字、“S”字几度逃出了火力网。空军机关的文绶、田在津等几位精于雷达、电子、导弹的技术人员通过测量、计算、实验、试飞得出结论:只要在制导雷达打开天线捕捉目标后20秒内发射导弹,U-2就来不及摆脱,空军司令刘亚楼将这套战法定名为“近快战法”。1963年11月1日,依靠过硬的“近快战法”本领,地空导弹二营在江西上饶又击落了一架深入中国大西北鼎新基地侦察拍照后返航的U-2,飞行员叶常棣跳伞被俘。

在新击落的U-2残骸中终于如愿找到能够发现萨姆-Ⅱ导弹的电子设备——美国人称之为“12系统”,空军高射炮兵指挥部技术处的文绶处长和田在津参谋也发现了“12系统”的一个缺陷,就是当它接收不同于萨姆-Ⅱ制导雷达脉冲重复频率的信号时不报警。由此,几位空军的技术干部提出并落实了一套对抗“12系统”的措施,刘亚楼司令员将这套技术的前半部分命名为“仙人搭桥”,后半部分命名为“偷梁换柱”。

1964年7月7日上午,台湾国民党空军罕见地一连出动了2架U-2和1架RF-101侦察机同时窜犯大陆沿海地区,独自设伏于福建漳州的导弹二营在已经升为副师长兼师参谋长的岳振华沉着灵活的指挥下,将唯一窜入漳州侦察的1架U-2打了下来。据悉,对方U-2飞机上新装了角度欺骗回答式干扰装置。原副司令员成钧听了田在津等技术干部的建议,下令地空导弹部队装上“照射天线”到青海克土靶场实弹射击检验,结果证明照射天线完全可以对付装上“12系统”和角度欺骗回答干扰装置的飞机,导弹一击命中。1965年1月10日夜间,地空导弹一营在内蒙古包头地区大青山下设伏,用加装了照射天线的萨姆-Ⅱ成功击落了黑夜入侵大陆的1架U-2,飞行员张立义跳伞被擒。

后来,美国方面又改进了“13系统”,让它无需飞行员操作而自动发射干扰信号。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田在津和张至树则发现了干扰信号比真实回波信号滞后0.3个微秒的特点,据此冥思苦想设计出一个去伪存真的电路,准确操作这一“电子刀”,可以切割掉干扰信号,留下真正的敌机信号,它被命名为“28号反干扰电路”。1967年9月8日,装备了国产全套“红旗2型”地空导弹的地空导弹十四营在嘉兴成功击落了第五架U-2间谍飞机,国产地空导弹一举歼灭了最后一架侵犯大陆高空的U-2。

至此,中国空军的地空导弹部队成为世界上击落U-2最多的一支部队。而中国空军与美国围绕U-2而开展的电子对抗也成为冷战中最精彩的电子对抗战之一。

开国上将刘亚楼下令为他提前晋衔和记功重奖

1964年7月10日,时任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代表中央军委、国防部和空军首脑机关,在漳州空八军礼堂为二营召开隆重的祝捷庆功大会。除空军首长外,原福建省委第一书记、福州军区政委叶飞上将等党政首长也到会参加。

大会内容之一,是宣读国防部于一个月前正式授予二营“英雄营”称号的命令,并颁发奖匾。接着,刘亚楼代表国防部给提前晋升军衔的军官授衔。

参加完庆功大会,回京途中的刘亚楼又向时任空军高射炮兵指挥部政委朱虚之问起假重复频率的事。朱虚之才知司令员对自己昨天所答“大家发明的”并不满意,只是当时没有揭穿而已,他回答:主要是技术参谋田在津搞的,肖炳元、洪文钧、黄志学等同志也参加了。

刘亚楼点点头,又问:这次给他们立功了吗?

朱虚之答:没有立功,因为田在津在去年研究近快战法,在二营11月1日击落U-2后,已给他提前晋级奖励了;今年他们几个人又修复破译了王文礼击落的P-2V飞机上的BSTR回答式干扰机,又给他立了功,这个发明如果再给立功,怕有反映。

刘亚楼不假思索地说:为什么不能再立功?我说应该立功,如果明年他们还有发明,也照样给他们立功,要注意从研究作战和技术中发现人才,培养干部。

不久,根据刘亚楼的命令,空军给予田在津等七名机关人员分别提前晋衔和记一等功的重奖。这在空军机关是空前的事。【部分资料来源:中国教育在线、《中国空军击落U-2的电子战》、环球时报、天津日报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