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放着铁帽子王不当偏偏要当作家:戳破康乾盛世泡影

原标题:他放着铁帽子王不当偏偏要当作家:戳破康乾盛世泡影

清朝有12个铁帽子王,世袭罔替,极为荣耀,成为无数人渴慕而不得的爵位。可是,在嘉庆时期,有这么一个人,好好的铁帽子王不当,偏偏要跑去当作家,研究历史。

他叫昭梿。

昭梿,全名爱新觉罗·昭梿,字汲修,生于1776年,是清朝第一代礼亲王代善的第六世孙,礼亲王永恩的儿子。1805年,老礼亲王永恩去世,时年29岁的昭梿承袭爵位,成为新一代的礼亲王。

不知道是命运的捉弄,还是未来的昭示,就在昭梿承袭礼亲王爵位的第三年,礼王府意外失火,将昭梿的家产、藏书连同印绶全部付之一炬。虽然嘉庆皇帝闻讯后,赏赐了1万两银子,帮助昭梿重新修建了礼王府,但昭梿从此步入家道中落的境地。

1813年,嘉庆皇帝外出巡幸时,一帮天理教徒混入北京,攻进了紫禁城,一度冲到隆宗门外面。这就是著名的“癸酉之变”。幸而昭梿与诸王公大臣一起组织官兵进行抵抗,才避免了事态继续恶化。

在这次事变中,昭梿临危不乱,冷静处理,实属有功。可是,嘉庆皇帝回京后,不顾青红皂白,指责亲贵大臣们“因循怠玩,以致有此大变”。昭梿不满,私下发了几句牢骚。没想到,这些牢骚被人添油加醋告到嘉庆皇帝面前,为昭梿后来被严惩埋下了导火线。

前面说过,昭梿因一场火灾,全部家产被烧毁,导致日子越来越窘迫。怎么办呢?1815年,昭梿想了一个办法,强迫他的田庄管家程幅海增加田租。可是,由于清朝早就规定了“永不加赋”的政策,程幅海没有听从。

昭梿恼羞成怒之下,派王府护卫到程幅海家抄没家产、拆毁房屋、抢割庄稼,又下令将程幅海一家6口人圈禁并施刑。这算不算完,昭梿还亲自动手,用一块瓷器碎片,把程幅海脊背划了一百多道伤痕,以致他流血过多,昏厥过去。这件事,很快就被人告到嘉庆皇帝那里。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破又遇打头风”,就在这时候,又有人揭发昭梿羞辱户部尚书景安,将他骂为奴才。嘉庆皇帝一直为亲贵大臣们的不争气痛心疾首,决定将昭梿打为一个负面典型,便以“妄自尊大”“目无君上”“滥用非刑”“凌辱大臣”等罪名,革去他的礼亲王爵位,押入宗人府,圈禁3年。昭梿家的960亩地产,也全部没收充公。

说是圈禁3年,但只过了半年,昭梿就被嘉庆皇帝施恩,放了出来。嘉庆皇帝知道昭梿很有才华,打算起用他,并有意恢复他的爵位。可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昭梿拒绝了嘉庆皇帝的好意,不再眷恋仕途,而是隐居下来,当他的作家。

昭梿是正儿八经的皇家贵胄,许多贵戚望族高官显爵与他来往密切,又是一些重大事件的参与者、亲历者或见闻者,因此,他将这些常人难以接触的人和事件,写成了两本《啸亭杂录》《啸亭续录》。

在这两本书里,昭梿以史官一样的冷静,白描一般的笔触,写尽康乾盛世下的官场黑幕,将康乾盛世的泡影无情戳破。

《啸亭杂录》里有一个故事,在乾隆时期,和珅的同党苏凌阿外放两江总督时,每次接待下属,都会提醒他们:“皇上厚恩,命余觅棺材本儿来也。”意思是,皇帝派我担任两江总督,是来赚点棺材本钱的。

在昭梿的笔下,苏凌阿这样的官员比比皆是。因此昭梿感叹:“吏治废弛,贪污遍野。”

【参考资料:《清史稿》《礼亲王昭梿获罪原因浅析》《啸亭杂录》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